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太初 > 第五百九十七章 歪门邪道小聪明【一更】

第五百九十七章 歪门邪道小聪明【一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大宝少说也是百来斤的人,居然被秦浩轩这样随手丢了出去,在外面惨叫连连。

    二宝顿时吓得浑身一哆嗦,想起秦浩轩的身分,不管怎么说这秦浩轩都是入过仙门的人。再一看,那边秦九叔也拳头握得咯崩作响,脸面色不善,不禁缩了缩脖子,赶紧开溜。

    “你……你一个被赶出了仙门的废物,嚣张什么?我们去告诉张家,有你好看!”

    二宝吓得屁滚尿流地的跑出去,赶紧去搀扶大宝,一边回过头朝着篱笆院子里色厉内荏地的威胁着。

    秦浩轩等两个无赖离去,站在院落里问道:“爹,张扬前些日子回来过吗?”

    “浩轩?看你一身本身,不像是被仙门赶下山的。”秦九叔抢先说道:“张扬前些年确实回来过,说你在仙门混的很是不好,还说要将你赶下仙门。”

    果然!秦浩轩笑的很是无力,这张扬看来前些年还真是也没闲着,只是……他拿什么赶自己?

    “爹,九叔,我现在是太初自然堂堂主。”秦浩轩稍稍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像是汇报成绩的孩子一般,脸上带着几分得意:“太初除掌教之外,我现在也是五大堂的堂主之一,便是张狂张扬也还仅仅只是弟子罢了呢。”

    吴玉茹笑着的脸上已经见了泪痕,她双手捧着秦浩轩的脸,嘴里叨念着:“怎样都好,怎样都好。没事就好,没事便好……”

    “好一个张扬,居然敢诓骗我们!”秦九叔在一旁,突然间义愤填膺起来:”害得我大哥大嫂把老宅都卖了。”

    秦浩轩心中一动:”九叔,那张扬何时回来的?”

    “张扬啊,他三年前回来过一次。”秦忠欢接口道:”那一次大田镇大旱,张扬赶回来了。他修仙有成,不知道用了什么仙法让大田镇连夜降下大雨,轰动了四府八县。附近州府的官人听闻有上仙回来,都赶来阿谀奉承,他们张家可是大大的威风了一把,……还大兴土木,将周围几家的房子都霸占了,将原住户赶了出去。”

    “也就是那次,张扬多次宣称会赶我儿出太初教,……说他是什么灰种天骄,我儿是弱种。……我自然是对我儿有信心,不相信这些鬼话,可是奈何你娘担心你,哎。”秦忠欢这时候有些爱恋的看了吴身边的中年妇人一眼。

    秦浩轩听到这里,心中恍然。

    “那次并非张扬一人来的咱们大田,还有很多仙人跟他一起。那些仙人都说我儿是弱种,还称那张扬为师兄,说张扬日后能在那仙门当什么堂主……”吴玉茹氏看了身边的秦忠欢一眼,辩解着。

    “你呀……”秦忠欢看了老妻一眼,无奈地摇摇头。

    “街坊们都躲着我的原因,同我猜的倒是没什么差别。”秦浩轩不禁哑然失笑。

    “原来儿还在仙门,那就好说。大哥,我们赶紧将老宅讨要回来,当初都是张家仗着张扬的势逼将我们贱卖老宅贱买了去。”秦九叔一捋衣袖,大声道。

    “九叔,可别乱说话。那宅子没多要紧,卖了也就卖了,只要我儿平安就好。”吴玉茹氏赶紧劝道。

    秦九叔有些埋怨地的看了吴玉茹氏一眼:”大嫂,你性子太柔了,连大哥跟着你都柔起来了。现在连大宝、二宝都能欺上门来,要是从前,早就将那两个小破娃提着丢出去。”

    秦浩轩听着众人的话,脸色慢慢阴沉下来,自己平生最见不得的就是有人欺负身边的人,这张家,看起来平日里在大田镇将对父母欺压惯了。

    “九叔,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家宅子是怎么卖掉的?大宝、二宝又为什么来我家要皮货?慢慢跟我说。”

    六年前离开大田镇的时候,秦浩轩尚是一个少年人。但六年后,他修为突破到仙苗境四十二叶并当上自然堂堂主,可谓是积威日重,认真起来,身上有股令人难以抗拒的威严。

    他这一问,秦九叔不知怎么的,迎着那灼灼的目光居然有些慌,连忙一五一十地说道:”儿,那张扬是不是跟你有什么过节?自从张扬那次回大田镇之后,张家人就愈发的嚣张跋扈起来。他那番威胁更是让你爹娘担心,唯恐张扬真的在太初教欺负你,故而张家人想要贱买你家老宅,大哥、大嫂都同意了……”

    “那大宝、二宝每个月找我爹要皮货,也是我爹娘希望张扬在太初教待我好一点吧?”秦浩轩心下猜到了很多事。

    秦忠欢和身边的吴玉茹氏无奈地对望一眼,暗自叹了口气,算是默认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

    秦浩轩看着爹娘,目光闪动,心中什么都明白了。父亲是读过书的猎户,那么烈性的人,上山搏杀虎狼都眼睛皮都不眨一下子,。

    平日里就算是大田镇的镇长也不敢轻辱之,可就是为了他秦浩轩,秦忠欢能低下高傲的头。

    秦浩轩一想到这里,心里面就有无名火气,最初那给张扬报死讯时的歉疚消散无影。

    “九叔,张家买下我家老宅用了多少钱?我要去将老宅要回来。这南边的房子太潮湿了,对两位老人家身体不大好。”秦浩轩挺长身而起立,朝着秦九叔认真地说道。

    秦九叔吓了一跳:”儿,你刚回来,不要冲动。虽然说你没有被赶出仙门,但是那张扬在仙门里势大,手下也有一帮仙人帮衬,还是不要轻易招惹张家为好。”

    “一帮仙人手下帮衬?”秦浩轩心里面不觉得好笑,九叔嘴里的所谓那帮仙人,肯定是张扬在古云堂里收的那帮小弟了。

    那帮不成气候的东西,自然堂随便一名血衣队过去就能将他们打得落花流水秦浩轩心想,这张扬果然是个祸害,幸亏杀了。

    “九叔,浩轩大了,做事有分寸。”秦浩轩的话音不高却充满了自信跟宽慰力量。

    “孩子,还是算了吧,我跟你娘住在这里也习惯了。你还是修仙要紧,如果能够在修仙上赢压过张扬一头,日后也能挽回场面,。到时候再说也不迟。”秦忠欢想了想,缓缓地规劝。

    他这番话是老成之言,颇有道理。

    旁边的吴玉茹氏也有些紧张秦浩轩,连忙点头:”对啊,浩轩,不要急,我相信凭我儿的能力,他张扬的成就绝对不及我儿。”

    就在这时候,外面响起了如一声破锣般的声音嗓子。

    “老秦家的,交水费了。”

    从院子里涌进来了五、六个人,为首的是个跟痨病鬼似的中年汉子,在他身后跟着那大宝、二宝两个,还有几个昔日大田镇的小混混,秦浩轩都认识。

    这几个小混混以及那大宝、二宝从前都是拍张狂马屁,看现在这个架势,都是改依附在了张扬家的羽翼下。

    一看到那痨病鬼似的中年汉子,秦浩轩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什么水费?”他感到不禁奇怪地的看向秦九叔。大田镇靠着一条大宁河,一向不缺水的啊。

    “张家人把大宁河买了。我们种田浇灌、吃水,现在每个月都要给张家水费。”秦九叔愤愤不平地说道。

    秦浩轩忍不住有些佩服这张扬的脑瓜子了,大智慧没有,歪门邪道的小聪明还真是不少,修为有成对他自己家人来说,他真的算是造福一方了,还能想出把一条河给买下来的方法!自己怎么便没想到这样买条河,让家人过的舒服点呢?

    当然,秦浩轩这个想法很快便消失了,因为父母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还好张扬死的早啊!秦浩轩更是佩服掌教了,自己那时都没有杀张扬那么果决的心,掌教当日的做法还真是太对了,张家不过出了个普通修仙弟子,张家人已然如此嚣张,鱼肉乡民相邻。

    痨病鬼中年汉子冷冷瞥了秦浩轩一眼,彷刚刚发现秦浩轩似的,阴阳怪气地说道:”哟,原来浩轩从仙门下来了啊?那刚好,多一个人头,多缴纳一分水费。另外听说你很威风,把大宝也打伤了。他现在是我张家的奴仆,这医药费也一出了吧。”

    握那捂着胳膊、鼻青脸肿的大宝,躲在痨病鬼张三才背身后朝着秦浩轩狞笑:”对,赶紧把我的医药费出了,一百两银子,少一两都不成!”

    秦九叔在旁边忍不住道:”大宝……”

    秦浩轩抬手阻止了九叔跟对方的纠缠,在太初久了,做自然堂主久了,那份上位者的心,不知何时早已经养成。

    “滚吧……”

    秦浩轩轻抬胳膊挥了挥衣袖,平地卷起一阵风将这些吵人的声音制造者丢出了院子,众人被摔的七零八落之时,又听到了秦浩轩传来的另一个消息。

    “病劳鬼张三才,回去给张家人带个话,张扬?死了。给他立块排位吧。”

    张三才听了这话,脸色一变,面容阴沉如墨地狞笑着:”嘿嘿,还敢咒我家仙人死了?秦浩轩,你实在是不知死活。”

    张三才哪里会相信秦浩轩的话。

    上次张扬返归家是何等威风,祥云瑞气冲冲天环绕,众仙云集,可是大大的轰动了附近百里的州府。

    而且张扬是仙人,哪里会这般容易死,谁能杀他?笑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