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世外神医在都市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天道不公,我自刑天!

第一百二十七章 天道不公,我自刑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王明带着巨汉二憨回到房间中时,王定国刚刚与弟弟王定军通完电话。

    从弟弟那里得知徐家两个孩子并没有受到警方的特别调查,王定国的心也逐渐沉了下去。

    “吴叔,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带着二憨回去了。他身上的伤也要治一下,不然的话对他以后有影响。”

    回到房间中的王明看了下场中情形,当他看到父亲脸上隐有忧意的样子,心中微感诧异,但并没有说些什么,而是对座在一旁的吴军说道。

    “好,二憨跟在你身边也好。这两天老八让我弄出来之后我就亲自带着他来见你。”

    看了看站在王明身旁的二憨一眼,吴军心中微叹口气。

    如果说二憨在他们手里边只能发挥出本身的七成能力,那在王明手中或可发挥十二分的能力。谁也不知道二憨跟在王明身旁到底是坏是好。

    但吴军庆幸的是他不是王明的对手,两者的关系已经缓和下来。

    “吴叔不用这么麻烦,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见吴军这样说道,王明笑了一下开口答道的同时也扶起父亲准备离开。

    “军子,那我就先回去了,你最近几天也悠着些,有什么事了及时联系我。”

    临走前,王定国看了下吴军一眼,有些不放心的交待道。

    “放心,我心里有数。”

    见王定国这样交待自己,吴军笑了一下并没有说些什么。

    两人都明白对方所说的是什么意思。

    刚才王定国得知那些视频录像被送到警方之后徐家两人并不有受到太多的调查,便已知道这其中恐怕是徐家暗中施压所造成的结果。

    无疑,徐家很容易就能猜测出这幕后少不了吴军的帮忙。

    所以临走前,王定国也有些不太放心吴军。怕徐家的人会对付他。

    但久经黑道的吴军心中有数,却并未太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在回医院的路上,王明与父亲同行,巨汉二憨跟在后边。

    走到医院楼下时,王明思索了一会向父亲问道:“爸,你是不是心里有什么事了?怎么看起来忧心忡忡的样子?”

    “什么?没有呀,我能有什么事,你多想了。我就是有点放心不下你妈的病,想着怎么样能早点治好她。然后咱们一家人才算真正团圆呀。”

    正在思索着关于徐家那两个孩子的事情怎么向王明提及方能不会让王明心中存有怨气,王定国猛的听到王明的话,当下解释道。

    “我妈的病你放心,我就是名医生,我会治好她的!”

    见父亲原来是忧心这些事情,王明安慰他道。

    对于母亲的病情,这段时间与萧思璇交流下来,王明的思路也打开了一些。而且再加上前两天通过司空老爷子的帮助,解开了一些关于‘龙凤长命锁’的隐秘,却也让他隐隐意识到这些古针之间另有玄机。

    这让他想起最后三年研习《神农本草经》最后边那晦涩一卷上曾提及过的一些古文。

    ……九针八十一穴,可解千般万法之‘表病’。

    九针者,气数也,命也,七情也。

    精得其一,几有小成虚名。

    若精其九,方为世之大医。

    ……虽然一时半会不能将母亲的病情全部治愈,但王明相信早晚成就‘大医’之道,可医天下病,完全医好母亲!

    ……就在王明刚刚带着巨汉二憨回到医院时,李羽菲的出现却让他微感愕然。

    这次李羽菲是跟着她母亲一起来的,目的是为了探望王明的母亲。

    当然,对于李羽菲的母亲赵云敏来说,她此行最大的目的是见一见王明等人以示感谢之意。

    因为她女儿终于从市台调到了省电视台工作!

    这一切自然与王明在省台任副台长的二姑王灿脱不开关系。

    原本办理李羽菲到省台的工作事宜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身为副台长的王灿心中也有推诿之意,不想揽这个麻烦事。

    可谁也没想到,多少因为赵云敏母女两人的种种原因,让他们王家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孩子。

    所以最后心中感念之下,王灿这才颇为费事的将李羽菲的工作事宜安排下来。

    赵云敏与李羽菲母女二人明白其中利害关系,自然对王明颇为感激。

    “王医生,看来我又欠你了一个人情。我的工作调动已经办好了,过几天就要去省台上班。”

    病房外,李羽菲约王明单独出来轻声说道。

    如果说最初时王明救了她的命,是她的救命恩人。她心中只有感激。那么在经过迪厅事件之后,她心里对王明的感觉却也莫名的变了一些。

    毕竟通过这么长时间的接触,并对王明的事情颇多了解。李羽菲对王明的好感与好奇也与曰俱增起来。

    此时工作上的事情也多少托了王明的福才能顺利调到省台,李羽菲自然感觉欠了王明的颇多情份。

    “这是好事呀,恭喜恭喜了。这么大的喜事,到时你请吃饭了可不能少了我,这顿饭你该请。”

    听李羽菲说起她工作的事情已经办理妥当了,王明也为她由衷高兴,当下笑着说道。

    “那是肯定的,到时你不来也得来。就这两天,我给你打电话,到时请你吃顿大餐,算是感谢你两次救小女子的恩情啦。”

    见王明恭喜自己,并笑称要让自己请吃饭的样子,李羽菲笑眯眯的俏声说道。

    “对了,你那位朋友徐凌风呢?怎么没见他一起来,到时你请吃饭的话他也一起去吧?”

    与李羽菲说话间,王明随意问道。

    “啊?我们只是普通朋友,他去华京市了,已经走了好几天了呢。真要请吃饭的话,我也没打算请他呀。”

    猛的听到王明提起徐凌风的事情来,李羽菲的心没来由的跳了一下,然后解释道。

    心底莫名间,对于王明问的这个问题,李羽菲有些慌乱猜疑。

    “走了好几天了?那可赶的真不凑巧,不能赴你的喜宴。华京市?我还没去过呢,他在那边都忙些什么?”

    没想到徐凌风已经离开了云州市,王明故做疑惑的对李羽菲说道,并想多知道一些关于徐凌风的事情。

    “华京市作为首都可有许多好玩的地方呢。昨天徐凌风还说陪着爷爷去爬香山,说要买点什么纪念品捎给我,我没要。有机会的话我请你去华京市玩吧?”

    见王明似是对徐凌风有点在意的样子,李羽菲心中微乱的将话题引开。

    “好,有机会的话一定请你这个美女主持人当导游。华京市,我也真想去看看呢。”

    通过李羽菲的只言片语了解到徐凌风的一些情况,王明心中有了些底,当下笑着与李羽菲说着一些不相干的闲话趣事。

    ……待赵云敏与李羽菲母女两人离开之后,王明回到母亲病房内找寻父亲王定国询问关于徐家两人的事情。

    “爸,你上次不是说把那些视频录像交给我叔送到警方那了吗?有什么动静没有?那边怎么说呀?”

    和父亲一起座在高级护理病房的小房间内,王明给父亲倒了杯水的同时随意问道。

    “哦,你说他们的事。正在调查呢,这俩小子跑不了的,你就别艹这份闲心了,那些事情交给我和你叔去办就行。你赶紧想办法看你妈的病是眼前的正事。”

    见儿子终于问起这件事情,王定国心中跳了一下,然后挥了挥手说道,示意王明别想太多。

    “嗯,我知道了。爸,你放心吧。”

    笑着把水杯送到父亲身前,王明点头说道,脸上阳光满面。

    看到王明并没有再继续追问,王定国的心方才慢慢放了下来。

    ……王明在病房内与父亲闲聊之间,口袋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他拿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是林明德副院长打来的电话,当下便借机走出病房外接听起来。

    “王明,最近在医院还好吧?我这一两天就赶着回来了,老师他老人家知道你的事之后非要急着赶过来见见你。你可别让他老人家失望呀。”

    电话刚一接通,林副院长的声音便传了出来。

    “最近在医院挺好的,麻烦林副院长你艹心了。那我就在这恭候您老师他老人家的大驾。”

    借着接电话的机会出了母亲的病房,王明说着话也去往巨汉二汉所住的病房。

    带着二憨回到医院之后,王明便给他安排了一间病房住下,毕竟上一次二憨的右臂受到重创,需要静养治疗。

    与林副院长通完电话之后,王明却也来到了二憨的病房内。

    心中已然明了徐凌风与徐立两人的事情,王明表面上没有做何反应,但心底却已有定计。

    对于山里老头子天天念叨那些‘不入五行相克,不坠六道轮回,只在世外逍遥’的话,王明倒也多少受了些影响。

    这世间有着太多太多的不公平,当你没有那个能力时,只好去苟且适应。

    但当你有这个能力去抗争改变时,又何须承受不公?!

    既然天道不公,那就只好由己刑天!

    ……就在王明医治二憨病情的时候,周婉清却也带着她的女儿小媛媛赶到省医院找寻王明。

    只不过这次周婉清的出场却让王明颇为惊讶。

    (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