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神藏 > 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找上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荒岛的一处山谷中,方逸双目凝视着手中的本命飞剑,就这样站着,看着,几个时辰都没有动弹一下。

    夕阳西下,一轮圆月自海上升起,方逸手中飞剑斜斜的划出,一道弧线剑气飞出,消失在天际,不知所踪。

    “还是不对,太难了。”方逸看着逐渐消失的飞剑喃喃自语。

    虽然识海中的影像已经模模糊糊,但是方逸仍然能感觉到自己施展的剑招和影像中邋遢中年人之间的巨大差距,让方逸想起了地球上的一个成语:东施效颦。

    “起手式差不多,弧线也差不多,到底问题在哪?”

    方逸眉头紧锁,神识依旧在识海中翻来覆去的琢磨、推演,有时候似乎是触摸到了什么,可一旦细思起来却又什么都没有。

    “进步还是有的。”方逸安慰着自己,不管怎么说,本命飞剑的威力还是在渐渐提升着。

    “方逸,开饭了。”

    远处,小魔王的声音响起,方逸自然而然脚踏飞剑御剑而行,千米的距离瞬息即至。自从海上逃亡开始,方逸就习惯了御剑飞行,以前御剑飞行要消耗大量灵力,不到万不得已都不会使用。

    直到被那个意念侵入识海,方逸对御剑术的掌控愈加自如随心,御剑飞行的灵力消耗已经可以忽略不计。

    “剑宗不设传送阵,周围方圆八千里都没有岛屿,只能靠御剑飞行。”方逸暗暗感叹:“代代如此传承,也难怪剑宗弟子的御剑之术炉火纯青。”

    御剑术只是御剑之术,方逸经过邋遢中年人点拨,终于懂了这句话的意思。

    “灵兽级别的虎头鱼?还有剑鱼、灵宝鱼,今天的伙食不错啊。”

    方逸看见篝火上架着三条大鱼,顿时眼睛一亮,他们来到这荒岛上已经六天了,整天都在和郑达、李梦军在互相偷袭中度过,还很少有这么安静的时候,更不要说好好的满足一下口腹之欲。

    皓月当空,海面上倒映着月光,连带着海边也映照的通明一片。

    “要是早知道会被逼迫到这种境地,就在天霄城多备些酒水了。”龙旺达叹息一声说道:“如此月光美景,没有好酒相伴,也算是一件憾事了。”

    “也不知道初夏和方方怎么样了,唉。”方逸看着月光,心思飘回了金鳌岛,想着柏初夏和方方,嘴角露出一丝笑容,笑容中有满足也有无奈,最后化作一声叹息。

    “放心吧,布衣岛有苏家兄弟坐镇,牢靠着呢。”龙旺达拍拍方逸的肩膀笑道:“肯定比咱们的境遇要好的多。”

    “那倒是,可能卫哥和元杰的境遇也不会比咱们差。”方逸也自嘲一笑,撕下一块虎头鱼肉塞进嘴里,眼睛一亮:“这虎头鱼味道不错,小魔王,这是你搞来的?”

    “那当然,抓条鱼对于本魔王来说还不是手到擒来。”小魔王摇头摆尾得瑟道:“别说是抓条虎头鱼,等本魔王晋级到妖丹后期,那个什么郑达李梦军也难逃爷的爪子。”

    “要我说,小魔王还真是被咱俩给拖累了。”

    龙旺达看着小魔王,笑道:“小魔王现在的实力虽然不足以杀死筑基后期,但要保命还是没问题,就凭着瞬间移动的能力,就算他们知道你的行踪也没用。”

    “说什么连累不连累。”小魔王小爪子一挥,大气的说道:“我自己自然是来去自如,但咱们一同出生入死,本魔王又怎是不讲义气之……之妖王。”

    说到最后,小魔王非常不要脸的把妖王的名头往自己身上贴。

    “还妖王?”方逸看了它一眼:“要是妖王,还能让两个筑基后期修者如此嚣张?”

    “妖兽太难听了。”小魔王嘀咕着,又底气十足的说道:“再说了,我注定是要成为妖王的存在,早晚而已。”

    “那我祝你梦想成真。”龙旺达貌似很认真的对小魔王说道。

    “那我就祝你做个好梦吧。”方逸说道。

    “你们两个家伙,尝尝本魔王的厉害。”小魔王张牙舞爪,连续几道霹雳围绕着方逸和龙旺达身体闪烁,不过这些霹雳被小魔王控制了威力,打在方逸和龙旺达的身上也就是挠痒痒。

    吃完一顿丰盛的晚餐,龙旺达和小魔王打坐的打坐,休息的休息,唯独方逸仰躺在地上,枕着双手,望着月光怔愣了一夜。

    转天清晨,方逸背着双手面朝大海,脑海中快速思索着什么。

    龙旺达和小魔王相继醒来,一道金光闪过,小魔王已经趴到了方逸的肩膀上:“方逸,你昨天一晚上没休息?不是说好后半夜换我吗?”

    方逸和龙旺达、小魔王在需要休息的时候都是轮流有人警戒,防止郑达和李梦军的偷袭。

    方逸揉揉小魔王的头笑道:“没事,刚好昨晚上思考了些事情,就没叫醒你。”

    “方逸,要不你去休息一下?”龙旺达也说道,修者虽然不需要靠睡觉来恢复身体机能,但也需要适当的休息来缓解精神上的疲惫。

    “嗯。”方逸点点头:“我打坐一个时辰,你们守着点。”说罢,方逸盘膝而坐,五心向天,神识沉入识海,心思很快沉寂下来。

    一个时辰,方逸准时醒来,站起身,对龙旺达和小魔王说道:“老龙,小魔王,今天我打算自己去找他们切磋一下。”

    “你自己?”龙旺达连忙摆手说道:“不行不行,你自己去太危险了,两个筑基后期修者联手,我怕你跑都跑不掉。”

    “放心。”

    方逸一笑道:“小魔王已经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没见到小魔王之前,他们是不敢联手对付我的。我修炼的剑法陷入了瓶颈,看看能不能借着战斗领悟些什么。”

    “方逸,我还是跟着你吧。”小魔王说道:“我躲在暗处,不会影响你跟他们切磋,万一他们要是联手对付你,我还能有个照应。”

    “也好。”方逸思索了下,点点头道:“你过你得答应我,不让你出手的时候绝对不能出手。”

    “放心吧。”小魔王拍着胸脯保证:“哪次我不都是听你的。”

    方逸和小魔王相继收敛了气息,也不飞行,就像散步一样朝着郑达和李梦军的方向走去,荒岛不大,方逸又是筑基期修者,即使不动用灵力,走起路来也比常人要快了许多,一人一兽没多久就到了郑达和李梦军所在的区域。

    按照约定好的,小魔王找了个地方藏了起来,以它的体型藏在某个地方隐匿住身形,只要不爆发灵力,别人还真的难以发现。

    等小魔王藏好,方逸溜溜哒哒的出现在郑达和李梦军的视线范围内。

    “嗯?”看见方逸,郑达和李梦军本能的开始搜索小魔王,可是小魔王收敛了气息,他们根本感应不到,就连视线范围内的方逸,也是眼睛看见的。

    “小魔王呢?”郑达看着方逸,随时警惕着四周,出声问道。

    “呵呵,我倒是没想到,你堂堂筑基后期修者居然也会害怕小魔王,它要是知道了肯定又要得瑟一番。”

    李梦军目光闪烁,体内飞剑蠢蠢欲动,说道:“今天倒是稀奇,不是剑气先到了,今天打算怎么玩?什么时候让那小畜牲出来?”

    “干嘛说的那么难听。”方逸站定了脚步,掏了掏耳朵,对郑达和李梦军说道:“两位,其实我今天来,是打算找两位切磋的。”

    “切磋?你?”李梦军似乎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嘲讽道:“凭你也想跟我们切磋?有种你跟我打上半个时辰,不要叫那小畜牲帮忙,也不要跑。”

    方逸撇了他一眼,不屑的说道:“有种你把灵力降到筑基初期的水准,打不死你算我输。”

    “你……”李梦军气结,他自己也知道,要是将灵力降到筑基初期的水准,还真不是方逸的对手。

    “郑达,要我说咱们也别耗下去了?”

    方逸看向郑达问道:“反正我们也斗了这么多天了,与其天天偷袭来偷袭去,我们不舒服你们也不好过,不如我们堂堂正正的干一场,我就跟你一对一比斗,你能杀了我算你本事,怎么样?”

    “一对一?”郑达冷笑道:“方逸,你当我三岁孩子那么好骗吗?小魔王在哪?”

    “小魔王在哪其实无所谓。”方逸两手一摊无奈说道:“就算现在它站在这里,你就敢忽视它了?除非你把它的修为给禁锢住,否则只要它愿意,随时都可以偷袭你。”

    “这就是你所谓的一对一切磋?”郑达双手环抱胸前,略带嘲讽的问道:“方逸,我问你,要是你有机会置我于死地,你会怎么做?”

    方逸歪着脑袋想了一下,很自然的说道:“当然是不惜代价也要杀了你。”

    “没错。”郑达道:“小魔王肯定也是跟你一样的想法,看到机会它一定会出手,所以你我之间,不存在什么一对一的比斗,无论是你还是小魔王,我都信不过。”

    “好吧,虽然我承认你说的有那么一丁点道理,但我还是想告诉你,我今天还真是打算切磋来的,既然你们不相信,那我就找你们两个人一起切磋。”方逸目光微寒,手掌一张,本命飞剑出现,闪耀着银色光华。

    “斩落月!”方逸手中飞剑轻轻一挥,剑气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斩向李梦军。

    “哼,雕虫小技。”

    李梦军的本命飞剑在空中飞舞,径直射向方逸。

    至于方逸斩来的那道剑气,李梦军根本没放在眼里,想要闪身躲过,可是就在他想躲开的瞬间,却突然发现那道弧线剑气有一种令人迷乱的感觉,想要躲开,却又不知道怎么才能躲开。本能的一错身,李梦军就觉得胳膊一凉,半截袖子被剑气切断。

    “这是什么剑法?”李梦军面色大变,要不是本能之下灵气护体,自己这条胳膊就没了。

    与此同时,李梦军的本命飞剑也到了方逸的身前,就见方逸手中本命飞剑迎上,在空中划过一个半圆,“当”,一声金属交击的声音,李梦军的飞剑被磕飞出去,而方逸也被李梦军的飞剑震的倒退十几米,脸色微红,手腕发颤。

    脚步还没站稳,方逸就觉得汗毛竖起,周身隐隐有刺痛的感觉,心念一动,三色光罩旋转交织环绕周身,就听见‘噗噗噗’的声音连绵不绝。

    见方逸率先一剑斩向李梦军,郑达就已经做好了准备,眼见方逸和李梦军的本命飞剑对拼之后倒退之际,郑达的本命飞剑和六把飞剑破体而出,组成七星剑阵围杀方逸。

    三色光罩终究没能挡住七星剑阵的围攻,在发出“砰”一声后碎裂消散,但同样,七把飞剑攻破三色光罩后也到了强弩之末,被方逸以本命飞剑一一砸飞,然后脚下凝聚出剑形灵气凌空飞去。

    “追!”郑达喊一声追,和李梦军两人驾驭飞剑追上。

    方逸似乎是灵力消耗过度,御剑飞行的速度比平时慢了不少,郑达和李梦军全力追赶,距离被一点点拉近。

    “还差一点。”李梦军咬牙道:“再有五十米就到了飞剑有效攻击的范围内。”

    就在这时,方逸驾驭飞剑突然划过一个小小的圆圈,转身面对着郑达和李梦军,体内被压缩到极致的本命飞剑绽放出银色的璀璨光华,然后瞬间消失,似乎穿越了虚空,再次出现已经到了郑达的身前。

    就在方逸转身的时候郑达和李梦军已经意识到了不对,郑达操控六把飞剑护住了周身。

    “叮”一声脆响,方逸的本命飞剑倒飞而回,和脚下的剑光融为一体,陡然加速,消失不见。

    “不要追了。”见李梦军还要继续追过去,郑达出声阻止道。

    “啊?他体内灵力应该已经耗尽,我们现在追过去,就算他有恢复灵力的丹药,起码也能消耗掉他一颗丹药。”李梦军有些不理解郑达此时的想法。

    郑达脸色阴晴变幻,说道:“他可以隐匿气息,只要拉开距离就有足够的时间躲藏一阵,而且……”郑达说着,一把飞剑悬浮在李梦军眼前。

    “这……”李梦军也是脸色骤变,就看见郑达的这把飞剑的剑身上出现了一个缺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