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剑来 > 第一百一十章 无不散的筵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平安肩头一沉,气息随之凝滞,原本那缕即将离开气府的剑气,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可被人在肩头突兀一拍后,如大蟒出山,却遭逢挡住去路的河蛟,先前势不可挡的气焰,自然为之停顿,暂时选择了按兵不动。

    “打住打住。”一位斗笠汉子站在陈平安身旁,搂住少年肩头,嬉笑道:“相亲相爱的一大家子,打打杀杀,成何体统。”

    陈平安抬起头,神出鬼没的斗笠汉子,对他笑了笑,“相信我,我是阿良唉。”

    陈平安叹了口气,“暂时听你的。”

    阿良只是看了眼朱河,甚至懒得去瞥一眼少女朱鹿,懒洋洋道:“这么珍贵的剑气,用来杀一个朱河,太暴殄天物了,你心疼,我都替你心疼。何况算了算了,不说这些大煞风景的话,总之,我阿良的良心会过不去。这一式‘十八停’的运气方式,你就当是补偿吧。”

    陈平安原本正准备收起双指并拢的姿势,就在此时,阿良松开少年肩头的手,后退一步,摇头笑道:“这姿势也太不高人风范了,我教你一个厉害的。”

    “站稳了!”斗笠汉子轻喝一声后,弯曲手指,先是在陈平安肩头一叩,之后出手如飞,在少年心口点了七八下,与此同时,使出比那聚音成线更上乘的仙家神通,直接在少年心湖之上激起涟漪,响起一连串心声,“记住体内这股气的起始,记住所有气府名称和运转路线,气若龙脉绵延,起于万山之祖凛冲,此乃世间养剑的头等气府,此处为一停,快速过三山六关,至此扶乩穴为二停,又急掠六洞九府,至此纯阳府,做第三顿此为最后一停,总计十八停。这些窍穴气府与如今说法迥异,乃是上古无数剑修披荆斩棘,付出巨大代价得出的珍贵心血,你记牢了!”

    阿良最后问道:“记清楚没有?”

    陈平安额头渗出汗水,“记住了七七八八。”

    阿良笑道:“差不多可以了,之后如果撞得头破血流,不用怕,这是每一名剑修必须要走的道路。等以后熟悉了路线,你可以尝试着慢行气机,这才是十八停最有意思的地方,嗯,这是阿良我琢磨出来的学问,有人佩服得不行,使劲夸我,说光是这一点,就将剑道高度拔高了很多,哈哈,有点难为情啊。”

    陈平安突然觉得这个所谓的十八停,多半是比撼山拳谱好不到哪里去了。

    阿良仿佛看穿少年的心思,一本正经道:“我像是个信口开河的骗子吗?我阿良这辈子就不知道吹牛是什么事情!”

    朱河心神已经从泥泞当中勉强拔出,但是四肢比先前更加僵硬,一动即死,这是朱河脑海中唯一的念头,这就是那名斗笠汉子带来的无形震慑。

    当那个腰佩绿刀别葫芦的家伙,与你是朋友的时候,你会觉得他怎么看怎么不像高手。

    可当这个家伙成了对立面的敌人,朱河整个人吓得汗流浃背,当真是要魂飞魄散。

    远处朱河已是心神失守,近处的朱鹿只听到陈平安在自说自话。

    阿良又以心声告知陈平安,“轻舟已过万重山,气机流转一瞬百里千里万里,是很好,可若是能够做到缓行,如山岳百年累土,不见丝毫增高,海川千年积水,水面不见半点抬升,则更好!以后运气,可以专心练习这条道路,做到睡觉的时候也能自行运转。”

    陈平安疑惑道:“我怎么知道睡了后,有没有运转这十八停?”

    阿良双手环胸,笑道:“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到时候你自然而然会知道答案。”

    阿良一屁股坐在长椅上,只是刚坐下,脸色就有点不对劲。

    陈平安捂住额头。

    阿良不露声色地抬起屁股,用手拍掉那些站在屁股上的冰糖葫芦,挪了个位置坐下,双手摊放在栏杆上,重重呼出一口气,终于第一次正视朱鹿,“你和你爹除了要把真武山那颗英雄胆,和紫气书一并还给我,还需要拿出那叠李家传承下来的符箓,但是这些符箓只能救下你们当中的一个人,朱鹿,我现在让你来选择,是你活着离开枕头驿,还是你爹?”

    不等朱鹿说话,朱河已经沉声道:“恳请阿良前辈让朱鹿离开,我愿意

    (本章未完,请翻页)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