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龙王传说 > 第一千九百八十一章 永冻冰封!(大结局附后记)

第一千九百八十一章 永冻冰封!(大结局附后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顾随意两颊酡红,神色惊惧的握着刀叉,她往门口看了一眼,逆着光,她知道有人来了,并不知道那人是谁。

    握着刀叉的小手,又紧了紧撄。

    她现在就像是一只惊弓之鸟,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让她陷入极度戒备的状态。

    邹兴见有人来,当即叫到:“救救我,这个女人疯了,拿刀捅我,救救我……”

    陆时凤走得比较慢,跟在傅长夜身后。

    到了024房间。

    他站在傅长夜身后,狭长韵致的桃花眼,眸光往里瞧。

    只一眼,差点吓得肝胆俱裂。

    乖乖,他看到了什么。

    一个男人捂着肚子瘫在离门口的不远的地方,身上有血,像是被人捅伤了偿。

    里面灯光昏暗,桌子上的菜洒落了一地。

    大黑家的顾导就站在桌子边上,红色的晚礼服被撕裂了一角,衣衫凌乱。

    小脸上,手上都是血。

    手里还拿着一把看起来像是凶器的刀叉,表情呆怔地站着。

    这么一个场景,刚才发生了什么,不言而喻。

    刹那之间,陆时凤只觉得一阵寒气从心底蹿起来。

    他下意识的去看傅长夜。

    “瞧上了。”陆时凤还记得那天晚上傅长夜淡漠的一句话在他耳边说着,现在就有人来动顾随意。

    他不敢想傅长夜见到这一幕会做什么。

    “大黑。”陆时凤想先叫傅长夜冷静,却发现,说不出口。

    这种情况下,能冷静的,就不是个男人。

    傅长夜站在门口,他像没听到陆时凤叫他,黑眸深邃淡淡的扫了房间里一眼,浑身浸染着冰寒的气息,像席卷而来的暴风雪。

    凌厉骇人。

    下一秒,他迈开长腿往里走,一步一步,脚步声像死神靠近一般,走到邹兴面前。

    他像是从地狱而来厉鬼,浑身散发着恐怖的暴戾之气,黑色的双眸透着猩红,由上而下睥睨邹兴,眸光冷厉如刃。

    这个人,居然敢动小金主!

    邹兴被这么一个男人看着,他费力的抬起头,没有看清楚来人,顾着自己的命,还在叫人打电话:“快叫救护车,我被那个疯女人捅了一刀……”

    很快,他就叫不出来了。b

    傅长夜大脚抬起,往邹兴的受伤的小腹上重重踹了一脚。

    邹兴痛得惨叫一声,受伤的小腹受到这样的重击,五脏六腑几乎都绞在一起了,伤口的出血量更大……

    邹兴杀猪似的哀叫起来:“你知道我是谁吗?敢踹我……”

    他还没有来得及叫嚣完。

    傅长夜弯下身,俊脸轮廓沉冷像来自地狱深渊的罗刹,一只手像鹰隼的钩爪,掐在邹兴的脖子上。

    手上的力量,毫不留情。

    邹兴当即连叫都叫不出来,手痛苦的抓住傅长夜的手。

    喉咙上下滑动发出呜呜的声音,眼睛瞪得大大的,本因为失血而苍白的面色渐渐青紫。

    “傅,傅……”邹兴这时认出了来人是谁,惊骇的想要说话。

    可惜,他连一个音都发不出来了。

    傅长夜黑眸猩红,面无表情的看着邹兴,手上的力道逐渐的加大。

    邹兴忽然恐惧起来,他要死了,傅总,是傅总!

    他没有被顾随意那个臭婊.子捅死。

    他毫不怀疑,傅总会掐死他的。

    意识到这一点,邹兴更加的恐惧,疯狂的扭动起来。

    陆时凤在一边见势不好,再这样下去,傅长夜绝对会把他手下那个人的脖子拧断的。

    他赶紧走过去,要来开傅长夜掐着邹兴的大手,喝道:

    “大黑,够了,你先松手,再下去,你会掐死他的。”

    “他该死!”

    傅长夜没有半分的动摇,从薄唇里吐出的话语仿佛浸染了无尽的寒意,透着凛冽的杀意。

    “大黑,掐死这样的人不值得。”杀了人,善后起来很麻烦。

    陆时凤咬牙再劝,“这人先别管,你去看看顾导,顾导好像有些不对劲。”

    这个情况下的大黑,只能抬出顾导了。

    果然,听到陆时凤提顾随意。

    傅长夜手上的力道就松了一点,他侧首,去看顾随意。

    顾随意还握着刀叉,突如起来的状况,她完全没有意识到,仍是警惕的防备着,和勃.发的情.欲做斗争。

    傅长夜松开邹兴的脖颈。

    邹兴顿时整个人像一瘫烂泥瘫在地上,有黄色的液体从他的身下流出来,和血混在一起,腥臭难闻。

    傅长夜迈步走到顾随意身边,顾随意意识到有人靠近了,瞬间全身紧绷,小手紧紧握着还染着血的刀叉。

    “你再靠过来,我就杀了你。”她的声音又暗又哑。

    她像一只被侵犯了自己地盘的猫,亮出了爪子,尽管在恐惧,害怕,颤抖,战栗……

    但是她要保护自己。

    “小金主。”

    傅长夜见着她警惕的模样,一时间只想把人拥入怀里。

    他声线低沉,富有磁性的男低音十分轻柔,怕吓到她:“没事了,小金主,是我。”

    听到熟悉的声音。

    顾随意抬眸,怔怔的看着面前突如出现的老男人的英俊面庞,她呆呆怔怔的看着,以为是在做梦,眨了眨眼睛,要确认。

    她试探性的问:“傅长夜?”

    傅长夜成熟的声线低缓:“小金主,是我。”

    顾随意紧绷的神经终于松了下来,她低头敛眸,呆怔的看着自己手里的刀叉,满手的鲜血。

    哐当一声,她的手像是没了半点力气,刀叉落在房间地毯上,发出轻微沉闷的声响,喃喃道:“我杀了人了,我杀人了。”

    她像是惊惧的小猫儿,恐惧的盯着那把刀,呢喃着。

    “没有,你没有杀人。”

    傅长夜上前一步,把她拥入怀里,大手顺着她的背,安抚着,“他还活着,小金主,你没有杀人。”

    “别碰我,……嗯……”顾随意本来是靠着那残留的最后一点意志力在强撑。

    这时候她知道自己安全了,脑海里的那根紧绷的神经一下子就松懈了下来。

    这一松懈,刚才死命压抑的情.欲汹涌而来。

    她被傅长夜抱在怀里,男人成熟性感的气息全方位包裹着她。

    她根本控制不了自己,抑制不住地嘤咛了一声。

    这一声轻声的呻吟就像最浓烈的烈酒,会勾起男人心里最隐晦的兽.欲。

    就连陆时凤也听得心肝胆俱皆一颤。

    操!

    不能听不能听不能听!

    陆时凤默念了几遍三字经,又默念清心咒。

    兄弟的女人,别说染指,想都不能想。

    他得有道德。

    陆时凤在女人这方面特别有经验,他瞧着顾随意情况有些不太对,提醒傅长夜:

    “大黑,顾导好像有些不对劲,她是不是……被下药了。”

    不怪傅长夜没有察觉,他现在抱着顾随意,把人搂在怀里,大手抚着她纤细的背,在安抚。

    他能感受到顾随意身上几乎能烫伤人的热度,但是他以为那是他自己的。

    要忍着不吃掉小金主,他忍了很久,进了房间见到这样的一幕,他也只以为小金主是差点被强迫,压根没有想到下药那一方面。

    现在被陆时凤一提醒,才猛然意识到这一点。

    顾随意正靠在傅长夜身上轻轻蹭着,像小猫一样在他的怀里低声呜咽:“我热,难受,好难受……”

    她在渴望。

    渴望什么,她不知道,不想深想。

    她急促得喘息着,十分难受。

    就仿佛溺水的人,一点一滴被静静的流水淹没,可那情.欲却又来得这么猛烈。

    只是本能的蹭着老男人。

    傅长夜两只大手轻柔的按在顾随意的秀美的肩膀上,离了她几分,低头凝视顾随意顾随意。

    她的精致小脸,有五指印,已经红肿,看起来分外狰.狞。

    但配合着她现在淡淡陀红的肤色,又有一种暴.虐的绮丽的美感。

    顾随意死死咬着唇,本能地想要抗拒这种陌生的感觉,却根本都有用,红唇都咬出了血,却根本没有半点用处。

    傅长夜的眸色瞬间变得幽深,喉咙上下滚动了一下,很急促:

    “小金主。”

    ---题外话---【谢谢订阅】

    【谢谢18602326885的十朵花花,谢谢15072647的花花,谢谢冲咖啡的亲,么么哒,爽到飞起~啦啦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