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太初 > 第九百零三章 碧竹堂上一炷香【二更】

第九百零三章 碧竹堂上一炷香【二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名弟子被秦浩轩的话噎的满脸涨红,只能用手指指着秦浩轩,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整个事情,是金旭殿贪婪西极教的天降福缘在先,又怎么可能理直气壮的要人呢?

    可是,太初教给出的这张单子也太夸张了,想要那些弟子,竟然要他们五年的纯收入,其中更是包括金旭殿都少有的很多天材地宝,如果真的要将这些东西交给太初教,黎安道人想想就觉得心在滴血!

    金旭殿所有人的脸上全都是难看至极的表情,黎安道人平复了自己心头的怒火,他抚了抚自己的衣襟,不想总被秦浩轩压一头牵着鼻子走,开始找有利于自己的话题。

    “秦浩轩,你也知道万教仙遗开开启了对吧?这个时候得罪我们金旭殿,你是打算不去了吗?你们太初的弟子,是想都死在那其中不成?”

    “你敢动我太初弟子试试!”秦浩轩语带冷冽,周身杀气弥漫:“金旭殿若敢动我太初弟子,我必杀光你们金旭殿所在万教仙遗的所有弟子!”

    黎安道人与他身后的金旭殿弟子脸刷的一下就变白了,刚刚秦浩轩所表现出来的气势,令他们心惊,在秦浩轩说话的瞬间,他们竟然感觉到了一股慑人的杀气,那一瞬间,他们真的相信秦浩轩所说的话!

    看着再一次僵住的金旭殿众人,秦浩轩不想再搭理他们了,便起身说道:“没事你们就走吧。”

    看着秦浩轩要离开的样子,黎安道人是真的急了,他们这次来的任务就是带回被俘虏的弟子,可是……

    再次用力捏了捏手中的清单,黎安道人做最后的挣扎:“既然太初教是这样一个态度,那我们金旭殿只能去找你们的盟主霄云阁了。”

    往外走的秦浩轩听了此话,停住脚步,似笑非笑的看了黎安道人一眼,说道:“霄云阁?”

    黎安道人挺直身体,以为秦浩轩害怕了,微微挑眉,略带挑衅的朝秦浩轩挥了挥手上的清单:“对,霄云阁,让你们的盟主为我们金旭殿做主。”

    秦浩轩摇了摇头,看了看黎安道人手上的单子,说道:“去吧,不过,我好想提醒你们,那只会更贵。”

    更贵?

    黎安道人的脸这下子是真的白了,他刚刚说去找霄云阁,只是不想这真个过程都被秦浩轩压制,想要给太初教施威,其实……他心中也明白,如果真的去找了霄云阁,云霄阁提出的条件,的确会比太初教给出的这份单子更贵。

    金旭殿的弟子在太初教这样的小教派面前一直是横着走的,可是,今天,他们在太初教的一个小小长老面前吃了一肚子气,把几百年没受过的憋屈在今天全受够了!

    面对金旭殿数个强者的怒目而视,秦浩轩没有一丝不自在,他不再管面色铁青,僵在一旁的黎安道人,转身继续离开。

    “照顾好我们的弟子,不能滥用私刑。”

    黎安道人压着怒气开口,这时候的他就跟一个斗败的公鸡般,满眼不甘的瞪着秦浩轩的背影。

    秦浩轩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随意的说道:“放心,会给你们照顾的很好。只是照顾的吃穿费用账本,也会一并给你送去。”

    妈的!真的是土匪啊,这肯定又是一大笔开销!金旭殿的人都能够想象的到太初教会再给出怎么样一张过分的账单了!

    大堂内金旭殿的弟子这下子连气都发不出来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秦浩轩高大的背影消失在门边。

    “太可恶了!”黎安道人身后的金旭殿弟子发出一声暴怒的怒吼。

    “师叔!太初教的这个臭小子简直就是目中无人,不将我们金旭殿放在眼里,难道我们真的要按照他们列出的清单付给他们这些资源吗?!”有弟子气不过,直接对黎安道人怒声说道。

    黎安道人眉头紧紧的皱起,憋了一肚子的气在这弟子的问话中全部爆发:“不给怎么办?啊,你说怎么办?!难道眼睁睁的看着飞鹤堂堂主跟我们那些高手被杀吗!”

    不管金旭殿的人在大堂主如何咆哮生气,走出来的秦浩轩心中却是十分舒爽的,看着黎安道人被气到铁青的脸,他就觉得开心迈步走到外面,看着太初教弟子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新弟子在练习引气入体,修为高一些的弟子也在各自修炼,他的视线落在了碧竹堂的身上。

    这些日子一直都在忙太初的事情,却有一件压在自己心头很久的事情,一直想做却没来得及做。

    碧竹堂!

    秦浩轩坐着仙云车落在碧竹峰之上,平日里炼丹烟雾缭绕的碧竹峰,如今却找不到半丝的烟雾。

    有的,只是条条白帐。

    西极一战,太初只陨落一人!便是碧竹堂的堂主碧竹子!

    秦浩轩迈步来到碧竹堂的大殿前,长生排位静静的立在大堂之中,数名碧竹弟子披麻戴孝的跪在那只装有碧竹子的棺材旁。

    秦浩轩站在门外,他看着那静静的棺椁。

    说起来,秦浩轩对碧竹子的印象并不深,若非是李靖……他对碧竹子的印象会更浅。

    在秦浩轩的印象之中,他只是碧竹堂的堂主,虽然不是一个符号,但也差不多是一个这样的存在状态罢了。

    虽然经常相见,秦浩轩对碧竹子的印象却还是非常模糊,甚至在这一刻……他都想不起对方的音容笑貌。

    “秦长老……”

    有碧竹堂守灵弟子发现了秦浩轩,一声呼唤打断了他的回忆。

    “我来给堂主上柱香……”秦浩轩迈步走入灵堂,几名守灵弟子齐刷刷跪地磕头还礼。

    秦浩轩燃香看着棺椁,一时间却不知该如何上前,送离太初之人的事情,他不是做过一次了。

    蒲师兄……璇玑子师傅……太初教劫的诸多同门……

    可,这次……秦浩轩却难以将燃香插入那香炉之中,他……欠碧竹子的!

    秦浩轩一直觉得,自己不欠别人什么!

    可……面对碧竹子的棺椁,他发现自己欠对方很多。

    李靖被废,虽然是他咎由自取,可……对碧竹子来说呢?

    碧竹堂的希望那是!而……李靖被废,紫种归了自然堂!虽然事后送给了古云堂,可碧竹堂呢?

    碧竹子的心中没有怨吗?秦浩轩想来,那应该是有怨有恨的吧?换做自己,也会怨恨。可……这人却为了救自己,而死!

    秦浩轩看着碧竹子,那模糊的记忆渐渐苏醒,那英俊的中年男子,面上带着祥和,说话时的面上总有挂着浅浅的善意笑容,哪怕是战死的一刻,他的脸上挂着下笑容也是满足而祥和。

    “你来做什么?”

    秦浩轩身后响起了冷冷的问话,他回头看去,发现是一名年轻的弟子,这弟子的名字……自己甚至都叫不上来,他努力的想,才想起来……这是碧竹堂前几年收的一颗饱满仙种的弟子,好像是叫做高无忧吧?

    高无忧的年纪不大,生的也算是剑眉星目很是俊朗,身上带着一股子的锐利之气,那是一种不让人讨厌的锐气,属于年轻人的朝气。

    高无忧的眼中带着几分怨恨,冷冷的盯着秦浩轩。

    秦浩轩看着高无忧,这……便是碧竹堂的新希望吧?只是……比起李靖的资质差了太多太多。

    “无忧!休得无礼!”

    有弟子起身去猛力拽扯高无忧,想要将他拽出灵堂,却只是拽的他一身白色孝服变形,人却立在原地未动半分。

    “你,来做什么!”高无忧带着年轻人那生硬的执拗,含着怨恨的眼中还带着泪光,语气充满了委屈跟哭腔一遍遍的问着:“你来做什么,你来……做什么!”

    秦浩轩知道,高无忧讨厌自己,不是那种讨厌……只是单纯的因为师傅为自己而死,心中带着委屈。

    “我……来给堂主上柱香……”

    “我师父,不需要你的香!”高无忧顶着众人的拽扯,强行走向秦浩轩,要去夺他手中的香,嘴里说道:“我师父,不需要你的香!你废我李靖师兄,害我师傅一夜白头!你取我师兄紫种,害我师傅夜夜咳血!现在跑来装什么好人!我师父……我师父不稀罕你的香……我师父不稀罕你的香……”

    “无忧!你发什么疯……”

    “无忧!无忧!你发什么疯?”

    “无忧……”

    几名守灵弟子七手八脚的拽扯着高无忧进行劝阻。

    “你们别阻我!怕他作甚?了不起连我也废了便是!他没资格给师傅上香!师傅仙逝这么久,他现在才假惺惺的过来!装什么好人!”

    秦浩轩怔怔的望着高无忧,他不知道碧竹子一夜白头,因为见到的碧竹子还是满头青丝,现在想来……怕是用了什么灵法改换了发色,他更不知道碧竹子伤心成疾夜夜咳血,若是知道……虽然也会废掉李靖,却会考虑如何补偿碧竹子。

    秦浩轩无法回应高无忧,自己来的确实是晚了……无论有什么忙的借口,对于自己救命恩人的上香,自己确实来晚了。

    (妙书斋 www..)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