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死亡推理游戏 > 第二十五章,英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张文感觉刚刚那一幕,简直就是他有生以来最不堪回首的一段经历,充满了耻辱的感觉。

    竟然被一个女人给收拾了,而且还毫无反抗之力,这让他的自尊心格外地深受打击。

    被拽过的耳朵根热辣辣地疼,摸上去潮乎乎的,虽然没有流血,但是流水了,有点儿黏糊糊透明的液体,虽然没有流血,却比流血的感觉还要疼许多。

    张文的心中感觉窝火极了!

    自己还准备当别人的王呢,结果被杨疏影收拾得这么惨!这个世界上有这么憋屈的王吗?

    张文赶紧地向着四周环视了一圈儿,幸好没有被其他人发现,多少还能保留一点儿面子和尊严。

    尽管狼狈不堪,想起肩膀上担负着的责任,张文却也没有多余的精力沮丧什么了。

    眼下还是赶紧地破解谜题,阻止那个神秘的杀手继续杀人才是正事儿。

    想到这里,张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决定将刚刚发生的一切全都强制性地忘掉后,在脑海中重新开始了案情的梳理。

    杀手是如何躲过监控,穿过走廊,进入到七号房间的呢?如果按照杨疏影的思路的话,确实可以做得到在监控画面中的隐身,而且接下来的一杀似乎也有可能。

    但是,这条思路有着一个致命的缺陷,只是杨疏影一心想赢,以至于没有发现而已。

    而且杀手是如何在没有钥匙的情况下,进入密室一般的客房中的呢?

    这个谜题依旧没有解决。

    在整个魔术公馆的结构设计中,有着几处明显的不寻常之处。按照杨疏影的说法,那只是魔术师故意设计出来让侦探发现,目的是为了干扰侦探的正常思路,加大谜题的破解难度而已。

    但是张文的心中却并不那么认为。

    心中有种感觉,谜题背后的真相,搞不好就隐藏在这些不寻常之中。而且隐藏着的迷局,一定空前地宏大,而且异想天开。

    张文的心中这样地想着,却又一时之间无法将这几处线索合理地串联起来,自然是感到格外地苦恼。

    一面苦苦思索着,一面漫步走在半圆走廊中,来到了八号客房前,走到了那处壁画前面。

    壁画上画的是一幅大禹治水图,图中同样写着几行字儿,看上去也是一道推理题,跟之前抢侦探答题的时候的那道题目一个性质,稍微复杂一些,但也并不算困难,他一眼看去,便已经看到了答案。

    但是,这道推理题跟这个侦探游戏之间有着什么直接或者间接的关系吗?张文思来想去,都找不到什么联系。

    杀手究竟是谁?他又是如何做到一系列匪夷所思的事情的?

    张文的心中依旧毫无头绪。

    也难怪,按照游戏的规则,杀手必须要成功地完成三杀,并且未被侦探成功指认的话,才能被判定为胜利。如今只完成了一杀而已,如果这样就有完整的线索的话,这个游戏对于杀手来说,岂不是太不公平?

    难道真的要这样等下去,等他三杀完成吗?

    可是每一杀,都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啊!

    张文的心中感到难以接受,但是却又无可奈何。毕竟抓不到清晰的线索,眼前依旧模糊一片。如果这种情况下,随便乱指认的话,结果只会让更多的人枉死而已。

    他身上肩负着的,可是几条人的生命啊,就必须要为这些生命负责,绝对不能草率。

    除了等待,别无他法。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又到了深夜,午夜后的杀戮时间,又要马上开始了。

    怀着沉重的心情,张文前往主人房间,将妹妹张雅接回到了自己的一号房中。

    为了尽可能地保证侦探的安全,张雅一直都呆在主人房中,即使睡醒后,依旧严格遵照哥哥的要求,不敢走出房外。

    尽管房间内布置得奢华无比,她却始终无心欣赏,一直都关心着外面发生的一切,早就心焦得不得了了。

    跟随着哥哥走进房间后,她便立刻急不可耐地向着张文问:“哥哥,今天……发生什么了吗?”

    “七号房间里的那个看起来年纪跟我差不多大的男生……死了……”

    “死了……吗?”虽然早就预料到了一定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但是当听张文这么说的时候,张雅的身体还是情不自禁地颤抖了一下。

    “嗯,是被杀手杀掉的。”

    “那么……杀手……有没有被抓到呢?”张雅话刚说出口,便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

    如果杀手的身份已经被确认的话,是需要侦探的指认才能结束游戏的。她是侦探,所以肯定会被第一时间通知的。

    没有被通知,就说明杀手没有被抓住。

    而哥哥张文显然正肩负着找出杀手的工作而努力着。对于张文的性格,张雅自然是再清楚不过了的,知道张文肯定会因为没有能够及时地找出杀手,心中正在忍受着痛苦的煎熬。

    自己的这句话,虽然无心,却无疑会加重他心中这份儿痛苦的感觉。

    正如张雅所料,在听了妹妹的这句话后,张文只觉心中一阵难以忍受的刺痛感传了过来,无奈地惨笑了一下,说:“哥哥是不是很没用啊……”

    “怎么会呢?在我的心中,哥哥至始至终都是一个大英雄!我知道的,哥哥你也知道的!”

    “谢谢你,小雅……”张文冲着张雅微微一笑,但是这声道谢,听起来却是格外地敷衍。

    张雅心中明白,自己这个小圣母一般的傻哥哥,心中依旧没有释怀,还在自己责怪着自己。

    “哥哥,你有没有看过斯导拍的一部电影,叫《辛德勒名单》呀?”张雅细声细气地说。

    “拜托,这么有名的电影,我怎么可能没有看过呀!这可是人生必看的十大经典之一呀!”

    “那么哥哥觉得辛德勒先生是不是一个大英雄呢?”

    “当然是,这还有什么好怀疑的呢?不管他的私生活有什么样的污点,那终究只是小毛病而已。相对于他创下的壮举,简直就是微不足道呢!”

    “纳粹大屠杀时期,有超过六百万的犹太人死在了集中营里面,辛德勒先生却只拯救了其中的一千二百多人,哥哥却为什么会觉得他是一个大英雄呢?”

    “小雅……”张文是个极其聪明的人,所以一下子便明白了妹妹张雅话里面的意思。

    张雅微微一笑,笑容天真无邪,恰似纯洁无垢的天使一般。

    “哥哥是我们这些人中最聪明的,如果没有哥哥的话,我们都会被杀,结果只会有一个杀手活下来而已。但是小雅知道,因为有了哥哥,我们就一定会赢的,一定会有不少人因为哥哥的聪明而活下来的。只要活下来的人多过一个,多出来的,就都是哥哥救下的。凡救一命,即救全世界。拯救了全世界的哥哥不是英雄的话,又是什么呢?”

    “我……我真丢人,居然被自己的妹妹给说哭了……”张雅温柔的话语,让张文再也忍不住了,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张雅伸手将张文轻轻抱住,将自己的小脸儿贴在了他的胸前,轻轻地说:“就算是爱哭鼻子的哥哥,也是小雅心中的大英雄。我一直都为有你这样的哥哥感到骄傲,一直都是,从未改变过……”

    阴云之上,便是晴天。

    那一刻,张文感觉已经被击得支离破碎的信心,再一次地拼凑了起来,化为一个整体,还膨胀了两下。

    胸中,再一次地燃烧起了熊熊的斗志……

    “小雅,谢谢你……”这一次道谢,却是发自肺腑,诚心诚意的。

    听到哥哥的声音中重新充满了元气,张雅微微一笑,松开了张文,后退一步,眼睛里闪烁着热情的光芒:“那哥哥接下来可要加油了哦!”

    “一定的!相信我,小雅!哥哥一定会揭穿魔术师设计的一切阴谋,把那个可恶的家伙狠狠地击败给你看的!”

    “太好了!不过……哥哥……虽然我知道你是信心满满的,但是这句话听起来为什么感觉那么地不可靠呢?”张雅侧着小脑袋,看着张文,说话的语气中充满了不满。

    “咦,为……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哥哥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有赌上爷爷的名义呀!如果不赌上爷爷的话,总是会有种不怎么靠得住的感觉呢……”

    “咱们自己的事情,为什么要把爷爷给赌上呀,他老人家在天之灵,也未免太憋屈了吧!再说了,咱爷爷以前就是个卖茶叶蛋的,他又有什么名义让我们赌呀……”

    “还是赌一下吧,不赌上的话,感觉还是不怎么安心呢。”

    既然自己最心疼的妹妹都这样诚恳地请求了的话,那就只能勉为其难地赌一下了。

    想到这里,张文只觉满腔的斗志再次燃烧,一股热情的力量自内心深处涌现了出来。他高举右手,挥舞着拳头,信誓旦旦地大声说道:“我发誓,一定会把杀手揪出来的,赌上俺爷爷的名义!”

    “哥哥好二……”

    张雅举着手机,完成了录像后,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张文,然后用那种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轻轻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听了张雅的话后,张文的脑门上不由得流下了一滴冷汗。

    这只狡猾的小狐狸!

    不过,经过张雅的这么一闹腾,一号房中再一次充满了欢乐的空气。

    然后,游戏开始的第二个夜晚,正如杨疏影所料,游戏者中有一个女人,在这个冰冷的夜晚中……

    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