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太初 > 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汝投降我等不降【九更】

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汝投降我等不降【九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一刻,慕容超将震晕的人纷纷唤醒的说道:“本座决定了,投降普光无上教……”

    众人才刚刚醒转过来,便听到慕容超的决定,一个个愕然的相互对望,这个决定的震撼远超过之前看到两个慕容超,已经慕容超投影出卖太初的震撼。

    “我反对!”

    传承自慕容超狠辣一脉的李山康第一个跳了起来,随后其他人也纷纷附和着。

    “只有战死的太初魂!何来跪着的太初人!”

    “慕容院主,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慕容全知要投降的决定根本没有跟他们商量,不过遭到这样大的反对,慕容全知也是没有料到,几乎是有些狼狈的,慕容全知低声呵斥:“住口!你们懂什么?你们以为我愿意投降吗?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你们,为了我们别院的弟子!”

    李山康等人气的满脸通红。

    “我们修仙者,追求的是无上大道,是得道升仙!而这一切只有活下去,才有可能发生!”慕容全知眼睛一扫众人,“都给我闭嘴!”

    “可是,投降……”被慕容全知一手提拔成为西极教别院副院主的薛洋,忍不住再次开口。

    慕容超低声道:“你们以为我做出投降的决定容易吗?是掌教说,这个时候要考虑门派内的弟子!难道,你们愿意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师兄弟惨死,你们愿意看到我们整个西院化成一片尸山血海吗?!”

    听了慕容超的话,在场部分的别院弟子都低下了头,不再质疑这个决定。

    慕容超看了身后的弟子一眼,然后抬头对西岳真人道:“我们,投降……”

    话音刚落,一个人从慕容超身后走了出来,年轻的脸上,还带着青涩,但是眸中的坚毅却浓的如同海洋。

    “我们不投降,绝不!怎么可以投降给别的教派,我们是太初的弟子啊!这个时候,他们教派的人正在残杀我们的师兄弟,正在我们太初的土地上肆意杀戮,我们却在这里投降,不觉得羞愧吗?!”

    李山康指着主位上的西岳真人,提高了声音吼道:“投降是懦夫才会有的选择!我宁愿战死,也决不投降!”

    李山康的话仿佛日光贯透乌云,一下子照射在众人身上,原本犹疑、不安、无法抉择的太初弟子,在这一刻,也渐渐的坚定起来,不投降,不能投降,不应该投降!

    慕容全知看着这个弟子,面上表情近乎狰狞!他的眼睛几乎是带着恨意的看着李山康!这个弟子应该是自己用心魔暗示慕容超教出来的,他应该唯慕容超马首是瞻,怎么会在这时间跳出来反对?

    慕容全知不在乎将所有人杀光,只是他刚刚夺取身体,还有很多跑腿等事情需要这批人,孤家寡人的日子他并不喜欢,身为仙王的存在,从来很多事情都不是自己来做。

    李山康毫无畏惧的看着慕容超,完全的不赞同彻底的代替了曾经的拜服,李山康一字一字的说道:“院主,我们不能投降,如果降了,我们就再也不是太初弟子!如果降了,等我们魂归地狱,若是以前的师兄弟问我们,为什么没跟他们一起战斗到底,我们该怎么回答?!”

    原本懒散的坐在主位上的西岳真人,听了李山康的话,也不由得直了直身子。

    面对李山康的质疑,慕容全知全身僵硬的如同石块,他动了动嘴角,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其他的弟子,也全都看向了慕容全知,他们没有说话,但是眉眼神态,无一不是表示赞同李山康的话。

    “你再说一遍。”慕容全知冷冷问道。

    李山康毫不畏惧的与慕容全知对视:“我们绝不……”

    刷!

    刺耳的破空声刹那响起,李山康被一股尖锐的剧痛带离原地,瞬间被一把宝剑钉到了身后的墙上!

    血,先是一滴滴的从李山康的胸口滑落,很快,血迹蔓延了他的整个胸口。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现场的气氛一下子紧绷了起来。看着被一剑穿心钉在墙上的李山康,大厅内的别院弟子瞬间僵住!

    李山康看了看自己胸口的宝剑,那是慕容全知的佩剑,他这几个月一直跟在慕容超身边,自然知道,可是,为什么……

    忍着剧痛,艰难的抬头,李山康看向慕容全知,嘴巴一动,大口大口的血就涌了出来,他含糊不清的问道:“为什么……”

    慕容全知手微微一动,插在李山康身上的宝剑就瞬间被他收回握在手心,他冷冷的看着李山康,道:“因为我不能让你动摇军心,不能让你毁了整个别院。”

    没有了宝剑的支撑,李山康贴着墙面滑落地上,伤口流出更多的血,不一会就在他身下聚成一滩。

    太初弟子看着这一幕,心中也升起悲愤与荒唐的感觉,大敌当前,他们考虑的竟然不是杀敌,而是投降与自相残杀!

    这是太初弟子无法忍受的!他们不想死,但是绝不怕死,这是太初的教魂与铮铮铁骨!

    因为失血,李山康嘴唇渐渐变成了青白色,他向来傲慢无礼的眼睛也失去了焦点,变得涣散,但是他已经喃喃的说道:“不能投降……”

    慕容全知眼睛微微一眯,露出一抹狠辣之色:“你是不是忘了我平时都是怎么教你的?修仙一道,弱肉强食,只有在关键时刻,做出对的选择,跟着对的人,才能够走的更远,只拘泥于一时的意气能成什么事?太初被灭已成事实,那我们就该为自己寻求更好的出路!”

    李山康的身下的血越来越多,面上一片惨白,他努力的看向站在不远处的慕容超,慢慢的,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我不降,你,你是太初的罪人……”

    你是太初的罪人,你是太初的罪人,你是太初的罪人!

    这一句传入到慕容全知耳中的那一刻,他将封印的慕容超放了出来,让他控制着身体,听着这诛心的话。

    罪人……太初的罪人……

    慕容超怔怔的望着眼前的一切,感受着所有人那仇恨的目光,他仰头望着天。

    突然!慕容超放声狂笑,眼中的泪水尽是红色顺着脸颊流淌着,疯了一般的口中从喃喃自语变成仰天狂消:“我是罪人……我是太初的罪人……我慕容超是太初的罪人!我!慕容超!是太初的罪人!太初啊!你为何这般对我!为何这般对我啊!为何要让我成为你的罪人!掌教啊!为何!你为何要让我心生怨恨啊!为何不能对我多点关爱!秦浩轩!为什么!为什么啊!为什么你一定要事事压我一头!为什么啊!为什么啊!”

    慕容超咆哮着,宛如疯人一般的跪在地面之上,双手猛力的锤击着大地:“为什么啊!为什么啊!”

    慕容全知的力量渐渐消散着,西岳真人无法理解,为何慕容全知的力量在消散着,这是要将身体控制权完全还给慕容超?这仙王不是在追求复活吗?为何他在消散?难道……他根本无法复活?那他为何要这般对慕容超?

    一缕金光从慕容超的身体中脱出,他化为全知仙王光影。

    西岳真人第一次见到了全知仙王!

    仙王!传闻中高高在上的仙王!

    西岳真人曾经以为,仙王这种存在,应该是那高大,雄伟,面上或是带着慈悲,或是带着霸气的豪强之相。

    可,全知仙王像是一个干瘦的老头,他一身粗布的衣服,两条手臂更是早已经毁灭,若是面对面见了,真看不出这种人会是一代仙王。

    这仙王的脸上带着几分抱歉,用仅仅只是西岳真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了一句:年轻人,老夫对不起你了,可老夫不能不这般做……抱歉了……

    西岳真人不能理解,这话是什么意思!这话好像暗含着很深的含义!可到底是什么意思!西岳真人不能理解!他唯一知道的,便是全知仙王刚刚的表现,已然说明其真的活不久了,他是故意这般做的……可为何呢?

    “慕容院主?”西岳真人轻声说道:“你可还愿降?还是,你要殉教?”

    慕容超跪在地上怔怔的放空的看着天……殉教?何用!太初只剩下我了……殉教?太初……便真的没人了!

    “我投降……”慕容超缓缓起身,好似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他摇摇晃晃的起身,无力的看着西岳真人:“我……投降……”

    三个人从慕容超的身后走了出来,是周元,张哲与薛洋。

    他们三个直直的站在李山康的尸体前,眼圈泛红,神色却无比的坚定。

    慕容超喘息的看着他们,而后冷冷一笑:“怎么,你们也要背叛我?”

    三个人没有说话,但是态度却很明确:“我们不降。”

    (.. = < r='://..'>妙书斋小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