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圣墟 > 第188章 再次进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陪着他们来的人愕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但他立刻明白了,刚赶到的这几位援手对楚魔王敌意不小。

    “唔,想必两位牛王定很伤心吧。那个楚风太高调了,就知道活不长,被人强势击杀于西方,这是早已注定的结局。”那人微笑,他身边的几人也露出淡笑。

    “是,关系莫逆。”那人点头。

    “呵,听闻那两头牛跟楚风是至交好友?”位陌生的王者带着笑意,问身边陪同他而来的人。

    此时,半山腰的王者到了山上,有人,也有陌生的面孔。

    它生长起来就是果实,正在进化中,这次会是什么?楚风密切关注!

    牛王宫,极致绚烂过后,花瓣开始凋零,而后颗很小的突起出现,晶莹透亮,弥漫着白雾。

    “咔嚓!”

    两头牛暗叫糟糕,半山腰的王者也快到了,真要闯进去,楚风的秘密就曝光了,可能会被诸王惦记。

    因为,牛王宫再次发光,绚烂至极。

    “咦,老黑你的王宫中有什么宝贝,放心,兄弟们不抢,只是好奇想进去看看!”有人叫道。

    与此同时,宝瓶再次绽开,花瓣舒展,而后极致璀璨起来!

    最终,他猛地吸了最后口气,所有光雾都消失,没入他的躯体中,芬芳让他他身心舒畅。

    牛王宫,楚风大口呼吸,吞吐光雾,毛孔也如此,全力以赴,他已经听到了门外的那些声音。

    这让两头牛焦急,人来的太多的话,到时候他们想拦都拦不住。

    这时,又有几头王级生物被惊动,已到半山腰,即将赶到这里。

    “老黑,怎么了?”

    原本几人也只是好奇而已,现在看两头牛要发飙,并不想同他们撕破脸皮,全都打哈哈,站在宫外,向里窥视。

    现在说什么也不能让几人进去。

    黄牛也阻拦,道:“谁敢强闯我的家门,别怪我到时候不气!”

    “山鸡,关你屁事,赶紧离我远点,这是我的王宫,你还想强闯不成?”大黑牛吼道。

    “我怎么觉得不对,让兄弟们进去看看!”有人说道,连牛王宫的房顶都被拆了大片,里面显然有问题。

    “我兄弟在闭关,不容打扰,会儿等他苏醒,我带你们进去!”大黑牛说道,站在那里,伸开双臂,拦住所有人,杀气腾腾。

    这次来了数位王者,就要向宫里闯,他们深感好奇,想知道究竟怎么回事。

    “老黑,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们?”

    但是这也很危险,旦那些人闯进来,后果不堪设想!

    牛王宫,楚风暗自庆幸,这花朵绽放后,光雾b裹着他,浓郁芬芳的香气并没有散出去,不然的话现在就被人发现了。

    幸亏是在午时,烈日炎炎,如果在黑会更加醒目。

    这里的异象太惊人,牛王宫顶棚被揭开,曾经光华绚烂,光溢彩,惊动了其他王级生物。

    “我们去挡住他们,楚小子你自己留神!”

    两头牛面变了,起向外赶去。

    牛王宫外又来了人,被大黑牛的群手下阻挡住,不然的早就冲进来了。

    “老黑,小黄,你们这里怎么了,是不是发现什么宝藏了,要想着兄弟们啊。”

    他骨髓有了层很刺眼的光泽,而血肉如同神金铸成般,晶莹中带着丝丝缕缕坚固不朽的气息。

    此时,他身体在有规律的震动,五脏轰鸣,越发晶莹剔透,导致血液速更恐怖。

    宝瓶倾泻,小“瀑布”绚烂,笼罩着楚风,不断渗透进他的血肉、脏腑、骨髓中,他周身都在发光。

    现在看来,楚风多半会很恐怖,不见得弱于他。

    “妈的,他挣断四道枷锁后,是不是我都不是他的对手了?”大黑牛犯嘀咕,原本他相当的自信,挣断五道枷锁后,他觉得除却獒王、老狮子等人外,已经无对手。

    结果,他却大败于楚风手中。

    黄金狮子挣断四道枷锁,号称同阶不败,据传比他多挣断道枷锁的那些猛人都不是他的对手。

    “我终于知道这小子为什么挣断三道枷锁后就能将道行更高的黄金狮子给煮了,他每次的进化都这么猛烈,想不强都不行!”大黑牛感叹。

    楚风身体摇动,他并不吃惊,因为不止次经历了,早有经验与心理准备。

    同时还伴着污血,他的身上有层无法说清的物质,料想是所谓的“杂质”,都能以肉眼看到,这说明进化太迅猛!

    两头牛心惊,楚风的蜕变太剧烈,每吸收次光雾,毛孔都会排出少许黏糊糊的东西,他的身体在颤抖。

    骨髓在造血,取代旧血。

    骨髓炽盛光芒弥漫,所有骨髓的活在刹那增强,十倍、百倍的提升,接着激烈动起来。

    接着,他全身的骨头都在响,如同捶打,像是在被金石敲击,很绚烂,骨质洁白,如同羊脂玉石。

    而且,五脏在震动,导致血液奔腾,极速转,结合血肉律动,全身共振,这是最激烈的进化!

    楚风运转呼吸法,脏腑通透,十分灿烂,随后有雷音缭绕,五脏六腑如小太阳般发出刺目的光。

    两头牛都有点傻眼,从来就没有见到过这样的花朵,宝瓶口倾泻花粉,挂光雾垂落下来,真的微型瀑布似的。

    楚风那里片朦胧,被花粉雾霭b围,朦朦胧胧,雾霭也是三,纠在起,氤氲蒸腾。

    就是脏腑、骨头都不能阻止,热渗透进骨髓中,无不在,像是于严寒的冬季沐在暖棚中,通体舒泰。

    他能感受到,花粉形成的雾气十分神秘,像是天生为生物进化而生,进入人体后,刹那就被吸收。

    这是种享受,芬芳没入他的躯体,股又股热 ,渗透进他的脏腑中,深入他的骨骼,刺激浑身血脉。

    楚风全身上下所有的毛孔全部打开了,他在运转呼吸法,吸收这种神秘而又惊人的花粉雾霭,开始进化。

    “我还想稍微揩点油呢!”他咕哝,万有花粉飘散开来也是浪费,他跟黄牛等在这里,准备吸收多余的,哪曾想那雾气聚而不散。

    “什么况?!”大黑牛瞪大双牛眼,嘴巴张的很大,简直有点不敢相信。

    他的口鼻中尽是芬芳,太浓郁了,让他有种羽化飞仙的感觉,双足都仿佛要离地而起,清香深入神中!

    楚风早已撕裂衣服,扔在边,沐“瀑布”,那花粉雾气在他身上 ,向他的肌体中渗去。

    到最后,瓶口那里宛若道小瀑布般,雾霭倾泻下来,落在楚风的身上,那是花粉形成的雾,将他b裹。

    重新闭合的“花骨朵”光溢彩,瓶口那里弥漫雾气,接着越来越浓,聚而不散。

    突然,异变发生!

    “花瓣怎么又合上了?”两头牛都愕然。

    突然间,所有花瓣敛,重新闭合,再次化成宝瓶,巴掌长,通体灿烂,如同圆满大道的载体般。

    当!

    楚风站在树下,抬头看着,深感怪异,这次怎么没有花粉落下?

    这种树般都把持在传承了数十上百万年的无上道统手中。

    黄牛也眯缝着眼睛仔细观看,今日所见太奇异了,在它来的那个世界,这样的神秘异树也很稀有。

    “从未见过这么古怪的花!”大黑牛在远咕哝道。

    剑芒道又道,冲上半空,十分炫目。

    锵!锵!锵!

    此时,就是楚风都发呆,花瓣舒展开后,竟是柄又柄剑体,很奇特,斑纹密布,非常惊人。

    那是道又道剑芒,映照的牛王宫都刺目之极。

    突然,如同剑鸣般,所有花瓣突然在刹那间绽开,向外伸展,三种光交织,十分璀璨,冲天而上。

    铮铮铮……

    大黑牛与黄牛b嫌,都退到门口那里,不想瓜分楚风的这次机缘。

    正在这时,花骨朵开始绽放,响声清脆,宝瓶像是要解体,全面龟裂,缝隙扩张到瓶底那里。

    啵!

    三种光纠,形成斑斓彩,整株树体b括花蕾都如此!

    但这时他们的面也都变了,因为光华冲起后,实在太绚烂,牛王宫上方成片的三光在闪烁。

    至于大黑牛更是早已瞠目结舌,颗种子在间长成大树,最后开花时彩改变,这着实神奇。

    黄牛目瞪口呆,还是第次见到这样的蜕变,彩竟然不同了。

    最后,无论是叶片,还是枝干,亦或是根须都如此,不再是单的颜。

    而且,它的颜变了,由金黄化作三种光,碧绿、银白、金,丈许高的树体彩斑斓,三种光纠在起,围绕着它转动。

    这是天当中阳光非常盛烈的时刻,而树体就是在此时发生激烈变化,瞬间而已,整株树炽盛如太阳,绚烂至极。

    日当午时,太阳火辣辣。

    黄金树的顶端发出咔的声轻响,瓶体的花瓣正式要绽放了,缝隙越来越大。

    时间不长,他将来人应付走了,回到宫中,正好看到花蕾成。

    大黑牛赶紧冲了出去,这可是关键时刻,绝不能让人闯进来。

    “老牛你在哪里,里你这里鲜红片,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诶,你的牛王宫怎么把房顶给拆掉块。”有王级生物来访。

    好消息是,昆仑的些援手也陆续到了!

    席勒、梵林、老狮子、黑龙王等干高手全都到了,就在昆仑山外,谁都说不好什么时候会猛攻。

    红日升起很高,临近中午,今天的昆仑山很不宁静,因为大战随时会爆发。

    宝瓶要开花了!

    “还好!”他长出口气,更愿意种子开花结果,他则可以跟着进化,而不愿意它蜕变成件器物。

    所谓的花纹将宝瓶整分割,成为片又片花瓣,只待绽放。

    “嗯?还是花朵!”楚风惊异。

    结果,那些花纹裂开丝丝缝隙。

    当瓶体生长到巴掌长,它上面出现些花纹,很细密,也很繁复,最后发出锵的声轻响。

    楚风站在树下,仰头观看,深感疑,难道这就是种子的终究形,自此之后不再蜕变了吗?

    这个瓶子由手指肚那么大逐渐生长,随后到了鸡蛋那么大,莹莹灿灿,动出蒙的雾气,看起来相当的神秘。

    显然,宝瓶也是玄奥莫测的超凡兵器,旦炼成,它可拥有超乎想象的威力,比神通还可怕!

    黄牛神动,对这种东西很敏感,在它那个世界,飞剑只是常规武器,还有镜、塔、钟等,真要是有神的话,非常恐怖。

    大黑牛张了张嘴,有些吃惊,不是要开花了吗?可这是个通体发光、很绚烂的瓶子啊。

    长出个瓶子?楚风狐疑,边盯着边琢磨,这东西看起来非常不般。

    无论怎么看,这都不像是花朵,而是个器物。

    在黄金树的顶端,冒出芽,这是花骨朵,渐渐变大,它形若个宝瓶,晶莹剔透,非常美。

    丈许高的金树体,锵锵作响,满树叶片都是黄金小剑,无风自动,撞击在起发出金属颤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