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神藏 > 第一千二百九十三章 病愈

第一千二百九十三章 病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公冶晓离开,房间内就只剩下方逸和公冶长生。..

    “方先生,要怎么医治?”公冶长生看着方逸,搓着手问道。

    “公子稍后服下丹药盘膝静坐就好,神识沉入识海,无论身体发生情况都不要管就行了。”方逸说道。

    “好,好。”公冶长生连说两个好字,回到了榻上盘膝坐好,“方先生,灵丹呢?”

    方逸摇头一笑,这公冶长生还真是着急,不过心情也可以理解,从储物袋中取出了百转丹递给公冶长生,方逸说道:“公子只需吞服即可,千万不可炼化,等会儿我以自身灵力帮公子炼化药力方才有效。”如果任由公冶长生自行炼化,怕是这强身健体的丹药很快就要穿帮了。

    “好。”公冶长生郑重点头,把丹药吞服下去,然后闭目凝神,神识沉入识海,将身体的控制权完全交给了方逸。

    方逸伸手抵住了公冶长生的百会穴,一道极微弱的北元初水灵力带着方逸的神识探入到了公冶长生体内,将百转丹化为雾气,和北元初水灵力化成的雾气融合在一起,以丹田为中心一圈圈向公冶长生的身体扩散开去。

    “方逸,再加一点点北元初水的灵力,慢慢加。”方逸的神识之中,钧天鼎的声音响起。

    “好。”方逸手掌贴着公冶长生的百会穴,又传过去一点北元初水的灵力,随着这点灵力转化的雾气扩散,方逸开始感觉到了公冶长生体内某种东西在波动着,似乎传递出一种类似于焦躁的情绪,然后方逸就觉得公冶长生身体的温度开始缓缓下降。

    “天地异火,果然有些灵慧。”方逸感觉到随着北元初水灵力的不断扩散,那股波动似乎是在寻找地方躲避。

    “方逸,再加一些,要把它逼入经脉之中。”

    钧天鼎说道,方逸闻言点头,继续增加北元初水的灵力,在公冶长生体内化成雾气不断扩散,那东西已经被逼的分散到了公冶长生身体的末端表皮。

    “方逸,缓一缓。”钧天鼎说道:“待会儿你控制一下北元初水的灵力扩散,在经脉某处给它开个缺口,让它进去。”

    “好。”停歇了片刻,那天星净火又开始想要重新占据公冶长生的身体,方逸又输入了一点北元初水的灵力,这次扩散到边缘的时候,在经脉的末端给天星净火留了一点缺口。妙书斋小说网..

    随着北元初水灵力的不断增加扩散,天星净火终于发现了方逸故意给它留下的那个缺口,一瞬间,几乎已经分布到公冶长生全身表皮的天星净火迅速向着那个缺口蜂拥而至,然后一股脑钻进了公冶长生的经脉之中。

    “以北元初水的灵力把他的经脉包裹起来。”待天星净火全部归入了公冶长生的经脉,钧天鼎立刻说道:“另外再加一道灵力进入公冶长生的经脉,把这天星净火从百会穴给逼出来。”

    方逸依言而行,把天星净火逼入经脉,然后以一道北元初水的灵力钻入公冶长生的经脉,缓慢逼迫着天星净火按照自己设定的路线不断退避,最终被逼迫到了百会穴,而这时候,方逸的手掌正好贴着公冶长生的百会穴,天星净火似乎是找到了一个宣泄口,立刻顺着方逸的手掌钻入了方逸的体内。

    而此时,钧天鼎正在方逸体内等候着,一见那团淡紫色的火焰,钧天鼎顿时化作一个漩涡将淡紫色火焰给吸收了进去。

    “搞定,哈哈,这团天星净火可不少。”

    钧天鼎哈哈一笑道:“真是没想到,一个修者体内竟然能储存这么多天星净火,要是算起来,起码要七八块星陨加起来才能有这么多天星净火,也不知道公冶长生是怎么得到的。”

    逼出了天星净火,方逸立刻把公冶长生体内还有剩余的北元初水灵力给收了回来,相比较起来,北元初水还要比天星净火更难得一些,可不能随意浪费。

    神识唤醒了公冶长生,方逸问道:“公冶公子,感觉如何?”

    公冶长生缓缓睁开眼睛,神色错愕的看看自己的双手,身体体温一下子降低了十几度,让他有些不适应,但是这种清清爽爽的感觉实在是舒服,比佩戴着寒冰星髓时候的状态还要好了很多。

    “我的病……好了?”

    公冶长生开口问道,语气带着错愕和不解,却没有一点惊喜和兴奋,自出生时就伴随、折磨着自己的病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好了,这种感觉,带给公冶长生的不是激动兴奋,而是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像是做梦一样。

    “差不多好了。”方逸擦了一把强行从额头逼出的汗水,冲着门外道:“公冶长老,可以进来了。”

    公冶晓推门进来,看着‘精神奕奕’的儿子和一脸憔悴的方逸,心中激动,问道:“方道友,小儿的病……”

    方逸装出一副虚弱的样子笑道:“公冶公子已无大碍,不过火毒在公子体内年深日久,多少有些残留,接下来我会每天帮公冶公子清理一下残留的火毒,应该再有两天,公冶公子就算是彻底痊愈了。”

    实际上,哪还有什么残留的火毒,天星净火被方逸吸收的一干二净,连一点火星都没留下,方逸此举也只是不想让人觉得自己医治的太过容易,表现的像个正常的医道修者,省的惹来多余的麻烦。

    公冶晓看到儿子的精神其实就已经猜出了结果,可是心还是悬着,此刻方逸亲口说出来,公冶晓的一颗心才算是落了地,心中有激动、有兴奋,还有一种莫名的情愫参杂在其中,化作两滴泪水在眼睛里打转,也不知道公冶晓废了多大的力气才没让它们掉落下来,硬生生又憋了回去。

    没人能体会公冶晓这几十年承受了多大的压力,太古宗不是只有他们三兄弟,而是一个宗门,一个上上下下几百人的宗门,宗门之中有严格的规矩,论功行赏,奖惩分明。

    可是自从公冶长生出生以后就变了,宗门之中多了一个不需要任何付出就可以获得资源的人,那是他公冶晓的儿子,太古宗二长老的独子,从此以后,大量的资源向公冶长生的身上倾斜,这期间不知道引起了多少同门弟子的不满,但就是因为他公冶晓的地位,那些弟子们平时也只是敢怒不敢言,但时间一久,难免会有一些闲言碎语传出来。

    这一切,公冶晓都听在耳中,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他也不止一次和沈百川沈百天两位哥哥商量,就这样不治了,任其生灭,不能为了一个公冶长生,坏了太古宗的规矩,而沈百川和沈百天只是让他放心,后来也不知道两兄弟用了什么手段,宗门之内再没人提及这件事,但是这种无形的压力让公冶晓更是不堪重负,却又没法再和两位兄长说什么。

    这次寒冰星髓丢失,沈百川和沈百天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可公冶晓在焦急心痛的同时,心中竟然隐隐有一种解脱的感觉,可是峰回路转,突然出现一个方逸,就这么治好了他儿子的病,几十年的压力瞬间卸下,一时间也是百种滋味上心头。

    “公冶长老,想必你们父子间也有很多话要说,晚辈就不打扰了。”方逸拱手告退。

    “方道友,大恩不敢言谢!”公冶晓拱手回礼。

    方逸回到之前沈百川给他准备的那间密室,盘膝闭目坐下,似乎是在打坐修炼。

    “钧天,这天星净火如何?”方逸神识沟通钧天鼎问道。

    “废话,天星净火当然很好。”

    钧天鼎道:“方逸,我跟你说,天星净火孕养在钧天鼎内,以后你收集的任何灵草灵药或者炼丹炼器的材料,只要放入钧天鼎,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东西都会变的干净纯粹,就比如你现在这些材料,等上十天,我再帮你炼制紫灵丹,药效大概就能提升一成左右。”

    “那条蛟蛇筋还能不能再提升?”方逸突然问道,取自龙王身上的蛟蛇筋,方逸可是打算炼化到柏初夏的捆仙索当中,要是品质能再提升一些就再好不过了。

    “可以。”钧天鼎说道:“天星净火可以净化任何东西,只不过越是等级高、纯净的东西,对于天星净火的消耗就越大,你可以把蛟蛇筋给我,我试试净化它的杂质需要消耗多少天星净火。”

    “好。”方逸神识一动,那条蛟蛇筋就被扔到了钧天鼎之中。

    另一边,方逸离开没多久,沈百天就来到了公冶长生的房间,这期间,公冶晓和公冶长生父子俩的情绪也已经稳定了下来,见到沈百天,公冶长生双膝跪地说道:“大伯,这些年,小侄连累你们了。”

    “一家人说这些干什么。”沈百天拉起公冶长生,说道:“来,让大伯看看。”

    沈百天抓着公冶长生的手,神识附着在一道灵力上进入公冶长生的体内探查。

    “好了,的确是好了,体温都恢复了正常。”沈百天也是喜出望外,说道:“想不到那个方逸年纪轻轻,倒是真有些本事,这些年来,就连一些金丹期的医道修者都拿长生的病没办法,想不到还真的给他医好了。”

    “大哥你之前对人家可是不太友好。”公冶晓揶揄道,随后问沈百天道:“二哥怎么没过来?”

    “还差几个筑基修者的储物袋没有探查,最后几个了,二弟说他探查完再过来。”沈百天算了算时间道:“应该也快了。”

    “找不到也无所谓了。”公冶晓笑道,此刻心情大好,对于寒冰星髓的事情也不放在心上了。

    他们正说着,沈百川大步而来,早已经接到消息的沈百川简单探查了最后几个筑基修者的储物袋后就匆匆赶来,看见公冶长生的精神气色也是开心不已,拉过公冶长生又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果然原本那些他们都能察觉到的火毒已经全部消失。

    “方道友真是好本事。”沈百川忍不住夸赞道,要说三兄弟之中,最信任方逸的就是沈百川了,也只有他见识到了方逸的钧天鼎,那可是灵器丹炉,这种东西就算是在金丹修者中也是要抢破头的。

    “二弟,还是没有找到吗?”沈百天问道。

    沈百川摇摇头说道:“没有,如今滞留在太谷城中的所有修士已经全部探查了一遍,也依旧没有找到寒冰星髓。”

    “不过已经不重要了。”沈百川又笑道:“长生的病好了,这才是最重要的。”

    “长生的病治好了,自然是喜事。”沈百天道:“不过二弟三弟,其实,我们还有两个人没有探查,你们说……”

    “哎。”沈百川一摆手,说道:“大哥,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的确,就只还有方逸和龙旺达的储物袋没有探查,但是我相信寒冰星髓不是他们偷的。”

    “好吧,本来也无所谓了。”沈百天道:“反正我们之前也说过了,只要有人能治好长生的病,寒冰星髓的事也可以既往不咎。”

    沈百川想了想说道:“大哥,既然长生的病好了,也没从那些修者身上搜到寒冰星髓,我看稍后就解除掉太古城的封锁,让他们自行离开吧。”

    “好。”

    沈百天犹豫了一下说道,心中对于没有找到寒冰星髓仍旧耿耿于怀,其实沈百天真正介怀的已经不是寒冰星髓了,公冶长生的病好了,寒冰星髓就已经没了用处,真正让他心头一口恶气难消的原因还是在于一个筑基修者竟然敢欺到他们三个金丹修者的头上,费劲周折还花费了不少灵石最终落个不了了之,让他觉得面子上实在过不去。

    好在是公冶长生的病治好了,算是太古宗的大喜事,就当是太古宗大赦吧,沈百天自我安慰着,当天,太古城封锁解除,对外的传送阵重新开启,被滞留在此的筑基期修者们纷纷长出口气,然后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太古城。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