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升迁密码 > 第215章 好自为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空如洗,风微微的吹拂着,千条万条的柔柳,齐舒了它们的黄绿的眼,红的白的黄的花,绿的草,绿的树叶,皆如赶赴集市者似的奔聚而来,形成了烂漫无比的春天时,那些燕,那么伶俐可爱的燕,便也由南方飞来,加人了这个隽妙无比的春景的图画中,为春光平添了许多的生趣

    历史的洪流滚滚向前,当岁月时针指向二十一世纪初页,一场反腐风暴在华夏大地以摧枯拉朽之势逐渐拉开,一个接一个的大佬和政治明星纷纷走下神坛,接受历史的审判。面对这种形势,有的人气定神闲,有的人却气喘虚虚。

    胡振龙站在窗边鸟瞰龙长市的喧嚣和繁荣,举眼向远方望去,延绵的峰峦跃入眼帘,往事一幕幕浮现出来,感慨万千。他长叹了一口气。见屋里烟雾缭绕,顺手将塑钢窗户推开,顿时外面的风迎面扑来,胡振龙的鼻翼颤动。

    目前招商引资的大戏正唱得如火如荼,步伐不断加快;经营城市的大幕已经拉开,中心城区十平方公里的大拆迁工作已经基本完成,市中心的头号形象工程——人民广场和会展中心建设已经工程过半,龙长市正在胡振龙经营城市发展理念的引领下,以前所未有的力度脱胎换骨。

    胡振龙作为一个政治老手,眼前的政治风向他是一清二楚,但有一句老话叫骑虎难下,他长长地叹了口气,想起了一首唐诗: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园香径独徘徊。

    自从担任龙长市市长以来,他可谓是兢兢业业,鞠躬尽

    萃。龙长市的以每年百分之十的速度递增,基本上实现了他提出的超常规,跳跃式发展,解决了多少年来想办而办不成的大事,不敢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但也可以成绩斐然有口皆啤。

    但是胡振龙也心知肚明,他灵魂深处好像有一只神秘之手,牵引着他越过了一条红线。让他寝食难安。

    就在这时电话铃响了,胡振龙一看是浩森副省长秘书的电话,他内心为之一振。胡振龙知道,浩森副省长有个习惯,他要和下属通话,一般是先让秘书给下属打电话,再让下属给他打电话。一般浩森副省长是不轻易给下属打电话的,除非是两种情况;

    一是升迁。胡振龙从市经信委主任升到龙长市副市长时浩森打过一次电话,告诉他省常委会已经开会,研究并通过了对他的任命。第二次是让胡振龙任常务副市长时,浩森打过一次电话,要求他一定肩负起这一重担,尽快把龙长的工业搞上去。

    二是有求。二公东方来龙长能拿到市中心十平方公里土地的开发权,就是浩森的一个电话起的作用。浩森每次电话,胡振龙都感觉和浩森副省长的个人关系拉的更近了,他感觉浩森身上的一种难以言表的磁场,让你心悦城服地簇拥在他的鞍前马后,为他披肝沥胆。

    胡振龙站起来稳了稳情绪,用十分平和地语气:“良秘书,副省长有什么指示?”但听到的却是冷冰冰地回答:“浩森副省长已被中*委带走了,他走时稍稍地让我告诉你一句话‘好自为之’。”

    胡振龙听到这里,犹如晴天霹雳,半天没缓过神来。他一屁股坐在老板椅上,又拿出一支大中华,很很地吸了一口,一缕青丝缓缓向上,他无奈地看了半天,思绪就像一团乱麻……

    杨业功得知浩森副省长双规的消息后也震惊不已,他闭门谢客,独自一人坐在办公室里慢慢地睡着了,他做了一个梦:

    两个鬼抬着杨业功过了奈何桥来到阎王殿,杨业功吓得双膝跪地,不敢抬头。阎王爷睁着一双炬眼问太师:“下面跪着的是什么人?”太师回答:“回阎王爷的话,下面跪着得是个董事长,名叫杨业功。”

    太师完拿出一个文件夹:“此人有重罪,这是杨业功的罪状材料,请阎王爷过目。阎王爷接过文件夹,打开一看:“业功啊,你生活腐化,不讲自律,才做了三年董事长就喝了一千多瓶茅台酒,平均每天喝三瓶,不应该啊!”

    杨业功跪在地上:“报告阎王爷,三年间我实际上才喝了五百多瓶茅台酒,那五百多瓶是办公室主任虚报的,是他吃了回扣。”阎王爷:“这就叫上梁不正下梁歪。”阎王爷叹了口气又:“你干了三年董事长共浸吞国家资金一亿多元,还有就是因你管理不善三年间隆隆矿业共发生死亡事故十多期,死亡矿工三十多人,按照阴间法律应该处以极刑。”

    杨业功抬起头来问:“阎王爷,什么是极刑啊?”阎王爷回答:“极刑有两种:一种是下油锅;另一种是凌迟。”

    杨业功一听吓得全身发抖,他颤颤惊惊地从内衣口袋里拿出一张一千万元的银票:“我罪该万死,求阎王爷开恩,我不要凌迟,求你让我下油锅,痛快地死吧。”

    阎王爷一听大怒:“你罪大恶极,死到临头还敢戏弄本官,来啊!把杨业功凌迟处死!”杨业功全身打了个冷颤,被恶梦惊醒……

    就在这时,两辆警车开进隆隆矿业,当一副冰冷的手铐带到杨业功手上时,杨业功感到全身沸腾了许久的热血顿然停止,全身开始发凉。他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办公室南墙上,浩森副省长亲自书写的‘今天才真正属于我们’笔势飘逸,气势不凡的九个大字,突然又想起了朗清大师送给他的那句话“时时示世人世人自不知”。他慢慢地低下头喃喃地:“人在江湖,身不由已”……

    后记

    日本有一位著名作家过一句名言:“一位真正的作家就是能感觉到别人感觉不到的痛。”《升迁密码》酝酿了五年,一年前动笔,今天落笔,内心格外地轻松。我首先应该感谢凤凰给我这样一个平台,让我成为一位络写手。也应该感谢广大读者给我鼓励和鞭策,最后用电视剧《人民的名义》的主题歌结束我的作品:

    当所有万马奔腾扶摇升起

    一口气直达心底凛然正气

    以人民的名义托付你

    权杖的重量勋章的意义

    当一切尘埃落定喧嚣归隐

    一颗心情归故里潇洒落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