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重生之嫡女篡权 > 第二百七十七章初夏再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经意间,又是一夏。

    初夏,苍苍天际澄澈无云,蜡梅的叶子在阳光下一动一动,地上印满铜钱大小的粼粼光斑,

    十四公子站在灿烂的光斑里,身后是一簇簇和煦的阳光。

    草木欣然,婉婉轻回,仿若过去所有的记忆,随着一阵阵清风迎面拂来。

    正在静静?辛⒅?保?骱笞?鲆幌?碛埃??墓?涌辞迥侨说牟嗔常?萆?缦桑?羧舭子瘛⒘鞴饫觳省Ⅳ嫒艟?瑁?鞘怯斜鹩诔跸牡囊恢盅ょ稀

    在层层叠叠、照人如濯的青翠中,那人掂量着手中的长剑,对十四公子道:“你说南化小候爷的夫人原是南山竹海修道的道人,借尸还魂还活在世上,是真还是假?”

    十四公子无顾那人的戾气,自在闲散地道:“真的如何,假的又如何?”

    那人疏淡无礼地道:“真的便带我去见她,若是假的,那你便是有负盛名,靠编瞎话来骗钱,我手中的剑便不能饶过你。”

    十四公子瞅着指向自己的剑,轻笑道:“小候爷以为,你的九阙剑能伤得了我?”

    那人瑰丽的面容微微一愕,冷哼道:“你倒是个识货的。”

    十四公子掌风一拂,内力悉数震在蜡梅树的枝干,蜡梅稠密的树叶洒落下来,伴着阳光金色的光斑,一片片旋落在十四公子的周身。

    容瑾眼底有一闪而过的动容:“好功夫。”

    十四公子摇摇头道:“我却觉得,我的功夫并不十分的妙。”

    容瑾冷目向他,仿佛在等十四公子的下一句。

    十四公子嘴角噙了笑:“要不咱俩比试比试,若我能赢过你,那才可见我的功夫是真妙。”

    容瑾道:“我从不跟人比剑。”

    十四公子蹙眉道:“你既不跟人比剑,又带剑干嘛?”

    容瑾不耐地道:“带剑是为了杀人。”

    十四公子低垂着眼睛道:“可你不会杀我?”

    容瑾双目紧锁:“我想杀就可以杀。”

    十四公子抬眸,眼里闪着狡黠:“你要杀了我,就再也不会知道你夫人的下落。”

    容瑾冷哼:“你以为,我真会相信你的鬼话?”

    十四公子心如潭水静如风地道:“你若不信,为何会从永昌茶馆跟我跟到此处?”

    容瑾一窒,默然无声。

    纵然觉得十四公子十分荒谬,容瑾还是想相信。

    即使十四公子编出妖鬼神魔的混帐话,容瑾还是一路跟了过来,只要有半分希望,容瑾便不会放弃。

    十四公子戏谑的声音在容瑾耳边响起:“小候爷,到底是跟我比剑,还是杀了我?”

    容瑾没有出声,手腕一抖,长剑已经划出十米。

    十四公子不惧不怕,冲着容瑾微微一笑,身形在原地转动,愈旋愈快,突然飞离地面,轻轻松松躲避开剑气。

    容瑾飞身到半空,九阙剑一剑化为九剑,漫天的剑影包围着十四公子。

    十四公子衣袂飘飞,招招精妙如斯,掌风宛若满天星雨向四周扩开,剑影在外围,至始至终没能刺到十四公子一分。

    容瑾目不转睛地望着十四公子。

    十四公子使的招数,明明是容瑾所学。

    容瑾不解,自己的招数为何十四公子会使?

    这个十四公子相当古怪。

    思量间,手下再不留情,九阙剑幻化成万千剑影,从四面八方向十四公子袭去。

    十四公子荡在半空,方才轻松的表情全无,顿时手忙脚乱的疲于应付起来。

    容瑾觉得十四公子是个人物,方才用了十分了得的一招,而十四公子却不把自己当人物,不到一会就在半空里叫道:“容瑾,快点收招,这招实在精妙,我从前没见你使过,应付不好……。”

    从前?

    从前是什么时候?

    容瑾不曾记得见过十四公子,也不曾记得和十四公子动过手。

    剑气刺碎十四公子头顶的方帕,墨黑长发飘散在夏风中,十四公子清秀白净的容貌被一头墨黑长发彰显的逾发清秀白净。

    可清秀白净的只有外表,十四公子手忙脚乱到心气不稳,身形一荡,整个人从半空中笔直落下。

    容瑾收剑,飞身接住十四公子,开口道:“你是个姑娘?”

    十四公子重重点头:“候爷,好眼光。”

    容瑾心道,但凡不是个瞎子,都能看出来。

    十四公子的手不规矩地揽住容瑾脖子,笑得荡漾:“候爷这三年都在哪里逍遥?”

    容瑾落地,一把拉开她的手,将她推出数米之外,严厉地道:“姑娘请自重!”

    十四公子很不自重地蹭过来道:“候爷,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容瑾肃杀地道:“姑娘,你再往我身上靠,休怪我剑下不留情。”

    十四公子眼里有笑意,退了两步,站在一片灿光里,拂了拂长发,从脖口上拉出一根红线,线上系着一块古玉,玉面白如截脂。

    那块玉,明明就是郑青菡带进棺椁的一块。

    容瑾顿时手脚发麻,不可置信地瞪着十四公子,瞪不得将十四公子瞪出个洞。

    十四公子道:“我排行十四,却不是家里最小的孩子,我下头还有五个弟妹,因为兄弟姐妹多,家里条件很拮据,我从小到大只有一个愿望,就是能像别的女孩一样,能有块漂亮的玉件,但我家里穷,有块玉这样富贵的事,一辈子也不可能轮上。”

    容瑾一个心如深潭的人,此时也不禁面色惨白,因为十四公子透露出一种让人说不出的感觉。

    十四公子偏头看他:“可我运气不知是好是坏,三年前出门采莲子,不小心掉进水里,救出水面已是奄奄一息,我上头有七、八个哥哥,他们问我,可还有什么想要的?”

    “一个人死前,别人总要问,你还有什么想说的、想吃的、或是想要的?”

    “我对哥哥们说,我想要一块玉。”

    “我们家很穷,根本买不起玉,离我们家最近的地方是候爷驻营,那天起了场大火,我三哥学过武功,身手不错,眼力更是不错,他发现棺材里躺着候爷的夫人,夫上身上有块漂亮的古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