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神藏 > 第1101章 灵器(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这竟然比那两只妖丹期妖兽的气机还要强大。”

    感受着钧天鼎中散发出来的气息,方逸吃惊的嘴巴都合不拢了,要不是钧天鼎早已认他为主,这气机中的威压不会针对方逸,估计他这会也得像小魔王和猴子那样趴到在地上了。

    “恐怕筑基期修者的气机,也没有这么强大吧?”

    又过了半晌,方逸已经不是吃惊的张大了嘴巴,他连眼珠子都瞪圆了,因为钧天鼎的提升还没有结束,整个鼎身散发出来的气机让身为主人的方逸都感觉到压抑了。

    其实方逸不知道,即使是在上古时期,灵器也非一般的修者能使用的,别说筑基期炼气士了,就算是金丹期炼气士,手上也未必能有一件灵器,那时强者众多,元婴乃至分神期的炼气士都很常见,他们遇到持有灵器的低阶炼气士时,恐怕也是会出手强夺的。

    “可惜了,钧天鼎没有攻击的手段。”

    感受着钧天鼎慢慢变强的过程,方逸咂吧了下嘴,只是他也不想想,以自己练气期的修为,就能驾驭金丹甚至是元婴期才能掌握并且使用的灵器,已然是气运逆天了,如果放在方逸遇到此时钧天鼎,他绝无可能用滴血的方式将钧天鼎收服。

    而且即使没有攻击手段,钧天鼎也是方逸手上现在最为珍贵的一个物件,它虽然不能用于攻击,但是可以用来防御,真是遇到修为强大的敌人,就是筑基期的修者也未必能破开钧天鼎的防御。

    当然,钧天鼎防御能力的强弱,是要取决于方逸现在修为的,作为钧天鼎主人,方逸现在最多只能用钧天鼎挡住筑基前期的修为,如果遇到中后期的筑基期修者,还是能破开钧天鼎伤害到方逸的。

    钧天鼎的气机一直在提升着,要是此刻那两只妖兽敢跑进这山谷禁地之中,估计一个照面就会被吓得趴在地上,由钧天鼎器身所散发出来的威压,已经是远远的超出了它们的修为。

    “也不知道要提升到什么时候。”

    方逸枯坐在一旁,等着钧天鼎的提升,那颗上品灵石所蕴含的灵气似乎无穷无尽的一般,始终在冲击着钧天鼎身,在灵气最为充沛的时候,整个钧天鼎就变得完全透明了起来,如此一直过了十多个小时,钧天鼎还在炼化着那颗上品灵石。

    虽然山谷中并没有别人和灵兽存在,但方逸还是一步都不敢离开,老老实实的守在钧天鼎旁边修炼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和器灵心意相通的原因,从鼎身散溢出了丝丝灵气,悄无声息的遁入到了方逸的体内。

    从钧天鼎内散溢出来的灵气,本身是经过钧天鼎器灵炼化过的,是最为纯正的天地灵气,很容易就可以将其炼化成灵力。

    如果是直接从上品灵石中抽取灵气修炼,方逸在承受不住之下不说经脉断裂,但绝对会受到一定的伤害,而且抽取一丝就足够他修炼很久的了,压根不会像现在这般轻松,所以此刻不单是钧天鼎在飞快提升着,就连方逸的修为也是突飞猛进,已然是将练气七层的修为给稳定了下来。

    禁地山谷的上空,有浓雾弥散着,进入到修炼状态的方逸,也不知道究竟过了多长时间,一直到钧天鼎再没有灵气散溢之后,方逸才慢慢的从修炼中清醒了过来。

    “嗯?钧天鼎呢?”

    方逸一睁开眼睛,整个人就愣住了,因为原本恢复了炼丹形态足有两米见方的钧天鼎,此时已经消失在了方逸的面前,方逸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他没想到竟然有人能在自己修炼的时候将钧天鼎给偷走。

    “谁,是谁?”

    无法动用神识观察周围,方逸只能大声喊了起来,同时张口一吐,将飞剑握在了手中,无法动用神识自然也无法指挥飞剑,这倒是让方逸发现了自己本命飞剑的一个短板,在这样的情况下,仅有数寸长的飞剑,其攻击力显然不如另外一些冷兵器了。

    “到底是谁,有本事出来!”

    方逸已经有点着急了,他之所以修为能增长那么快,有一大半的功劳是因为钧天鼎和器灵可以帮助他炼药,在每天嗑药的情况下方逸才能有此修为,更重要的是,钧天鼎内还藏有很多珍贵的药材,现在也全都没有了。

    “你在喊谁,是喊我吗?”

    忽然,钧天鼎器灵那熟悉的神识传入到了方逸的脑中,听到这个声音,方逸顿时松了口气,他倒是忘了钧天鼎是有器灵存在的,就算是筑基期的修者,这会儿恐怕都不是器灵的对手。

    “你跑哪去了?”方逸没好气的嚷嚷了一声,他刚才用眼睛仔细观察了,自己身周并没有变小了的钧天鼎,在器灵的控制下,也不知道将钧天鼎搞到哪里去了。

    “我就在你体内啊!”器灵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在我体内?”

    听到器灵的话,方逸连忙将神识沉入到身体之中,这一看,方逸顿时愣住了,因为在他的丹田气海处,样式古朴的钧天鼎正盘踞在之前飞剑所呆的位置,从丹田内散溢出来的丝丝灵力在钧天鼎游走一圈之后,才充斥到方逸的四肢百骸之中。

    方逸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感觉到自己丹田炼化出来的灵力从钧天鼎内过了一手之后,似乎比之前要精纯了许多,那几条被打通了的经脉中一些运行滞碍的地方都变得顺畅了许多。

    “你又不是我的本命法器啊,怎么能跑到我体内去呢?”虽然钧天鼎在丹田之中对方逸没有任何不好的影响,但方逸还是有些惊愕,因为钧天鼎占据的可是飞剑的地盘。

    张口一吸,方逸将飞剑吞入到了口中,只不过在来到丹田外面后,飞剑对着盘踞在那里的钧天鼎,却像是有些害怕,围着丹田绕了好几圈都不敢进去,就在此时,钧天鼎突然微微一震,一丝灵力将飞剑给拉进了丹田。

    当然,丹田正中的地方钧天鼎是不会让出来的,但还是在丹田内给了飞剑一偶之地,并且在吸收了方逸丹田炼化的灵力之后,钧天鼎也分出了一份给了飞剑,和飞剑心神相连的方逸顿时察觉到吗,飞剑的品质似乎有了些许的提升。

    身体和飞剑的变化虽然不是那么明显,但胜在这种变化无时无刻都在进行着,潜移默化所能得到的好处绝对是巨大的,按照方逸的估计,他修炼的速度最少能比之前提升那么一两成。

    “嘿嘿,一块上品灵石,不亏!”

    感受着飞剑和自己身体那种细微的变化,方逸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耗费了一块珍贵之极的上品灵石,能换得修为和飞剑同时的提升,方逸已经不觉得亏得慌了,即使成为灵器的钧天鼎无法让血参继续生长,方逸也认为上品灵石用的值了。

    “你当然不亏了。”

    钧天鼎器灵的声音传了出来,在成为钧天鼎器灵之后,那个残魂本身的意识几乎被消磨殆尽,变得越发刻板起来,但不知道为何,方逸感觉此刻听到的这个声音中的感情,似乎比以前要丰富了许多。

    “你得到的好处更大吧?”方逸没有多想,而是和器灵沟通了起来,“怎么样?你现在的神识是什么修为?有没有到筑基中期?”

    在成为钧天鼎器灵之后,那残魂的修为也慢慢的在恢复着,前不久刚刚恢复到了筑基期的神识强度,在方逸想来,它刚才吸收的上品灵石灵气应该是最多的,估计这会儿已然是筑基中期的修为了。

    器灵的神识修为越强,能炼制的丹药等级也就越高,所以方逸巴不得器灵的神识强度能达到筑基后期呢,那样有器灵出手,方逸就不虞筑基期时修炼所需的丹药了。

    “筑基期的神识?”

    器灵的声音显得有些古怪,“我觉得的我的神识,应该已经能达到金丹期了,难道我生前是金丹期的修者?可,可金丹期的修者又为何会丧命在万兽山中呢?而且晋升之后,为何又没有天劫呢?”

    在神识提升之后,器灵的思维变得有些紊乱,虽然没有想起前尘往事,但金丹期和灵器的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项,却是自然而然的出现在了器灵的神识之中。

    按理说不管是灵体的神识晋升到金丹期,还是灵器的形成,都会出现金丹劫和灵器劫的,但这两种劫难都没有出现,器灵也不知道是种什么情况。

    “你说的是上古时期的天劫?”

    听到器灵的话,方逸也在脑海传承中搜索起有关于天劫的内容,过了好半晌方逸才开口说道:“难道是因为现在天地灵气消散,这万兽山中的灵气已经不足以形成天劫了。”

    方逸发现,根据传承中所说,被修者恐惧的天劫,其实并非是一件坏事,固然有些修者在天劫中灰飞烟灭殒命当场。

    但只要撑过天劫,得到的好处也是巨大的,单是那天雷淬体,就能让金丹期修者的肉身变得强大无比,除非使用灵器,否则筑基期炼气士即使用自己攻击力最强的本命法器,恐怕都无法划破金丹期修者身上的皮肤。

    “也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我生前就是金丹期修者,由此才没有引发金丹劫,而钧天鼎也是如此!”器灵给出了一个猜测,不过它也不敢确定。

    “管它是怎么回事。”

    方逸摆了摆手,眼中露出了一丝兴奋之色,开口说道:“既然你的神识达到了金丹期,那咱们是不是在万兽山就无敌了?什么筑基期的妖兽,你一个神识镇压过去,它还不得变得老老实实?”

    想到万兽山那些灵兽们的收藏,方逸变得愈发兴奋了起来,仅是宰了三只灵兽方逸就收获不菲,想想万兽山深处那些妖兽的宝贝,方逸的口水都差点流出来了。

    “如果我不仅有金丹期的神识,也有金丹期的修为,那么你在万兽山即使说不上无敌,也不需要怕谁了。”

    听到方逸的话,器灵的声音又变得有些古怪,“但我现在只是个器灵,脱离不了钧天鼎的桎梏,神识再强大也只有你能感应得到,根本就无法释放出去用来威慑妖兽……

    而且我要是不收敛钧天鼎成为灵器之后散发出去的的灵力波动,怕是你一出去就会被妖兽给盯上,虽然妖兽无法使用人类的法器,但却是可以用其交换一些它们所需要的物资,咦?我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

    器灵说到这里的时候,忽然停住了嘴,它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知道这些事情的,话到嘴边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就说了出来。

    “妖兽和人类有交易?”听到器灵的话,方逸不由愣了一下,“它们不是和人类打生打死吗?怎么可能还有交易?”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器灵传过来的声音很是迷惘,显然残缺了绝大部分记忆的它已然是想不起来生前的那些事情了,只是偶尔会闪现出一些记忆碎片罢了。

    “对了,我炼制的盘龙棍,不也是法器吗?为何猴子可以使用?”方逸没再纠结于妖兽和修者交易的事情,毕竟那些事情离他太远,以方逸现在的修为,根本就接触不到那种层面的妖兽和修者。

    “你那也算是法器?”

    听到方逸的话,器灵很是呲之以鼻,“那么简单的聚重法阵,稍微一点天地灵气就能激活,就算是灵兽的妖力也可以,但真正的法器却是需要使用灵力激活的,妖力根本就无法使用。”

    (本章完)

    < ="-: r">r();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