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重生男主斗悍妻 > 番外:【无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齐莹的爵位,是真正靠军功拼出来的,而齐莹出身齐家,可说是背靠齐家,朝中的男人们或许看不上齐莹,却不会小看她背后的齐家。

    齐莹虽然彻彻底底地将胡家得罪了,但她却是燕王的心上人,燕王回京的那段时间,不辞辛苦地到齐家蹲点,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了,也通过这,所有人都知道燕王真爱不是齐茹,原来是齐莹。

    所以,在大多数人眼中,她们觉得齐莹婚后和燕王私通,胡元裴忍无可忍才容不下齐莹。

    虽然有些事情,胡元裴已经对外解释了,可奈何别人不信啊!或者说,那些人本就想看齐莹的笑话,自然不会选择相信胡元裴的说辞。

    齐莹的名声虽然臭了,但好在那些人识趣,知道齐莹后背硬,齐家和燕王都得罪不起,是以身为齐莹的女儿,胡无暇的小日子过得不错。

    胡无暇这种身份是京城的奇葩,父母和离,别人自是跟着父亲生活,胡无暇却是跟着母亲,别人若是不得父亲喜欢,日子肯定过得不好,然后她跟着母亲,她的母亲不似那些娇娇贵女,她的母亲比大多数人的父亲都能干,她的母亲地位高,她的母亲能保护她。

    所以不得父亲喜爱,不得胡家承认的胡无暇,在京城的日子很是风光。

    她本身的性子也很活泼,她继承了齐莹的聪明善良,但她却有齐莹没有的张扬。她可以因为别人骂了母亲一句话,而将别人追到家里打,也可以因为自己的错误,大庭广众之下给人道歉。

    有人嘲笑胡无暇凶悍跋扈,说她将来必定嫁不出去。

    对此胡无暇是不在意的,她本就不想嫁人,母亲没有丝毫对不起父亲,却被父亲那样对待,做女人啊,就是难,嫁人更难,胡无暇不想嫁人,若将来逃不过去,那她便将人生之中能挥洒的日子好好潇洒,这才不枉此生。

    说到父亲,曾经有一段时间,她很依赖父亲。

    那是弟弟被夺走,母亲以泪洗面的时候,父亲如天神一样来到她的身边,胡无暇那个时候觉得父亲对她很好,是真的很好,好到她几乎忘记了曾经所有的不快,她向父亲诉说燕王过分,说母亲流泪,骂太皇太后无耻,父亲一直安慰她,陪在她身边,她以为,他的父亲是真的对她好。

    在她面前,父亲从未提过其他的儿女,胡无暇也没问,她对那边的兄弟姐妹有一种潜意识的厌恶,这大概与小时候有关,她永远不会忘记,她只是好奇小弟弟,却没想到被父亲狠狠地责骂。

    但父亲到底还是提了。

    父亲说,她渐渐地大了,以后需要兄妹姐妹的扶持,他安排一个日子,让她们兄妹姐妹见见。

    胡无暇本不想见,但想到她现在确实势单力薄,宫里的弟弟时常见不到,左右闲来无事,不如就按照父亲的意思,去胡家见见那些兄弟姐妹。

    她同意了,胡元裴很高兴,立刻去安排她入胡家。

    胡元裴在胡家给她安排了一个院子,希望她能时常回来小住。

    胡无暇应了,心里却很奇怪,她回父亲家,竟然还需要专门安排院子,原来,胡家已经没有了她的位置,明明她还记得,以前母亲管家之时,母亲为她准备了最好的院子,只是死遁之后,和离之后,她们便再也没去想这个院子,而现在,母亲不在胡家了,胡家连她的位置都没有了?

    东升弟弟不能在母亲身边长大,太皇太后不许母亲见他,可在伯府,却一直有东升弟弟的房间,日日都有人打扫,只要东升弟弟能出宫,随时都能去住。

    可是有她亲祖母和亲生父亲在的胡家,却已没了她的房间。

    听到胡元裴话的时候,胡无暇其实有一点点的伤心。

    但她没表现出来,她想,父亲到底是个大男人,胡家后院一向被那个继室掌管,毕竟是继室,人家没道理对原配子女视如己出。

    胡元裴同她说胡家兄弟姐妹的好,说他们一定会喜欢她的,胡无暇听了,倒真有一丝丝的向往。

    她想,如果胡家真有父亲说的这么好,那她倒是可以在胡家小住一阵子。

    然而,胡无暇失望了。

    那天,胡元裴亲自给她介绍胡家的兄弟姐妹,当着父亲的面,那些兄弟姐妹们对她笑脸相对,态度很好,然而等父亲走后,却纷纷变了脸。

    有一个庶出的妹妹说胡无暇虽是嫡女,却实则是乡下丫头,还说胡无暇凶名在外,将来不好说亲事,没得还会影响她们这些胡家女儿的婚事。

    胡无暇自然不会忍,她直接怼过去,怼得这个庶出的三小姐抹眼泪,随后胡元裴的庶长子来打圆场,却更多的是说胡无暇的不是,胡无暇自然也不会忍。然后再是继室所生的两个儿子,胡无暇也都一一地怼了回去。

    原本看在父亲的面前,胡无暇觉得可以在胡家小住,但现在,她只想立刻离开。

    她虽活泼不拘小节,却从来不会主动攻击别人,怎么到了胡家,她便立刻成为一只小刺猬了呢?

    父亲,你不了解你的这些孩子吗?

    最让胡无暇忍受不了的是,不一会儿,胡家的小公主来了,那是胡元裴继室所出的女儿,整个胡家都捧在手心,生怕磕了碰了,这个小妹妹三岁了,由奶娘领着出来,所有的兄弟姐妹都争相讨好,那些刚才还对她剑拔弩张的兄弟姐妹,一见这个小妹妹来了,立刻就捧着她,当真是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最让胡无暇难受的是他们的口头禅:‘胡家的小公主’‘父亲最宠爱的女儿’。

    可是明明,她才是父亲最宠爱的女儿啊?

    明明,父亲说最亏欠的女儿是自己。

    胡元裴没找胡元裴问,她含着眼泪,默默地离开了。

    是不是口头上的最宠爱玉亏欠真的只是口头上?

    胡无暇到底对父亲付出真心了,所以在发现事实不是想象的那样时,她伤心了,很伤心。

    她想起了又一次,她问母亲,父亲是一个怎样的人的时候,母亲只说让她自己去判断。

    胡无暇是哭着回去的,而这一天晚上,正巧顾东升出宫了,六岁的顾东升朝她招手,“好不容易出来一次,还以为见不到姐姐了,还好姐姐早早回来了。”

    胡无暇面无表情地说:“我很难受。”

    “你怎么了?”顾东升问。

    胡无暇将今天晚上的事情说了,顾东升悄悄地在她耳边说:“终于知道为何我不愿父王娶妻了,原来啊,我是不想有人和我争宠!”

    胡无暇认真地看了看自己的弟弟,“你才多大就开始算计这些了,真是神了!”

    “没办法啊,谁让几个王叔家的兄弟斗争太厉害,我看着都怕,还好父王没女人!”顾东升惆怅地说:“姐姐,你说我是不是太无情了,父王对我这么好,我却不想让他有更多的孩子承欢膝下。”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也不想父亲有别的孩子,胡家的那些人太讨厌了,只可惜,我父亲已经有那么多的孩子了。”

    胡无暇说着说着,她便觉得气上心头,她激动地说:“有时候我觉得父亲很讨厌,口口声声地说爱娘,对不起娘,孩子倒是一个接一个的生,呵,爱娘,倒是不耽误他纳妾,生孩子!”

    顾东升认同地点了点头,“希望父王赶紧将娘娶回去,到时候我将父王分给你一半,姐姐放心,父王一定会对你好的。”

    胡无暇却不相信这话,她自己的亲生父亲都对自己如此,燕王能对自己好吗?或许,看在母亲的面上,他会尽到父亲的责任,却不会像对东升弟弟一样对自己好。

    胡无暇很伤心,但她又觉得自己很幸运。

    她庆幸当初和离的时候,娘带走了她,否则留在胡家,她简直不能想象自己会过什么样的日子。像庶出三妹一样,成为继室的枪杆子,依附继室过活?

    胡无暇叹道:“有娘,真好啊!”

    顾东升笑道:“瞧你眼睛都哭红了,娘看到会不会担心你?”

    胡无暇赶紧去擦眼泪,胡家的事情很快过去,因为顾东升会在伯府待一晚,明天才走,胡无暇便决定明天带顾东升出去好好玩玩,有胡家那些兄弟姐妹的对比,胡无暇更喜欢这个弟弟了。

    “姐姐,再过一年,我便出宫同父王住了,到时候我可以有更多的时候和你玩。”

    “真的?”

    “真的。”

    胡无暇很为娘高兴,娘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了。虽然东升弟弟现在对娘并没有多少感情,但她相信,娘一定会感动弟弟的。

    当然这一天,胡元裴来找过胡无暇,他问胡无暇为何提前离开了,胡无暇将昨晚的时候一五一十地告诉他,当听到胡元裴说:“他们是你的弟弟妹妹们,你若不喜欢他们,今后便可以不去胡家,父亲在外面给你置办庄子如何?你可以在哪里和父亲住下。”

    胡无暇有些生气,她明明是胡家嫡出女儿,为什么要她走,明明是那些人没事找事。

    胡无暇又说:“小公主是怎么回事?”

    “小公主?”胡元裴反应过来,笑道:“你说小妹妹啊,是不是很可爱,与你小时候一样可爱,父亲看到她,就好像看到你一样,你喜欢小妹妹吗?”

    胡无暇愤怒地推开父亲,气冲冲地跑了。

    后来,顾东升拍拍姐姐的肩膀,说道:“好像表叔更喜欢那个小女儿……”

    “我知道,父亲口口声声说最喜欢我,其实却更喜欢她。”胡无暇哭着说道:“你知道吗,有时候父亲连我最喜欢的食物都能记错,但他却能将他的爱女的喜好记得清清楚楚,什么喜欢我,我从小没养在他身边,他怎么可能喜欢我。说喜欢娘,胡家那么多的女人,我看也不是真的喜欢,这个爹,我对他真的很失望。”

    顾东升听到姐姐的话,越发不想让自己父王纳妃了,所以此后,每当皇祖母有意让父王纳妃时,他都劝着。

    皇家的孩子都是明白人,顾东升知道,皇祖母喜欢自己,是因为自己是父王唯一的孩子,而当这个唯一不再是唯一时,皇祖母还会喜欢他吗?

    或许,他从小养在皇祖母身边,皇祖母记着这份情谊,然而,当父王有其他儿子的时候,顾东升却不确定了,他不会忘记,他的生母,被皇祖母深深的讨厌着。

    而父王现在爱他的生母,以后呢?当有另一个女人为父王生儿育女时,他不确定父王会不会变心。

    顾东升见过太多的例子,他又极会举一反三,所以,他不敢冒险。

    在顾东升心里,皇祖母和父王永远是最重要的,母亲和姐姐要靠边,然而在这个问题上,顾东升觉得母亲和姐姐和他才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所以,他可以在母亲和姐姐面前说他不希望父王纳妃,而在皇祖母和父王面前,却不能说。

    不过,顾东升倒真的挺喜欢这个姐姐,果真是亲姐姐,也只有亲姐姐,才能为他争辩,为他打架,并且,是不计回报的。

    现在的姐姐很难受,特别还是被胡家那边所谓的兄弟姐妹伤到的,顾东升觉得自己可以多陪陪姐姐,正好太皇太后现在并没有过分的限制他和母亲相处。

    顾东升便让下人先去告诉皇祖母和父王,以免他们担心,然后见他们没有异议,顾东升便对姐姐说:“姐姐难受,东升再陪你一天。”

    “太皇太后允许吗?”

    顾东升笑道:“放心,皇祖母已经默认了。”

    胡无暇笑了,她知道现在的弟弟还未理解娘,但弟弟与娘多相处一天,就意味着多了理解娘的机会,胡无暇很高兴,胡无暇有意带弟弟回去,想让弟弟同娘多待,然而顾东升却说今日是为了姐姐留下的,他要陪姐姐。

    胡无暇心里很暖,觉得不枉自己疼弟弟一场,所以顾东升拉着她去骑马之时,胡无暇没多想就答应了。

    胡无暇的马术是齐莹请教传授,技术不错,而顾东升人小,独自骑马还太危险,胡无暇不放心,便说载着他,顾东升不太愿意,他觉得男子汉大丈夫太丢人,无奈姐姐坚持。

    胡无暇的马术很好,一般来说,是不会出问题的,但路上却遇到了突然状况,在一个转角处,突然从另一条路冲出了一匹马来,胡无暇连忙拉住缰绳,护着弟弟的头,瞬间,她与顾东升滚落在地。

    “没事吧?弟弟?”胡无暇不顾身上的疼痛,连忙问顾东升。

    “我没事,姐姐你疼吗?”除了脸花一些,顾东升倒是没事,而胡无暇的脸上却有些精彩。

    胡无暇摇摇头,“我没事,淤青过一阵子就好了。”

    顾东升唏嘘道:“女孩子的脸很重要,毁容了没人喜欢,不过姐姐可以放心,有弟弟我为你出头,谁也不敢欺负你。”

    胡无暇笑道:“你就知道给我画大饼,等将来你真的能保护我的时候再说吧,现在说这些还太早……”

    顾东升微微愣了,他没有想到,姐姐会突然说这么一句话,难道……姐姐一直都明白?

    是啊,他聪明,姐姐也很聪明,姐姐比他大,难道会被他哄着什么都不知道?姐姐明白,那么母亲,想必也明白吧?

    顾东升对姐姐有一些真心,倒不是很心虚,只是对母亲……顾东升却不敢去见母亲了,到底是小孩子,他有些害怕!

    一声柔美的声音响起,拉回了顾东升的思绪。

    “对不起,马儿吓着你们了,有受伤吗?”

    胡无暇拉弟弟起来,连忙摇头道:“小伤而已,没事没事!”

    问话的女子蒙着面纱,听到胡无暇如此通情达理,轻轻地笑了,“我已经很久没出来了,今日本想出来走走,让下人牵了马出来,却没想到,马儿受惊,惊扰到小姐和小公子,你们没事就好!”

    女子一边说着,不经意地看向顾东升,当看到顾东升的脸时,却惊得她苍白了脸,“燕王……”

    又一个将他错认成父亲的人……顾东升忙道:“姑姑您好,我是燕王世子,顾东升。”

    女子的脸色更没有血色,听了顾东升的介绍,似乎一句话也不想说,踉踉跄跄地离开了。她这么久没出来,他都有儿子了,当初她的确听到齐莹为他生了一个儿子,她以为当时所闻已是最痛,却没想到,亲眼见到的时候会更痛。

    齐莹虽未嫁他,却能生下他的孩子,在和敏看来,这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和敏郡主等人离开,顾东升和胡无暇只觉得莫名其妙。

    两个孩子都猜测这女子与燕王有关,二人心思婉转,顾东升想了想,说道:“绝对不是父王的桃花债,绝对不是。”

    “你怎么知道不是?”胡无暇下意识地反问。

    “父王最洁身自好了,姐姐你看燕王府一个女人没有就知道了。这位姑姑显然身份尊贵,瞧她通身的气度,不像会降低身份的人!而且,父王的女人,我还能不知道?为了娘,父王没女人,真的!”

    胡无暇切了一声,想了想道:“不是燕王的女人,或许,是爱慕燕王的女人。就像齐茹姑姑一样,爱慕燕王却求而不得。”

    “齐茹姑姑?”顾东升边想边道:“齐茹姑姑爱慕父王,但最终,不也嫁了他人?瞧这位姑姑,好像仍未出阁……”

    “她这个年纪,身份尊贵却仍未出阁,她是……”

    “和敏郡主?”

    “和敏姑姑?”

    姐弟两对视一眼,像是发现了一个大秘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