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太初 >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神秘魅影绕【三更】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神秘魅影绕【三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是。”

    地魁堂堂主武杀眼珠子偷偷的转了转,方方正正的脸上露出几丝算计,虽然武杀不及宋游高大,但胜在肌肉喷张,整个人都带着一股令人心惊的煞气。

    武杀走出来朗声道:“阁主,我也想留下来,好好研究一下这些寒气跟太初教。”

    宋游轻抬眼皮看了武杀一眼没有说话,左媚儿微微一挑眉毛,撇了撇嘴,其他人也都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样子。

    “好。”普光阁阁主却很快的答应了。

    武杀眉梢带笑,连忙拱手。

    等其他人全都退了,普光阁掌教浮空真人才欲言又止的看了看阁主,忍了忍没忍住,还是说道:“阁主,您多年不管教内事物,可能不知道,这个武杀他……他有点急功近利,而且很是自私,让他留在这,一旦他破开寒雾……”

    “你不会以为他真能破开这些寒气吧?”

    付空真人微微一愣,有些没太明白阁主的意思。

    普光阁阁主轻笑一声,他看着外面的寒雾,略略偏头,然后抬手,指尖一点,一条不过丈长的火龙蓦然而出,直奔太初而去!

    火龙出现的瞬间,炽热的温度令付空真人都有些微微不适,可是付空真人却眼睁睁的看着火龙才刚刚进入太初,就被一大团寒气吞噬,顷刻间被冰封,然后狂风一卷,化成了齑粉,随风而散!

    “这……”付空真人睁大了眼睛,他虽然知道这些寒气厉害,却没想到竟然霸道到了如此地步!

    这到底是什么?

    普光阁阁主却早就预料到这种情况,他看了看满脸诧异的付空真人,问道:“你还没看出这是什么?”

    “我愚钝。”付空真人垂首。

    普光阁声音带上了一丝飘渺,他没有直接告诉付空真人这是什么,而是说起一则传闻:“有古书记载,天降寒月,万物冰封,人世间炎夏不再,终年酷寒,凡人十去六七,几欲灭亡。当时的仙王用通天手段,炼化寒月之息做寒月琉璃灯,才免除世人受那寒月之苦。”

    付空真人失声叫道:“这,这是寒月琉璃灯?!怎么可能?!太初教怎么会有如此逆天之物?!”

    纵然是无上大教的掌教,付空真人乍听之下,心情依旧难以平复。

    寒月琉璃灯,世间仅存三盏,其中一盏落在北面,造就了一片极寒无人之地,而剩余两盏却不知所踪。

    而现在,那世间极寒之物竟然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付空真人有些后怕,他搓了搓手指,皱着眉头道:“太初到底有多少底牌?要知道一盏寒焰灯便能倾覆万里地域,万一他们真的……”

    普光阁阁主摇了摇头:“不,他们没有本体,若本体真的在这,不可能只有这么点威力。”

    付空真人恍然的点了点头:“如果这些真的是寒焰之息,纵然不是本体,一时半会也是化不开的。”

    阁主点了点头,没再看太初,而是转身朝战舰走去:“咱们也回去吧,派人把手好这里就行。”

    “是。”

    ……

    太初教眨眼间覆灭,如石子入海,在修仙界也不过是引起了几声议论,便是有人想要探求真相,可是却找不到一个知情者,而普光阁从始至终对于这场行动,只给出了四个字:私人恩怨。

    ……

    三年的时间,对于修仙者而言不过眨眼,但是对于每日守着寒窖一般的太初教的修仙者而言,却真的挺难熬的。

    夜幕低垂,太初教外一处营地上,简单的营地搭设中人影晃动,夜明珠的光晕将帐篷内照耀的仿佛白昼。

    地魁堂长老蒋正百无聊赖盘膝坐在团蒲上喝着灵酒,干瘦的身体上披着宽大的衣袍,一抹山羊胡耷拉在嘴边,他旁边跟着数个弟子,吵吵闹闹,打破了夜的宁静。

    “唉,咱这要守到什么时候才能是个头啊。”地魁堂弟子石河愤愤的抱怨着,“这三年来,不仅修为没有精进,连一些门内的秘境开启都没办法去,白白浪费了多少时间资源,真是的……唉……”

    石河的长叹也引起了其他人的不满。

    “石师兄说的对啊,守在这里根本一点用都没有。”小弟子严明嘟囔。

    长老蒋正本来对把自己派遣在这里心里就不痛快,听了弟子的话,心里更像堵了什么,当下酒也不喝了,呵斥手下的人:“行了,哪来的那么多的抱怨?看看今天的寒气什么情况。”

    石河一挑眉:“还用看吗?肯定还是那样,每天都试,每天都试,弟子们都试麻木了!”

    “让你动手就动手,还敢犟嘴?”蒋正心里正烦,石河这小子还敢顶嘴,当下脸就拉了下来。

    石河撇了撇,不敢说话了,随手就打出一道火焰灵法,足有三丈多长,火焰凶猛,温度炽热,在漆黑的夜幕下仿佛一条火龙,腾地没入太初教。

    嗤!

    这条火焰重复了以往三年的每一天打出的火焰的命运,一入太初就被刹那冰封,连个烟雾都没冒,就瞬间消失了。

    看着重新恢复黑暗的太初,石河啧啧的说道:“看吧,还是这样。”

    严明给蒋正又灌上了酒,愁眉苦脸的说道:“两年前咱们堂主不是请高人来看过了吗?高人都说了,这些冰寒之气,百年之内是不可能散掉的,咱们每天这么试,的确没什么用。”

    “对啊,对啊,我就说了嘛,白白浪费时间。”石河紧接着说道。

    蒋正也呼出一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行了,除了这件事,不是还让我们找慕容超吗?你们有他的消息吗?”

    蒋正的话好像水入油锅,顿时让周围的弟子精神了,听到了慕容超的名字,一个个咬牙切齿的,恨不得现在就找到他把他砍了。

    “别说,那个阴险的小兔崽子还真能躲,咱们每个月都派出好几队人去找,可连人家的影子都找不到!”严明磨牙说道,“找不到他也就算了,三年了,出去找他的人大半都没回来,很明显被干死了啊,可是连咱们那些师兄弟的尸体都没找到。”

    “唉,被让我看到他,要是被我找到慕容超,定会把这个家伙给刮了!”

    “哈哈,就算咱们找不到他,想必这家伙的日子也不好过,太初教的叛徒啊!你们说,太初教那些人是不是恨他比恨咱们还深?”

    “那一定啊!不是他太初会灭吗?黄龙会死吗?我觉得啊,太初教现在活着的人恐怕连吃了他的心都有了。”

    “哈哈哈……”

    一阵大笑从这些人的嘴中传出。

    星辰漫天,夜极静。

    营地里的人打坐的打坐,修炼的修炼,浓黑的夜色一点点淡去,群星隐没,东方渐渐现出鱼肚白。

    风轻轻吹过,本来打坐的蒋正长老骤然睁开眼睛,大吼:“有人!”

    蒋正喊的已经够快,可还是晚了,一个全身披覆柔白华光的人鬼魅般飘来,速度之快令人瞠目!

    刷刷刷!

    【小说网 更新快】

    在暗沉天空的遮蔽下,数道黑影随着那领头人顷刻而至,普光阁的弟子纵然有些准备,面对着这些人却依旧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他们甚至连拔剑的机会都没有,便被人如砍瓜切菜般的砍翻在地!

    蒋正长老圆目怒瞪,心口被道法穿过,留下血淋淋的打通,然后被人一脚踢开。

    几瞬之间,十七个人全部被杀。

    啾!

    尖锐的声音突然响起,一道光影拖着长长的浓雾直冲而上,然后在高空炸裂!

    这是蒋正临死前发出的。

    “是他们的信号灵法!时间不多!”一个遍身黑衣笼罩,只露出一双眼睛的人看向那个被白光笼罩之人,传音道。

    “我知道,不用急。”

    那人身轻似一片飞叶,顷刻来到太初外围,指尖连点,然后单掌劈出!

    “吼!”一条火龙从他掌间飞出,足有数丈之宽百丈之长,昂首长啸,扑向被冰封的太初!

    整条火龙强力飞入太初,龙首都已经布满寒冰,整个身子却还在前进,最终整条火龙都完全没入寒雾笼罩的太初,不过,这已经是极限,下一瞬,所有的火焰被冰封,然后炸裂随风而散。

    光影笼罩之人立在原处,无人能看到他的面容,只能够听到一个飘渺的声音从他身上传来:“还是不行。”

    “这究竟是什么?”

    “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还是小看了他,走。”

    一声令下,所有人飞空远遁,从开始屠杀到最后撤走,不过几瞬的时间,他们行事干净利落,手段狠辣决绝,一看就熟手。

    就在这群人消失的瞬间,普光阁地魁堂堂主亲自带人疾驰而至,他们来的速度已经够快,却还是晚了一步!

    看着一地尸体,武杀额头青筋满布,暴怒狂吼:“畜生!敢杀我们普光阁的人,不要让我抓住你!”

    暴怒之声传荡数里,却没有一点回应。

    武杀抬手一挥,灵法骤出,将他身侧的一片林子拍成了灰烬。

    漫天尘土中,武杀的脸色愈发难看。

    因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