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50年代有花有酒有钱 > 016 嫁人是技术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哪里来的这一对粉妆玉琢的金童玉女,冯碧落摸着自己的脑袋,瞬间恍然大悟,这准是华雍城的一对儿女。“你是华莹,你是华承。”

    “阿姨,你怎么知道我们的名字?”小女孩睁着乌黑的眼珠好奇地望着冯碧落。

    “是神仙告诉我的。”冯碧落笑得不亦乐乎。

    “骗人,妈妈说过没有神仙。”小男孩把脸扭过一边,双手交叉抱起。

    “当然有神仙了,是你妈妈没见过。”

    正说到这里,门外传来脚步声,华雍城的声音响起。“碧落,你醒了没有?”

    两个小孩子对望一眼,立即钻到薄被中。

    “醒了。”

    “我可以进来吗?”

    “可以进来。”

    华雍城推开门,他手里拿着一套藕粉色衣裙,上面还压着一顶同色系的礼帽。“碧落,你看这套衣裙喜欢吗?”

    冯碧落接过衣裙,这是套装,连衣裙搭配一件小薄外套,衣摆依旧是50年代好莱坞最流行的蓬蓬裙,腰间是玫红色宽腰带,那顶礼帽也别出心裁地使用藕粉作主色,玫红作帽沿上的丝带,式样简单,但挺端庄,又显活泼青春。

    华雍城挑选的衣服很合冯碧落的心意。

    “喜欢,谢谢你,华先生。”

    华雍城转身出门,这时只见薄被中有东西在动,不由道:“里面是什么?”

    华莹从薄被中钻出头,嘟着小嘴道:“爸爸,华承他在被子里踢我,你帮我打他屁股。”

    顿时,华承也从被子中钻出,道:“爸爸,是华莹先踢我。”

    “你们两个怎么在这里?”华雍城哭笑不得。

    “我和华承捉迷藏。”

    华雍城一手抱住一个孩子,走出门又转过身,道:“碧落,你洗漱完到客厅来,李嫂已经准备好早餐。”

    “好。”冯碧落点头。

    卫生间有新的洗漱用具,冯碧落洗完脸出来便看见床上放着一双崭新的白色中跟皮鞋,她试了试鞋子,十分合脚。

    冯碧落戴上帽子对镜自照,原来这套衣裙的最大妙处在这顶帽子上,俏皮之中更显时尚。

    “华太太真幸福,每天早上华先生一定会替她准备好衣物和鞋子。”

    从楼梯走下来是客厅,华雍城和两个孩子坐在餐桌前,大家没有用餐,在等待冯碧落。

    华雍城的视线随着冯碧落一直移动,蓦地冯碧落脸红了,虽然有很多男子追求过冯碧落,但冯碧落从不放在心上,甚至与他们称兄道弟,但是面对华雍城,冯碧落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小女孩一样,羞涩、脸红、心慌……

    冯碧落在华雍城的对面坐下来,她抬起头,触到华雍城笑吟吟的目光,霎时冯碧落心中一热,那道目光仿佛落在她的心坎上。

    “李嫂,小玉,这是冯碧落,冯小姐。”华雍城向身后的两名女子道。

    “冯小姐好。”

    冯碧落打量着两名女子,李嫂35岁左右,白净一张脸,看起来挺和蔼,小玉大约20出头,瓜子脸,小眼睛小鼻子,模样清秀,两人都望着冯碧落微笑,冯碧落赶紧也向她俩问好。

    餐桌上是比较日常的早餐,牛奶、咖啡、面包、糕点、煮鸡蛋、蔬菜沙拉,等等。

    两个孩子并不认真吃早餐,坐在一起打闹,牛奶泼到地面,小玉慌着拿拖把拖地。

    “李嫂,你带他俩去房里。”华雍城吩咐。

    两个孩子仍是打打闹闹,往楼梯跑去,李嫂在后面追,冯碧落嘘了一口气,养孩子真累,尤其是熊孩子。冯碧落拿起一块面包咬了一口,味道还不错,酥软细滑。

    满桌丰盛的早餐,冯碧落直后悔没将白咏梅带来,或者打个包,冯碧落悄悄瞅着华雍城,没好意思说出口。

    “华先生,你的孩子要上学吗?”冯碧落很好奇,6岁是上幼稚园的年龄。

    “已经请了老师来家里教。”

    原来家教早就流行了,也是,新世纪的时尚也是民国年代玩剩下的,那时代风云人物辈出,而且才子才女多如过江之鲫,青史留名者多不胜数。

    早餐后不久,英文老师来了,是名外国女子,冯碧落听她与华雍城交谈,这老师叫露娜。

    交谈约摸十多分钟,小玉便领着露娜去二楼。

    “在想什么?”华雍城笑道。

    投胎是门技术活,嫁人也更是技术活,冯碧落笑而不语。

    “我们出去。”

    出去还是坐汽车,冯碧落也不追问去哪里,痛痛快快玩一天,反正像华雍城这么细心的男人会把一切安排好,自己不用操心。

    汽车开到一座石拱桥附近停下,两人下车,走上桥,只见离桥不远有一艘小船撑过来,船上坐着三四个人。冯碧落的祖籍是湖北,那里湖泊众多,但极少见到在房屋之间行船。

    “你想坐船吗?”

    “想。”

    乘船看风景,听着竹篙点水的声音,看着雕梁画栋从眼前像一幅画面徐徐展开,那种感觉真是太美妙了。

    “碧落,你在这里等我。”

    华雍城追上前面的那艘船,和撑船的艄公说了几句话,那艄公转头和几名乘客交头接耳,最后大家都点头。华雍城取出钱递给艄公,那艄公又将钱分成四份交给乘客。

    小船靠岸,华雍城招呼冯碧落上船,冯碧落虽没靠近,但已经猜测到华雍城付给乘客一笔钱,这才使他们下船。

    冯碧落跳下船,因为小船平衡性差,华雍城坐在她的对面。

    河两岸人来人往,有各种小贩挑着担子穿梭其中,忽然看到一个卖糖葫芦的小贩。“糖葫芦。”冯碧落赶紧起身,不料她一动船身立即失去平衡。

    “快坐下来。”艄公连忙喊道。

    但还是来不及,船身向右偏斜,冯碧落的额头径直撞向华雍城的胸膛。“碧落,你没事吧。”华雍城扶着冯碧落坐下。

    “没事。”头晕眼花,原来男人的胸膛这么坚硬,简直可以用来自杀了,冯碧落傻笑。

    “船家,麻烦先靠岸。”华雍城向艄公道。

    小船靠岸,华雍城上岸,那卖糖葫芦的小贩还在岸边流连,他买了两串。这时站在船头的艄公看见,笑道:“太太,你先生对你真好,特意靠岸给你买糖葫芦,你这是几世修来的好福气哇!”

    “他人是很好。”冯碧落心头喜滋滋,甚至不想否认。

    华雍城回到船上,将两串糖葫芦都给了冯碧落,冯碧落递给他一串,华雍城推了回去。

    糖葫芦甜得可怕,可能是现在糖便宜了吧,这小贩拼命把糖给得多多的。冯碧落吃在嘴里,喉咙里,胃里都是甜甜的。“其实来到50年代也不是一件坏事,因为只有50年代才有华先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