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太初 >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单影独人游裂山【三更】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单影独人游裂山【三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是裂山派的后山,这里沼泽遍地,平时根本没人会来,而现在他们之所以过来,是因为这地下正埋藏着裂山派守山大阵的一角。

    秦浩轩从王洋嘴里知道了方位,又用自己的神识测探一番,确定下面的确是有阵法存在,这才手持龙鳞剑土遁而下,剑光凛冽,连番劈出,裂山派埋藏地下数百年之久的守山大阵北角被秦浩轩彻底毁去,悄无声息,无法察觉。

    王洋看着很快出来的秦浩轩,眼睛中已经是一片灰败,他开始考虑应该往哪边跑了,裂山派他是不能待了,若是被教派中的知道自己带着外人把守山大阵给破了……

    等待自己的绝对是比死还惨的下场……

    只是想了想,王洋就被惊出一身冷汗。

    “走。”破了这个阵法之后,秦浩轩毫不犹豫的转头朝另一个阵角走去,王洋只能跟上。

    两人用了半个时辰,将裂山派的守山大阵彻底破了,秦浩轩这冲王洋轻轻一笑:“走吧,我们去见你的掌教,跟他好好讲讲道理。”

    ……

    当弟子传报王洋回来的时候,青松道人终于松了一口气,赶紧让人把他给宣进来。

    “怎么这么长时间?情况怎么样?秦浩轩呢?”青松道人一见王洋进来就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

    然后一个高大挺拔的人影从王洋身后踱步而出,稳稳的走到青松道人身边,淡淡的说道:“秦某就在这里,青松道人有什么想问的,不如直接来问秦某吧,正好,我有些话也想问问你。”

    王洋汗如浆出,四肢瑟瑟,看都不敢看青松道人一眼。

    乍见秦浩轩,青松道人悚然一惊,但他不消片刻就想明白了,颤抖着手指着秦浩轩道:“我赤水师弟呢?我的那些弟子呢?!你把他们杀了?!魔头!”

    秦浩轩的脸一点点冷了下来,他背对阳光,身前是一片暗沉沉的阴影:“我是魔头?秦某诚心与你们交换物品,你们也是的答应的,可秦某没想到的是,偌大一个教派说失信就失信,转头就想出种种诡计想要围杀我,这,你们是不是该给我个解释?”

    青松道人最初的惊悚过后,已经恢复了镇定,这里可是裂山派啊,自己为什么要怕一个秦浩轩?

    “解释?你这个人人喊杀的魔头需要什么解释?本座要杀你那是除魔卫道!”青松道人面上带了几分狰狞,他双眸泛着危险的光芒,对着秦浩轩冷笑一声,..“秦浩轩你也够愚蠢的,脱开重围不赶紧跑了还敢来我这里放肆,我看你真是活够了!”

    青松道人说完,抬手一挥:“既然你找死,那么本座就成全你!”

    数道法印从青松道人的指尖泻出,他猛地一拍地面,将所有的符印全都拍入地面!

    秦浩轩淡然的立在远处,一双眼睛饶有兴趣的看着青松道人。

    青松道人等了几瞬,察觉到不对劲,有些心慌的再次祭出召唤守山大阵的法印,可是如同第一次一样,整个守山大阵毫无动静!

    “怎么会……”青松道人猛然睁大眼睛,一脸的不可置信!

    守山大阵怎么会突然失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难道,难道……

    青松道人震惊的看向秦浩轩与一旁的王洋,惊惧恐慌的一下子占据了他的心。

    秦浩轩缓缓抽出龙鳞剑,偏头看了青松道人一眼:“诸位,既然如此,那便到我了?”

    刷!

    剑光从秦浩轩手中倾泻而出,锋锐的剑芒刹那铺满整个大殿,冷冽的寒光照射出秦浩轩一脸蒸腾的杀意!

    青松道人大惊之下随手扔出数道乌光盾牌挡在身前!

    哗啦啦!

    根本没用,秦浩轩的力道太猛,剑意太盛,一剑横空劈来,直接将那七面盾牌斩碎,然后锋锐的剑意没有丝毫停留,再次朝青松道人劈出!

    砰!

    青松道人满脸惊骇的疾飞出去,撞翻了数张桌子,虽然险险的避过了秦浩轩的剑芒,但胳膊还是被削去一大片血肉,鲜血狂喷而出,痛得他冷汗频出!

    王洋抱头躲在角落,看也不敢看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的掌教。

    秦浩轩没有丝毫的停顿,往前一跃,手中龙鳞剑闪出一片寒光,猛地驾到了青松道人的脖子上。

    因为手臂剧痛而紧闭双眼的青松道人,感受到那股直透骨髓的冰冷与锋锐,猛地睁开了眼睛,满脸惊惧骇然的看着秦浩轩,嘴里哆哆嗦嗦的说道:“别杀我,别杀我,我给你灵石,给你宝贝,别杀我……”

    秦浩轩加重了龙鳞剑的力道,在青松道人的脖颈处留下一丝血痕,鲜红的血顺着他的脖子留下,青松道人骇的全身僵硬,动也不敢动,失声大叫:“别别!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别杀我!”

    “我从来都没想过要杀人,只是诸位对我太过分了。”秦浩轩面无表情的说道,“而且这一次我来,也不是来抢东西,只是想来跟你好好的谈一谈道理,懂吗?”

    青松道人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懂懂懂!”

    “你们言而无信,觊觎我身上的宝贝,以交换为名实施杀人夺宝之实,这个罪名,你认还是不认?”

    青松道人脸色涨的通红,无比后悔跟秦浩轩作对,当下急声说道:“是我的错,我的错!我被猪油蒙了心,贪心一起,险些铸下弥天大错,秦小仙王大人有大量,就饶了小的这一次吧,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秦浩轩慢慢收了龙鳞剑的力度,青松道人一看他态度松了,立即道:“为了表示歉意跟悔意,我裂山派愿再送给秦小仙王两瓶万物水,还请请小仙王一定要收下!”

    万物水?秦浩轩想起因为天地规则改变而有些失效的万物水,为了养刑的残魂,秦浩轩没有拒绝:“拿来吧。”

    青松道人将两个玉瓶小心翼翼的交到秦浩轩手中,见他真的将万物水收下了,紧紧悬着的心终于稍稍落了下来,收下就好收下就好,这说明他可能真的不想杀我。

    秦浩轩收下两瓶万物水之后,直接将他们放入了龙鳞剑中,然后转身,手指一点,一个椅子稳稳当当出现在他面前。

    看着坐到椅子上的秦浩轩,青松道人心头一紧,想这魔头不会真的想要我教派的宝贝吧?

    看着满脸惊疑不定的青松道人,秦浩轩勾了勾唇角:“鉴于你们这些人颠倒黑白的能力,秦某觉得不能就这么走了。”

    “秦小仙王放心!我裂山派绝不会说你一个坏话,绝不会!”青松道人赶紧说道。

    秦浩轩摇了摇头:“空口无凭,咱们还是立个凭证吧。”

    看着秦浩轩手上出现的法纸,青松道人的脸这才真的有些扭曲,他干笑着:“这,不至于吧……”

    秦浩轩面色冷淡,当他看向青松道人的时候,眸中不带一丝感情,直看的青松道人全身僵硬,冷汗连连。

    “记得把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仔仔细细的写出来,最后,在后面落上你的大名。”秦浩轩没有废话,直接把自己的要求说了出来。

    青松道人再不敢反对,咬牙写了。

    秦浩轩拿着写的满当当的法纸,从头看了一遍,然后叠起来,轻拍了一下手背,笑眯眯的对青松道人说道:“只要你们不造谣,这张纸上的内容,就你知,我知,不会进第三个人的眼睛,懂吗?”

    青松道人一脸灰白之色,听了秦浩轩的话,反射性的点头:“懂懂懂,秦小仙王放心放心。”

    直到秦浩轩真的离开了教派,青松道人才一身冷汗的站起身,惊惧害怕过后,狂怒猛地窜起!近年来,还从未有人能把他逼到刚刚那般地步!

    青松道人一双眼睛满含阴鸷的看着山门,羞恼愤怒完全占据了他的思想,令他猛地挥手打出一道道法!

    砰

    “嘶!”在一片尘土中,青松道人惨叫一声,猛地捂住自己受伤的胳膊,阴狠毒辣的朝秦浩轩离去的方向怒吼,“秦浩轩!”

    ……

    离开了裂山派,秦浩轩正捉摸着还有什么办法能保护刑的魂魄,手里的两瓶万物水应该能够维护刑残魂三十年不散。

    “三十年……”秦浩轩皱了皱眉,“还是太少了。”

    王洋一直默默的跟在秦浩轩的身后,不近不远,秦浩轩看了他一眼,问道:“你知道哪些教派里有能够养人魂魄的东西吗?”

    王洋绞尽脑汁的想了想,最后苦着脸道:“这个,除了冥灵教的养魂木,小的真的不知道了。”

    秦浩轩轻轻叹息一声,心中也知道不怪王洋,毕竟在修仙界中,滋养魂魄本就是一件很少见的事情,能够得到一块养魂木就已经很好了。

    将手里的养魂木拿了出来,清澈的万物水也被染上了一层淡金色的光芒,温和宁静的气息从中散出。

    秦浩轩盯着养魂木看了许久,然后眼睛微微一亮:“找不到宝贝,我还可以用阵法啊,建造一个阻隔天地规则的小阵,不就能够让万物水的效果更好吗?”

    王洋一直偷瞄秦浩轩,现在见他心情明显变好,也松了一口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