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一套阵法闯南宋 > 第一百七十三章:头名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韩宣被练瑶川临阵策反,使得一众金兵失去了主心骨一般,但那剩下的一百余名匪兵却依旧凶悍地四处冲杀,虽然在源源不断涌出的乌罗寨兵加入后已经落在了下风,但随着后面那些如狼似虎的金兵杀了过来,在震天的喊杀声中,双方打斗之人俱是面露惊容,都以为是对方的援兵来了。

    趁着这个空档,练瑶川却从马上一跃而下,将拦在面前的一名寨兵顺手杀掉,猫着腰,朝寨子里狂奔而去,远远缀在他身后的韩宣到了栅栏边上,扭头望了一眼远处影影绰绰的人马,一咬牙关,也翻身下马,提着长刀追了过去。

    韩宣追了片刻,眼前突然失去了人影,接着心神一动,往不远处一座木屋后窜去,果然,就看到练瑶川好整以暇的看着自己,神色似笑非笑,待看到自己跟上后,竟是将右手拇指竖起,比了个古怪的手势,口中以唇语说道“欢迎改邪归正!”

    “别得意,我只是想看一看,你究竟有什么打算,当然,如果最后结果仍是必死,我不介意在我死之前先一刀宰了你!”韩宣被练瑶川看的老脸一热,难得的露出些许的不自在,将手里象征头名状的头颅扔出,看着它骨碌碌的滚到了练瑶川脚边,上面沾满了雪沫,这才冷冷的说道。

    这时外面的喊杀声越来越大,不等练瑶川回应,木屋中一侧突然冲出三个人影,打眼望去,却是寨兵打扮的人,显然是尾随韩宣而来,看到这里竟然有两人后微一愣神,只是不等三人动手,韩宣和练瑶川就颇为默契的同时掠起,瞬息之间便将追来的这三人杀了个精光。

    “看来你还不算无药可救,不过你临阵叛逃,你的亲人怎么办?”练瑶川将刀上的血在那名寨兵的衣服上擦了擦,这才转头看着韩宣,抬了抬眼皮问道,其实方才他只是灵机一动,没想到真的将这实力也算不错了的韩宣给说降了,如今受这飞雪一吹,冷静下来,开始为韩宣考虑起来。

    “大辽灭国之时我韩家死了大半,剩下的也在迁移中或死或逃,如今韩家这一辈也只剩下了我一个,其他的人么,哼,早已互不理会!”韩宣木然回了一声,练瑶川点了点头,不再多回,只是带头朝肖箩离关押的那间地牢赶去,韩宣提着长刀,在后面亦步亦趋地跟了上去,虽然不知道这一去是对是错,但不可否认,这一刻的痛快却是从来到大金后就从未有过的。

    练瑶川并不知道韩宣在想什么时候,他只知道,如今必须争分夺秒,到目前为止,还有龙虎大王那边的人马未曾出现,好在自己提前让卢清风和姚青雷等人潜入了寨子里作了布置,否则就算救下肖箩离,想从这重围之中离开,也十分不易了。

    金得力并不知道韩宣已经叛变,只是挥舞着双锤,带着身后的数百骑,杀向了人最多的地方,手里那看起来就骇人至极的双锤上下翻飞,挨着就死,碰着就伤,硬生生被他杀到了寨门入口处的位置。

    金得力闯到了战阵之中,后面的一众精兵更是如虎狼一般,配合娴熟默契的将那些寨兵围杀,短短时间内,不但将乌罗寨占据的上风完全扭转了过来,还被迫的一步步收缩防线,最后退到了寨子里面。

    那乌罗寨的少寨主和巴吉特、秃里可大战了这么久,身上也被弯刀割了数处露着血淋淋口子的伤痕,虽然那两人也没占到便宜,俱被他伤到,但此时也知道不能再硬抗下去,遂狠攻几招退出了战圈,接着带人退守寨门之内。

    “你是何人,敢带兵闯我乌罗寨,不知道这乌罗寨是完颜宗弼四太子手下势力么!”少寨主退入之后,恨恨的望着四周之人,一面命人清点损失,一面唤过旁边之人低声问了句话,得知已经派人突围去请救兵之后,心中稍定,打量了几眼提着双锤的金得力,感觉有些面熟,心头一凛,立刻询问起来。

    金得力理都不理那少寨主,只是打量四周,韩宣原本带来的兵马和黑鞑靼损失都是不小,根本没有发挥到出其不意的效果,这会暂时休战,也乐得休息,只是一些伤重之人,禁不住哀声连连,当金得立环顾四周,发现身前不远处铜古都的尸首时,不由眉头一皱。

    “嗯?铜古都死了,韩宣那厮呢,勇人儿又在何处,可将人救出?”当下,金得力将锤一指不远处一名伤痕累累的牌子头,粗声询问道,只是那立起的眼眉和流露的杀机,还是让那牌子头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方才太乱,属下也没有看到,只是方才有人说韩宣跟着勇人儿往寨子里走了,他的马匹也在这边!”那牌子头先前离得太远,又跟人厮杀,并没有看到韩宣杀铜古都的一幕,只是听人汇报说是追着练瑶川走了,现在金得力问起,只得硬着头皮回答道。

    “尼可罕,你怎么还在此处!”同样累得不轻的巴吉特刚缓过了一口气,阴沉着脸正和秃里可说着话,突然看到人群里躲躲闪闪的尼可罕,立刻心头一震,摆手让他过来,等尼可罕过来,看着那灰头土脸的模样和身后只剩下十余骑的残兵,立刻冷着脸问道。

    “魁首,我率人冲入了寨中,却中了埋伏,里面还有一支数十人的精兵,出来时又被人冲散,这次我们真是赔了大本,魁首,快想想怎么办吧!”尼可罕看着巴吉特抽动的面皮,咽了一口唾沫,心一横说道。

    “没想到整日玩鹰,如今竟被鹊儿害了命,好,好的很!”巴吉特闻言眼中闪过一抹森冷杀机,虽然恨不得将尼可罕宰了,但也知道错不在他,这倒是巴吉特能将一支匪兵运作到这等规模,本就不傻。

    从金得力出来巴吉特其实已经意识到是被金人当了枪使了,恼羞成怒之下,狠狠瞪向了金得力,如果不是此时自己人马受损严重,恐怕都会跳起来报复一番了,想到这里,望向了旁边的秃里可,递过去一个问询的眼色。

    。

    (.. = < r='://..'>妙书斋小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