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太初 >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香消玉殒生死关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香消玉殒生死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浩轩读过两遍之后,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可是那一篇灵法又十分完美,真的要他找出不对劲的地方,却也找不到。

    但是秦浩轩一向相信自己的感觉,只是将那篇灵法记了下来,并没有将灵法告诉家中的父母与蓝烟。

    时光慢悠悠的走,总在不经意间就晃过了那么多时日,秦浩轩在镇仙山中过着属于自己的日子,只是闲下来的时间,总是会抬头看着天,会想徐羽在做什么?太初的众人又在做什么?

    时间匆匆的过着,转眼蓝烟已经要生小孩了。

    这应该是十个月以来,所有人最期盼的一件事。一家人为了这一天早就做足了准备,只等他们家新的生命降临。

    但是,谁都没有想到的是,蓝烟难产了。

    这一日,太阳未落,月亮已生,日月挂在山巅,二者共同的光辉铺洒遍整做镇仙山,金黄与莹白相间,令镇仙山如同仙境般梦幻。

    这一场美景,注定无人欣赏。

    蓝烟惨痛的叫喊声从房间里一句句传来,令从不畏惧的秦浩轩也慌了神,只能一步步焦急的在屋外打转,汗水一滴滴从额头落下,他的手攥起又放松,紧接着又狠狠的攥起。

    蓝烟带着哭音的喊痛声从房间里不住的传来,好像一把钝刀,一下又一下的狠厉戳着秦浩轩的心脏,令他无所适从中多出一种对自己的痛恨,恨自己这时候只能在外面干着急,一点忙都帮不上。

    蓝烟,你一定要挺住。秦浩轩不住的向上天祈祷。

    秦母几次从房中出来,端出一盆盆通红的血水,看的秦浩轩胆战心惊!

    他对于孕妇产子一向不懂,仅有的一些知识还是在蓝烟怀孕之后学到的。他知道,女修在生孩子的时候,天地大道会将她一身的修为压制,令她成为一个彻底的凡人,所受的痛苦却比凡人孕妇更加惨烈。

    就算是秦母,也算是有女子生育的经验的,也没有见过蓝烟这样可怕的难产,血好像止不住一样的从她身体里流出。

    秦母再次端着清水,急急的进入房中,将一枚早就准备好的参片放入蓝烟口中,强忍着眼中的泪水,对蓝烟道:“好孩子,你再加把力气,就算这个小娃娃跟咱家没缘分吧,咱不要了,娘只要你好好的!”

    秦母真是慌了神,以她的经验,能够看出蓝烟这一胎有多么的危险,甚至是可能一尸两命的!

    秦母与秦父秦浩轩都商量过,如果真的到了危险的时候,他们只能先保蓝烟。

    谁知道,痛的头脑昏沉,快要昏过去的蓝烟,听到秦母这句话之后,却突然睁大了眼睛,她急急的喘了口气,说道:“不,不!我要这个孩子!”

    狠狠一咬牙,蓝烟发出一声痛急的喊叫,然后强行催动了体内的异种!

    这是在逆行天道!

    不顾天道的规则,强行催动异种,动用修仙者的力量,古往今来多少岁月,也没有几个女修敢这么做!

    秦母只觉得眼前一花,整个房间好像都被一股骇人的力量笼罩,无边的光华从蓝烟身上迸射而出,然后直直冲出房间,牵引了天地之力!

    轰!

    外面的秦父与秦浩轩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便看到漫天红霞大盛,从八方汇聚而来,挂在山头的太阳与月亮也在顷刻间遍洒金辉与月华!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快到连秦浩轩都没反应过来到底怎么了!

    浓烈的紫雾从东方滚滚而来,如同咆哮的江河,将刚刚汇拢的一切全都笼罩,湛湛光辉从紫雾中迸射而出,金龙啼鸣,鸾凤飞舞!

    就在紫雾笼罩整个庭院的时候,一声嘹亮的婴儿啼哭之声直透云雾,传入每个人的耳中!

    霎时间,万丈金光破云而出,千条瑞彩铺设而下!

    紧接着整个镇仙山好像要崩裂一般,在婴孩的啼哭声中剧烈的晃动起来!山峦崩摧,惊雷炸裂,半人高的巨石从山巅滚落,原本完整的山脉竟然在此刻一劈为二!

    不过镇仙山毕竟不是凡物,最终也没有被破开,一切很快恢复了平静。

    “生了……生了……”秦浩轩很快从镇仙山的晃动中回过神,然后耳中是孩子的啼哭,他在原地僵了片刻,还没等他扬起大笑,屋内就传来秦母的一声惊叫哀嚎!

    怎么了?!

    秦浩轩眼皮剧烈的跳动,再也管不得什么规矩,一步跃入屋内!

    浓烈的血腥之气扑面而来!

    秦浩轩连呼吸都觉得困难,他艰难的睁大眼睛,就看到床上的蓝烟,面若金纸,气如游丝,身下血红一片……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秦母抱着孩子,眼中泪水不住的落下,而婴孩也在大哭,好像提早预知了不详,浓烈的悲伤刹那间将这个家席卷。

    “你……”

    秦浩轩好似失了魂魄般来到床边,嘴唇动了动,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只能手足无措的看着如同从血水中捞出来的蓝烟,看着她满头的汗水,看着她干裂的嘴唇,看着她好似气力用尽后的虚弱,看着她渐渐弱下去的生机……

    秦浩轩的眼眶倏地就红了!

    秦母看着自己的两个孩子,重重的叹息一口,再也不能在这屋子里待下去,抱着啼哭不停的婴孩,转身出了房门。

    屋子里,一下子静了下来。

    秦浩轩的手小心翼翼的放在蓝烟的额头,好像在碰触一件稀世绝珍,属于他自己的稀世珍宝。

    “你不会有事的,你不会有事的,我能救你……”秦浩轩轻声的说道,然后从龙鳞剑中取出自己所有的丹药,一瓶瓶的打开,清幽的想起冲淡了满屋的血腥气息,可是现在的蓝烟,连吞咽都成了问题,这些药,根本就没有用。

    “怎么办?怎么办?我该怎么办……”秦浩轩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无能为力,第一次,感觉到了绝望……

    “别哭……”蓝烟呼吸都觉得费力,却还是这样说着,想要抬一抬手为秦浩轩抹去滑到脸庞的泪滴。

    不要哭,看到你哭,我会心疼,会舍不得……

    秦浩轩猛地双手捂脸,胡乱的抹了抹,然后红着一双眼睛,直直的看着蓝烟:“我没哭,你要好起来,我们有孩子了,我们的孩子……”

    “孩子……”蓝烟轻轻笑了笑,声音微不可查的说道,“我们的孩子……”

    她的脸上全是幸福与满足。

    恍惚间,蓝烟好像看到了白光,她知道那是什么,但是她心中一片平静,她满足了,这一生是快乐的,她不仅拥有了秦浩轩,更为他生了孩子。

    “浩轩……我对不起你,一开始,我其实是能够使用灵法的,但是我太自私了,不想跟你分开,也不想让别人来打扰我们……”蓝烟脸色渐渐红润了起来,眼中也有了神彩。

    秦浩轩却感觉到灭顶的恐慌将他完全浸没,连手指都在颤抖:“没事,没事的,我不怪你,你快点好起来,我跟我们的孩子都需要你……”

    蓝烟笑了:“我这一生过的真的太开心了,能够遇见你就是最大的幸福。虽然最后的时间是我偷来的,但是我从不后悔……”

    “跟你在一起,我也很开心。”秦浩轩捧起蓝烟的手,放在唇边。

    蓝烟眼中跳动着喜悦的光芒,面上红霞更盛,整个人好似四月的桃花,光彩灼灼:“我太高兴了,我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

    秦浩轩握紧了蓝烟变得冰冷的手,心慌的快要不能呼吸。

    蓝烟面上红晕渐渐散去,眸中的光彩也消散了,变得有些空洞,她最后道:“浩轩,帮我把铃铛交给我母亲吧,告诉她,我过的很快乐……”

    “蓝烟……蓝烟……”秦浩轩的泪水终于再也忍不住,一滴一滴,滴落到蓝烟冰冷的手上,然后又碎了一地。

    漫天的祥瑞之色,随着蓝烟的逝去,也渐渐消散于空中,清冷的月光照出一地寂寞。

    秦浩轩放任心中的悲痛,整个人失了魂魄般守在蓝烟的床前,连秦母的呼唤都听不到了,直到一声婴孩的啼哭将他突然唤醒。

    看着母亲怀中皱巴巴的小婴孩,秦浩轩发散的眼睛终于恢复了一点神彩。

    秦母痛惜的看着秦浩轩,声音略带嘶哑的说道:“蓝烟是个好姑娘,如果她还在,看到你这个样子,难道不会心疼吗?!而且,你不想管你的孩子了吗?你不想抱抱他吗?”

    秦母的话,犹如一股清流,流进秦浩轩有些恍惚的脑中,他无意识的将小孩抱了过来。

    小孩子身体好轻,秦浩轩动作有些僵硬,那么轻的小孩,在他看来却比山还要重。

    原本还在嚎啕大哭的小孩,进入秦浩轩怀中的瞬间,竟然一下子停止了哭泣,大大的眼睛好奇的看了看秦浩轩,然后咧嘴笑了。

    小孩子纯净,没有一丝杂质的笑声传到秦浩轩的耳边,好像一抹阳光冲破了层层冰冷的寒雾,直达他的心底。

    秦浩轩看着小孩,也不由得扯了扯嘴角。

    清风吹过,卷起一地的落叶,秦浩轩将刻好的墓碑端端正正插在蓝烟的坟头,让父母带着孩子回去之后,他一人守在坟前,看风吹落叶,看夕阳坠地,看满天烟霞,然后是漫天星辰。

    他沉默着,一个字也没有说,却感觉好像在这里与蓝烟说了一辈子的话,所有的思念落在漫天的星辰里,刻印在时光中,亘古长存。

    太阳不会因为一个人的死亡不再升起,日子还是要过的。

    秦浩轩恢复了每日出去打猎的习惯,打完猎之后就回家陪父母逗逗孩子。

    有时候,他又会在夜深人静之时突然醒了,毫无睡意,然后就去蓝烟的坟头说说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