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神藏 > 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梦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对于卫铭城的吹捧,小魔王倒是很受用,学着那些人类中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把两只爪子背到身后,微眯着眼睛点点头道,“孺子可教。”

    “方逸,金鳌岛上现在不缺灵植灵药,周围海域也不缺乏海兽,不过咱们现在好像没有什么好酒了。”龙旺达翻了翻自己的储物袋,“虽然世俗界还有不少收藏,不过那些终究是俗物,现在这酒里要是没点灵力,喝着都没有味道。”

    几个人都是从世俗界成长起来,过惯了吃吃喝喝的生活,虽然现在修行也算小有成就,但是口腹之欲还是难免会有,现在有了立身之地,亲近的人又几乎都聚在了一起,隔几天摆上一桌酒宴的事情倒也成了常态。不过也正是因此,他们平时储存的灵酒也都消耗的差不多了,这些日子以来,方逸又一直奔波,把这事也都基本忽略了。

    “灵酒好办。”方逸一拍胸脯,“这事包在我身上,我这就去苏掌门那里讨要一点灵酒。不过话说回来,咱这金鳌岛上有灵谷,回头栽上些灵果,咱们自己酿酒,自给自足。”

    “嘿嘿,不用那么麻烦了。”小魔王张口一吐,一个小木桶凭空出现,“你们俩就是败家子,今天本魔王大人心情好,把私藏的家底贡献出来了。”

    “这……”小木桶一出现,方逸和龙旺达都惊呆了,这味道,分明是万兽山那只猴子的果酒,方逸可是记得清楚,当初猴子晋级妖丹期,知道要被接引去圣地,把最后的的一个竹筒给了他,可是小魔王这小木桶哪来的?虽说是小木桶,不过也比那竹筒大了两三倍。

    “喝酒,喝酒,方方也要喝酒。”小丫头见到酒,在方逸怀里挣扎起来。

    被方逸搂在身边的柏初夏又使出了绝招,掐着方逸腰间的肉恨恨的道,“你看看你看看,你就宠她吧。”

    “你居然还藏私?”方逸放下方方,拎起小魔王在空中摇晃,“说,你还藏了多少,赶紧都交出来。”

    小魔王一个瞬移脱离了方逸的魔掌,冲着他和龙旺达翻了个白眼,“我自己攒的好吗,当初在万兽山,给你们你们就喝,我去它地盘喝酒的时候都是偷偷藏起来,没舍得喝。现在你们的没了,我把我的拿出来分享给你们,你们不感恩不说,居然还质问我。”

    这回不光是龙旺达和方逸了,在场有一个算一个,都被小魔王的话给惊的目瞪口呆。

    “这些酒的确是老大偷偷攒的,我看见过两次。”这时候,暗夜豹及时出来给小魔王作证。

    “这日子过的,没想到,小魔王还有小媳妇的天份啊。”憋了半天,卫铭城惊叹道。

    “我掐死你。”小魔王化作一道金光,爪子掐上了卫铭城的脖子,没用爪子的尖锐部分,只是肉掌的部分掐着卫铭城的脖子来回摇,把卫铭城憋红了脸,嘴里断断续续道,“我错了,小魔王大人,我知道错了。”

    “哈哈哈哈……”在场的人一阵哄笑。

    很难得,今天方逸突然来了兴趣,亲自下厨打理了一桌美食,暗夜豹跑到了稍远的地方猎杀了几条刺鱼,此时已经架上了篝火,烧烤刺鱼。

    司元杰站在了稍远的地方默默的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卫铭城突然出现在他身后,一巴掌拍在了司元杰的肩膀上,“怎么,舍不得了?”

    “没有。”司元杰淡淡笑道,“这就是家的感觉吧,真好。”

    虽然,一直以来,司元杰也是将方逸等人当做了亲人,只不过意识里从来没有过‘家’这个概念,直到柏初夏那句‘一家人’,司元杰像是通了窍一样,突然就意识到了这是一个家,而他是这家里的一份子。

    “你要是后悔了,现在还来得及。”卫铭城低声说道。

    “不会,家和梦想又不冲突。”司元杰还是那副淡淡的笑容,“记得以前逸哥跟我说过,红尘炼心,果然是真言。”

    没用多久,酒菜上桌,六人两兽围坐一桌,边吃边和边斗嘴。很突兀的,卫铭城突然站了起来。

    “方逸,今天大家都在,有个事想跟大家宣布一下。”

    方逸一愣,自从认识卫铭城以来,难得看到他有这么严肃的时候。龙旺达瞥眼看了看柏初夏,看来之前这位弟妹的猜测还真不是无的放矢。柏初夏脸上露出了一副‘你看我说什么来着’的表情。

    “卫哥,怎么了这么认真,这可一点都不像你。”卫铭城难得的严肃一下子把整个饭桌的气氛都拉的沉默下来,方逸半开玩笑的说了句,稍稍缓和了一下气氛。

    “我和元杰打算出去闯荡闯荡,就我们俩。”卫铭城挠挠头,好像这么正式的说话也的确是少有,自己都觉得别扭,不过还是继续说道,“如今,老龙和方逸还有小魔王你们三个都已经到了筑基期,就我和元杰还处在炼气中期,我们俩搭配比较合适。”

    “我说卫铭城,你什么意思?”柏初夏气呼呼的站了起来,“你这话听着怎么像是嘲讽我呢,我还是练气初期,照你的意思,我得自己出去闯荡一下了?”

    “初夏,你不算,你就是没有修为,其实也没有什么关系,现在又要照顾方方,修行肯定要慢一些的。”卫铭城想了想,又继续说道,“而且,你又不喜欢打打杀杀的,现在我们有了落脚地,安安静静的挺好。”

    “那你们怎么就觉得不好了呢?”柏初夏叉着腰问道。

    “初夏。”

    方逸拉了一把柏初夏,对卫铭城道,“卫哥,其实我不反对你们出去历练,只不过连云海域实在太乱,以你们的修为这样出去闯荡还是太早了,现在咱们不缺灵石,又有灵药,再加上我这个炼丹师,等咱们从蓬莱仙岛回来,我保证三年之内就可以让你们晋级到筑基期,到时候再出去,也算多一点保障。”

    “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都觉得卫铭城会反驳一句,可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卫铭城居然点了点头认可了方逸的话,不过话锋一转,卫铭城反问道,“方逸,你出方山的时候是什么修为?”

    方逸一皱眉,不过还是回答道,“我一直在山中修行,按照当时的理解,算是炼精化气,世俗中算是个小高手,现在看来,不入流。”

    “嗯。”卫铭城点点头,“你第一次去缅甸的时候,是什么修为?”

    “后天境界。”方逸老老实实回答。

    “嗯,我记得你斩杀森蚺,就是第一次去缅甸的时候吧。”卫铭城思索了一下又问龙旺达,“老龙,你第一次认识方逸,算是什么境界?”

    “啊?”龙旺达没想到怎么话题有扯到了他身上,不过卫铭城问了,他自然也不好蒙混,“我那会儿哪算的上什么境界,只不过养了只蛊虫还算有些威力。”

    “我记得……”卫铭城停顿了一下,“好像就是那次,方逸你失踪了半年多,你和彭斌还有老龙去了一处秘境,再出来就成了隐组的供奉,当初不懂,现在看来,应该是跨入先天了。”

    “没错。”方逸眼见着卫铭城在一点点扒自己的成长史,忍不住打断道,“卫哥,你们跟我的情况不一样的。我下方山,是遵从了师傅的意思入红尘炼心,接触古玩文玩也只是为了赚钱,因为那个阶段我就只想赚钱。”

    方逸回忆着自己走来的点点滴滴继续说道,“然后认识了初夏,跟着两位老师学习古玩知识,想的是赚钱娶媳妇养家。”

    “再然后,跟着余老师去了缅甸公盘结实了大哥彭斌。本来我是没打算参与那些争斗的,可是小魔王当时不见了,我只能留下来等他,躲避军队的追杀跑进了野人山,也是被那条大森蚺追的没辙了才侥幸斩杀了它。”

    说完这些,方逸面露古怪,看了看龙旺达,“再之后是老龙把彭斌打伤了,我去泰国救彭斌。也算是和老龙不打不相识,结伴搜寻密地的时候被彭斌的仇家追的差点走投无路,机缘巧合下才进了秘境,不过,差点就没出来。”

    龙旺达也是点头道,“的确,现在想来也是侥幸。”

    方逸盯着卫铭城,“卫哥,我说这些的意思是想告诉你,除了下方山到金陵想办法赚钱之外,我每一步都是迫不得已,不是我想那样做,而是必须那样做,我没有更多的选择。咱们现在有了金鳌岛,有了选择的余地,我们可以安安稳稳的修炼,想出去闯荡没有问题,为什么不等修为高一点再去呢?”

    “那不一样的。”

    卫铭城摆了摆手,“等我和元杰到了筑基期,或许方逸你和老龙、小魔王已经到金丹期,到时候你的眼界更开阔,在你眼里,筑基期出去照样是危险重重,你又会认为只有金丹期才安全一些。我们跟在你身后,永远追不上你的修为,所以无论什么时候,在你眼里我们的修为出去闯荡都是危险的。可是你呢,你自下方山以来,身边几乎就没有比你实力更强的人,所以你就自己拼自己闯,其实我们也行的。”

    方逸沉默不语,某种程度上,他认可了卫铭城说的话,所以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表哥……”别说方逸,就连柏初夏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卫铭城。

    “其实,我想要的不是修为。”卫铭城沉默了一下,稳定了一下情绪,“自从认识你之后,眼见着你的强大和神秘,我是真的羡慕,真的想拥有和你一样的力量。”

    “方逸,你的梦想是什么?”卫铭城突然岔开话题,问了一句话。

    “梦想?”方逸一愣,自己的梦想是什么?沉默半晌,方毅苦笑,因为他发现,他不知道自己的梦想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说真的,我从来没想过自己的梦想什么。就像刚下山,我就想着赚钱,和胖子三炮过上好日子,认识了初夏,想娶她为妻,然后让我身边重视的人能够过上好日子,可以不用为了生活奔波,修为渐渐提升后,就希望能守护身边人的安全。”

    “我自己的梦想……可能就是守护身边重要的人吧。”

    坐在方逸身边的柏初夏搂紧了方逸的胳膊,静默不语。

    “其实,开始我也没有。”卫铭城笑了笑说道,“说真的,当初我是真的想跨入你们那个阶层的世界,疯了一样的想,我就想变的强大。”

    “再后来,你送我和元杰去了修者界。”说到这,卫铭城很郑重的给方逸鞠了一躬,“方逸,这件事我必须要感谢你,在修者界,我突然明白了我想要的是什么。”

    “我想要的不是修为,而是修行。”

    “我们的老祖宗留下一句古话,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虽然我觉得偏颇了些,但是我觉得用到修行上却再适合不过了,修行修行,不能只修不行。”

    “在修者界,我们经历了兽潮,你知道的,我和元杰都上了前线。也是那次兽潮,让我突然想起了我以前的身份,我以前是个军人。”

    “跟着你来到了连云海域,来到了金鳌岛,没想到我们有了自己的地盘,可是这种感觉让我不爽。”

    “我越来越深刻的认识到,我曾经是个军人。”

    “军人应该有军人的梦想,直到那一刻,我突然想明白了我的梦想是什么。”

    “我骨子里是个军人,我的梦想是战死沙场,马革裹尸!”

    卫铭城缓缓抬手,敬了个标准的军礼,面向所有人。

    “憋了好多天,总算说出来了。”卫铭城长呼了一口气。

    听着卫铭城慷慨激昂又发自肺腑的讲述,所有都沉默了。方逸面向司元杰,“元杰,你呢?”

    “我……”司元杰脸色微红,“我没卫哥那么能说,不过逸哥,古代大侠不也是行走天下除暴安良的么,其实我也想效仿的。”

    “好,你们要走,我不拦着,晚一点我去问问苏宗主他们可不可以推迟两天去蓬莱仙岛,我帮你们炼一些丹药带在身上以防万一。”方逸知道,卫铭城和司元杰已经下定了决心,拦不住的。

    “那是自然。”卫铭城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说实话,认识方逸以来,几乎都是方逸为中心,他还真怕方逸死活不同意,真要那样他也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勇气离开。

    “还有。”方逸顿了顿,手指关节敲着桌子,“我希望你们两个记着,金鳌岛上,有你们的家,有你们的家人,有你们最可靠的后盾,有事了,别忘了回家。”

    “废话,我们是出去闯荡,又不是跟你们决裂。”卫铭城难得怼了方逸一句,举起酒杯,“喝酒!”

    一饮而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