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烟雨南川 > 第6章 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出所料,金城装饰很快就被消费者投诉,还上了《今日头条》。南川市工商执法部门依法对金城装饰夸大宣传,误导、欺骗消费者的违法行为进行了立案审查。人证、物证俱在,连调查取证环节都省了,直接就要求他们立刻撤除虚假广告,在南川市消费者报上登报赔礼道歉,并处予巨额罚款。朱凯见势不妙,早溜得不知所踪,骆明靖也关了手机躲得远远的,只剩下李天依气得跳脚,满城找骆明靖出气。高阳和刘安志等员工们见大势已去,再也无心工作,人人都在想尽办法另谋出路。还有不知情的客户拿着单到金城装饰要求兑现广告上的承诺,李天依也不敢承认违法被查处了,只好敷衍说名额有限,活动已经结束了。经此一折腾,金城装饰元气大伤,奄奄一息。

    美家装饰虽说活动中途出了点小问题,但结局也总算圆满。天活动期间,签单单,签单金额万,所有人均皆大欢喜。胡彦军亲自到南川美家主持召开总结表彰会,公司普通员工发奖金1元,中层管理人员如业务主管、设计总监、工程总监发奖金元,总经理欧阳子怡奖金,当然欧阳子怡的奖金没有在会上宣布,是胡彦军下来悄悄给的。

    会上,当着大家的面,胡彦军征求子怡意见是带大家出去玩一天还是放假一天,大家竟都不约而同地要求放假,说这段时间太累了,要回家补觉,哪儿都不想去。于是决定,第二天金城装饰关门竭业一天。

    子怡想起已经很久没有回家看过父母了,于是跟沐云帆商量趁休息回家陪父母一天。

    欧阳子怡的父母都是南川二中老师,已退休赋闲在家。父亲喜欢跟人下棋,平时没事就在小区散散步,下下棋什么的,母亲在老年大学跟一帮大爷、大妈唱歌、跳舞,过得到也逍遥自在。子怡一向独立惯了,在爸妈面前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有什么不顺心的事从不回家跟爸妈说,总是一个人扛着。这次从长河出来到美家装饰因为自已心里也没底,到现在也没跟他们提起过,就是怕他们担心,只想着等安顿下来再告诉他们也不迟。如此不免就有点冷落了自已爸妈。好在两个老人身体还好,有点小病小痛的互相扶持着就过去了,从没给子怡添过一点麻烦,每次打电话都说挺好的、挺好的,子怡想着心里就有点发酸。

    两个老人一听说子怡他们要回来,高兴坏了,一大早就去菜市场买了好多菜,都是子怡爱吃的,回到家就在厨房里忙开了。当子怡他们到的时候,已经忙得差不多了,正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等着他们呢。

    子怡妈妈最心疼子怡,看着子怡和云帆拎着的大包小包,怪嗔道:“谁叫你们又买这么多东西,我跟你爸两个人能吃多少,时间长了吃不完都坏了,多可惜。我们有钱,我俩的退休工资不比在职时少多少,你们别管我们,诗茵还小,读书用钱的地方多着呢,可别乱花钱。”

    子怡笑着亲热地搂着妈妈的肩膀“知道了,老太太,我发现你现在是越来越??铝恕!

    老太太把眼一瞪“嫌我??戮吞?埃?鹄鲜欠复砦蟆!

    云帆转开话题:“妈,你们老年大学今天没活动吗?最后又学了什么好听的新歌了,跟我说说。”

    老太太笑着说:“我都好久没去了,觉得没意思。本来一大帮老头老太太在一起活动挺好的,老师教得也不错。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兴起的怪规矩,好好的在教室上课不行,非得到外面找场地上课。人家这些场地都是用来做生意的,是商业行为,说的是只要在他们家吃饭,场地就免费使用。羊毛还不是出在羊身上,场地免费,换个花样含在饭钱里,饭钱你总得给吧,还制,等于是强制性摊派到每个人身上。活动的时候有好多做保健品的、推销保险的、还有开旅行社的都跑来搞推销,那个叔叔阿姨叫得之亲热,恨不得就叫你祖宗了。别人怎么想我不知道,反正我心里就不舒服。那些个保健品,贵得吓死人,买吧,觉得冤枉,不买吧,好多人都盯着你,让你感觉象做了亏心事似的。还有什么防癌筛查、免费体检全是坑,一检查,每个人都有病,这些病还都不需要找医生看,只需要吃他们的保健品,保证是药到病除,连癌症他们都能治。你说这不是诈骗吗?那些老头老太太真是可怜又可恨,人家说什么他都相信。你让他去买件好的衣服,吃点好吃的打死他都舍不得,买起吃不死人也治不了病的保健品来,几千上万的眼都不带眨的,你要劝他别买他还不高兴呢。”

    欧阳老师在旁说:“你们还不知道吧,上次你妈妈他们组织的夕阳红旅行团到贵州旅游,说是五天的行程,第五天已经回南川了,给我打电话说在南川吃了晚饭就回来。我等到大半夜了才打电话说又拉到邻县的一个什么酒店去住去了,说是还有一个购物店没去。我看了网上说的,这就叫低价购物团。你说说现在的老年大学都成什么了。任由这些骗子把老年人当成唐僧肉,说不定这里面就有什么利益勾扯。”

    子怡心里感叹这些人做生意连老人的棺材本都看了上,嘴上却说:“不去就不去了吧,现在好多大爷大妈都在跳舞,对身体也不错,你们不去试试?”

    老太太把头摇了几摇,把嘴一撇“我才不去呢,广场舞大妈都成社会一大公害了,这些人为了打着锻炼身体的晃子,我觉得就是为了表现自已。自私自立的也不管是不是影响了别人的生活,音乐放得震天响,把路都截断了,我很讨厌这些人,我再无聊也不屑与他们为伍。”

    子怡叹息:“那这样你们的生活半径就小多了。”

    欧阳老师说“也没什么,我和你妈经常开车在附近玩,晚上吃了饭在河边上散散步,约几个以前的老朋友打点小麻将,日子也好打发。”说完一下子想起“哟,我炖的鸡,差点忘了。”起身就往厨房走去,云帆也跟着进了厨房。

    这时子怡才轻声跟妈妈说起工作上的事。

    “妈,长河破产了,我现在暂时在一家装饰公司工作。”

    老太太有点意外,怔了一下才说:“装饰公司,行吗?我不太懂。”

    子怡安慰妈妈说:“我去了有段时间了,刚开始没敢告诉你们,是我自已心里也没底,现在看来还好,你就别担心了。”

    “云帆呢,还在嘉美上班吗?”

    子怡有点迟疑:“云帆单位有点不景气,暂时在家休息。”

    老太太有点急了“你一个人养家负担太重了,诗茵上外国语学校要花这么多钱咋办?你们那个车子一年的花费也不少,他有什么打算吗?”

    其实这也是子怡的烦恼,云帆在家有一段时间了,但他似乎乐在其中,每天就接子怡上下班,然后买菜、做饭、上网打游戏,从没听他说起过有什么打算。子怡明里暗里跟他提过几次,但他不接这个茬,这个话题就谈不下去。

    不过子怡不想让妈妈担心“他也在想办法呢,没关系,慢慢来吧,有合适的再说。”

    妈妈对自已的女儿当然是最了解的,欲言又止,最后只是叹了一口气。

    一家子亲亲热热地吃饭,妈妈不时地给子怡夹菜,这让多吃点,那让多吃点,吃得子怡直呼快撑死了。吃了完,子怡还在厨房帮妈妈收拾,云帆的手机响了。

    云帆接完电话,脸色有点难看,跟子怡说“家里出事了,妈让我们快点回去。

    女儿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屁股还没坐热就要走,妈妈有点舍不得,不过老太太还是挺明事理的“你婆婆那边有事,你还是快去吧。我们没事,你空了再回来。”

    两人心急火燎地赶到云帆家,果然是出事了。

    两人一进门,就见云帆爸妈黑着脸坐在客厅沙发上,见了子怡,老太太腾地站起来,指着子怡的鼻子骂:“欧阳子怡,亏我这么信得过你,把芷曦交到你手里,你就是这么对得起我的吗?”

    子怡莫名其妙“怎么了?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你装什么糊涂,芷曦才在你们家住几天?你就嫌弃她了,巴不得她赶快嫁出去是不是?让我女儿找那么一个混蛋东西,你是不是要气死我?”

    “说什么呢,芷曦跟我住,你问问她,我对她哪点不好,我什么时候撵她嫁人了。我让芷曦找谁了,你说清楚点,不要随便冤枉我。”面对云帆妈莫名的指责,子怡很是愤怒。

    原来那天子怡没有看错,跟芷曦一起的确实是芷曦的男朋友。小伙子叫秦绍波,是个家装设计师,家在外地,现在南川一家装饰公司做设计师,租房住。小伙子已经结过婚,离异,有一个岁的儿子随前妻生活,他每月付儿子的生活和教育费用。这样的条件,芷曦当然不敢回家告诉家里人。那天子怡看到了,事后回家一直没找到机会问芷曦。不知怎的,竟被一个邻居看到,回来跟她妈妈一说,事情就再也瞒不住了。

    老太太一听,打电话紧急把女儿召回。起初芷曦死活不承认,后来老太太一顿严刑逼供,芷曦才战战兢兢地招了。这还了得。老太太怒火中烧,竟把怒气撒在子怡身上,立刻打电话让云帆把子怡带回来。

    一听是这事,子怡心里有气,这么大的人了,当妈的都管不了怎么着也不能赖在我头上吧,但还是安慰婆婆说:“妈,你也别着急,这事我有责任,这段时间工作忙,对芷曦关心不够。你放心,等我问问她再说。”

    云帆家家教甚严,对这个唯一的女儿更是不敢有丝毫懈怠。妈妈吴老师是小学老师,对学生那是以严苛出名,她教过的学生哪个不怕她?她把那一套工作方法也用在了女儿身上。女儿长得漂亮,小时候生怕她早恋,每天都掐着时间等她回家,放学到家的时间稍晚一点就是三堂会审。上高中时有个不知死活的坏小子竟给芷曦递纸条被老师发现了,通知了吴老师。吴老师上学校把那个学生闹得转了学才罢休,从此再也没人敢打芷曦的主意了。到了大学,吴老师也不准女儿谈恋爱,说现在正是学习的大好时机,不能因为谈恋爱把学业荒废了。芷曦见识过母亲的手段,没经过妈妈同意,真就再也不敢接受男孩子的追求了。这样一来,芷曦到大学毕业,也没正经谈过一次恋爱。

    子怡走到芷曦房门口,轻轻地敲门“小妹,我是嫂子,快开门。”半晌,芷曦才把房门打开,待子怡进去啪地一声又把门关上了。

    子怡见小妹脸上还挂着泪花,拿出一包纸巾,抽出一张递给芷曦打趣说“好哇,我们芷曦可真是长本事了,在我脸皮子底下闹出这么大动静,我竟跟聋子、瞎子似的什么都不知道。你自已说说,我该怎么罚你?”

    芷曦不好意思地破涕为笑,接过纸巾擦了擦脸上的泪痕,嘟着嘴说“我就不明白了,我们家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只要我一谈恋爱就成全民公敌了?以前说我读书谈恋爱是早恋,现在我都大学毕业了,还不能谈恋爱,是不是诚心要我嫁不出来,在家里当老姑娘?”

    子怡笑着说:“谁说不让你谈恋爱了,不过你总不能瞒我们一辈子吧。丑媳妇也得出来见公婆,你天天跟我住在一起竟连一个字也不透露。给我说说,你们是咋个认识的,老实坦白,敢有一字隐瞒,乱棍伺候。”

    芷曦和秦绍波的认识颇具戏剧性。那天芷曦打车去上班,不小心把手机落在车上了,到了学校才发现手机不见了,急得不得了。这可是才买的苹果,拿在手里还没玩热乎呢,同事们都说坏了,这么好的手机丢了肯定找不回来了。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芷曦用学校的座机拔通了手机。居然有人接,芷曦心里一阵狂喜,有戏!对方是个富有磁性的男中音,说手机他捡到了,锁也解不开,就等主人打来电话呢。等芷曦飞奔打车到她当初下车的地方,一个年轻、帅气的男孩子等候在那里,他就是秦绍波。芷曦感激地说耽误了他上班,要给他点补偿,他婉言谢绝了。芷曦又说要不就请他吃饭吧,他也客气地说些许小事,不用放在心上,今天有事,改天有机会我们会再见,连姓名电话都没留就走了。把芷曦激动得眼泪都差点流出来了,真是遇到好人了,人家说雷锋做好事不留名,还真的有这样的事。

    就在芷曦快要把这件事淡忘了的时候,秦绍波又出现在之曦面前。那是在一次朋友的聚会上,两人一眼就认出了对方,相视一笑,同时说:“我们又见面了。”

    芷曦觉得冥冥中自有天意,也许这就是缘份吧!。秦绍波的知识面很宽,天文,地理,文学、艺术都说得滔滔不绝,头头是道。他还把他设计的作品给芷曦看,真的是漂亮极了。芷曦想我要是住在一个他设计的那种房子里该有多美啊,象住在艺术宫殿里一样。芷曦看惯了哥哥那种含蓄和内敛的男孩子,没想到世间竟有如此幽默和风趣的男人,很快就被他深深地吸引了。秦绍波轻而易举就俘获了芷曦这颗少女的芳心。很快他们就花前月下,陷入热恋之中。

    芷曦这段时间总是找各种借口晚归,等她回家哥嫂早就回卧室休息了,一大早大家又都忙着上班,连跟他们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再说要到见家长的地步似乎还早了点,她连秦绍波住哪儿都不知道呢,跟他开玩笑地提了几次说要参观他的宫殿他都不置可否。

    这天下班,天正下着大雨,两人在约定的地方碰面,秦绍波对芷曦说:“你不是想要看我住的地方吗?好吧,我今天就带你去,满足你的好奇心。”

    芷曦兴奋极了,这是不是代表他俩的关系又进了一步呢?

    站在门口,春绍波让芷曦闭上眼睛,说要给她一个惊喜。芷曦闭着眼睛让秦绍波牵着手走了进去,等她再一次睁开眼时,眼前的一幕让她惊呆了:哇!好浪漫啊!屋子里没有开灯,摇曳的烛光下是一桌子精美的晚餐,还有红酒。原来他说的惊喜就是烛光晚餐。

    秦绍波温情脉脉地搂着她说:“这都是我亲手做的,虽然手艺可能不太行,没有外面饭馆做的好吃,但每一道菜都是我用爱心做成的,希望你能喜欢。”

    姑娘感动极了,心中充满了甜蜜,娇羞地扑到秦绍波怀里“我太喜欢了,只要是你做的,我都喜欢。”

    烛光下,音乐在流淌,姑娘的心被突如其来的幸福彻底融化了。一瓶红酒见底,芷曦的面颊上染上了一抹红晕,在烛光中显得更加娇颜欲滴,楚楚动人。秦绿波再也按捺不住自已的冲动,激情过后,秦绍波发现床单上赫然留下了一滩殷红,不觉惊呆了,芷曦竟然还是个处女。

    他有点羞愧自已的龌龊,在这么圣洁的女孩子面前竟然隐瞒了自已的一段婚史和还有一个儿子的事实,但这点羞愧很快就一闪而过了。那天晚上,窗外的雨早已停了,月亮不知什么时候从云朵里钻了出来。秦绍波搂着芷曦,小心地对她讲了自已的过往,那段逝去的婚烟还有儿子……。他在睹,睹芷曦会不会在失身后仍然不能接受他隐瞒的事实。

    他赢了,单纯的芷曦早已沉浸在爱情甜蜜中,她把自已的一切都给了他,他们的身体早已经融为了一体。她相信秦绍波说的一切,他的前妻抛弃他是她的损失。她甚至责怪自已为什么不早点认识他,竟让他受了这么多苦。她动情地依偎在他怀里“不管你有什么样的过去,我都爱你,让这些都翻篇吧,以后的日子,有我陪着你。”

    但事后芷曦想想还是觉得有哪儿不对,到底有什么不对,她也想不明白。她不敢公开她的恋情,连要好的同学也不敢告诉,潜意识里她也知道没有人会看好这门亲事的。要不是让邻居发现了,妈妈追问,她也不知道事情该如何收场。

    子怡笑着说:“有爱情的滋润,怪不得这段时间连人影子都见不到了呢,典型地重色轻友。我说呢,如果你只想跟他谈恋爱,就只管谈,谈他个天长地久,地老天荒。”

    芷曦白了嫂子一眼:“谁说只谈恋爱不结婚了,还在说风凉话,你没听妈说要打折我的腿呢?嫂子,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子怡看小姑子可怜兮兮的样子,竟没了一点往日的刁蛮和任性,也是心痛。想了想说:“如果只谈恋爱不结婚,那你可以尽情地享受你的爱情。如果你是奔着结婚去的,那就要另说了。人我没见过,我也不好就直接下断语。只不过听你说的,秦绍波是外地人,在南川没有家,还有过一段婚姻和一个岁的孩子。我们可不可以就这样分析,假如你们一帆风顺地把婚结了,你准备把家安在哪里呢?首先声明,你别打我的主意啊,我那个二居室是放不下你们这两尊大神的。跟爸妈住在乡镇上吗?”

    芷曦显然没想过这些,一双眼泪汪汪的大眼睛一下子就暗淡下来。

    子怡继续说:“装饰公司设计师我很了解,他们的工作流动性很大,属于那种居无定所,四处漂泊的类型。你现在还在实习,工作也还没着落,以后的生活怎么办?两个人同时有高收入那是兼大欢喜,万一相反呢?那不是要饿肚子?他为什么离婚呢?两个人既然已经有了孩子,为什么还要离婚呢?你别告诉我说他跟你说过是他前妻的原因。记住,永远不能单听一面之词。还有,你准备好当一个三岁孩子的后妈了吗?你自已还是个孩子呢。哦,你说过,孩子跟他前妻生活。但事情绝对没有这么简单,这个孩子一定会成为你们生活中的一颗定时炸弹,随时随地都可能会爆炸。俗话说贫贱夫妻百事哀,结婚后一旦被生活的琐事什么柴米油盐酱醋茶所消耗,你那烈火一样的爱情能撑几天?”

    芷曦眼泪再也止不住地掉了下来。子怡没有管这些,仍然冷冷地告诉她说:“想想看,你们在一起就只有租房子住,每个月的工资什么都不说先要交房租,一旦哪天交不上了就要流落街头。那买房吧,秦绍波告诉过你他攒了多少钱,够不够付首付和装修?他每月还要付他儿子的生活费吧。你知道现在供一个孩子要多少钱吗?以后你们还生不生孩子呢?”

    子怡看着芷曦在自已面前一点一点的崩溃,仍然继续说:“当然,你可以告诉我说你们可以努力挣钱买房。,他跟你说过他一个月有一、两万的收入是吧。我们美家装饰的设计师块钱的底薪可是拿了一年多你知道吗?现在实体经济到处都不景气,你看看我和你哥,我们俩可都是名牌大学毕业的,以前都在大企业工作,现在呢,你哥在家买菜做饭,我一个大企业的高管沦落到去做装修,你以为我愿意。你现在还在实习,没有正式的工作,你的工资自已零花就行,不用考虑养家。如果有了自已的家庭了,还能这样吗?我问你,他为什么不在一开始就告诉你他结过婚,有孩子。如果刚开始就知道这些你还会跟他陷入情网吗?你是个心高气昂的姑娘,你太单纯了,就没想过这是欺骗?”

    之曦彻底崩溃了“别说了,不要说了,我不要再听下去了。”继而又喃喃地自语道:“他说过要让我过最好的生活。”

    子怡紧接着说:“他给你最好的生活,拿什么给,他除了设计装修还有什么技能吗?你知道房地产还能持续多久?房地产下寄生的装修行业还能做几年,几年以后呢,再找工作吗?我在装饰公司,我知道这个行业有多残酷。”

    芷曦低声说:“就没有办法了吗?”

    子怡诚恳地握住芷曦的手“多想想我说的话,不要轻易地做决定,答应我,好吗?”

    芷曦红着眼,轻声说“嗯,我会的。”

    子怡开门出来,对婆婆说“放心吧,给她点时间,让她慢慢想想。”

    老太太又是高兴又是难过“我就知道这个鬼女子只有你才治得了她,她只听你的话。今天去看你爸妈,他们身体还好吗?好久都没见过他们了。”

    子怡说“谢谢妈,他们身体挺好的,还让我带话问你好呢。”

    老太太抹了下眼睛“我早就想跟你说件事了,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时间,今天你们回来,我就一齐说了。”

    子怡坐到老太太身边,恭敬地说:“妈,你说吧,我听着呢。”

    老太太把云帆喊过来一起坐在沙发上说:“以前国家政策只生一个,我也不是老封建重男轻女,诗茵也挺乖的,我很喜欢。只是我们老沐家三代单传,你们生个女孩子,再好以后也会嫁人的,这一直是我的一个遗憾。还好现在政策放开了,允许生二胎了,你们也该考虑下生二胎的事,沐家也能后继有人了。”

    子怡没想到老太太会提到这个“妈,我们还没想过呢,诗茵都这么大了,再说我工作这么忙,哪有时间生孩子呢?”

    老太太说“诗茵不是我带大的?趁现在我身体还硬朗,还可以帮你带呢,再过几年恐怕就不行了。”

    子怡说:“现在经济到处不景气,大家都难,云帆没有工作,我再把工作丢了一家人怎么生活呢?”

    老太太有点生气“要说难,哪个不难呢?还不是扛扛就过来了。我有个主意,让云帆去顶你那个工作,你就回家好好的安心生孩子,多好!听云帆说那个装饰公司胡家那小子彦军开的。你不好意思去跟彦军说我去说,难道他连我的面子都不卖,我可是看着他长大的,他小时候我还抱过他呢。”

    子怡有点哭笑不得,这是哪跟哪呢?用眼睛看着云帆,希望他能出面解围,可云帆似乎没看见,不接她的招。

    子怡只得说:“妈,云帆以前是搞技术的,他对装修一点都不懂,怎么去呢?”

    老太太站起来,声音也高了八度“你别以为我不懂,你刚去的时候不是什么也不懂吗怎么到了我们云帆这儿就不行了。”

    子怡觉得老太太胡搅蛮缠,不讲道理,也懒得再跟她理论,索性就不说话了。

    一家人弄得不欢而散。

    回到家,子怡埋怨云帆道“你妈说的叫什么话,你在旁边听了一声也不吭,到底有几个意思?”

    云帆有点不好意思,吱唔着说“我觉得我妈说的也有道理。”

    子怡惊呆了,这一家子都是什么人啦,这样的事情也亏他们想得出来。

    “原来你早就有这个想法,你是不是跟你妈早就商量好了,今天是给我下最后通谍。我告诉你,你就别想了,美家刚有点起色,我不许你动什么歪脑筋,你最好给你妈打声招呼,不要去找人家彦军自讨没趣。你也该找点事情做了,免得一天到晚在家闲得慌胡思乱想的。”

    云帆不再说话,夫妻俩气鼓鼓地背靠背睡了。

    老太太说到做到,第二天找胡彦军的妈妈要了电话,就给胡彦军打过去了。

    胡彦军接到电话,不敢怠慢,马上就开车到了南川。

    胡彦军说“子怡,出了什么事,吴老师给我打电话说你要生二胎是吗?”

    子怡哭笑不得“谁说我要生二胎?”

    彦军挠着头着“吓我一跳,我还以为你真要撂我挑子呢。不过云帆在家闲着也是个问题,要不你看看云帆适合做什么,在公司里给他安排个职位?”

    子怡苦笑:“云帆是个书呆子,他一不懂管理二不懂业务,能做什么呢?他来只有添乱的。我家的事你就别操心了,我来解决,你就放心好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