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太初 > 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修道精进双修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做好决定,当即,秦浩轩就来到了张狂的门前。

    虽然二人同宗同源,但是一个长时间居住在自然堂,另一个更是极少露在人前,总是来去无踪,因此彼此会面机会虽多,但是交谈却很少,像秦浩轩这样直接来到张狂住处找他,更是破天荒第一次。

    是以看到秦浩轩的一瞬,张狂微微怔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一指石桌旁的位置,对秦浩轩道:“坐。”

    秦浩轩一笑,大大方方的坐下。

    “上茶。”

    侍奉的童子将新茶奉上,然后快速的离开,整个院子中又剩了他们两个。

    秦浩轩摸了摸身前的茶杯,也没有喝,直接道:“我来找你,是有件事想让你帮忙。”

    张狂抬了抬眼皮:“说!”

    “我想了想,教导忆蓝的事,你的确比我更适合。”秦浩轩平静的说道。

    张狂有些意外的看着秦浩轩,然后嘴角勾起一抹笑:“行。”

    秦浩轩点了点头,也没再多说什么,起身便要告辞。

    张狂看着秦浩轩的的背影,突然悠悠出声:“既然我来教导他,那他的那个惩罚,我有权撤销。”

    秦浩轩的身形一顿,很快再次抬步往门外走去:“随你。”

    张狂这才真的笑了。

    ……

    “师父你这么高兴啊?”祁?一下子跳到张狂身边,很是惊讶的说道。

    一旁侍奉的童子听到祁?的声音,也诧异的抬头看了看张狂,然后纳闷了:“这张副掌教不还是平常的样子,祁?师姐是从哪里看出他高兴的?”

    张狂淡淡的看了他的徒弟一眼:“自己去修炼。”

    留下那句话,张狂离开了自己的院子,径直来到了北山。

    这北面的山壁多岩石沙砾,少绿树,鸟雀虫鱼更是没有。人一进入这个地方,便能够感觉到一股森寒之气,越往北面走,山路越是崎岖,再往里竟是绝路,只余一面仿佛被锋锐利剑割碎的山壁徒然而立,惊人心魄。

    如此奇险的地方,忆蓝一人盘膝而坐,眉目平静,面色淡然,好像身处绿野平原而非这骇人绝地。

    张狂凌踏虚空而来,飘然落在忆蓝身旁,如同鸿毛落地,没有发出一丝声音,但是忆蓝还是在刹那睁开了眼睛。

    “张狂叔叔?”忆蓝瞪大了眼睛看着来人,面上是不加掩饰的震惊。

    他曾经想过,来这里的人可能是徐羽,可能是赤练子,可能是他的父亲,甚至可能是这太初教的黄龙真人,唯独没想到来者竟然是张狂。

    因为通过以前秦浩轩的描述,忆蓝觉得自己的父亲与这位张狂叔叔的关系是非常微妙的,非敌也非友,他们不是能够倾心交谈的人,张狂甚至多次想要与秦浩轩比拼;但是如果真的处于绝境,他们二人又会成为对方绝对信任能够完全交付的后背。

    忆蓝站起身子,带着些惊奇的打量着张狂。

    张狂是与秦浩轩完全不同的性格,他外形无比俊美,五官深刻,眉梢眼角都带着一股睥睨众生的王者之气,他的狂与傲,甚至体现在每一根头发丝上。

    这样的张狂,是忆蓝心中推崇的人,更是他想要成为的那一类人,与姜子白类似,少了一点秦浩轩那份对于这世间万物的爱戴,多了一股豪气冲天唯我独尊的霸气。

    张狂微微低头看了看身前的这个小娃娃,也是觉得有些奇异。

    这是秦浩轩的儿子,可是日后却是要接受自己的教导,这一认知,让张狂身心愉悦。

    “跟我走吧。”张狂没有使用灵法,而是一步步的朝山下走去。

    忆蓝迟疑了一下:“可是我爹他……”

    张狂停顿了一下,他转身似笑非笑的看了忆蓝一眼:“你爹去找了我,把你扔给我了,以后我就是你的仙道引路人了,你就由我来管了。”

    “什么?!”忆蓝大惊,一下子窜到张狂身前,“我爹去找你!”

    忆蓝看着张狂点头,嘴巴张大,很久都没合上。

    天啊,我爹竟然去找张狂……

    忆蓝有些失神的跟在张狂身后,胸中涌起一股感动:“爹爹这是认同了我是天才,不合适他的教导方法,可是我没想到爹爹竟然会为了我去找张狂叔叔。”

    “张狂叔叔,我一定会好好学的。”忆蓝攥紧拳头说道。

    张狂听着忆蓝突然表决心,只是微微看了他一眼,便继续朝山下走去。

    ……

    主殿之内,秦浩轩才刚刚坐了一会,还没来得及与黄龙多说几句话,就感觉到一股浑厚的力量从身体内腾然而起,仙树不受控制的破体而出,主殿灵气沸腾起来,竟然尽数没入他的身体。

    已经很久没有动静的仙婴盘膝坐在树梢,随着灵气的灌入,遍体散出金色的华光,与此同时,身体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了起来。

    秦浩轩眸中惊讶一闪而过,随即闭目凝息,开始有意识的调动身体内的灵力,同时运转道心种魔**开始修炼,灵气从四面八方涌来,在秦浩轩头顶汇成一条浩大的灵河,轰然灌入他的身体。

    日头西移,金光遍洒,闭目数个时辰的秦浩轩也缓缓睁开了眼睛。

    黄龙一直护在秦浩轩身边,见秦浩轩从打坐中回神,也看了过去。

    握了握拳头,感受着修为进步之后的力量,秦浩轩摇头轻笑一声:“修仙一道也真是神奇,先前我苦练那么久,修为却没见涨多少,这一次不过是教训了一下儿子,竟然好像悟出了什么,修为大涨。”

    黄龙抚了抚自己雪白的长须,双眸中带出一丝笑意:“因为那也是你人生经历的一部分,它丰富了你的人生,让你的人生更加完整。如果修仙者自己的人生都不完整,世间百态,人情长短都没体会过,又何谈成仙?”

    秦浩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按理说,修仙者一旦踏上仙途,无论是亲情还是爱情都会变得淡薄,但还是有很多的修仙者会寻找道侣,甚至留下子嗣,越是修为高深的,对于自己的子嗣也愈发慈爱看重。

    见秦浩轩彻底从修炼中回神,黄龙起身,对他道:“你也好好准备准备吧,明日便是你的道侣大典。时间仓促,他们准备的也不全……”

    秦浩轩打断黄龙的话:“掌教说的哪里话,这已经很好了,无论是我还是徐羽,都不是注重形式之人。”

    黄龙点了点头,很是感慨的叹息一声,还是对着秦浩轩笑了笑,然后走上前,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们终是长大了,太初有你们,我便是去了,对列祖列宗也有交代。”

    秦浩轩微微一皱眉,面上露出不赞同的神色。

    黄龙又哈哈一笑:“我真是老了,在这大喜的日子说这话,好了,你也去准备准备吧,明日定是个惊艳众人的俊新郎。”

    ……

    清越动人的乐声从太阳初升就遍洒整个太初,铺衬出一片喜气祥和的气息。彩蝶随着丝竹之乐翩飞,白鹤清鸣,更添喜气。

    从第一缕阳光洒下,太初教的教门便是来客如云,熙熙攘攘,欢笑之声直透云霄,大红的喜毯,从太初山门,一路铺伸直至主殿,数百丈的山路两旁,更有无数灵法幻化的彩色丝带飘舞,远远看去,宛若翩飞的彩凤,灵动而喜人。

    日头渐渐升高,时间将近吉时,此时太初的主殿也是焕然一新。宾客如云,各自落座,太初教各大堂主、长老以及护法或是陪着客人说话,或是忙着安排事宜,每个人都在热情的忙碌着。

    自然堂那一处最是热闹,小金窜上窜下,惹得众人哈哈大笑,空空儿伸出白胖的小手与小刺猬不停的争夺桌子上的食物,小石头则是在地面踱来踱去,眼睛瞪得圆圆的,时不时的自言自语:“这块石头好,这块也好,吃那块好呢?”

    黄龙身穿金黄的掌教教服立在人前,面上笑容从一大早就没消失过。

    秦浩轩与张狂分立黄龙两旁,两人都是身材挺拔高大,穿着红色的喜袍,乌发高束,让人一见便是眼前一亮。

    他们二人看上去一个内敛温厚,眸含浅笑;一个狂傲外露,眉眼锋利,但都是一样的气韵深沉,含威不露,都是一样的人中翘楚,太初顶梁,不管来者是谁,见了这两个新郎,无一例外的都是大声赞叹。

    大元教掌教上官凌风、仁霞殿掌教荣岳真人以及红叶派、紫山宗、灵草教等的掌教全都落座之后,吉时也到。

    徐羽轻移莲步,在侍女的搀扶引领下缓缓而来,她妆容艳丽,精心打理的乌发之上环翠叮当,大红的霞披将她衬托的愈发艳丽绝美,无双之姿宛若天之娇女,世间言语难绘其容姿一二,惊艳了在场众人。

    “真是漂亮啊,秦小仙王有福气啊,能够娶得如此娇妻。”

    “是啊是啊,这种福气却是羡慕都羡慕不来啊……”

    在声声惊叹中,徐羽两颊飘起红晕,她嘴角噙笑,双眸坚定,一步一步的走向已经朝自己伸出手臂的秦浩轩。

    秦浩轩与徐羽的目光在空中交汇,仿佛穿透了时光,喧哗嬉闹的大殿众人也渐渐远去,这一刻,天地之间,好像就只剩他们二人,眸光缠绵,热烈却不张扬的爱意在他们身边浮动。

    “哇啊!!”

    当徐羽将手放在秦浩轩的手心,被秦浩轩紧紧攥住的刹那,大殿中爆发出无比热烈的欢呼,气氛瞬间达到顶点。

    随即,身穿华服,妆容精致的祁?、雨薇仙子、白萍仙子、紫兰仙子鱼贯而出,径直走向张狂。

    祁?冷艳,雨薇空灵,白萍淡雅,紫兰娇俏,四人无一不是万里挑一的大美人,更妙在气质上各不相同,各有各的引人之处。

    大殿中的众人看着这四个美人走向张狂,先是一呆,然后爆发出更加热烈的呼叫!

    “天啊,早就听说这太初教张副掌教不止娶一个媳妇,可是,天啊……”

    “四个美人……四个都是世间不可多得的美人……这张狂也太招人妒忌了吧……”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