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修仙,我才是女主 > 第486章、不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刚好,那面有棵灵药,我有些难以分辨,韦铃,你能帮我看看去吗?”储珍珍微笑着指旁边。

    而且,圣女对于灵药灵植还有炼丹,几乎是整个魔宫最厉害的,现在竟然夸她,她更加激动了。

    圣女竟然对她这么和蔼的说话,她觉得有些飘飘然。

    “不敢不敢,我只是稍微懂些!圣女您才厉害!”韦铃恭敬的说道。

    储珍珍微微笑:“韦铃是吗?听说你父亲对灵药灵植研究不少,想必你也得了不少真传吧?”

    焚天吩咐过,让他们对圣女要尊重,要向对主母般尊重,圣女以后是要做殿下夫人的。

    这时,储珍珍和慕天河已经到了近前,韦铃连忙上前施礼:“见过圣女!”

    晏青阳喜,可是,看到储珍珍,她又犯愁了。

    想什么就来什么,对面,储珍珍和带着面具的慕天河走了过来。

    想来焚是有办法了,既然要去魔尊的洞府,这件事还是要通知下慕天河。

    可是,没有玉牌,怎么去魔尊的洞府呢?

    药园入口,那就是去宿盈盈的药园了。

    找了个机会,她看了眼,上面写着:明晚子时,药园入口,我们去魔尊洞府。

    晏青阳焦急的等着,终于,再回来的上,个魔族弟子擦肩而过,给她了张纸条。

    晏青阳休养了天,韦铃盯得紧,她只来得及去了次云乐乐那里,云乐乐悄悄将几粒丹药给了她。

    她觉得蹊跷,但是又不敢告诉焚天,不然焚天肯定会治她的罪,所以,她打算直盯着晏青阳。

    晏青阳依旧在养伤,韦铃昏了,醒来就去看了晏青阳。

    可惜,根本没有人理他,外面的人各自忙碌着,而焚,大早就去了宿盈盈的药园。

    “喂,你把这个死尸带走啊!”青饶大叫。

    玄宁冷冷看了她眼,砰的下关上了门。

    “你出去!”青饶哭着指玄宁。

    门大开着,门外的几个剑侍嗤笑着看着青饶,指指点点。

    谁叫青饶忍不住!

    她当然是故意的,而且是焚授意的,她请了圣女回来,是为了给焚解药,至于青饶,殿下说了,让她自生自灭。

    玄宁倚着门框,冷冷看着她。

    哭了哭,她抹袖子,恨恨的指着玄宁:“肯定是你,如果你早点拿解药回来,我就不会……”

    青饶怔住了,她捂着脸,又呜呜的哭了起来。

    玄宁厌恶的看了青饶眼:“我是去拿了,可是没想到你这么急不可待啊!还有,殿下说了,他的心很乱,不想见你!”

    青饶又羞又愧,咬了咬嘴唇:“那时我是中了媚药,你不是去找圣女拿解药了吗?为什么直没拿到?你嫉妒我,我要去告诉殿下!”

    “呵!”玄宁冷笑声,“你还有脸见殿下?看看你自己干了什么事!不要以为杀了他别人就不知道了!我们好几个剑侍可都看得清清楚楚!”

    玄宁推门进来,青饶哭着冲了过去:“玄宁,你竟然不让我见殿下,你等着,我让殿下杀了你!”

    房间,青饶哭得眼睛都肿了,她衣衫凌乱,地上还躺着个已经死透了的魔族弟子,那个弟子也是衣衫不整。

    “是!”玄宁转身去了个房间。

    “不见,就说我想不开了!”焚不耐烦的挥手,顿了下,又说道,“看管起她来,暂时不让她出去!”

    “她哭着,直说要见您!”玄宁说道。

    焚愣,他都忘记青饶了,他抬了抬手,打了个呵欠:“她那怎么样了?”

    “殿下,青饶怎么办?”玄宁连忙问道。

    大早,他就蔫蔫的起身了,门外,玄宁早就候着。

    他也是辗转反侧,不能成。

    焚又妒又心痛又悔恨,时埋怨自己没及时认出青青,时遗憾青青竟然失去了幼时的记忆,时又怒骂慕天河太狡诈。

    还玩什么毁容!明明元婴之后就能恢复了!还玩次毁容,这不就是步步的夺取她的心吗?

    可是,慕天河呢,听说为了晏青阳送过命,总之,那是个狡诈的家伙。

    也难怪晏青阳不理他。

    那时,他是怎么对晏青阳的?步步刁难,有两次还甚至杀了她,也就是他心中的直觉让他每次都停了手。

    本来他应该是近水楼台啊!怎么就被慕天河那个臭小子给抢先了呢?

    结果,就被慕天河抢了先。

    后来,青饶出现了,他以为她是青青,彻底不再关注晏青阳。

    他是又痛又悔,想当在云华宗的时候,他就怀疑过晏青阳是青青,可是,那时只是怀疑,晏青阳身上没有魔气,也不认得他,所以,他直犹豫。

    心最激动的,莫过于是焚了。

    慕天河翻来覆去,也是辗转反侧、长吁短叹。

    可是,也许是……真可惜,焚竟然来了!

    可是,这么想,他又不由得唾弃自己,那时怎么说都是趁人之危,最后那刻,他已经忍不住了,幸亏焚来了。

    如果当时不顾切……那该有多美好啊!

    他甚至有些后悔,后悔为什么自己控制住了。

    她娇媚的样子,她身段玲珑的触感,她颤抖着声音哀求,他都记得清清楚楚,每想起来都会气血上涌,难以自制。

    回去之后,他遍遍回想着湖水中的切。

    而慕天河呢,他的心也不平静。

    她想起自己的样子就觉得没脸见人,以后可还有什么脸再见慕天河。

    可是,慕天河却直不为所动。

    在湖水里,她紧贴着慕天河不知羞耻的扭来扭去,甚至还主动求欢。

    晏青阳是又羞又恼,虽然中了药,所有的事她都记得。

    回去之后,他们三个人都没有睡着。

    最后,焚失魂落魄的回到了焚殿。

    是啊,他表现的很幼稚,可是,没办法,只要碰上青青的事,他就变得不像自己了。

    只留下焚个人,他呆呆站了半晌。

    说罢,飞身离开了。

    慕天河回头看了焚眼,微微笑,吐出两个字:“幼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