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太初 > 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无上普光登门劫【四更】

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无上普光登门劫【四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上官凌风更是直接道:“掠天神炉不是无上大教普光的镇教法宝之一吗?!难道,难道来的人是普光无上教……”

    黄龙的脸色也微微沉了下来。

    “太初怎么得罪普光了?”仁霞殿掌教荣岳真人皱眉问道。

    黄龙摇了摇头,轻声道:“不清楚”

    他是真的不清楚,普光突然而来,防不胜防,连一点预兆都没有!

    虽然毫无准备,但是太初也不是任人揉捏的,在异变发生的刹那,整个太初的守护阵法就已经启动,五大堂堂主也全部坐镇各堂,八大护法统领整个太初,调配有度,紧张却不见慌乱。

    而那些宾客也全都聚在主峰之上,有人能够做到淡然处之,有人却是不行,神色惶恐几欲崩溃,不住的喃喃:“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是啊,谁都不知道事情怎么话如此急转直下,变成如此模样,他们不是来恭贺新人大喜吗?怎么会突然发生这样的变故?

    普光到底因何而来,为什么一定要对付太初教呢?

    百思不得其解。

    数百上千年来,无上大教这样的存在,从来不会主动攻击弱小的门派,就算出手,也是会给出理由,先礼后兵。

    可是像今天普光这样,出动如此势力,连自己门派的镇教法宝都用上了,这样大的阵势,无异于告诉所有人,普光对太初势在必得,不允许任何人出手相助,否则会将其他人一并干掉!

    萧掌教皱眉道:“他们突然而来,难道是因为浩轩在万教仙遗中做的那些事?”

    上官凌风只是略微一想,就摇了摇头:“不至于,万教仙遗中死伤本来难免,因为在秘境中弟子的冲突就发动这样大的阵仗,理由不成立。”

    “那到底是因为什么……”

    不仅仅是那些外人,就连黄龙都是满心不解,普光到底为了什么,发动这样雷霆一击?

    难道……黄龙垂下眼眸,面上寒冰之色更深。

    就在此时,他们头顶出现如同闷雷般的轰鸣声,笼罩整个太初教的掠天神炉之上,竟是泻出一抹光华,直直垂落到太初的守山大阵之上。

    华光退去,一只雪白的纸鹤扇动着翅膀出现在众人眼前。

    大家看到这一只纸鹤到没有多少惊慌,而纸鹤出现之后,鹤嘴微微晃动,吐出几句人语。

    “太初罔顾修仙法规,私藏紫种,胆大包天,其罪可诛!今我普光替天执法,加之雷霆之威。若黄龙知罪自缚,太初献上紫种,可免太初灭教之灾!”

    那纸鹤中声音异常尖锐刺耳,仿佛金石相碰,字字轰鸣,却又清晰异常,落在众人耳中,更好像惊雷一般,让大家骇白了脸!

    “紫种?!”

    “太初有紫种?!”

    “这怎么可能,天啊……”

    ……

    议论四起,无数双眼睛落到了黄龙身上,然后这些人心咯噔一声。

    因为黄龙虽然全身气息阴沉恐怖,但是却没有一丝辩驳的意思,好像,好像默认了这罪名一般……

    这……

    所有人都惊骇的说不出话了。

    黄龙面上没有明显的变化,但是拢在袖子中的手,却狠狠的攥起。

    有人背叛了太初!

    太初有紫种的消息早就被完全封锁,就算是曾经与张狂他们一起入门的那些弟子,也都被洗去了脑中关于这些的记忆,只有教派中的重要人物才知道。

    可是现在,普光也知道了,定是有人去通风报信!

    早就知道太初有紫种的人面上露出了愤怒与担忧,而那些不知道的,震惊之后则在想,太初的紫种是谁!

    张狂、徐羽以及孟笃三人也是心中一跳,彼此交换了一个隐秘的眼神。

    秦浩轩嘴唇紧紧抿起,他抬眼一扫,便能够感受到围困住太初的重重威压,此时此刻,否认是没有用的,如果普光没有十分的把握,他们也不会如此兴师动众!

    现在,既然普光已经来了,并且明确的表明了为何而来,那就说明,他们确定了太初有紫种。

    但是刚刚纸鹤的传令又有些模糊,普光只说太初有紫种,却没有准备的说出那人的名字,是不是表示,他们也根本不知道太初紫种是谁?

    普光有备而来,整个太初教现在完全处在他们的掌控之下,全教派上下有股风雨欲来的压迫感!

    一直微微垂眸的孟笃,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突然看向秦浩轩,并且传音道:“副掌教,这次我太初怕是撑不住了。无上大教的底蕴,远不是万载大教可以媲美。为太初,请将弟子交出,还能保我太初平安。”

    “胡闹!”秦浩轩头也不回的呵斥。

    孟笃声音着急了一些:“副掌教,弟子并非想要叛教,只是如此形势,太初如果硬来,是一定会吃大亏的!真的可能会被灭教!若是能够拿弟子一人交换换的太初和平,弟子愿意!就算是到了那边,弟子也依旧是太初教的弟子。”

    秦浩轩有些低沉的声音传过来:“你以为你去了普光还会记得自己是太初教的人吗?”

    孟笃面色一白,但还是坚定的说道:“就算他们消去了我的记忆,我的身体会帮我记得,我是太初教的弟子,我的心也会帮我记得,我是太初教的弟子。”

    秦浩轩望了望罩在太初上空的掠天神炉,那是比乌云还要幽深的存在,他轻轻叹息一声,不带任何感情的说道:“你觉得,那些人是怎么知道太初有紫种?你觉得普光费了这么大阵势,真的只要我们交出紫种他们就会撤兵吗?”

    孟笃怔愣一瞬,意识到秦浩轩的意思之后,面色刹那变得惨白,对方这次前来不给任何人逃走的机会,为的便是灭教!不走漏任何消息!至于紫种?抹掉起记忆便是了!这虽然很难,却并非没有机会!

    震惊,骇然,不安的情绪在太初教蔓延,掠天神炉兜头罩着,无上大教的存在更如高山般沉甸甸的压在众人心上。

    “此事是太初教一教之责,与他人无关。”黄龙昂首而立,高大挺拔的身躯依旧坚定,他望着头顶比乌云更沉重的神炉,缓缓道,“在场道友都是为我太初贺喜而来,实不该承受如此无妄之灾,还请将他们全都放走。”

    原本已经静止的纸鹤,此时再次拍打了一下翅膀开口道:“交出紫种,其他事,好商量。”

    此话一出,太初教内所有人面色大变!

    普光连个承诺都不愿给,杀人灭口的虎狼之心昭然若揭!

    黄龙面容绷得很紧,怒气染上眉梢,额角隐隐现出青筋!

    上官凌风与其他人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眸中的沉重。

    普光携滔天威势而来,杀意如海!无上紫种,是多么逆天的存在,普光不仅想要,还想把这个消息隐藏的死死的,不让别人知道!

    毕竟修仙界不只是他们一家无上大教,更何况无上大教的上头,还有古派那样轻易不会露面的庞然大物的存在。

    若想消息一丝不漏,没什么比灭口更省事的办法了。

    今天这事,恐怕无法善了!

    明白了无上大教的险恶算计,沉甸甸的感觉笼在每个人的心头,就连头顶的掠天神炉,都仿佛一个巨大的随时都可能张开血盆大口的怪兽,令人心惊不安。

    危机之感已经侵染到五脏六腑,大战更是一触即发。

    徐羽抬头看了眼立在她身前的秦浩轩,她上前一步,与秦浩轩并肩而立,同时将手放进秦浩轩的手心,两人十指紧扣,感受着秦浩轩手中干燥的温暖,徐羽的心一下子安定了下来,再没什么可怕的。

    秦浩轩用力握了握徐羽的手,看着她,说出三个字:“有我在。”

    转头四顾,主峰上其他教派的人占了几乎一半,从掌教到普通弟子都有,而且没人面上表情都不一样。

    心微微一沉,秦浩轩垂眸,一定要想办法将这些人都放出去,他们不是太初弟子,本不该掺和到这件事中,而且,一旦开战,若是这些人被外面的普光蛊惑,反水转攻太初,那就麻烦了。

    秦浩轩看向黄龙:“掌教,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要先将这些外教之人送走,他们待在这里,太危险了。”

    太危险了,不论是对他们自己,还是对太初教而言都太危险了!他们若是反水……也是麻烦事!

    黄龙点了点头,面上已经带了一丝决绝的神态。

    普光紧逼至此,太初教绝不会坐以待毙!

    猛然转头,黄龙看着上官凌风等人:“今日之事,绝非小可,众位道友是受我太初牵连,黄龙心中愧疚。不过,将众位送出去的法子,我太初还是有的,众位准备一下,等我破开这掠天神炉,你们就往外冲!”

    上官凌风看着黄龙断然的目光,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重重点了点头。

    “萍儿,你跟我走!”

    “紫兰,这不是胡闹的时候!”

    红叶派、灵草教等教派的掌教,带着歉意的看了张狂一眼,就急急的劝说自己的弟子。

    这道侣大殿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只要双方同意,完全可以作废,而这些女弟子,哪一个不是各自教派的顶尖人物,他们教派的长者,怎么忍心在这危急时刻让她们犯险?

    张狂面上倒还是淡淡的,那些教派的掌教就在他身旁劝说张狂名义上的妻子离开自己,他心中却没什么感觉。

    祁?紧紧立在张狂身前,攥紧了手中的宝剑。她抿了抿唇,也没有说什么,任谁都能够看出此次太初凶多吉少,她又有什么立场让别人跟着自己门派同生共死?

    “不,我不走。”雨薇轻灵的声音响起,柔软,却异常坚定,“他不仅仅是我的恩人,更是我的夫君,我不会离开他。”

    白萍仙子与紫兰仙子同样说道:“今日大典已成,我们就是道侣,日后生死相随,纵是面对险境,也定然是不离不弃。”

    “弟子不肖,日后恐怕无法随侍左右,请掌教自己保重。”三人分别朝自己的掌教盈盈一拜,眸中含泪的说道。

    “你,你们……唉!”立嵩教掌教重重叹息一声,一片心痛之色。

    好好的一场婚礼,好好的一件姻缘,怎么就变成这样呢?!

    &#;

    (.. = < r='://..'>妙书斋小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