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五行天 > 第五百六十二章 天心城的对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麻士吉此刻也是不敢怠慢,神谨慎:“是。”

    叶夫人此时怒火全消,目光落在麻士吉身上:“大师之光才是我们的根本。还要劳烦先生多费心,不求速成,稳健第。只许成功,不能失败。”

    年听风没有吭声,他立即成为厅目光焦点,好几道目光隐含蔑视。他不动神,安之若泰,神畏裁决两部上前线,让听风部受到许多嘲笑。

    叶夫人自言自语:“希望神畏裁决,不要让我失望。”

    年听风会意:“属下明白。”

    叶夫人沉:“失败也要等挡住这b敌人之后。”

    年听风恭声道:“属下谨记!”

    叶夫人:“我们要掌握主动权,不要每次都这么被动。”

    年听风应到:“是。”

    叶夫人轻咳声:“要鼓励些有实力的战部,参加塔联盟。”

    年听风接着道:“无论是塔联盟斗,还是艾辉失败,我们都有足够的理由来收拾残局,到那时候,雪熔岩自然就是我们的囊中之物。”

    “劣势,他既然摆出奔赴前线的姿,那就必须获胜。否则的话,他的表,只会成为笑柄。”

    艾辉旦组建塔联盟,就势必牵涉到话语权的问题。在战场,任何时候都可能有生命之威,为了雪熔岩就会直接服从?这是绝不可能的事。

    叶夫人根正苗红,出身五行天最古老的家族。还有大长老长期的铺,即使如此,依然有很多人不服从。新光城看似安丑丑掌握,实际上尉迟霸等几位长老,才是真正的主事人。

    艾辉做松间派的领袖,大家不觉得有什么,因为松间派当时才数百人。任何个势力,旦规模上去,想要镇住场面,都不是件简单的事。

    叶夫人体会更深。

    众人纷纷点头,年听风的所言有理。

    年听风侃侃而谈:“劣势,声望低。在这之前,松间谷只能是个小势力,艾辉个人实力不错,但是还不足以吸引其他人加入。哪怕有人加入,这后面也会存在不听号令的问题,艾辉如何服众?”

    叶夫人神振奋:“说下去。”

    “夫人英明!”年听风先是拍了记马屁,接着道:“从目前来看,我们不宜动手。原因有两个,个是势危急,此战关键。是雷霆之剑主动奔赴战场,我们找不到理由。此时我们应该以静制动。艾辉想要实现他的目标,也存在很多障碍。他有几个劣势。”

    然而现在松间谷就像根卡在天心城喉咙的刺,不足以致命,却极为难受。

    众人不约而同点头,在这之前,没有人认为艾辉能够给天心城造成困扰。松间谷虽然实力不俗,但实在是太小。那么点人,能掀起什么风浪?

    年听风心中凛,叶夫人的“艾辉此獠”,杀意露无疑。

    叶夫人冷哼:“艾辉此獠,看似坦,实际最是诈。”

    年听风没有马上开口,而是整理了些想法,才缓缓开口:“属下看完艾辉的声明,开始也是惊诧,后来仔细想,这是个死中求生的办法。他可能注意到我们对雪熔岩的企图,索以大义对大义,用上前线这种方式,让舆论无法对他苛求。艾辉同样知道,前线危机四伏,光靠松间派的那点力量,没有什么用。所以他想出塔联盟,网罗群人,增加声势,也能增加获胜的希望。”

    叶夫人冷冷道:“说!”

    年听风见状,只好道:“属下有些猜测。”

    众人眼观鼻鼻观心,没有个人开口。

    深吸口气,叶夫人强自压下心中的烦躁:“罪不罪待会再说,现在说说,我们要怎么做?还有,艾辉发表这个声明的意图是什么?”

    年听风头垂得更低:“属下罪该万死。”

    说到这,她心中阵烦躁,每次只要涉及到松间谷的事,总是让她无比烦躁。她都在后悔,为什么自己没有早点把松间谷踏平!

    看到年听风度老实,叶夫人的脸稍缓,冷哼声:“责罚?责罚有什么用?责罚能够让我们不被世人所嘲笑?”

    年听风硬着头皮:“属下办事不力,请夫人责罚。”

    叶夫人脸铁青,厉声道:“他这是打我们的脸啊!战斗在前线的战部更需要雪熔岩,这是说我们在后面苟延残喘!呵呵,他还马上上前线,多么漂亮的手啊,耳光打在我们脸上,啪啪作响,我们还反击不了!”

    年听风不知不觉额头层细密的汗珠,他想过各种可能,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但是万万没有想到,艾辉行事方式如此出人意料。

    叶夫人严厉的声音,在议事厅回,所有人噤若寒蝉,夫人向雍容典雅,像如此失,还是第次。就连神畏裁决两部出城,夫人都没有这么生气。

    “这就是你们说的有把握办好?你们就是这么办好的?”

    铁兵人说得没错,天心城正在为艾辉的声明烦心。

    昆仑天锋轻笑声:“被师兄这么说,我都希望艾辉能早点来。”

    铁兵人道:“雪熔岩的事,就让天心城去烦心吧。我现在倒是对艾辉的塔联盟很感兴趣。不管怎么说,这家伙都是战斗的把好手,他来能够缓解我们很大的压力。”

    和师雪漫并肩作战这么久,师雪漫的实力和为人,她都相当佩服。能够让师雪漫这样厉害出的人做副手,艾辉确实很厉害。

    她和师兄能够成为天锋兵人的部首,都是因为父亲。而艾辉如今俨然是松间派的领袖,连师雪漫都是他的副手。

    昆仑天锋歪头想了想,点头:“师兄说得是。”

    铁兵人自嘲道:“其实我们现在又有什么资格去评价他呢?他如今的成就,全都是手打拼出来,我们望尘莫及。”

    昆仑天锋动容:“师兄对他的评价竟然如此之高!”

    铁兵人愣了下,回味片刻方点头:“他身上有很多异于常人之,斗志之顽强,从来没有在其他人身上见过。对别人来说,斗志可能是某种信念的坚持,但是对艾辉来说,就好像生来就有,是种本能,没有坚持放弃说。”

    昆仑天锋轻笑:“我觉得师兄其实挺欣赏艾辉的。”

    铁兵人感慨道:“所以说这小子滑头啊,你看看他挑的时机,天心城根本发作不了。虽然我也不知道,这小子如何打开局面,但是有这段时间的缓冲,他可以做很多事。这小子是乱战高手,是个泥鳅,见缝就钻。”

    昆仑天锋不是没脑子的人,歪头想了下,觉得师兄说得很对。她对叶很悉,知道叶最擅长隐忍,微微颔首:“师兄说得是。”

    铁兵人想了想:“我们照旧,除非天心城来了明确的指令。我估计天心城也不敢乱来,而且现在况这么危急,旦崩溃,引起连锁反应,那就真的挡不住血修了。到时候,血修大军长驱直入,这是天心城绝对不愿意看到的。”

    她接着问:“那我们呢?”

    薄纱后面的眼睛微微弯起,昆仑天锋最喜欢看师兄认真索的模样,这个时候的师兄就会忘了那些不开心的事,忘了自己受伤的事,专注而认真。

    “你看看他说的话,在挤兑天心城呢。战斗在前线的战部,比后方的战部,更需要雪熔岩。天心城现在肯定很伤,偏偏你还反驳不了。这小子坏得很,以前就是这样,和他打交道要尤其小心,不小心,就会被他带今沟里。也不知道师雪漫那么正儿经的女孩子,怎么会看上这个坏小子。”

    他接着沉:“艾辉那小子,滑头得很,而且半点亏都不肯吃。谁要从他碗里抢食,他定会拼命。看这个消息,这家伙估计是知道了天心城要动他,先下手为强。”

    铁兵人道:“不是好像,是直有。雪熔岩以前是甲等火液,作用就很大。现在加上塔,此等利器,天心城怎么会视而不见。”

    她轻声道:“叶对雪熔岩好像有些想法。”

    不知道师兄受伤之前,是个怎么样的人呢?也像现在这么严肃吗?也像现在这样从来都不笑吗?

    昆仑天锋知道师兄又想起了松间城的事,她能感受到师兄这些年始终郁郁欢,每次想到松间城的事,绪b动都很大。

    他朝昆仑天锋笑了笑:“我没事,只是没想到,这小子竟然已经成长到这地步。”

    自嘲笑,连命都不属于自己的人,有什么资格感伤?

    他从记忆的漩涡中回过神来。

    只微温的手掌轻轻握上他的铁手,手掌并不柔软,因为长期练剑布满老茧。

    命运仿佛给他开了个玩笑,把他扔进阳光里享受它的温暖美好,却毫不留把他脚踹入冰冷的深渊。

    那,他大醉场。

    当他看到艾辉把剑刺入王守川的身体,看到明秀泪满面,悲伤绝,他心如刀割。

    他受伤醒来,找来松间城之战的细节,惨烈得让他几乎窒息。

    恍如隔世。

    铁兵人默默地看着幻影中那个满绷带的红眼僵尸,除了声音他能听得出来,他实在无法把幻影中的身影和松间城的那位绣坊少年联系起来。就连声音,虽然悉,但是其中蕴含的平静和决心,是经历磨砺之后的钢铁意志,早已没有当年的稚。

    兵人战部营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