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神藏 >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诡异岛屿(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就这么跑了?”

    刚刚使出了七绝剑阵,郑达体内的灵力也已经尽数催动到飞剑之上,却见方逸一溜烟跑了,攒了一身的力气无处发泄,憋的郑达差点吐血。

    “郑兄,咱们追不追?”李梦军看着面色不善的郑达问道。

    李梦军心中也有些幸灾乐祸,这么多次交手以来,方逸和龙旺达、小魔王总是想联手对付自己,每次都搞的自己狼狈不堪,除了方逸伤了郑达一把飞剑之外,这还是头一回看到郑达吃瘪。

    对于那种灵力运转就要喷薄而发,却又瞬间无处发泄的难受劲,李梦军多少也能体会。

    “追,只要他们使用灵力,就跑不出我的手掌心。”

    郑达咬牙切齿道,不过生气归生气,冷静下来之后,郑达还是决定将这边发生的情况回禀给刘青山知道。

    随着方逸的不断进步,他感觉事情越来越掌控不住了,和李梦军御剑飞行循着方逸等人的气息追踪的同时,神识沉入传讯晶玉向刘青山禀报着这边发生的一切。

    东陵宗的会客厅内,宗主刘青山和副宗主李堂正在陪着客人,刘青山沏好了茶,为这客人亲自斟了一杯递过去,满脸堆笑道:“江先生有口福,我刚刚从蓬莱仙岛的十年大拍上买回来半斤三十年份的雾灵茶,您尝尝?”

    雾岛上生长着一种高大的树木,树叶细长,呈紫色,是雾岛霸主金翅雕的主要食物。后来有修者误闯雾岛,得到了几片叶子,发现晾干后泡水喝会有一种灵魂被洗涤的感觉。

    这种类似于灵茶的树叶喝下之后,不会有灵力的增长,也不像悟道茶那样可以让人心清神明、思绪清晰明朗,但是却有一种灵魂层次在跃升的感觉。

    只是这种树叶不能像茶叶那样炒制,炒完之后功效全无,只能自然风干,而且风干时间越长,年份越久,效果就越好。

    雾岛常年被大雾笼罩,连金丹期修者的视力都会受到很大影响,再加上成年的金翅雕都有妖王期的修为,这种雾灵茶本就极难采摘,更何况还要晾上几十年,因此存世量极其稀少。

    “三十年份的雾灵茶?倒是难得。”江先生端起茶杯品了一口,淡淡说道:“不错,比五十年份的差点,也算难得了。”

    只是品了一口,江先生放下茶杯说道:“说正事吧,材料和灵石都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李堂拿出两个储物袋递给江先生道:“五千块上品灵石,您看看。”

    江先生神识查看了一下,微微点头:“好,不过改造阵法非同小可,哪怕是我自己布置的阵法,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造完成的,大概需要六七个月左右的时间。”

    “六七个月而已,已经很快了。”

    刘青山陪笑道,六七个月改造整座东溟岛的攻防大阵,的确很快了,这阵法改造完成,就算是金丹后期的修者也无法破开,对于一座中型岛屿来说算是固若金汤了。

    “嗯。”江先生点点头又说道:“两位宗主对阵法的要求颇高,我一人也怕力有不及,所以之前也说过,有需要的时候还要两位宗主帮忙。”

    “那是自然,但凡有吩咐的地方,还请江先生莫要客气。”李堂拱手笑道。

    “嗯?”正这个时候,刘青山面色一变,对李堂神识传音道:“兄弟,你先陪着江先生,我这边有点事情需要处理。”

    “好,大哥你先忙。”李堂回道:“江先生这边我来照顾。”

    李堂话语中客气,可是心中却在猜忌,请江先生来改造宗门大阵,无论是对于他李堂还是对刘青山而言,都是重中之重,这个时候有事,而且从刘青山神色中的变化明显看得出急切,想不让李堂怀疑都难。

    刘青山和李堂,两个人早在筑基中期的时候就认识了,那时候两个人都还是散修,整天为了资源打死打生,也一起做过海盗,总之一路风雨同舟,到了筑基后期两个人结拜为兄弟,又先后渡过金丹大劫,占了一座中型岛屿,创立了东陵宗。

    按说两个人风风雨雨,生生死死也都经历了不少,到今天这个地步也算得上是生死兄弟了,可这两个人偏偏全都生性多疑,总觉得对方有好处不会想着自己,于是自己有好处也不想着对方。

    尤其是占领了东溟岛,创立东陵宗之后,掌控的资源越来越多,这种互相猜忌也就越来越严重,就像今天这事,李堂嘴上不说,但是对于刘青山刚才的异常表现已经是记在了心上。

    “江先生,真是不凑巧。”刘青山站起身拱手抱拳,客气说道:“宗门有事需要处理,我去去就回,有什么需要您就吩咐李堂一句。”

    “两位宗主不比客气,我也要去看看阵法,不要有什么纰漏,你们安排个弟子带我转转就行了。”江先生起身,双手背后,一脸淡然的说道。

    “下面弟子知之甚少,还是我陪着江先生走走吧。”李堂道:“大哥,你这可是怠慢了江先生,一会儿可要安排一桌丰盛的晚宴给江先生赔罪啊。”

    “自然,自然,我那还收藏了一桶超过百年的甘霖百果酿,晚上也拿出来给刘先生尝尝。”刘青山拱手告辞,回到了自己的屋子关上房门,又重新查看了传讯晶玉中的内容,刘青山立马皱起了眉头,神识沉入传讯晶玉。

    “关仝死了?你们三个筑基后期怎么可能让人杀死一个?”

    “只是两个筑基初期修者和一只妖丹中期的妖兽?”刘青山骂道:“关仝竟然被这样三个家伙给杀了,真是死了也活该。”

    “不过,这方逸的剑法进步速度之快,简直匪夷所思,难道真如郑达所说,那些小剑中藏着厉害的剑法传承?是了,也只有这个可能,上古时代的剑法传承。”

    等郑达原原本本把这些天的事情说完,刘青山倒也不再计较关仝的生死了,一个筑基后期的修者,死了也就死了,没什么可惜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得到那些小剑中的剑法传承。

    刘青山眉头紧皱,现在这个关头,自己是万万不能离开的,否则必会引起李堂的怀疑,这件事情他可不想再让李堂知道,最好是连封昱也不知道。

    上古时代的剑法传承!这几个字像是重锤,锤的刘青山的心脏怦怦直跳,上古时代究竟发生了什么,谁都不清楚,但是从许多上古遗迹留下的蛛丝马迹来看,上古时代的修者要比现在的修者们强大了不知多少倍。

    但可惜的是中间出现了断层,没有留下多少传承。像是那些超级宗门,有不少都是从上古遗迹中获得了传承才慢慢发展起来,要是能得到一套完整的剑法传承,至少可以让东陵宗一跃成为大宗门的级别,这种好东西,他可不想和别人分享。

    想到这儿,刘青山立刻传讯给郑达:“给我盯紧他们,我让罗飞放下手中所有事情赶过去,另外尽量拖住李梦军,不要惊动封昱,等罗飞过去,你们想办法给那什么方逸制造点机会,干掉李梦军。”

    “罗飞?”

    听到罗飞的名字,在空中御剑飞行的郑达猛然一滞,为了不引起李梦军的注意,故意环顾了一下四周,好像发现了什么的样子,然后才继续御剑飞行,追踪着方逸他们的气息而去。

    海面上,方逸御剑飞行,旁边小魔王拖着龙旺达并驾齐驱。

    “方逸,怎么还没打就跑啊?这可不像你的风格。”小魔王被方逸一声喊,犹豫都没犹豫架起龙旺达就跟着方逸跑了,现在想起来,当时也没吃亏啊,怎么就跑了呢。

    “咱们现在除了复元丹,已经没有恢复灵力的丹药了。”

    方逸苦笑一声继续说道:“之前我吸收上品灵石的事,还没来得及跟你们细说。

    我现在体内灵力跟以前不大相同了,灵力恢复起来太慢,一旦打起来灵力损耗严重,我只能靠复元丹来恢复灵力,而且现在复元丹就只剩下五粒,我们不能等复元丹耗光了再想办法。”

    “灵力跟以前不一样?所以你能吸收上品灵石了?”龙旺达也问道,之前他就好奇,按理说筑基期修为是没法吸收上品灵石的。

    “差不多,还是之前跟你们说的那个意念的问题,根据我和钧天鼎的判断,他把我的经脉拓宽了,经脉膜壁的韧劲和强度都提升了,而且,之前我体内灵力耗尽,他还帮我把重新补充到体内的灵力过滤了,杂质全都剔除了出去,只留下了最精纯的部分。”方逸解释了一下自己的情况,最后说道:“虽然灵力的品质提升了,但是,量却减少了。”

    “小魔王,你的速度是不是还能更快?”方逸发现,最近自己荒岛上修炼剑法,熟悉御剑术,御剑飞行的速度已经比之前快了不少,可小魔王还是能轻松跟上他的速度。

    “还没到极限,应该还能再快三成左右。”小魔王想了想回答道:“要是没有老龙,估计极限能比现在快五成,但是也没有瞬间移动快。”

    方逸凝噎无语,自己御剑飞行,已经比普通的筑基后期修者还要快了,可小魔王这速度,也太逆天了。

    “照这个速度飞行,你还能坚持多久?”方逸问道,他现在御剑飞行消耗的灵力非常少了,但是不知道小魔王怎么样,毕竟还背着一个龙旺达。

    “坚持个两三天还是没问题的。”小魔王回答道:“其实坚持两三天,也只是精神上的疲惫,不去管的话,连续飞上十年半个月也没关系。”

    “好。”方逸盘算了一下和郑达李梦军的速度差距,咱们尽量拉开距离,再找地方休息。

    一路飞行,途中跨越了不知道多少岛屿,足足过去了一天一夜,前方,又有一座岛屿隐隐约约出现在是方逸的视野中。

    “嗯?”方逸突然感到心头一阵悸动,对龙旺达和小魔王说道:“老龙,小魔王,咱们下去。”

    “好。”龙旺达倒是无所谓,小魔王此时也已经觉得精神有些疲惫了,两人一兽降落到这座岛屿上,这座岛屿比普通的中型岛屿还要大一点,像是一小块陆地了,岛上山川森林遍布,时不时传来阵阵鸟兽声。

    神识扫过,方逸面色有些难看,看向龙旺达小魔王,发现他们的表情也有些古怪。

    方逸苦笑:“看来你们也发现了,这座岛上灵兽不少。”

    “有灵兽好,咱们起码饿不着,只要别遇上妖丹后期或者妖王境界的妖兽就好。”小魔王嘿嘿笑道:“这里让我想起了万兽山,还真是怀念啊。”

    “嗯?”龙旺达本来侧着身子,此时却突然转过神来,惊疑道:“这是什么?”

    看向龙旺达的瞬间,方逸的脸上也难看起来。他们刚刚降落下来,背对着海边,此时才发现,这岛屿和海边的衔接处,有一层淡淡的膜壁。

    “刚才绝对没有这层膜壁。”方逸回想着他们降落时所看到的一切,再次肯定的点点头说道:“绝对没有。”

    “我也没看到这层膜壁。”小魔王也说道,然后又望向龙旺达问道:“老龙,你看到了吗?”

    “没有,所以我才惊讶。”龙旺达说着伸手按了一下那层膜壁,就见那层膜壁像是气球一样,向外鼓了起来,只不过稍微向外鼓起后,龙旺达就再也按不动了。

    “我试试。”方逸说着本命飞剑出现在手上,剑身划过那层膜壁,只是稍稍有一点涟漪,瞬间恢复平静。

    “我也来试试。”小魔王一对利爪想要抓住那层膜壁向两边撕扯,尝试撕开个裂缝,可是它的利爪探入,就感觉像探入水中一样,任凭怎么拉扯也没有效果。

    “再来。”方逸手中飞剑轻挥,剑气弧光飞出,碰到膜壁后就消失不见,像是融入了其中。

    “极光!”方逸的飞剑化作针尖大小,刺到那膜壁上,也只是给那层膜壁顶起了一个小鼓包,等到飞剑力竭,便又恢复原样。

    “方逸,这是个什么阵法吧,要不你研究下。”龙旺达眼睁睁看着方逸和小魔王一遍遍的尝试,忍不住出声道。

    “我感觉,不像阵法。”方逸严肃说道:“这个地方有点诡异,小魔王,你使用瞬间移动试试。”

    “好。”小魔王说了一声,然后却怔怔的愣在空中。

    “方逸,老龙,我感应不到外面的空间。”小魔王的声音有些惊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