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重生之军工霸主 > 第72章 厚过59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谭振华胆子再大,也禁不住这一吓啊,他看着自己手腕上亮闪闪的手铐,腿肚子都软了,嘴唇直哆嗦,打着颤儿问道:“公公,公公,公安姐姐,能告诉我我犯了什么事儿么?”

    “什么公公,公公的,我是个女的,不是什么公公,你犯的事情你自己不知道,还来问我?”

    “我,我,我,我一直在家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啊,你看我这手里还拿着单词本儿呢,我才17岁,还没到法定年龄,你不能就这样抓我!”谭振华委屈得想哭,两只眼睛忽闪忽闪地望着对面的小姐姐,长长的睫毛上噙满了泪水,那泫然欲泣的样子,真是我见犹怜。

    王南木觉得自己快绷不住了,勉力维持着僵硬的面容说到:“你的事太大了,所以上面不管你几岁,也不管你能不能负法律责任,都要将你逮捕法办!”

    心念电转间谭振华已经大致琢磨过味儿来了,他开始装傻卖萌:“小姐姐你演的太好了,一定是哪家电影厂的专业演员吧?这个水平,下届金鸡奖肯定是你的没跑了!

    小姐姐你太漂亮了,这身衣服也好帅,我从小就喜欢穿制服的姐姐,你怎么知道我有这个爱好的?还有这个手铐,哎呀呀,这是真的耶,我还是第一次被拷上呢,这感觉,啧啧啧,要是现在有个相机就好了,我要留个影,再发一个九格朋友圈!”

    远处的楼梯转角,詹诺竹再也憋不住了,他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扶着墙角,笑得眼泪都出来了,王南木满脸绯红,尼玛一不留神居然被这小子调戏了,偏偏他还没说一个脏字,又是个萌萌的小正太,让她想发火都没处发,她一咬牙一跺脚,大声喊道:“詹处长,你再不出来我可就走了,你说的没错,这就是个混蛋坏小子!”

    詹诺竹一边笑着从楼梯口走出来一边还抹着眼泪说到:“王南木同志,你看到了吧,就是这小子,年纪不大,坏水不小,你在广南遇见的那些事,那么损的招儿,除了是这小子在暗中捣鬼,还能有谁?”

    谭振华早猜到就是他,狠狠一跺脚,嚷嚷道:“好你个站不住,我就知道是你,你这么联合外人欺负我,就不怕我老妈来给你削平了?”

    这一嚷不要紧,对面的房门开了,徐芸探出了半个脑袋,问道:“振华,我要削谁?”敢情,这走廊里闹的动静太大,让徐芸在屋里听见了。

    听见了还不要紧,关键是徐芸一探头,正看见了王南木身上那身制服和谭振华手腕上明晃晃锃亮亮的手铐,她尖叫一声就冲出了屋子,一把把谭振华护在身后,颤声问道:“你们为什么要抓我们家振华?”

    詹诺竹这下尴尬了,摸着后脑勺不好意思地说到:“那个,嫂子,我就是想跟振华开个玩笑,振华他没事。”

    徐芸再次问道:“真没事,你确定是开玩笑?”

    詹诺竹一脸郑重:“真没事,就是开玩笑。”

    徐芸愣了愣神,然后咬咬牙一闪身回了屋,转眼又出来了,手里多了根硕大的擀面杖,轮起来就奔着詹诺竹去了,嘴里嚷着:“好你个站不住,这样的玩笑你也敢开,今天我不把你另一条腿打折,我就不姓徐!”

    詹诺竹再也没有想到,一向温良恭俭让,贤妻良母模样的徐芸居然会发那么大的火,而且还手持如此硕大的凶器追杀自己。

    不过现在也没功夫想那么多了,不吃眼前亏才是当务之急!

    于是他“嗷”了一嗓子,转身就跑下了楼——你还别说,别看他两条腿不一般高,跑起来却是不慢,徐芸追了半天愣是没撵上。

    王南木也没有想到居然还有这一出,一时没了主意捏呆呆傻愣愣地站在了走廊上愣神,直到谭振华涎着脸凑到她跟前,嬉皮笑脸的举着被拷在一起的两只手在她眼前晃了半天,才红着脸摸出钥匙给他打开了手铐。

    谭振华也不回房了,趴到了走廊尽头的小窗户上,往下看得是津津有味——

    只见詹诺竹绕着楼下一群正在看电视的人转圈,嘴里还不停的讨饶,徐芸拎了擀面杖在后面拼命的追杀,已经跑得气喘吁吁,里圈的人电视也不看了,全在那儿起哄架秧子。

    这就是所谓国人的劣根性了,甭管多大的知识分子,看热闹全都不嫌事儿大。

    最后还是谭铭看不下去,拦住了自家媳妇,潘水生上来护住了詹诺竹,战事这才告一段落。

    谭振华正看得起劲,这可比看电影有意思多了,自家老妈追杀站不住,哈,这个桥段实在太精彩!忽觉身边靠过来一抹柔软,接着一阵幽香飘入了他的鼻息,原来是那个漂亮的制服小姐姐也跑过来探出窗外看稀奇,窗子不大,谭振华已经占了大半边,她想看清楚情况只有往谭振华身边挤了挤,这下,不可避免地挨着了谭振华,谭振华顿时一阵心猿意马。

    嗯,这小姐姐身材真棒!

    等楼下众人终于劝阻了跑圈的二人,詹诺竹一再道歉并表示下次再也不敢了以后,徐芸才放过了他,等詹诺竹气喘吁吁一瘸一拐的上楼,推门进到了谭振华的房间后,却愕然发现,谭振华居然正抓着王南木的一只小手,在灯下仔细观瞧!

    詹诺竹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他跟徐芸上演这出戏,其实本就是让护子心切的徐芸出口恶气,大家也都没往心里去,谁也不会当真。至于明早变成所里的笑谈么,呵呵,人家当面叫他站不住他都不恼,他詹大少爷会在乎这个?可这小兔崽子怎么才一转眼的功夫,就把人家小姑娘的手给摸上了?这是要出事啊!

    他装模做样地咳嗽了一声,然后问道:“振华,你们这是在干啥?”

    王南木听见他来,不好意思的从谭振华的手中抽出了自己的手,然后答到:“没啥,振华弟弟在给我算命。”另一个也拼命点头:“对,我看南木姐姐眉间似有忧色,所以就自告奋勇,给她算一卦,帮她开解开解。”

    “啥”?

    詹诺竹懵逼了,这啥情况?

    刚才是你王南木王大警官给这小子上的手铐吧?嗯,虽然这是自己指使的,这个且放在一边——但,是你亲手给人家拷上的总没错吧?这才一转眼,就要人家算上命了?姑娘你知不知道,算命可是这些混账小子骗摸姑娘小手的老套路了?我老詹当年也曾使过的……呸呸呸,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怎么这才几分钟,就“振华弟弟、南木姐姐”的叫得那么亲热了?

    他也不点破,反倒笑嘻嘻地问道:“振华你还会算命?我今天第一次知道,要不,你给我老詹也来一卦?”

    谭振华知道他要使坏,便装腔作势地答到:“不行不行,算卦乃泄露天机之事,岂能任意为之?一天只能一卦,今日已为南木姐姐看了手相,不能再给别人算了,否则我要倒霉。”

    詹诺竹道:“没事没事,今天算两卦,明天休息一天,谁都不算,平均下来,还是一天一卦。”

    谭振华心里说,你这是不膈应我就不痛快是吧,好,这是你自找的,等下别怪我。

    想到这里,他勉为其难地说到:“卦是肯定不能算了,我可不想将来瞎了眼睛。不过么,还能帮你解个字,拆字而已,算不得泄露天机,今天还能做一课。”

    詹诺竹心道:“哟呵,说你胖你小子还真喘上了,那我就先试试你的斤两,等下不要漏了马脚,到时候有你好看!”

    于是便拿过一张白纸,随手写了个“优”字,然后说到:“我问一人之事。”

    谭振华看了这字心里就是一阵冷笑,假模假样掐着手指算了片刻,然后开口道:“这优字有学问啊,你看这字分两边,人尤也,尤亦犹,亦指犹豫不决,看来,老詹你对如何对待这个人犹豫不决啊。”

    这话一出口,詹诺竹就是一惊,无他,他问的所谓“一人之事”其实就是问得谭振华本人。这小子溜溜滑滑的,老是让他拿捏不住,更让他委实难决,不知如何对待,刚才恰巧看了谭振华桌上的作业本上老师批的这个字,随手就拿来用了,却不曾想,竟然第一句话就被谭振华说破了心事。

    只听谭振华接着说到:“优者,尤右人左,尤亦可解为优,人字在左,虽然我们华夏历史上,以左为尊和以右为尊的时代都有,不过么,咱们生在新华夏,当然以本朝为准,那就是以左为尊了,此人居左而右优,说明这个人,有成人上之人的希望,本朝讲究人人平等,人上之人不可解,那就是说此人将来在事业上必有大成。尤者,添一画为龙,亦可说龙少一画,那是说明,此人将来当乘龙而上,但现今年岁还未到而已。”

    詹诺竹听到这里,已知心思叫人看破。他也不恼,反而一个爆栗砸在谭振华脑袋上:“我叫你变着法子夸自己,你那脸皮,简直厚过59坦克的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