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无敌天帝 > 第七百零七章 手段狠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给我站起来好好说话,哭哭啼啼的算怎么一回事!”

    萧杰看到萧三少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一般跪在地上哭诉着,一点都没有萧家人、甚至一个男人应该有的骨气,当即脸上闪现出一抹温怒,语气凌厉地开口训斥道。

    “大哥……大哥,你要为我出这口恶气啊!”

    萧三少哪里顾得了这么多,也不在乎自己的形象是不是幼稚与萨比,他全身心都被害怕与恐惧给笼罩了,脑海潜意识里面残留的永远是那一幅幅濒临死亡的画面,怎么可能那么快的回过神来。

    好比长期处于黑暗中的人一样,看到了一丝曙光,哪怕有一杆枪顶在后背,哪怕死他也会朝着曙光方向冲去。

    萧三少实在是太害怕和太憋屈了,一直无助和濒临死亡,突然看到自己哥哥这个救星过来,怎么可能被骂一两句,就制止内心想要倾诉出来的欲/望呢?

    “大哥,你知不知道我刚才都快死了,那些鳄鱼们像一只只恐怖的魔鬼一样朝我扑了过来,就要把握撕成粉碎的那样子。”

    “都是那个陆轩,都是那个该死的王八蛋把我扔下鳄鱼池中,都是他差点把我的小命都弄没了!”

    “大哥你一定要给我做主,你一定给我出这口恶气啊……大哥!”

    “呜呜呜……大哥今儿若你不给我出一口恶气的话,我这辈子恐怕都没脸见人了!”

    萧三少越说越伤心、越说越觉得自己更加委屈,为了能出心里面那口恶气,他就差没有跪倒在地上,磕几个响头像古时候穷民对官员求情的一样。

    “废物!”

    萧杰目光冷冷的盯着在地上哭喊着的堂弟,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狠狠的厉喝了一声,极其愤怒地开口厉喝道:“给我起来!”

    萧三少被堂哥这极其吓人的怒喝声震慑得身体哆嗦了一下,明白萧杰是真的生气了。

    他停止了哭泣抬起脑袋望向萧杰,最终还是犹犹豫豫的缓缓爬起了身子,但心里面的恩怨并没有及时放下来,指着陆轩极其委屈的开口说:“大哥,他欺负了我,这口恶气不管怎么样你都要给我出啊!”

    萧杰没有说话,也没有答应萧三少的要求,而是徐徐的扭过脑袋,终于把目光放在另外一个当事人陆轩的身上,轻轻地开口询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呵。”

    陆轩只是冷笑了一声,脸上看不出过多波澜的那样子,不咸不淡的回应道:“萧少,我觉得你还是问一问你堂弟、或者那几个通知你保镖更好吧?”

    不给面子!

    萧杰名义上怎么说都是陆轩的上级,也可以说是曾经帮了他很大忙,摆平了死神雇佣军的恩人。

    再者,陆轩刚刚有求于人家,找萧杰帮忙,此刻更应该给面子、装孙子才对。

    礼数、辈分是华夏人最为讲究的两样东西,已经流传了几千年。

    什么样的人应该享受什么样的待遇,给予什么样的礼数,那都是非常讲究的。

    比如请一般人吃饭到普通饭店,小资、白领上五六百块消费一餐的餐厅,老板则是上千块一顿的,大老板是多少星级酒店。

    什么级别的人,有用什么语气去说话,给与多少尊重等等。

    陆轩对于萧杰来说是尊敬的,至少从认识到现在,他一直都对萧杰恭客客气气,不忤逆也不做超越自己范围的事情,该尊重的尊重,哪怕心里有点不爽这样的做事方式,也没有回应过一句,按照属于自己的身份做事下去。

    陆轩和萧杰在汤玉的牵线搭桥下,认识起来有大半年,再过几个月就一年的时间了。

    如果萧杰足够细心、记忆力也够好的话,这一次恐怕是陆轩不给他面子了。

    “我更相信你。”

    听闻陆轩用如此冰冷的语气说着这样的话,萧杰脸上还是一点表情都没有,更没有因为权威受到质疑而产生的不悦,依旧选择令他阐述事情经过。

    萧杰是那种特别会装的男人,无论心里是愤怒还是难过,他显现给外人的永远是一副开朗,息怒不露于脸上的人。

    他也知道,陆轩也是那种特别能忍的家伙,最真实的想法永远藏在内心里面,一些极端、乃至对身边人不好的话语或者思想从来都不会主动说出来,让别人心里产生负面情绪等等,伤害两个人之间的感情。

    之前陆轩刚刚有求于人,但现在却不顾一切的显露自己的内心情绪,抱着所求之事泡汤的想法……那就证明他心里是真的非常不爽,刚才萧三少真是干了一件蠢得不能再蠢的事情了。

    “萧少,我是当事人不好说,如果你想知道的话,自己看一看大门口的监控录像吧,它会给你最满意、最诚实的答案。”

    “如果没事的话,那我就先走了,至于后面的事情,等你了解清楚了,可以随时联系我,我们在好好谈谈吧!”

    “无论是什么结果,我都接受,以及尊重!”

    陆轩冷笑了说了几句,挽着楚落雁的小蛮腰,齐齐转过身子毫不犹豫的就迈步朝大门口那边走了过去。

    萧杰看到陆轩是真的不给半点儿面子,甚至做出了两个人翻脸成为敌人也在所不惜的离开举动,那如一汪井水般的脸蛋终于阴冷了下来,好似上面铺满霜雾了一般。

    一切的一切都告诉萧杰,陆轩是真的生气了,从他刚才毫不犹豫扔萧三少下鳄鱼池中,就证明不是开玩笑。

    现在连萧杰的面子都不给,哪怕欺负了萧家人也若无其事的要离开,是真的做好了与整个偌大萧家成为敌人的准备。

    萧家可是个古老家族,不仅仅是个垄断华夏黑道的巨枭那么简单,真要动怒起来,恐怕国家领导人都亲自屁颠屁颠跑上门劝说。

    萧杰不知道身为特种兵的陆轩有没有知道萧家的真实底细,但见识了萧家在盛京城的各种崇高地位,甚至五大豪门唐家的唐明锐都被萧三少欺负,想来应该懂了一些吧。

    现在许多顶尖势力都在针对陆轩,甚至要灭杀、阻碍他救白如空和白家等等,可以说他四处树敌,哪怕萧家实力不强大,但多一个朋友肯定好过多一个敌人。

    此刻陆轩连与萧家之前保持的友谊关系都不顾了,宁愿在四面楚歌的环境下也选择要多竖立一个强大的敌人。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萨比的举动,只有萨比和没有智商的人才会这么干,聪明人谁不会选择多一个能提供帮助的朋友?谁特么嫌自己活得太长,巴不得要死去的?

    同样也间接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把陆轩逼成这样的人,真的很混蛋!

    “大哥……你就这么让他们走了?”一看到陆轩搂着个美人像散步一样的慢慢离开,萧三少一下就愣住了,看着面若冰霜的萧杰,很是不解地开口询问道:“要知道,他刚才可是想杀我,把我当成食物去喂鳄鱼啊!”

    “混蛋!”

    不听萧三少开口还好,一听自己这个废物的堂弟说话萧杰顿时就火大了,气鼓鼓的大骂了一声,而后冲上去“砰”的一脚踢在三少的腹部,厉声呵斥道:“你看你究竟干了什么混蛋事?赶紧给我道歉去!”

    “啊”

    萧三少吃痛惨叫了一声,身形一个踉跄就摔到了在地上,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堂哥会突然踢自己,因此一点防备都没有。

    “你打我?堂哥你竟然打我?”萧三少从挨踢的状态中爬起来,很是不解的看着堂哥萧杰,一脸发懵的开口询问道。

    “真是个混账东西,我觉得踹你一脚还是轻了,早知道用点力重新踢进池塘醒醒就好了!”萧杰听闻堂弟如此说,顿时就更加气了,心里真是千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感叹自己怎么会有一个猪堂弟呢!

    他智商正常,二堂弟外表疯子但大智若愚丝毫不输于自己,老四老五即使经商天赋不强,最基本的察言观色还是知道的,唯独这个无恶不作的老三,真尼玛是一个猪脑袋。

    不会经营和管理成天啃着家族老本披着张虎皮干坏事就罢了,其他方面和普通萧家子弟比起来,真是差得太多,智商也低得很。

    有时候萧杰都怀疑,自己这个三堂弟是不是什么地方出错了,或者三婶干了什么对不起三叔的事情出来,不然萧家上千年流传的优秀血脉,怎么会出了这么一个废物呢!

    “呜呜呜……”一听萧杰如此说,萧三少哭得更伤心了,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声音梗咽的抽泣说:“堂哥你打我,你竟然打我,从小到大我爸妈都舍不得打我,老祖宗也舍不得动手打我,你竟然为了一个外人来打我。呜呜呜……我一定会告诉老祖宗听,让他给我讨回这个公道的。”

    萧三少觉得自己委屈爆了,心痛得都快如梁静茹所唱的那样连呼吸都痛,眼泪像不要钱一样哗啦啦啦的往下流。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最信任最看好的大堂哥竟然这样对待自己。

    哪怕不是同一个父亲生的,但好歹也是一个家族,身上同样流着相同的血液啊!

    现在自己被欺负了,堂哥竟然帮外人而不是帮他这个堂弟,还要求向外人道歉,这换成谁谁不伤心啊?

    这他妈还是人吗?

    还是兄弟吗?

    虽然大家族里面亲情是最不值钱的东西,也是最不信任的东西,毕竟大家明争暗斗拉帮结派抢家主之位就是为了多分一点利益,亲情早就变得如垃圾一样不值几个钱。

    没准今天跟你玩得好好的堂哥堂弟、包括叔叔伯伯们,第二天立马转变立场将自己所知道的消息贩卖给另外一个家庭成员。

    不过,这些都是家族内部的斗争而已,心里觉得亲情不值钱没有什么。

    可现在是针对外人啊!

    陆轩他姓陆,而不是姓萧啊!

    萧家人打打闹闹是家常事,兄弟之间动手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但是外人打了萧家人,就不是只打了萧家的某个人,而是打了整个萧家的脸蛋啊!

    自古以来无论内斗得多么厉害的家族,一旦受到外人的挑衅,甚至欺负家族人,所有人都是一致对外,给外人一个我们很团结的信号、假象。

    若一个大家族在对待外敌的时候都不能团结同心,那这个家族就脆弱得不堪一击,随时都可能被竞争对手击垮并蚕食掉,那么最终的下场可能连普通人都不如。

    无论对错,首要帮的就是自家人,给人一副团结的假象,至于后面怎么处理……那就日后再说了。

    可是现在萧杰连具体原因都还没知道的情况下,却动手打自家兄弟了,不仅萧三少懵了,旁边那几个看戏的保镖也全搞不懂了!

    “呜呜呜……竟然帮一个外人来打我,我对你实在是太失望了!”萧三少越说越委屈,泪如雨下,一副恨不得老祖宗就出现在面前一般,对萧杰那是要多失望就有多失望。

    萧杰本人听到萧三少还在那里萨比萨比,小家子气的胡闹着,顿时就更加生气了,直接大手一挥,对着身边的几个保镖冷冷吩咐说:“真是气死我了,你们几个去把它重新扔到水池里面去,让他清醒清醒!”

    “这……”

    几个保镖听萧杰如此说,顿时就愣住了,完全不知道该咋办的那样子。

    要知道下面可是鳄鱼池,养着的都是一只只凶残地不得了的鳄鱼,萧三少再次被扔下去的话,可能就没有上次那么好运了。

    “都愣着干什么?不想在这里干了?”萧杰见几个手下都愣在原地,当即板着脸冷冷的训斥了一声。

    老板,甚至萧家的主人都这么发话了,手下人只能齐声声应了句“是”,而后快速的跑到萧三少的面前,干脆利落的把他夹起来。

    萧三少虽然是萧家人,但比起萧杰的分量、对家族的重要性,那还是差得太多了。

    “你……你想干什么!”被抬起来的萧三少慌了,紧张又害怕语无伦次的看着对面的萧杰说道。

    他想反抗、挣扎,可一个纨绔子弟虚弱无比的身体,怎么能挣脱几个经过特殊训练特种兵的按押呢?

    “你们想干什么?快放开我!”

    “你们这帮混蛋,他疯你们也跟着疯吗?要知道我可是萧家三少爷,我要出了什么事,你们全都不得好死!”

    “放了我,快放了我你们没听到吗?”

    像堂哥萧杰求情没有效果以后,萧三少当即向那些下人们咆哮着。

    没有人理会,这些都是萧杰花钱培养起来的手下,他们听的命令也只有他一个人而已。

    几秒钟,几个下人终于把萧三少抬到离池塘边缘,并做出了准备扔下去的趋势。

    “我道歉,我道歉还不行吗?”这一刻,萧三少终于害怕了,哭着接受堂哥这个蛮不讲理的要求了。

    因为,打死他也不想在体验一回被鳄鱼追赶的滋味了,那真是不小心就要丧命的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