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太初 >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古树真身曾寿秘【五更】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古树真身曾寿秘【五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母听到蓝烟的叫的那一声之后,激动的摸了摸眼泪,不住的说道:“哎,好孩子好孩子!”

    秦父拍了拍秦母的肩膀,微微皱眉道:“老婆子,成亲这么喜庆的事情,你哭什么哭?”

    秦母略带哽咽的说道:“我这是高兴!”

    “娘,您别伤了身体。”秦浩轩在一旁劝。

    “哎,哎,娘知道。”秦母笑了笑,然后对秦浩轩道,“行了,你们快进屋吧,别在这陪我们这两个老的了。”

    秦浩轩脸一红,微微不自在的看了眼被红盖头蒙住眼睛的蓝烟,然后两个人再次朝秦父秦母拜了拜,他便牵着蓝烟回到了秦母装饰过的新房。

    清风微微拂过,点燃的红烛略略跳动。

    将蓝烟牵引至床边,秦浩轩才用有些汗湿的手拿起放在一旁的喜称挑起了她的红盖头。

    晕黄的灯光洒在蓝烟的莹白如玉的脸庞上,她微垂眼眸,长长的睫毛在灯光映照下,透射在脸上一处阴影。被挑起盖头后,蓝烟紧张的攥了攥手指。

    这一刻,仿佛全世界都静了,只剩下红烛的跳动,如水的月光,与二人略略急促紧张的呼吸。

    “蓝烟,我……”

    秦浩轩刚刚开口就被蓝烟素手拦住,她微微笑了笑,道:“你不要说了,我都懂,我喜欢你,你知道吗?”

    蓝烟的声音很轻,好像怕打扰了这一刻宛如梦境的幸福。

    “我知道。”秦浩轩低声道。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所以才会觉得,对你不起,亏欠你良多。

    看出秦浩轩此时只对自己流露的柔情,蓝烟只觉得铺天盖地的喜悦一下子降临,比今天听到他说要娶她还要开心。

    他对我并非没有任何情感!真好!

    蓝烟只觉得这一刻就算是天崩地裂,就算是即刻死去也是幸福的了。

    “那还有什么说的?我们拜过了天地,是夫妻,也会是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人。纵然只有数十年,我也甘之如饴。”

    “因为,从今天起,我是你的,你,也是我的。”

    蓝烟的手指有些颤抖,却还是坚定的将床帏放下。

    红烛点滴落下,坠成一串串泪珠,帐里红浪翻滚,一宵春梦无痕。

    太阳跃出地面,升上枝头,为这一家庭院洒下遍地金粉。

    声声鸟鸣中,秦浩轩睁开眼睛,就看到一旁早已起身,趴在身边细细看着自己的蓝烟。

    没提防秦浩轩突然醒了,蓝烟俏脸一红,故作娇嗔的说道:“都日上三竿了,你还不起。”

    言罢,蓝烟自己急急转身走了。

    秦浩轩看着蓝烟的背影,心中一软,连忙起身。

    这一天还是平常的一天,但是很多东西也都变了。

    早饭桌子上,蓝烟带着初为人妇的娇羞,招呼着二老与秦浩轩吃饭。

    秦浩轩来到前院饭桌上的时候,秦母正悄悄跟蓝烟说什么,看到他出现,两个人都笑了。

    摸了摸脑袋,秦浩轩连忙走过去。

    “怎么才过来,爹跟娘都等你半天了。”蓝烟瞥了秦浩轩一眼,言谈神态中流露出的亲昵,让秦浩轩再次深切的感受到,他们是一家人了,是夫妻,更是亲人。

    吃完早饭,秦浩轩照例出门打猎。心情很好的他,放过了自己常常打猎那一带的动物,转而去了一个相反的方向。

    这是一片有些枯败的山谷,两边的树木零零散散的立着,在整片葱郁的镇仙山中,显得有点突兀。

    秦浩轩微微皱了皱眉头,感觉前面有什么东西,他一向相信自己的直觉,信步走了过去。

    那是一面山壁,山壁之上有用不知道什么东西刻上的密密麻麻的一整片山壁的小字,而山壁之下的乱草枯石中,是一具完整的骸骨。

    秦浩轩定睛往那一具雪白如玉的骨骸看去,那具骨骸透体晶莹,甚至有光华流转其上,在阳光的照射下,通体散发出金色的光辉。

    但也许是由于受到了镇仙山与九十九叶符印的影响,这具尸骨并没有散发出尸威。

    “道宫境强者的尸体?!”

    秦浩轩微微惊讶,他没想到,这里竟然埋有大能的尸体。

    再抬头朝那些密密麻麻的蝇头小楷看去,令秦浩轩无语的是,如此大的一面山壁,竟然有绝大半,被这不知名的道宫境强者用来描写自己生前是如何如何伟大无敌,光是介绍他——灵光真人当年怎么样横行天下,难遇敌手就用了一半的墙壁!

    然后又用了一小半来描写他怎么不走运被困在这镇仙山中,饮恨辞世。

    秦浩轩一目十行的看过去,然后目光一顿,堪堪停住。

    这灵光真人在整片石壁的角落中,留下了他当年自创的一种灵法,学会这种灵法之后,能够令自己的身体变得可大可小,大可比山,小可如蚁。

    秦浩轩挑了挑眉毛,心想,这种灵法虽然对于战斗没有帮助,但也算一种奇术,秦浩轩还真没见过这种灵法,想了想,秦浩轩便将山壁上的灵法记了下来。

    记完灵法之后,秦浩轩继续看了看最后几行,他的神情也有些凝重。

    这灵光真人在最后以一种前辈教训后辈的语气,说如果日后有人能够在这里找到他,那他可以非常负责任的告诉后人,进来这镇仙山,几乎就出不去了,像他这么厉害的人都被困死在这,就很好的说明了这一点。

    不过,灵光真人还写道,在这镇仙山的南面,有一处非常隐蔽的峡谷,异常恐怖,他当年曾经想要试探的进去过,但是总感觉里面非常不详,就没有进去,如果后人有那个胆量,倒是可以去看一看,也许会是一线生机。

    看完整片石壁之后,秦浩轩立在原地,想道:“我父母年迈,蓝烟又是一个异种,甚至是我,如果真的如同凡人般被困在这里,我们早晚要死,既然这样,倒不如赌一把。”

    打定主意,秦浩轩记下灵光真人描写的那个恐怖峡谷的路线,转身就去了。

    当秦浩轩再一次穿过一个只容一人通过的崎岖山洞时,他叹了口气,想正如灵光真人所言,那个峡谷真的非常难找,若非有心,就算在这镇仙山中生活数百年都不一定能够遇到。

    又穿过了几个树洞,秦浩轩沿着山壁朝左一拐,便进入了一个两岸绝壁千刃的峡谷,朝空中一望,只能看到一条光亮。

    “看来这就是灵光真人所说的那个峡谷了……”

    秦浩轩有些疑惑的看着这里,感觉这个峡谷也没有灵光真人说的什么恐怖气息。

    仔细观察了一下,秦浩轩发现整个峡谷内部寸草不生,乱石遍地,一片荒凉的景色。

    有几具零碎的人骨落在谷中,其中的头盖骨上刻满了金色的符文,显然是一个大能的尸体,将自己修炼的道法符文都印刻到了自己的骨头中,这种修为即使在如今的修仙界也是相当罕见的,很是骇人。

    只是不知道这些骨头在这里呆了多少岁月,符文上的力量已经消散的差不多了。

    秦浩轩走到那些头盖骨旁,将刻有符文的骨头都收入了乾坤袋中,想着日后研究一下这些道法符文。

    “就这些吗?”

    秦浩轩遍寻整片峡谷,发现除了那几个头盖骨之外,地上还有一些法宝的残骸,但是已经彻底废了,没有半分力量,再没有什么其他有价值的东西。

    往峡谷里面走了走,秦浩轩的眼睛落到一棵异常巨大的大树上。

    这棵大树好像是从山壁中生出,然后不知道过了多少年,根系逐渐蔓延到整个地面,有些甚至扎根到了山壁之上。

    吸引到秦浩轩的是,这棵巨树真的太大了,十人合抱都不一定能够环绕过来,树身极高,遮天蔽日,举目望去,只能看到黑压压的一片。

    “这么大一棵树,少说也得活了数百年了吧。”秦浩轩打量了大树一下,想到这里的天地规则是抑制封印一切仙道灵法,他叹了口气,道,“如果在外面的话,这样一棵树,肯定已经成长为一个很厉害的精怪了,但是却长在了这里,可惜了。”

    又看了一遍整个峡谷,秦浩轩既没有发现灵光真人说的恐怖气息,也没有再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他耸了耸肩,便转身离开了。

    当秦浩轩的身影,消失在整片峡谷之外的时候,那棵大树接近根部的树干上,突然有一阵扭曲,然后一个模糊的人脸从大树上现出,看着秦浩轩离开的方向,诡异的笑了。

    回到家中,自然又是一番和美舒适的日子。

    后来,秦浩轩心中始终有些放不下那个峡谷,想,如果那峡谷真的没有什么的话,灵光真人也不会在山壁上特意流出位置来记载。

    这样想着,秦浩轩又找了机会,去了那峡谷两次,而在第三次的时候,他真的在峡谷中的大树上发现了一些东西。

    那是利用道法凝刻在大树树纹之上的一片灵法,那灵法虽然不能够令人在镇仙山中修仙,但是却可以延年益寿,增添寿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