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一号红人 > 1378突响的枪声

1378突响的枪声

 热门推荐: 一号红人首长提拔官榜官诱官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谁知道你是不是记者,又是不是上仿活动组织者?你少废话,赶紧拿出身份证来,同时让我们搜查,要不然啊,哼哼,今天你就得跟我们回所里了。”

    李睿心说怪不得他们这么敏感呢,敢情担心自己是记者,东水村的事真要是被记者采访后报道出去,市北区政府当然脸上无光了,想了想,觉得也没必要跟他们叫劲,折腾半天还是耽误自己的宝贵时间,便老老实实地掏出钱包,从里面翻出身份证,递给了他。

    那男警接到手里看了看,问道:“你就是市北区人啊?那你大周末的往这跑什么?”

    李睿道:“我去找个朋友,开车到这不认识路了,就给我朋友打电话问路,怕车停在路上挡道儿,就开到野地里来了。至于搜查,随便你们搜,车内车外都行。反正我是守法好公民,也不怕搜。”

    那男警半信半疑的瞥他一眼,将他身份证交给同伴,走到车门那里,往里望了望,一打眼瞥见他放在座位上的罐头瓶,伸手进去拿出来,仔细端详。

    李睿心都提到嗓子眼了,生怕他把罐头瓶打开,再把里面的地下水都倒掉,那样的话可就前功尽弃了,必须得再回村里取一趟水样,很想说两句什么,又怕弄巧成拙,反而引起他的怀疑,便只好闭紧了嘴巴,还要佯装无事人。

    那男警却根本没觉得这个罐头瓶有何异常,随意看了几眼,嗤笑道:“都什么年代了,还用罐头瓶喝水!就买不起个水杯么,嘁。”说完把那罐头瓶扔回座位上,又往后排座上望去,又发现了李睿换下去的迷彩服与懒汉鞋,这下可是发现了新大陆,指着衣服质问他道:“这套衣裳怎么回事啊?”

    李睿摇头道:“你别问我,我也不清楚,这是我朋友的衣服,车也是他的,我这次就是过去找他还车。”

    那男警撇撇嘴,问道:“你朋友叫什么名儿?在哪住?你干吗借他车?”

    李睿信口胡编:“我朋友叫张斌,市北区永阳镇人,我没借他车,昨晚他跟我喝酒,喝完怕被查酒驾,没敢把车开回去,就停我家了,我今天就是去给他还车,顺便在他家吃午饭。”

    这番话毫无破绽,除非那男警真去永阳镇调查,看看那是不是有一个叫张斌的家伙,但事实上又怎么可能?除非他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又或者他极端仇恨李睿,非整死李睿不可,但很显然现在不符合这两种情况。至于李睿话里的永阳镇,也是有的,而且这个镇正是李睿的老家所在。

    那男警听不出任何问题来,又撇了撇嘴,道:“永阳镇不在这,在区正北方向上,你跑偏了。赶紧走赶紧走,别在东水村这儿活动。”

    他说着话,另外那个警察也把身份证还给了李睿。李睿放好身份证,刚要上车,忽听东水村里传来“叭”的一声脆响,像是放鞭炮,但又比鞭炮响,透着一股肃杀威压之气。

    那俩警察听到这声音,都是面色一变。那男警失声道:“这谁开枪了?”另外那个警察叫道:“完了,出事了。快走,快去村里看看。”

    那俩警察也顾不上李睿了,手忙脚乱的跑回车里,发动车子后一溜烟的沿着向西的土道往东水村口驶去。

    李睿听说那是枪声,也意识到村子里出事了,哪还顾得上回市里做水质检测,利马上车,倒出野地后,急速追了那辆警车去,想去村里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前面那辆警车开得快,他追得也急,而这段进村的路本来也不长,因此两辆车很快驶到村里,又沿着村里的主干道行驶了一百多米,就能瞧见前方不远处的路边围着黑压压一群人。

    “啊,那不是村两委门口吗?刘二奎家?”

    李睿想到刘二奎心头就是一跳,刘二奎一家深受环境污染之害,却又无处伸冤投诉,反而还被警察看守监视,刘二奎早就已经积攒下无尽的怒气,就在之前,要不是自己拦住他,他恐怕已经持刀杀人了,而就算自己劝下了他,他也是一颗随时都可能爆炸的炸弹,一旦有人拱火,他可能立时就会爆发,因此……刚才那声枪响,莫非就是他引起来的?要不然那群人不可能聚在他家门口啊,想到这心头一沉,急忙加速开了过去。

    车没开到人群边上就已经停下了,因为前面那辆警车先停了,挡住了前路。李睿下得车来,也没顾得上锁车,大步跑向人群,还没跑到呢,已经听到人声鼎沸、哭声震天,一听到哭声,立时明白,果然出事了。

    “打死他,给老村长报仇!”

    “弄死这帮戴大檐帽的,没特么一个好东西,都是区政府养的狗!”

    “老村长死得好冤啊……”

    “我……我警告你们,不要动手,都给我散开!谁敢动手就抓谁!”

    “都……都散开,不许围观,不许聚集,都给我散开……”

    李睿跑到人群外围的时候,已经听到人群里这些对话,只听得心中震骇无伦,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老村长死了?刘二奎?死了?靠,不是吧,就在一刻钟以前,自己还跟刘二奎并肩查看环境污染现场来呢,这么一会儿他就……就死了?这怎么可能?忙伸手分开人群,叫道:“让下,让我进去……是刘老村长出事了吗?让让……”

    人群里有五六十人的模样,五六十人虽然不多,但聚拢在刘二奎家与村两委门口这块狭小的地面上,就显得多了,密密麻麻,拥挤不堪。人群分为两派,一派是义愤填膺、红了眼睛的东水村村民,这一派占据主要人数;另一派是五个警察,被村民们围在中间,五人背对背的互相依靠,脸色惊惶恐惧的看着围上来的村民,其中一个中年警察手里拿着枪,不过枪口没有对着村民们,而是对着地下。

    -----------------------------------------------------------------------------------------------

    今天三更!有书友反映好久没亲热戏了,放心,东水村事件过后就有亲热戏!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