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重生之点翠妆 > 071:再见洛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绿凝看着这位身着五色八蟒朝服,圆睁着大眼的宁亲王。这位老爷子的面色深沉,目光烁烁,他深深地看了绿凝一眼,然后将目光锁在了华南永嘉的身上。

    “皇上。”华南灼沉声说道。

    “皇叔。”华南永嘉那双黑亮的眼眸兀自深邃下去,那轮廓分明的唇微微地动了一动,送出丝毫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问候。他的视线,从华南灼的身上越过,落在华南灼身后的那些老头子们的身上。

    这些老头子,可就没有宁亲王那般结实了。个个儿颤颤巍巍,头发花白,有的眼睛都混浊了。然而他们的目光却都兀自带着一股子坚定,周身自带着逼人的威严,齐齐望向华南永嘉。华南永嘉如何不知道这些的身份?他们都是华南王朝的老臣,有的甚至是三朝元老,虽然已然在朝中无甚实权,但却个个德高望重。身为当朝天子的华南永嘉自然深深地知道这些老臣可不是些好惹的角色,他们虽然并无实用,但是当朝廷面临着最高权势的动荡之时,这些人的意见可是起着举足重轻的作用的。

    华南永嘉不动声色地站在那里,保持着方才的姿势,并没有因为局面的变化而打算放过杨朗。

    “来人!”华南灼一声暴喝,扬手道,“把这个乱臣贼子拿下!”

    说罢,便见一行禁军侍卫冲进来,将杨朗架得住了。

    杨朗的头发已然微微有些凌乱,绿凝看到他的唇边亦已然渗出了点点的血丝。面色苍白

    的杨朗,胸前被大片鲜血浸湿的杨朗,在这一刻似乎连走的力气都没有了。他被侍卫架着,行至了墙边众侍卫军的包围之下,目光却依旧牢牢地望着华南永嘉,他的唇边尚且挂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这抹笑容带着隐隐的恨,和一种已然实现了报复式的痛快,忒地令人心惊。

    绿凝的心深沉下去,有股子异样的不祥笼罩在她的心间。

    事情定然远远没有这般简单,他们,到底做了甚么?

    然而,便是任绿凝如何想要知道答案,如何用探询的目光看向杨朗。杨朗,却一直没有去看她。

    大殿之上,随着杨朗被押下去而攸地沉静了下去,过不多时,便听得一片兵器当然落地之声,那些先前还拿着武器与士兵交战的黑衣人们,亦都扔下了武器,束手就擒。

    然而华南永嘉的脸上却并没有因眼前的情形而有所放松,他翩然站在窗前,长剑垂下,面色威然。而这些老臣亦如方才进大殿来的那般模样,纵然老态,却都端出来一副凛然正气的模样,在华南灼的带领下,与华南永嘉对视。

    “皇上,在佛殿之处大开杀戒,可并不是一个明智之举。”见华南永嘉没有说话,华南灼便先开了口,他迈开八字步,稳稳地站在那里,摆明了是要好好儿的给这位年轻的皇上上一课。

    华南永嘉,却只是淡淡地一笑,沉声道:“皇叔,这班叛贼已然危及了我华南王朝的宝座,朕这当皇上的还不举兵将其捉拿,那么敢问皇叔,朕难道要等着他们来取朕的项上人头么?”

    “皇上!”这华南灼老王爷可叫华南永嘉给气得不轻,他瞪圆了眼睛,气鼓鼓地瞧着华南永嘉,然后又冷哼一声,反问道,“皇上难道从来就没有问过自己,这场对于华南王朝的危机,对于百姓的劫难,都因为什么吗?”

    华南灼的反问之声让绿凝的心里猛的一沉,她抬起头来,望向了华南永嘉。华南永嘉的眉,只是微微地挑了一挑,却依旧面不改色,沉着地看着华南灼。

    “老臣,可是听说了一件耸人听闻的事情。”华南灼冷笑着,转头朝向门外,高声喝道,“南纬侯,烦劳你带人上来罢。”

    “南疆侯”?

    绿凝的心微微一动,立刻转头朝着殿外看去。但见那院中所围着满满的士兵均闪身让开了一条路来,一个熟悉的身影款款出现在眼前,让绿凝禁不住地心头轻颤。

    紫色的长袍绘着银色的繁华,婉若尘世喧嚣中唯一一抹静默而美丽的色彩。一头黑发婉若海藻般飘飞,银色的面具遮住了半张脸颊。纵然如此,却依旧难掩他绝美的风华,举手投足,无有一处不吸引住世人的目光。

    何紫梓走在最前方,他那双露在银色面具外面的黑眸满含关切,望着绿凝。那眸光里有着一种微妙的光芒,是只有绿凝才读得懂的关心与担忧。绿凝轻轻地牵动了唇角,递给何紫梓一个同样关切而释然的微笑。继而将视线转向了何紫梓的身后,在他的身后紧跟着的,是一袭水青色长袍,披着青色镂金边儿比肩的苏尔丹,而在苏尔丹身边则紧紧跟随着一个身材婀娜、身着白色长裙的女子。这个女子倒是绿凝曾经见过的,在“红馆”,以歌姬的身份刺杀华南永嘉的曲回国贵族之女??莫琉璃。这莫玲珑紧紧跟在苏尔丹的身边,却将无比好奇的目光投向绿凝,那目光里带着好奇也带着一种女儿家特有的亦妒亦羡的神采,却是又有些羞怯了。

    苏尔丹初见绿凝,那蓝色的眼眸之中本是闪着惊喜与担忧交错的神情,大有想要奔上前去一诉衷肠的样子。但身边的莫琉璃却悄然拉住了苏尔丹的衣袖,令苏尔丹猛地一怔,然后低头瞧了瞧莫琉璃,兀地涨红了脸,尴尬地连头也不好意思抬了。

    纵然身陷在如是危机四伏之地,瞧见苏尔丹这般憨憨的样子,绿凝也禁不住微笑起来。而当她再次看到这一行三人的身后之时,目光便兀地顿住了。

    这个人,一袭藏青色麒麟长袍,腰间系着镶嵌着祖母绿的宽边腰带,一头黑发高高束在脑后,被紫金冠挽住。眉若悬剑,目似朗星,身材伟岸而挺拔。

    这是……洛瑾?

    绿凝没有想到会在此看到洛瑾,而此时,她却果真活生生地看到了他。

    此时的绿凝,早已然完全全不清了自己到底是绿凝,还是容颜,这许久以来的牵挂与担心让她在这一刻简直错以为自己花了眼睛。绿凝大步跑上前去,奔到了洛瑾的面前,难以置信地看向了洛瑾。

    比之绿凝记忆深处的洛瑾,而今站在眼前的他,已然明显地削瘦了下去。这使得他的脸庞更加的棱角分明,眼眸深陷下去。而他的嘴唇却是那样的苍白,周身都散发着无比疲惫的气息,让绿凝禁不住担心起他的现状来。这段时间,他都在哪里,都经历了些甚么,才使得如此声名显赫的华南王朝的北靖侯、麒麟大将军洛瑾,落得如此疲惫与无力?

    “洛瑾?真的是你吗,洛瑾?”绿凝的声音都在发着颤,看着洛瑾的眼睛,不知为何有些模糊起来。

    “绿凝公主,别来无恙。”是洛瑾的声音,低沉有力,却又温柔沉默。他微微后退一步,然后彬彬有礼地施了一礼,“臣未能及时敢来相救皇上与公主,请皇上及公主恕罪。”

    恕罪?

    绿凝看着低下头去的洛瑾,完全愣在了那里。

    四周的一切仿佛都没有了声音,绿凝眨了眨眼睛,许久,方才反应了过来。

    呵呵,是呵,她而今,哪里是昔日的容颜呢?

    不过是,借用了人家洛瑾妻子的身体几月,难道便果真以为自己是洛瑾明媒正娶的妻子么?他定然是不知道的,他定然是不知道的。

    他又如何能知道呢?

    在洛瑾的记忆里,恐怕,自己不过是恰如他们第一次初逢时所处的尴尬境地般,不愿多作亲近罢?

    而今,一切是不是都已然归位了?

    他是他,我是我,容颜,是容颜了罢……

    绿凝的唇边,泛上一抹略带着苦涩的笑意,她慢慢地后退一步,浅浅笑道:“洛将军身陷困境,已然是难为你了。如何再能怪罪于你?”

    洛瑾的身形微微地一震,他慢慢地抬起头来,视线,与绿凝相对。

    还是那样的一双眼睛,带着倔强,带着耿直,带着深邃的深沉。此时,这样的一双眼睛,定定地望住自己,眼眸里有着隐隐的痛,和一种无法用言语诉说的伤。洛瑾,在看到绿凝眼眸之中所含的泪光时,陡地愣在了那里。

    而这样的神情,却同样让绿凝也怔住了。

    他……他知道……他知道么?

    “洛爱卿,你一向可好?”华南永嘉的声音攸然响起,让正在对望着的两个人同时回过了神来。

    绿凝转过头,看到华南永嘉轮廓分明的唇向上扬着,带着一抹似笑而非笑的笑容,黑眸微眯地望着洛瑾。

    洛瑾眼中那原本翻腾着的光彩便于此时,蓦然暗淡了下去。他大步上前,俯身拜了下去,朗声道:“洛瑾,参见皇上。”

    华南永嘉却没有说话,他只是静静地看着洛瑾。华南永嘉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甚么。

    绿凝身在洛瑾的身后,看着华南永嘉那捉摸不透的面色,陡然担心了起来。

    那日,在“正阳宫”外听到的,关于华南永嘉想要让洛氏一门彻底在京城消失的话。华南永嘉……该不会还抱着那样的心思,想要置洛瑾于死地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