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世外神医在都市 > 第二十八章 刑,报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中午1点49分,华阳市东城区分局拘留室内。

    ……

    王明静候半晌没有听到外边的值班警察进来察看情况,再联想起初到警局时一名好心警察的暗中提示,瞬间便对所处的情况有了丝明悟。

    轻轻摇了摇头,王明向那几个昏厥过去的家伙行去。

    对于对自己有威胁的野兽或人,那就要把对方打怕了,或者直接杀死!只有这样,对方才不会再打自己主意。

    这是王明自小在深山中独自生存所信奉的法则之一!

    走到那名壮汉身前,王明使用手法让他慢慢醒来。

    在这名壮汉醒来的瞬间,王明右手微一动作,躺在地上的壮汉左臂便发出一声脆响。那名壮汉的惊天凄吼声还未来得及喊出,王明重重一拳打在他嘴角,让这声凄吼咽了回去戛然而止!

    “谁要对付我,有什么目的。”

    蹲在这名壮汉身旁,王明看了眼满是诧异惊愕的旁观众人,而后向那名壮汉淡声问道。

    向这名壮汉低声问道的同时,王明扫视拘留室内其他众人的眼神之间隐有震慑之意。而拘留室的其他一些人看到眼前这种情况,非常有自知之明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我去你……”

    挺过一阵剧烈疼痛的壮汉阿彪怒视着王明大吼道,他的话还没说到一半,王明已拿起他的右手猛然朝一个怪异的角度折去!

    “咔嚓!”

    右手腕处传来一声脆响,更让壮汉阿彪的叫骂声戛然而止。

    “说。”

    平静的低头看着倒在地上的彪形大汉,王明淡声问道。

    “我说你……”

    壮汉阿彪猛的翻了下身子想要从地上站起来。

    “砰!”

    右腿高高抬起,右脚已狠狠落下跺在地上彪形大汉的胸膛上!

    壮汉阿彪这句话说到一半,人却低沉闷呼一声而后狠狠撞在地上!

    “说。”

    站在这名躺在地上的彪形大汉身旁,王明低头看着他平静说道。

    此刻不仅是地上的壮汉阿彪眼中满是惊骇害怕之色,就连拘留室的其他诸人也都变了脸色,满脸畏惧的向王明稍远的地方移去。

    “是军哥要对付你。你先在古玩街附近因为一个老太婆打了我们的几个兄弟,然后又在古玩街把马三他们打住医院。今天又在羽兰山上坏了军哥的事情,所以我们要对付你。还有你身上的那个长命锁,听古玩街的人说也挺值钱的,我们就打上主意了。我知道的事情就这么多,我们几个是为了报复你连番坏事才被军哥派来对付你的。别的没有了。”

    壮汉阿彪终于忍受不了王明这种手段,最终屈服下来,将所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部告诉王明。

    “好。”

    点了点头,说话瞬间王明右脚狠狠跺在壮汉阿彪的右臂处。

    猝然再次遭受重击的壮汉阿彪连惨叫还未发出便昏厥过去。

    把这名彪形大汉再次打昏过去,王明走向第二人,而后依彪形大汉的手法将第二人弄清醒,又将那些问题问了一遍。

    从第二人口中得来消息之后,按照和彪形大汉一样的惩罚手段将他打昏之后王明又走向第三人、第四人……直到第七名最后一人。

    整个拘留室里边只有不断的骨肉惨裂声与那些人还未出口便戛然而止的痛苦惨叫声。

    拘留室的其他人全部噤若寒蝉,一副看到魔鬼的样子偷偷打量着王明。

    “我只是让他们两个胳膊三个月内不能动弹,然后这辈子双臂都不能太用劲就是了。你们刚也听到了,我是个好人,他们是坏人。”

    看到众人的反应,王明颇为无奈的耸了下肩然后靠着墙壁座了下来调整休息。

    拘留室的其他人听到王明的话表面上没有说些什么,但心底里却都暗自腹诽不已:“靠,你这还不叫坏人?那坏人是什么样?!”

    而靠座在墙边休息的王明也在思索着一些事情。

    对那些江湖混混们因为有戒心和心理准备的前提下倒还好说。可这警局中突兀冒出的黑幕却让人感觉有些小麻烦,毕竟他们代表的是个‘法’与‘理’,更是平头百姓们头顶上的那片‘天’!

    细密的洞察力已让王明感觉出今天想要走出警局这个门恐怕有点小麻烦了。

    那个声称自己做小生意但随手就拿出30万的房地产老总陈万正,他又会不会给自己这点小麻烦带来什么有益变数?

    又或者是要动用当年跟着老头子给人看病救命时别人欠下的大人情?那岂不是有点杀鸡用牛刀,更显自己太过废物没用了?

    再想起跟着老头子外出行医曾见识过的山野异人、高官权贵,王明轻轻摇头时嘴角勾出一抹说不清是玩味还是自嘲的笑容来。

    ……

    东城区分局外的酒店内,酒足饭饱的刘副局长和张队长两人被几名下属搀扶着走了出来。

    “我先送刘副局长回去休息,小王和小李你们几个先回去审审那小子。只要人没在拘留室里边出大事你们就别管了,我回去后会处理的。”

    张队长满嘴酒气的对几名下属交待道,然后便扶着同样醉醺醺的刘副局长开了辆车去往市内一家洗浴中心。

    几名警员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向分局内赶回。

    ……

    花开两朵,各表一支。再说帮王明捎信的中心医院李医生。

    花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中心医院心内科李医生将几名从羽兰山上送来的急救病人安排妥当之后便赶赴院办公室询问第二人民医院的电话号码,以完成临走时王明对他的托付。

    在向院办公室走去的同时,李医生也在心中思索着如何对省院林教授说一下关于王明的事情。

    当他途经电视台主持人李羽菲的病房,看到黄主任在里边与那名女主持人攀谈着什么事情时,李医生站在门外思索了一下推门走了进去。

    他距离省医院林教授的层面相隔太大,索姓把这个顺水人情送给黄主任也更方便以后工作上的事情。而且听说这个在飞机上被人救下姓命的电视台女主持人也在急着寻找那个王明,恰好借这个机会送她一份人情,说不定以后有什么地方能麻烦上这位电视台主持人呢。

    中午刚过1点45分的样子,大多数病人和家属都因输液或早或晚的原因而刚吃过饭或正准备吃饭的样子,所以这会李羽菲的单独病房内只有黄主任和一个青年。

    李羽菲躺靠在病床上正与两人说着些什么,李医生推门进来后,三人都向他看来。

    “李记者今天感觉还好吗?呵呵。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的那位救命恩人有消息了。”

    李医生进门后先是冲着躺在病床上的李羽菲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又对站在一旁的黄主任说道:“黄主任,那个王明的消息找到了。省院林教授不也正在找他吗?我一会还有几个病人照顾,所以就劳烦黄主任给林教授带个话吧?”

    “真的?!那个王医生人在哪呢?我这就去找他!”

    靠在病床上的李羽菲听到李医生的话直起身子急声问道,站在病床旁的那名青年看到她这种急切的表情,眉头不自觉的皱了一下,然后便恢复如常。

    “林教授还不知道?!既然李医生你一会要忙的话,那我就去给林教授说这事。李医生你还没吃饭呢吧?先去吃完饭再来忙工作,你平时的工作院领导们都是看在眼里的嘛,别太为了工作而把身体给搞垮了。那个王明医生是怎么回事?”

    一旁的黄主任听到李医生的话,脸上现出喜色开口问道。说着话,黄主任也故做欣赏的拍了拍李医生的肩膀关切道。

    “是这样的,那个王明医生现在在警局协助警方调查。刚才不是羽兰山那边打来的急救电话吗,一下子拉回来了三个生命垂危的病人。那个打电话的人就是王医生,当时要不是他在山上,这三个人恐怕都没命了。当时警方比我们先一步赶到山上,然后……”

    看到黄主任与那名电视台主持人李羽菲都对王明的消息如此急切的样子,李医生心中暗喜的同时将羽兰山上发生的事情向几人详尽说了一遍。

    李医生说完整件事情之后,房间内的其他三人脸上神色各异。最让李医生感到奇怪的是,得知王明消息的黄主任和电视台女主持人李羽菲神色起了变化还显正常,可为什么站在一旁的那名年轻人脸色好像有些难看的样子?

    “徐凌风,麻烦你开车把我送到市公安局,我在那里有几个熟人,到时看能不能帮着这个王明医生尽点力。”

    在省政斧工作的徐凌风追求她快半年了,这次得知她生病又从省里边连夜赶来,着实让她心中颇为感动。此刻父母不在身边,李羽菲转而向这位朋友寻求帮助。如果父母在的话,绝对不允许她现在离开医院到处乱跑的,更别说去警局找那位救命恩人了。

    “羽菲,你现在的身体还很虚弱,还是别到处乱跑的好。一会伯母回来了,我和她一起去找那位王医生,你就放心吧。”

    来探望李羽菲还没多久,便听她时不时的提起那个王医生。

    从未见过李羽菲如此关心一个男人的徐凌风看到她这副样子,心中很不是滋味。

    自古以来救命还债、以身还恩的事情并不少见。苦追半年都没打开李羽菲的心,徐凌风可不愿一个机缘巧合下让救了李羽菲的小医生破坏自己追女人的事。

    口上安慰李羽菲的同时,徐凌风心中却是另外一些想法。

    ……

    而李医生和黄主任出了李羽菲的病房后便去院办公室里边各自拨打电话向林教授与万正房地产老总陈万正通知此事。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