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陈庆之升迁记 > 第995章 佝偻老人(二)

第995章 佝偻老人(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两人穿过游艇码头,来到了紫竹院旧址,那灰墙红柱的清代行宫,虽然经历了岁月的侵蚀,但是依旧可以清晰地看见当年建筑的风貌。院前有两颗老白果树,据说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侧面长出了粗壮的子孙树,当真是“儿孙满堂”了。

    循着院中的小径,欣赏着一簇簇的竹子。据说公园里的竹子数量、品种均位列京城园林之最。得益于那些园林技师和工人们的努力,给人们在寸土寸金的京城呈现了一个美妙的竹海。

    这里的紫竹,据说最早是从四川移植过来的。相距匀称的竹节,紫褐色的竹杆,油光锃亮,外表好像是南方的“黑皮甘蔗”,细而多的一丛丛叶子却像是公鸡尾巴。至今已有竹类多个品种共计余万株,青竹、紫竹、斑竹、石竹、寿星竹、金镶玉竹等遍布园内,形成余处大大小小的竹林。竹林里面翠绿一片,密密层层,既有斑斑点点的陈年老竹,也有亭亭玉立的苗条新竹,给这个秋日里的公园增添了几分生气。

    一路上,叶远洋都没有开口说话,只是慢慢地踱步在紫竹院公园里面。难道今天是叫自己陪他来散步的吗?还是说来这里散心的?陈庆之心中充满了疑惑,却又不敢出声打扰,只是落后了半步,亦步亦趋地跟着叶远洋就是。

    公园里纯粹的游人不多,都是居住在附近的老百姓在这里散步锻炼身体,或者在休闲娱乐。

    湖边的一处树荫下,几位白发苍苍的老爷子摆开棋局,鏖战正酣。旁边不远处,一位老先生正在打太极拳,边上还有几位稍微年轻一点的老太太在跟着打拳,看样子这个老先生是教拳的师傅,只是他的徒弟们年纪也都不小了呢。再把目光扫远一点,有一位中年男人正在吊嗓子,不知道是不是在演练,准备上哪里参加比赛吧。还有几位显然是京剧爱好者,在清唱一段《定军山》。

    整个公园几乎是中老年人居多,仿佛给这个公园增添了几分暮气一般,却也像是中老年人的天堂,年轻人的身影几乎看不见,如陈庆之这般,简直都有点鹤立鸡群的违和感,强烈地破坏了这个天人合一的优美画卷。

    置身于这个公园中,陈庆之觉得像是突然就穿越到了老年时代,仿佛自己也成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正在这里跟自己的好友回忆一段往事,笑看风云。如果能够快速穿越三十年,好像也不错,因为退休了就可以真正地享受生活,不再操心几点上班,不再害怕手机铃声响起,可以睡觉睡到自然醒了。

    到底叶远洋今天的目的是什么,难道真的是纯粹的逛公园吗?好像也不对嘛,堂堂的副省长还会有这个兴致逛公园,尤其是在争取畜牧业博览会承办权的关键时刻?这说不过去呀。

    那么,他这是来拜访客人的吗,是不是事先就约好了到紫竹院公园来谈事情呢?好像也不对啊,哪有约在公园谈正事的,传出去多丢人啊,别人会觉得要么上南省的副省长脑子有病,要么觉得国家部委的人脑子进水了。

    咦,难道说叶省长要见的人就住在公园里面?嗯,越想越有这个可能,只是公园里边好像不会住人吧,怎么可能住在这里呢?一般住在这里的都是里面的工人,兼顾守园子的任务,政府高官怎么可能住在这里呢,安全好像也没有保障呀。

    而且还有很关键的一点,那就是叶远洋并没有带上任何的礼物,也没有交待陈庆之去准备。虽然只要他发一句话,驻京办这边肯定能够办的妥妥的,就是不经过驻京办,陈庆之自己也能办好。如果要去看望人,怎么也要带点礼物吧,贵重先不论,总要先把尊重人的意思给充分表达透吧。

    就在陈庆之胡思乱想的时候,叶远洋终于算是停下来了。这里便是公园里面的青莲岛。

    岛的四周临碧波莲塘,有梅、莲、虹三桥与岛外相连。岛上松竹滴翠,花木欣荣。山前是赏竹、读画的“八宜轩”,轩内壁嵌松竹佳句,柱悬八宜匾联。信步石径,有莲台为座,可赏荷纳凉。山顶“揽翠亭”可览全园秀色。菡萏亭”则是四灵拱柱,悬有以竹喻劲节,以荷喻清品的楹联。“跨海征东”,本是中国象棋中八大难解棋局之一。以此为主题做成了园林雕塑,趣味无穷。

    距离菡萏亭不远处有一栋两层半的小房子,青砖白墙,很有一股江南民居的味道。要说这样的建筑在岛上确实显得有点异类,但是房子色彩的搭配选择很用心,基本做到了与周围的景色浑然一体,并没有破坏这里的景致。

    到了岛上,这里显得更加宁静,仿佛远离了喧嚣红尘,整个人的身心都得到了一种解脱。

    但是很快,叶远洋就迈步走向了那栋两层高、带一个小院的房子。如果说岛上唯一令人感到有些特别的地方,那就是这栋小房子了。果然,这里面别有玄机呀。陈庆之紧紧地跟了上去。

    到了房子跟前,只见门的右侧钉着一块小木牌,上面写了几个方方正正的楷体毛笔字“游客止步”。除此之外,别无它字。既没有说清楚这栋房子是干什么的,也没有解释为什么要止步,透着一股神神秘秘的气息。

    虽然只是一块普通的木牌子,但是毛笔字的功底不一般,显见写字的人具有很强大的书法底子。都说民间藏龙卧虎,在京城就更是如此,所以看见这几个很有功底的毛笔字,陈庆之越发地不敢小瞧了这栋看似普通的房子,难不成里面住着的真是一位达官贵人?

    叶远洋在院子大门前驻足停留了一会,陈庆之等了一会后,小心地问道:“叶省长,需要我上前敲门吗?”

    得到了叶省长的点头同意后,陈庆之上前轻轻地叩击门上的门环,不一会,从里面传来一声回应,“来啦”,声音不大,听着像是中气不够足,大约是一个病恹恹的老人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