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流浪之城 > 第三百七十章 刺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云层压得很低,乌漆漆的,还能看到电蛇在里面游走。

    大墟的群众有点慌,不就是要求惩治两个贪腐吗?怎么就变天了?原本盘坐的人换了一个姿势,纷纷跪伏在地上。

    三位地下势力的领袖更慌,他们知道这次的真正目标是末始皇。他们身体微微发抖,生怕一个炸雷落下来把自己变成电烤鸡。但身为民团领袖,养气功夫还是有的,至少表面看来很坚强。三人相视一眼,其中一位说道:

    “皇上就要出来了。咱们也趴着吧,别杵着当避雷针了。”

    三位领袖慢慢跪伏到地上,心里莫名觉得踏实了许多。三位还是有本事的人,至少把他们手下的人训练地素质十分过硬。一群衙役捕快见缝插针地跪在维护秩序的卫队士兵之间,地方选得十分讲究,方便他们突然发难。士兵们一看,都是些公家人,没多做理会。

    女巫一身黑衣,跪在集会人群的最后方。在她身边,趴着黑咪和小帅,肩头上还有一只黑鸟。黑咪和小帅因为天怒,身子微微发颤。天不怕地不怕的小破鸟轮胎很想嘲笑它们,但嘴巴上被套了闭嘴器,正焦躁不安地在女巫的肩头跳来跳去。

    商士隐在龙辇向外走,大家的注意力都在皇上那辆车上的时候,就开溜了。他跑回了自己的房间,门一关,也不知他在里面捣鼓什么。

    末始皇的龙辇驶出了皇宫,金马金辇比他的黄金宫还亮眼。后面跟着一众大臣。大臣们抬头看到乌压压的天空,文官们都有些站立不稳。同样的场景还是出现在七年前,“大墟国”十年庆典上,末始皇引天雷把七名刺客烧成了焦炭。自那以后,皇上就不怎么爱出宫了。

    平日里大家都觉得皇上的审美品味特别骚包。但在乌云压顶时,皇宫和金马车就成了他们心中的光明所在,恨不得眼睛上带个钩子,抓住了不放。

    “总理大臣”林小妖也没想到末始皇出个宫会闹这么大动静。虽然心惊,但这会儿是最好入戏的时候。等了半天,末始皇都没下车,她只能对着龙辇作揖。死去的总理大臣是最媚上的,整个大墟,数他家的古典元素最多。他还特意苦学了一阵子文言文,只要面圣,必然拽文。冒牌货林小妖虽然不习惯,还是学着那种强调一板一眼地说道:

    “严政辰和田行亮贪赃枉法,有负圣恩,如今天怒人怨,恳请陛下严惩二僚。”

    末始皇隔着车帘子问:“这两个人……此二人现在何处?”

    “已经押往刑部大牢,伏望圣断。”

    “你发的那些证据,朕都看了,别审了,费事,毙了吧,就这么着了。”末始皇在车里说了一堆大白话,又觉得不妥,提高嗓门补充道,“如此奸佞之徒,朕绝不姑息。”

    “总理大臣”林小妖叩首:“陛下圣明,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不管是冒牌的还是正牌的大臣们纷纷跪下高呼吾皇万岁。广场上的群众们也跟着一起喊。近万人的声音叠加起来,有如山呼海啸。末始皇挺眼睛微闭着,头靠着椅背。如果没有七年前的刺杀,他还是很乐意经常出宫听听这个声响的。

    王蓓蓓轻轻推了推末始皇的胳膊,示意他可以下车了。末始皇站起身,垫脚打开了龙辇天窗的遮光板,看了看黑压压的天空,满意地点点头,抬脚往车门口走去。

    “大墟国”学古制,学了个四不像。建了个皇宫,在里面装了皇后妃子、宫女太监,好歹把宫廷礼仪一整套搬过来啊。事实上,宫里的规矩真的很宽松。这不,皇后和妃子们在三楼的观景台看热闹,太监宫女们在宫门口看热闹。倒是方便了商士隐行事。

    商士隐变成末始皇左松武的模样,偷偷进了悬浮梯,校验完掌纹和虹膜,悬浮梯直接把他送上了五楼。进入寝宫,走进盥洗室,打开镜面墙,系统竟然没有发现这是一个冒牌货,他就这么顺顺当当地上了九楼。

    末始皇掀开车帘子,回头发现丽妃没有跟上来,问道:

    “爱妃不跟朕一起去吗?”

    王蓓蓓说:“现在是皇上的专属荣耀时刻,我站在旁边不合适,皇后和姐妹们看到也会不高兴。”

    末始皇想想也是这个道理,而且他已经被振聋发聩的“万万岁”震晕了头脑,忘记了恐惧。他向王蓓蓓点点头,走了出去。一名身高近两米的魁梧汉子立刻跑了过来,他双手搭在马车上,胸部和小腿诡异地弯折,把自己变成了一个梯子。

    这个汉子是内卫队长,负责保护皇帝安全。在古代就是禁军统领。他能坐到这个位置,倒不是能力有多强,而是因为忠心,同时对危险极为敏感。十二三岁的时候,他就跟着末始皇了,虽然左松武不认这个儿子,但他心里是把左松武当爹的。七年前那场刺杀,他帮末始皇挡下了五颗子弹,差点把命丢了。

    末始皇左松武踩着便宜儿子的人肉梯子,下了马车,在两名内卫的护卫下走向广场上临时搭建起来的一座高台。六匹机器马掉了个方向,向广场边走去,把舞台让给伟大的末始皇。马车一走,原地就只留下一个阶梯状的内卫队长了。

    这位队长的变形异能好像出了点状况,变起来容易,恢复起来有点困难。末始皇已经在高台上准备演讲了,队长才把弯折的小腿骨勉强恢复了八成。职责告诉他,此时他应该守护在陛下身边。于是这位弯脚杆队长,挺着重度鸡胸,以一种怪异地姿态坚定地向高台走去。

    金灿灿的末始皇坐在高台的龙椅上,意气风发,仿佛又回到了他建立“大墟国”的时代。他双手虚抬:

    “诸位爱卿平身。”

    冒牌和正牌的大臣们从地上爬了起来。

    “朕的子民们,你们也平身吧。”

    广场上黑压压的人头抬了起来,有人揉搓着发麻的腿站了起来,也有人抬头看看翻墨黑云,觉得还是趴着更安稳。站起来的人看看四周,又跪了下去。

    末始皇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满足,他觉得人民还是爱戴他的,那么喜欢跪,就多跪一会儿吧。

    这会儿,内卫队长终于走上了高台,在龙椅侧后两米的地方站定。他的弯脚杆又直了一些,鸡胸也从重度变成了中度。

    末始皇清了清嗓子,说:“严政辰和田行亮,身为朝廷大员,辜负了朕对他们的期望,朕很痛心。他们都是跟随朕十多年的老臣子,但国法无情,朕绝不会姑息养奸。此二人,已经被刑部羁押,择日行刑。”

    不明真相的群众们再次高呼万岁。卫队士兵们也跟着忘情地高呼着吾皇万岁,他们没有发现一条黑影从他们端着的枪上飞掠过。

    黑咪发挥了超常的速度,它像一阵小黑风,从一杆枪飘到另一杆枪。小帅不知何时,也来到了示威人群的最前方。

    末始皇微笑地望着下方,频频点头。鸡胸和弯脚还没完全恢复的内卫队长突然往前冲,他感知到了危险,想挡在陛下的面前。一只八哥落在他的头顶上,小声说:

    “弯脚杆,走路都打偏偏了(走路东倒西歪的意思),跑你妈个铲花,要跩到(摔倒)。”

    内卫队长一下仆倒在地,八哥飞走了。末始皇正在享受子民们久违的爱戴,没注意到队长的情况。但另外两名内卫注意到了,他们都是内卫队的老人,其中一个立刻冲上前,挡在了末始皇身前。七年前,内卫队长就是这么做的,从小队长一跃成为队长。

    可惜的是这名内卫今天遇到的是神一样的狙击手老鹰,注定没有了升官发财的机会。他的身子刚刚闪到末始皇身前,一颗子弹就穿透了他的头盔,射进了他的头颅。内卫一仰头,倒在了末始皇怀里。末始皇的金衣上,绽放出点点红梅。

    从内卫队长启动,到内卫毙命,不过短短六七秒的时间,内卫的反应可谓神速。

    末始皇把内卫往地上一丢,差点瘫软在龙椅上。正要大喊救驾,听到下面有人大喊:

    “云散了,天亮了,要变天了。”

    末始皇望了望天,乌压压的云层退散了,这会儿有点天高云淡的意思。他脸色大变,知道气候调节器出了问题。九楼他只带丽妃上去过,一定是那骚蹄子搞的鬼。他愤怒地看向远处的马车,手一指,一道小臂粗细的闪电划破天空,击中了黄金马车。

    大臣们被突然的变故吓坏了,像一群受惊的鹌鹑,四处乱跑。不仅是正牌的文官,还有冒牌的武官。毕竟沙尘的这些冒牌货,都不怎么会战斗。会战斗的那个,这会儿已经以八倍速钻进了黄金马车。

    黄金是极佳的导体,通体用黄金打造的马车就像避雷针,把雷电导入了地下。所幸的是车内的软饰都是绝缘的,所以王蓓蓓除了脸跟纸一样白,裙子湿了一大片,没有大碍。春风抱起王蓓蓓,几次突闪后,来到了一段空旷的街道。他揭开雨水井盖,让王蓓蓓躲了进去。

    安顿好王蓓蓓,春风兴奋地搓了搓手,嘎嘎怪笑两声:

    “皇帝老儿,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