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太初 > 第九百零六章 忆往昔岁月峥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师兄教诲,清华不敢忘!”曹清华面对秦浩轩时,又恢复了以往在太初教之时的弟子身份,眼中全是崇敬。“这几年你是在到处游历吗?过得如何?”听到秦浩轩的问话,曹清华立刻将这几年的过往一一说了出来。原来,当初秦浩轩离开后,曹清华便日夜不殆的修炼,不想因为远离太初教就将自己耽误,但是他修习完从太初教学习的灵法后,感觉到如果没有更加强大的功法或者机缘,他的修为也许就停止不进了。为了防止这一点,他便开始游历翔龙国,幸运的是,他曾经掉落过一个古洞,机缘巧合之下,从中得到了一些仙缘,才能有今日的修为。而他也是昨日前才偶然来到这里,遇到蛇精作祟的。虽然曹清华讲的简单,面上也是轻松之色,但是秦浩轩能够从他简单的话语中,看到他在修仙路上所经历的那种磨难与刚毅的决心。“你这些年一定受了很多苦。”秦浩轩看着曹清华清瘦的样子,面上带着叹息说道。“师兄,清华不苦。没有断了修仙之路,还能够接着在这条路上走下去,弟子就不觉得苦。”茫茫无尽头的海水一波涌着一波,滔滔不绝的拍打着海岸,阴云散去,天上的繁星都漏了出来。秦浩轩透过曹清华坚毅的脸庞,能够感受到他内心不屈服的斗志,这令秦浩轩心头也涌起暖流。这不就是修仙的真谛吗?纵然前路险阻重重,我自毫不畏惧。秦浩轩将随身携带的乾坤袋取出,那本书灵所化的灵法秘籍在他的手心散发着蓝色的光华:“这本秘籍你拿着。”曹清华看着秦浩轩手心的秘籍,嘴唇紧珉,再抬头之时,一双眼睛发亮的看着秦浩轩,年轻的面容上全是坚韧之色:“谢秦师兄。”很多时候,话语反而会变得苍白,千言万语凝聚心口,嘴上却是一个字都说不来。曹清华双手紧紧的握着秘籍,就好像握着自己的信仰。看着秦浩轩大大方方的接过,秦浩轩脸上的笑意更深,曹清华知道自己的路在哪,也知道自己需要什么,这样的弟子,未来的路一定会走的更远。秦浩轩想起自己仙树上仙王留下的一些气息,便将自己高不见顶的仙树祭出,催动灵气,属于仙王的大道气息流转而出。曹清华睁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切,无数金色的符文围着他绕转,他好像陷入了一中玄而又玄的境界中,空灵又澄净,漫天的黑幕在他眼中渐渐散去,纯白的色彩像是海洋一般无边无际,将他环绕,那些金色的符文,以及漫天的星辰都仿佛有了生命一般,以天地自然的大道规则形成一幅幅灵动的图案,一一铺展在他的四方。好像过了很久,又好像只是一瞬的时间,这种奇妙到身体的每一个毛孔都舒服的张开了的感觉才从曹清华的身体中消散。“师兄……”曹清华从那种境界中脱离的时候,睁开眼睛,就看到黑色的天幕已经散去,海天相接的地方霞云缭绕,一轮红日刚刚从无边的海面露头。秦浩轩一夜未动,见曹清华从仙王气息中清醒过来,心中更是安慰,虽然曹清华是弱种,但是多年的游历,不仅加强了他的道心,更令他对修仙大道有了自己的理解,而自己刚刚释放的仙王气息,不过是令他理解的更加透彻罢了。曹清华彻底清醒后,那股激荡在心间的空灵之感更甚,他也明白,刚刚自己是见识了什么,望着身前的秦浩轩,曹清华眼眶一热,双系跪下,深垂着脑袋,用他略带哽咽的低哑声音道:“师兄放心,清华一定不负师兄重望,修仙之路,清华一定走出自己的道!”“好!我会看着你的。”秦浩轩将他拉起来,然后又取出另外一个乾坤袋,交到曹清华身边,“这个你也拿着,你现在没有门派,以后的路会很难,有决心很重要,但是这些资源也不能少。”曹清华怔怔的看着身前的乾坤袋,眉头紧紧皱着,就算不将那个袋子打开,也能够感受到里面汹涌澎湃的灵力,以及流漏出丝丝神华的法宝。“师兄,我……”“拿着。”秦浩轩将东西再往前递了一递,用另外一只手搭着曹清华的肩膀:“你不是说会在修仙之路上走出自己的道吗?师兄相信你。你既然还喊我一声师兄,就将这袋东西拿着,不要辜负的期待。”泪水终于破堤而出,曹清华用双袖胡乱的擦着脸上不断落下的泪珠,可是他擦得再用力,也擦不干净。结果了乾坤袋,曹清华,再次深深的朝秦浩轩行了一个弟子礼,用红红的眼睛看着他:“师兄,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看着曹清华的面孔,秦浩轩有一瞬的恍惚,那被他深藏心底的画面再次浮出脑海。寒冰冰封的黄帝峰,悲号的冷风,鲜血遍染的土地,以及泪流满面,却再也不会有呼吸的罗茂勋……秦浩轩原本以为,这些画面已经被他很好的放在心底深处,只要不去碰触,就不会想起。可是,在看到曹清华瞬间,他死死压制自己不愿去想的那些画面还是来到眼前。有些事情本就如影随形,深入血液,是伴随着每一次呼吸的存在,怎么可能忘?就算是痛到难以忍受,那些画面,还是在。失去自己亲自教导的弟子,这种感觉,如同撕裂心肺一般,秦浩轩看着眼前的曹清华,突然有一种将他带回太初教,再也不让他遭遇危险的冲动。这一次的蛇精,是有他及时赶来,下一次呢?还会有谁来帮他?秦浩轩一想到这些,就感觉心中难受,而且,这么多年,曹清华一直是一个人独自游历,他难道就不会觉得孤独吗?“你跟……”你跟我回太初教吧。这句话差一点就脱口而出,当秦浩轩看清楚曹清华面上的刚毅坚决,看清楚他一双眼睛中充满对未来希冀的神彩时,停顿了一下,然后在心中苦笑:“我这是怎么了?竟然如此患得患失,他有自己的路要走,而且会走的更好。”这时候小金已经又蹦?着回来了,那条蛇精变得只有巴掌大小,被小金握在手中把玩。秦浩轩心中一动,然后双手捏出一个法诀,皮囊难的种子骤然而出,带着不详的暗黑色气息没入了蛇精的身体。原本乖乖装死的蛇精,全身一下子僵住了。秦浩轩嘴角勾起一抹笑:“从今天开始,你就跟着他,护着他,不能让他出一丝意外,否则,这颗皮囊难的灾难种子,我随时都会将它引爆。”原本还想挣扎一下的蛇精,听到秦浩轩的话,立刻蔫了,秦浩轩一双清冷的眼睛扫过蛇精,蛇精只觉得好像被天敌雄鹰盯上了一般,一股寒意瞬间窜遍全身。“是是,我一定听大仙的命令,好好护着主人。”蛇精修行数百年才能够有今天,自然经历过无数的大风大浪,见风转舵的本事也练就的炉火纯青。以蛇精多年的经验能够感觉到,它眼前的秦浩轩绝对是从无数血战中杀出来的狠绝人物,它招惹不起,而且那棵灾难种子就在它的身体内,那股阴寒不详的力量更是令它心惊。不顾曹清华的诧异,蛇精以万分柔顺的态度,十分利落的爬上了他的肩膀。秦浩轩对着曹清华,带着笑意的说道:“这条蛇精修仙多年,让他跟着你,也能为你解决很多问题。”曹清华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看着秦浩轩,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师兄放心,清华一定会保重自己的,修仙之路路漫漫,未来,只要太初教有需要,清华就算远在天边,也会赶来。”秦浩轩欣慰的笑了:“清华,你只要记住,还要保证自己是安全的,就是师兄最大的欣慰。好了,你走吧。”“师兄,弟子走了。”再次深深的看了秦浩轩一眼,曹清华才飞上乾坤袋中的飞剑,身如流光般离开了这里。“谢大仙救命之恩,谢大仙救命之恩……”就在曹清华飞如入半空的瞬间,海岸边上早早汇聚而起的无数平民,跪地高喊着这些。曹清华与蛇精大战一天一夜,就算被打伤也不后退一步的英姿深深印入了这些平民的心中。在一片恩谢声中,秦浩轩也收回目送曹清华的目光,背生自由之翼,带着小金朝太初教飞去。“小金啊,那么个蛇精都能说话,你修为比它高多了,你怎么不会说话?”秦浩轩摸着小金柔顺的金毛,皱着眉头不解的问道。小金吱吱的叫了几声,然后抓了抓脑袋,用它的大眼睛看着秦浩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秦浩轩抽了抽嘴角,问不出个究竟,也只得将这件事放下了。等秦浩轩回到了太初教,直接去了补天阁,看着正陷入沉睡中的刑,他心中叹息一声,盘地而坐,再次将数百株灵药用灵力打成齑粉散入药池。灵药的药力缓缓进入刑的身体,秦浩轩看了一会确定刑无事,便离开了。今天毫无预兆的看到曹清华,很多往事一幕幕的从秦浩轩的脑中出现,纷乱又找不到源头。清风吹着树上浓密的树叶,谱成一曲好似细雨来临的声音,秦浩轩从英灵山上的小路走过,慢慢的路过太初教历代的先烈,最后来到埋葬自然堂弟子的地方。璇玑子与蒲汉忠的坟墓没什么变化,这么多年过去了,罗茂勋的新坟也变成了旧坟。秦浩轩看着这三个相邻的坟墓,突然觉得自己没有力气,他苦笑着叹息一声,然后一下子坐在了坟墓前面的土地上,千万句言语汹涌在他的心中,快要爆炸了。“师父,我今天看到曹清华了,您还记得他吧?他就是跟茂勋一起进入咱们自然堂的一个小弟子……”说道罗茂勋,秦浩轩的心好像被针扎了一般痛了一下,很细微却有些难以忍受的疼。“茂勋都离开这么多年了。”就算心中再苦涩,秦浩轩也逼着自己开口,因为在心底埋葬多年的关于罗茂勋的伤口,已经溃烂,如果再不将它拿出来,恐怕会将他的心腐蚀,“这件事,的确是弟子做的不对,没有好好教导师父认可的自然堂接班人,让他出了那样的事情……”秦浩轩觉得自己的喉咙发紧发涩,说出的声音也渐渐的低了:“茂勋是个好孩子,就算是犯了错误,但是最后也没有丢自然堂的人,师父,我们都没有看错人……”听着风吹过树林的声音,看着眼前冷冰冰的的坟墓,璇玑子、蒲汉忠、罗茂勋……  ://../b//.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小说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