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剑来 > 第二百五十九章 练拳百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桂花岛山顶那株祖宗老桂树,陈平安站在暑气几无的树荫下,不得不想起家乡的老

    槐树,只是眼前桂树叶茂如盖,老槐树却已不在,陈平安伤感之后,会心一笑,犹

    然记得红棉袄小姑娘扛着槐枝奔跑的画面,李宝瓶的活波可爱,天不怕地不怕,跟

    老龙城范二的无忧无虑,能够把每一天都过得很美好,都会让陈平安羡慕不已,希

    望自己有一天能够成为他们这样的人,不知道这算不算圣贤书上所谓的见贤思齐?

    除了陈平安,老桂树下站着三三两两的渡船乘客,都是慕名而来的看客,对着这棵

    高龄老树指指点点,还有一些女子挑选位置站定,让几位专门候在此地的桂花岛画

    师,为她们提笔作画,还有一家三口,要那位丹青妙手的练气士画师,帮他们画了

    一幅全家福,留作纪念。

    范二先前在马车上提醒过陈平安,能够从老龙城去往倒悬山做生意的客人,境界有

    高低,出身有好坏,但是有一点,是共通的,那就是这些人都不好惹,七拐八弯,

    谁都能搬出一两位通天人物或是仙家豪阀。因为范家在桂花岛除了自家几座库藏物

    资,许多财大气粗的客人,也会借助桂花岛承载货物,这批人,不缺背景和财力,

    甚至有可能会比范家更加富可敌国,只是缺了一艘机缘而得的跨洲渡船,以及一条

    成熟安稳的航线而已。

    陈平安本就不是喜欢惹是生非的人,所以范二这份提醒,属于锦上添花。

    当下陈平安安安静静站在远处,在等一位中年画师停笔交付画卷后,陈平安才走上

    前去,与那位兴高采烈手捧画卷的女子擦肩而过,他瞥了眼一位女子练气士手中的

    画卷,惟妙惟肖,不是家乡门上那种彩绘门神的死板不动,画卷之上,女子衣衫和

    青丝缓缓飘拂,一树桂叶亦是如涟漪晃动,不过以陈平安的眼力,发现女子真容与

    画卷上,略有出入,好像给那位画师画得增色几分,陈平安叹为观止,比起之前鲲

    船上的拓碑手法,各有千秋。

    中年画师看到这位背剑少年,抖了抖手腕,他身后有一位桂花小娘端着小案,摆放

    有文房四宝。

    画师笑问道:“公子可是也要作画?我们桂花岛此次跨洲远游,到达倒悬山之前,

    一路上会有十景,每一处都是世间独一份的美景,其中就有这株祖宗老桂树,沾了

    仙桂的光,我们笔下所绘画卷,会有淡淡的香气萦绕,可以保存百年而不褪色,而

    且可避虫蚁毁坏。绝不会让公子失望。”

    陈平安在动身之前,就已经收起那枚桂客木牌,点头笑道:“我想要画三幅一样

    的,敢问先生,需要多少钱?”

    中年画师愣了一下,不知道眼前草鞋少年,是真人不露相的豪阀公孙,还是不谙世

    情的有钱子弟,一般人最多画一幅,哪里会一口气要三幅之多,只不过谁也不嫌自

    己挣钱多,画师微笑道:“一幅画三十枚雪花钱,若是公子要三幅,可以便宜些,

    只收公子二十五枚。”

    那位姿色远远不如圭脉小院金粟的桂花小娘,嫣然而笑,柔声补充了一句,“公子

    若是持有桂花岛特殊木牌,还可以再打折。”

    陈平安摇头道:“没有,我只是普通客人。”

    陈平安掏出二十五枚雪花钱,按照桂花小娘的要求,放在她端着的小案上即可,范

    家画师并不过手。然后中年画师让陈平安站在桂花树下,接连换了几个位置,最后

    挑中一个景象最佳的地点,陈平安独自站在树下,面对画师的审视,明显有些拘

    谨,在画师和颜悦色地安慰几句之后,才略微放松一些,四肢不再那么僵硬,但还

    是有些绷着脸,画师不敢过多指手画脚,本想着大不了自己落笔之时,多花点心思。

    那位桂花小娘忍不住有些笑意,这般腼腆的客人,在神仙汇集之地的桂花岛可不多

    见,曾经一些胆大的男女,还要问能不能站在祖宗桂树上,让画师干脆来一幅登高

    望远图,女子则问能否折桂一枝拎在手中,当然不行。

    中年画师拿起笔,轻轻挥袖,那张出自青鸾国的珍稀宣纸,从小案上滑落,缓缓飞

    掠到他身前,悬停不动,就像搁放在平整的画案之上。画师没有急于在纸上落笔,

    而是开始酝酿情绪,写字入木三分,作人物画,也当画出一份精气神。

    画师一手负后,一手持笔,凝望着那位树下少年,背负剑匣,双拳紧握,垂放在身

    体两侧,眼眸明亮,肤色微黑,穿着一双不常见的草鞋,穿着朴素得有点寒酸,但

    是收拾得干干净净,不会给人半点邋遢观感。身高比起南方青壮男子,只是稍矮些

    许,可能在宝瓶洲北方地带,会相对显得更加少年身材一些。

    但是画技娴熟的画师惊讶发现自己,竟然抓不住眼前少年的那股精气神,不是说少

    年没有,而是画师无法确定,总觉得自己不管如何落笔,都很难画到“十分神似”的

    境界,画师不愿露怯,以免煮熟的鸭子飞走,二十五枚雪花钱,他能抽成五枚,可

    不是小数目。

    中年画师只好硬着头皮,假装胸有成竹地开始作画。

    第一幅少年画像,只能说是十分形似而已,莫说是他这种练气士,就是山下王朝的

    寻常宫廷画师,都可以做到,画师自己极其不满意,但是有苦说不出。

    画完之后,画师略作休息,那位少年也摘下了腰间酒壶,喝了口酒,喝酒之后,愈

    发放松,少年转头望了一眼北方陆地,脸上多了点会心笑意,大概是想到了什么美

    好的人或事,少年收回视线后,双臂环胸,挺起胸膛,笑容灿烂。

    画师无意间瞥见这一幕,灵光乍现,有了。

    于是第二幅画就明显多出几分灵气,少年郎离乡远游千万里的那份复杂情感,在画

    师笔端缓缓流泻而出。

    中年画师休息的间隙,少年再次喝酒,然后便没了笑意,不再双手环胸,而且好似

    不愿腰间的酒葫芦在画中出现,隐藏悬挂在了身后,但是少年无形中的气势,更加

    稳重,更像一位离乡再远、也能照顾好自己的大人。

    第三幅画,画师也比较满意。

    桂花小娘已经熟门熟路地将三幅画卷加上白玉画轴,在陈平安一路小跑而来,看过

    了三幅画后,看上去很高兴,没有半点异议。将画作交给少年,中年画师其实有点

    忐忑,“希望公子能够满意。”

    陈平安双手捧住三轴画卷,笑容灿烂道:“很好了!谢谢啊!”

    中年画师如释重负,笑道:“以后公子若是还想作画,可以跟我预约,之后桂花岛

    九景,我肯定都会准时作画,价格一律给公子打九折。我叫苏玉亭,公子只需跟渡

    船任何一位桂花小娘问一下,到时候就可以找到我。”

    陈平安点了点头,告辞离去。

    其实陈平安没好意思说,之后海上九景,机会不大了,按照郑大风不坑死他不罢休

    的架势,以及陈平安喜欢自讨苦吃的脾气,此后已经不太可能离开圭脉小院半步。

    回到圭脉小院的屋子,陈平安开始提笔写信,还是写得一笔一划认认真真,匠气十

    足,别说是跟弟子崔东山相比,恐怕连李宝瓶都远远比不上。

    之前在老龙城灰尘药铺,陈平安本想给山崖书院和家乡龙泉各寄一封信,只是生怕

    横生枝节,毕竟老龙城姓苻,不敢轻举妄动。知道范家桂花岛上有飞剑传讯的仙家

    驿站后,就想着乘船后再说,刚好这次很凑巧,画了三幅画像,一幅连同书信送给

    李宝瓶,一幅家书寄往龙泉,到时候再让青衣小童和粉裙女童两个小家伙,帮着他

    去爹娘坟头上坟,将那幅画烧掉,好让爹娘知道如今自己过得很好,所以陈平安当

    时在桂树下才会藏起养剑葫,可不能让爹娘知道他已经是一个小酒鬼了啊。

    写完了两封信,带着两幅画卷,陈平安再次离开院子,去往仙家驿站。这次陈平安

    在门外遇到了桂花小娘金粟,虽然陈平安坚持自己去驿站寄信,可是金粟也坚持要

    带路,说她虽然不住在圭脉小院,但还是那座小院的婢女,如果陈平安连这种事情

    都要独自处理,她一定会被桂姨和范家责罚,陈平安无可奈何,只好让她跟随,好

    在之后到了驿站,金粟都只是默不作声,没有任何插手,哪怕陈平安还是收起了桂

    客木牌,以普通客人身份交付雪花钱,女子也只当全然没有看见。

    金粟将陈平安送回小院门口,就停步告辞。回到住处,桂姨就在一座雅静小院之

    中,原来她们住在一处。

    哪怕是桂花岛的老人,都并不清楚,金粟是这位妇人的唯一弟子。

    金粟坐在妇人对面,妇人笑问道:“怎么,有心事?跟那个少年有关?”

    天生性情冷淡的金粟哪怕面对这位授业恩师,也没有太多笑容,“有点怪。”

    桂姨笑道:“你如今还只是在桂花岛这一隅之地,跟着渡船在海上来来回回,其实

    跟人打交道的机会很少,会觉得那个少年奇怪,很正常。”

    金粟破天荒露出一抹少女娇憨神色,赌气道:“我也下船去过几趟内城,见识过很

    多老龙城年轻俊彦。”

    妇人哑然失笑,“然后就对孙嘉树一见钟情?甚至毫不留情面地拒绝了苻南华的好

    意?你知不知道,范家更希望你与苻南华走得更近一些,只不过范家虽然是生意

    人,但是家风一向不错,哪怕你不懂事,还差点闯出祸事,依然不愿强人所难,换

    一个老龙城大姓试试看?你这会儿早就要吃苦头了。”

    金粟眼神凌厉,“范家待我不薄,我将来自然会报恩,可若是敢在这种事情上逼人

    太甚,我……”

    不等女子说完,妇人身体前倾,伸手在弟子额头上重重一拍,气笑道:“少说些无

    用大话,一个跌跌撞撞跻身中五境的洞府练气士,真当自己是什么了不得的修行天

    才了?只说天赋,你跟范小子差不多,在老龙城是算惊艳,可在整座宝瓶洲,就算

    不得最拔尖了,若是再搁在整座浩然天下……”

    说到这里,妇人叹了口气,收取一位合心合意的“得己意”弟子,何其艰难,想要弟

    子一路破境,步步登天,更是艰难。所以真正的山顶仙家,收取弟子一事,从来都

    是重中之重,仅次于自身的证道长生,她认识两位十境地仙和一位玉璞境修士,为

    了考验一位未来弟子的心性,耗时最少的十年,最长的长达百年,万事俱备之后,

    才会接受弟子的拜师礼。

    心情高傲的年轻女子一不做二不休,反正这里没有外人,起身挪了个位置,坐在妇

    人身边,抱住桂姨的手臂,撒娇道:“金粟不是还有一个好师父嘛。”

    桂姨用一根手指点了一下女子,打趣道:“你是有一个好师父,我却有一个不让人

    省心的蹩脚徒弟。”

    年轻女子抱住妇人胳膊,脑袋靠着妇人肩膀,呢喃道:“师父,你说孙嘉树喜欢我吗?”

    桂姨没有回答问题,而是调侃了一句,“春天已去,春心还在。”

    金粟满脸娇羞,埋怨道:“师父!”

    妇人转头凝视着弟子的脸庞,和蔼笑道:“这么俊俏的好姑娘,男人怎么会不喜欢呢?”

    金粟满心欢喜。

    但是妇人随即叹息道:“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孙嘉树除了是一个出类拔萃的男人,

    还是老龙城的孙家家主,是野心勃勃想要成为孙家中兴之祖的男人,更是商家寄予

    厚望的门生弟子。就算你们俩最后排除万难,最终能够走到一起,一旦嫁为商人

    妇,你的修行之路,会很难的。”

    年轻女子神色黯然。

    妇人摸着金粟的柔顺青丝,“大道风光无限好,可是行走不易,一切取舍,皆是修

    行,人生在世,本就是一场苦修。”

    妇人突然笑道:“师父就不明白了,你为何偏偏看不上范小子?多好一孩子,你要

    是能够真心喜欢他,师父哪怕拼了脸面不要,耗费掉与范家的千年香火情,也要促

    成你们两个的一段姻缘。”

    金粟哎呦一声,连忙坐直身体,“师父,千万别乱点鸳鸯谱,那范小子傻乎乎的,

    没有半点豪杰气魄或是枭雄之姿,整天瞎胡闹,我要是看上他这么个小屁孩,那才

    是真鬼迷心窍。”

    妇人笑着摇头。

    金粟轻声道:“师父你瞧瞧,范二结识的这个朋友,多无趣,榆木疙瘩似的,做什

    么说什么都一板一眼,这种人,哪怕家世再好,再让范家隆重对待,以后的成就也

    一定高不到哪里去。”

    妇人略作思索,关于此事,既不认可,也不否定。

    ————

    陈平安回到院子后,暂时便再无闲事挂心头,就开始在院子里练习六步走桩。

    金丹老剑修其实不用离开屋子,就可以观察少年的练拳,但是老人仍然推门走出,

    光明正大地观看拳桩。

    陈平安对此不以为意,只是默默练拳。

    在乘坐梳水国渡船之前,陈平安走桩练拳相对很慢,那条二十万里路的走龙道,以

    及之后的羊脂堂渡船上,陈平安当时已经处于一脚跨入四境门槛的状态,所以出拳

    极快,总计三十万拳,好像一个眨眼功夫就完成了。

    如今彻底打破三境瓶颈,跻身第四境,陈平安再次放慢了出拳速度。

    纯粹武夫的炼气三境,是炼气,而非修士的练气,是要在魂、魄、胆三件事上下死

    功夫。

    落魄山竹楼的崔姓老人,曾经说过陈平安这个最强三境,只要成功破境,之后炼气

    三境就会走得一马平川,畅通无阻。

    关于如今第四境的打熬,陈平安总觉得有点飘忽空荡,不像前三境,步步都落在结

    实地面上,

    所以陈平安暂时还感触不深,不知道自己的第四境算不算足够扎实。

    老人有过建议,四五六的武夫三层境境,最好是在古战场遗址上寻觅机缘,诸多阴

    风煞气,至阳至刚的罡风,各种来历驳杂的絮乱气机,全部都是武夫用来淬炼魂魄

    胆的好东西,归根结底,还是吃苦二字。

    这是与天地斗。

    退而求其次,是战场杀伐,置身其中,越是血战死战,越能够体悟“举世皆敌”。

    再其次,才是江湖上的捉对厮杀,将江湖宗师或是中五境练气士作为磨刀石,砥砺

    武道修为。

    而那座剑气长城,剑气肆意纵横于天地间,先天排斥剑修之外的所有练气士,更别

    提纯粹武夫,不知有多少武夫拿捏不好分寸,或是护道人的本事不够大,贪图境界

    攀升,暴毙于剑气长城,所以老人才会要求陈平安必须跻身第四境,才出发去往倒

    悬山,登上那座城头,然后再活着走下剑气长城的城头。

    至于陈平安需要在城头熬多久,至于如何拿捏分寸,尽量多爬几趟城头,老人没有

    多说一个字,应该是觉得这些纯属废话。

    光脚老人的眼光太高,在百年之前就已经跻身十境巅峰,所以他的眼光,一直望向

    了浩然天下最高处。

    故而许多武道“明师”都要重复多次的言语,老人竟是一句也没有跟陈平安说。

    比如三四、六七之间的破境机缘,只字不提。

    以及武道每一境最强之人的玄机,也不去说。

    老人说得越少,其实是期望越高。

    我手把手教出来的弟子,九境算什么?十境都不够看!

    你陈平安就该直奔那传说中的武神境!

    要我这个心比天高的崔老儿,也要觉得你陈平安是苍天在上!

    但世事就是如此奇妙,崔老头说得很少,陈平安反而领会更多。

    孙氏祖宅的接连两次天大机缘,陈平安第一次是懵懵懂懂,只觉得那一拳不出不痛

    快,之后知道了真相,哪怕一次次守夜,好不容易等到了机缘降临,真到了那一

    刻,陈平安蓦然发现,只觉得自己这一拳还得再出!

    然后毫不犹豫就将那些金色气流化成的云海蛟龙,再次给打回天上。

    一老一小,都不讲理。

    金丹境剑修马致,起先并未如何惊奇,但是长久观看少年打拳之后,终于看出了端倪。

    老人摇头苦笑,只觉得见鬼了。

    一位纯粹武夫的魂魄胆,都已有雏形,只待打熬而已。这意味着从第四境到跻身第

    六境,会很快,堪称畅通无阻,如果一味追求武道攀登的速度,完全可以吓破旁人胆。

    若非事先得知少年只是刚刚跻身第四境,老人其实不会如此震惊,可明明郑先生言

    之凿凿,少年就只是四境而已。

    天底下哪有如此蛮横霸道的第四境?

    这位范家清客发现自己气府之中的本命飞剑,蠢蠢欲动。

    老人竟有了一丝向少年出剑切磋的念头。

    练气士第九境的金丹剑修,对一位第四境的纯粹武夫认真出剑?

    老人满心怅然,觉得自己真的是老了。

    不过老剑修很快就释然,天大地大,自己这只躲在老龙城的井底之蛙,又看得到九

    洲多少天才?

    眼前背剑练拳的少年,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

    老人突发奇想,笑问道:“陈平安,你该不会是想成为天底下最强的四境武夫吧?”

    陈平安刚好一次六步走桩走完,返身出拳不停,开口答道:“必须是。”

    老人只当这位能够动用关系、劳驾自己试剑的少年郎,出身宝瓶洲最顶尖的豪阀仙

    门,心高气远,又是少年心性,故而并不觉得太过突兀,这种朝气勃勃的年少轻

    狂,不讨厌。

    老人并不知道。

    眼前少年所练之拳,就这么一个粗浅的拳桩,已经打了数十万遍。

    ————

    黄昏中,先前被巨大岛屿遮掩的桂花岛渡船,缓缓起航,若是有人在老龙城城头,

    登高望远,就能够看到这艘渡船的庞大身影。

    当然,如果就在孤悬海外的这座岛屿上,会看得一清二楚。

    比如孙氏家主孙嘉树。

    这次离开老龙城,孙嘉树没有让家族供奉跟随,因为他身边多了一位风雷园年轻剑

    修,刘灞桥。

    风尘仆仆赶来老龙城的刘灞桥,此时蹲在岛屿观景亭的栏杆上,远望桂花岛,略显

    疲惫萧索,疲惫是因为一路御剑南下,难免心神交瘁,脸上的落寞,则是百感交

    集,好似一股郁气从肚子里爬到了嗓子眼,想要一口吐出,却又怕伤到了朋友。

    孙嘉树轻声道:“为何不去桂花岛解释一下?”

    刘灞桥哪怕是天资卓绝的剑修,这一路火急火燎地离开风雷园,御剑如此之远,仍

    是嘴唇干裂,伸手抹了抹,摇头道:“我哪有那脸皮去见陈平安。”

    孙嘉树斜靠着亭柱,坐在刘灞桥旁边,苦笑道:“这次是我对不住你。”

    刘灞桥摆摆手,“气归气,道理还是道理,陈平安只是我刘灞桥的朋友,不等于就

    是你孙嘉树的朋友,我也没有想到陈平安藏着那么多秘密,连你孙嘉树都免不了财

    帛动人心,其实归根结底,是我的错,还是低估了我这位朋友的本事,孙嘉树,你

    也别因为我这么说,就愈发愧疚难当,不需要,也不该如此。”

    孙嘉树手臂搁在栏杆上,侧身望去,清风拂面,本就英俊的男子愈发飘逸出尘,轻

    声道:“理是这个理,可是事情本不该变得这么糟糕的,你既不骂我也不揍我,这

    会儿还跟我讲道理,你刘灞桥是一个多么不喜欢嘴上讲道理的人,我孙嘉树比谁都

    清楚。所以怎么觉得你这是要跟我绝交的意思?”

    刘灞桥摇头道:“不会。你想多了。”

    刘灞桥转头扯了扯嘴角,笑道:“真的。”

    孙嘉树笑道:“你这次给我坑得这么惨,算不算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刘灞桥已经继续望向远方,咧咧嘴,“酸,比陈平安的腌菜还酸。”

    孙嘉树笑了起来,只是在心中叹息一声。

    两人起身返回老龙城,孙嘉树带着刘灞桥去了孙氏祖宅。

    那位定海神针一般的元婴境孙氏老祖,对刘灞桥这个风雷园后起之秀,第一次见

    面,就极其喜欢。

    作为地仙,老人如今已经难得动筷子,今天仍是跟两个年轻人坐在一桌,吃了顿宵

    夜,全是刘灞桥爱吃的饭菜。

    刘灞桥跟孙氏老祖插科打诨,跟早年一个德性,吹嘘吹捧从来不知肉麻是什么,揭

    短也毫不含糊,把老人逗得哈哈大笑。

    刘灞桥还要赶回风雷园,吃过饭就直接挂上那枚老龙翻云佩,御剑离去。

    孙嘉树在夜幕中,独自手持鱼竿,在岸边默默垂钓。

    深夜时分,孙嘉树突然抬起头。

    刘灞桥御剑折返回到这里,落在孙嘉树身后,一脚将这位孙氏家主踹到河里去。

    之后风雷园剑修一言不发,继续御剑北去。

    孙嘉树落汤鸡似的走上岸,反而开心笑了。

    孙氏老祖凭空出现在孙嘉树身旁,语重心长道:“刘灞桥这种朋友,人这辈子,不

    管是甲子岁月还是百年千年,能有一个都是福气,一定要好好珍惜。”

    孙嘉树抹了把脸,笑道:“今天才真正晓得了。老祖宗,以后能不能由着我任性一

    次,做一点孙嘉树想做的事情,但是以孙氏家主的身份?”

    老人毫不犹豫,“孙氏列祖列宗,乐见其成。”

    孙嘉树猛然间向老人一揖到底,“谢老祖宗开恩!”

    老人爽朗笑道:“起来!不像话!臭小子,你如今才是一家之主。”

    孙嘉树提着鱼竿鱼篓,快步走回孙氏祖宅,当晚就离开,去往内城孙府处理事务。

    孙氏祖宅的一位金丹境供奉,在孙嘉树离开后没多久,就找到孙氏老祖,开门见山

    地笑言道:“孙氏有此家主,我愿与孙氏再续百年之约。”

    老人大笑着答应下来。

    最后老人独自来到祠堂,默默点燃三炷香。

    ————

    灰尘药铺。

    范二既然不用去家族祠堂受罚,少年就大大方方来找郑先生闲聊。

    少年登门的时候,汉子正趴在柜台上,调戏一位体态丰腴的铺子妇人,问她家那个

    当车夫的男人,一天劳碌,晚上回家的时候还有没有力气了。妇人在灰尘药铺早就

    习惯了掌柜汉子的这点伎俩,满脸媚笑地回了一句,我家床铺都找木匠修了好几回。

    范二刚好听到这句话,假装什么都没听懂,妇人有些娇羞,毕竟跟掌柜的胡乱说

    话,针锋相对,属于解闷好玩,在一般外人面前,她还真不敢如此豪放。郑大风不

    愿放过妇人,对范二笑着说道:“以后你家要是也需要找木匠修床,可以找这位姐

    姐帮你介绍熟人。”

    范二哦了一声。

    店铺里顿时响起铺天盖地的讨伐声,有扬言要将掌柜嘴巴用针线缝起来的,有威胁

    给钱也不再做饭的。郑大风只当是挠痒痒,笑嘻嘻带着少年去往后院,两人落座

    前,范二已经主动帮郑大风捣鼓好老烟杆,后者吐出一口烟圈,一想到那小子总算

    滚出了老龙城,真是神清气爽。

    范二坐在小板凳上,问道:“郑先生,苻家成亲,你去不去?”

    郑大风没好气道:“如果洞房花烛夜的新郎官是我,就去。”

    范二小声道:“听说苻南华尚未过门的媳妇,长得……不是特别好看。”

    郑大风嗤笑道:“云林姜氏的嫡女,不好看?要是给我当媳妇,老子能每天不下床!”

    范二无言以对。

    郑大先生什么都好,就是这说话直来直往的,让他有点吃不消。

    只说跟人聊天一事,还是跟陈平安在一起更有意思。

    郑大风突然问道:“陈平安把你当成了朋友?”

    范二使劲点头道:“对啊,我们是很要好的朋友了!”

    郑大风仰起头吞云吐雾,玩味道:“傻人有傻福。”

    范二难得反驳这位武道境界与天高的传道恩师,“先生,可不许这么说陈平安,他

    不傻的,聪明得很,连我都要佩服他会那么多事情。我就觉得能认识陈平安,是我

    的福气。”

    郑大风瞥了眼这个缺根筋的傻小子,“难怪你们能成为朋友。”

    郑大风收敛神色,沉声道:“我刚刚亲自确定了两件事情。范二,你听好了。”

    范二立即挺起胸膛,洗耳恭听。

    郑大风伸出一根手指,“我的师兄,李二,曾经是天底下最强的九境,而我郑大

    风,曾经是最强八境。所以李二生了一对很有出息的儿女,娶了个……这个就不提

    了,而我差一点,只差一点,就要完成一桩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壮举,由八境直入

    十境。再回头来看陈平安的武夫三境,两次引来天地异象,以及他现在的一身家

    当,所以有个说法,是对的,千真万确!”

    范二瞪大眼睛,满是好奇。

    郑大风神色凝重,“只要成为整座浩然天下某个武道境界中的最强者,就可以得到

    一笔源源不断的福缘,当然,如果想着蹲茅坑不拉屎,也不行,该破境还是需要破

    境,否则有违武道宗旨,反而不妙。”

    范二小心翼翼问道:“先生,难道你是想说,我现在是天底下最强三境?可是我姐

    说我资质平平,很不咋的啊,难道是因为她的眼光不如先生好?哈哈,难怪先生说

    难怪我和陈平安成为好朋友,难怪难怪,原来我们俩是天底下第一和第二的三境武

    夫……”

    郑大风气不打一处来,指向竹帘门口,笑骂道:“滚,去那边坐着。”

    范二赶紧搬着小板凳去那边乖乖坐着,看来是自己想岔了。

    这才跟陈平安相处了几天,原来挺聪明伶俐一孩子,就突然变得这么缺心眼了?

    郑大风狠狠抽了一口旱烟,“你三境马上就可以顺势破开,到了第四境,我打算帮

    你争一争那一线机会,虽然很渺茫,但是我郑大风好歹是九境武夫,不比李二宋长

    镜差太远,我就不信老子破天荒认真一次,还有什么绝对做不到的事情!”

    范二怯生生道:“最强第四境?”

    郑大风点点头,“总算没把脑子一起送给姓陈的。”

    郑大风满脸正色,心中其实偷着乐,你陈平安在桂花岛和剑气长城吃尽苦头的同

    时,无形中还要渡过一个寻常武夫不用奢望、对你而言却是凶险至极的大关隘,结

    果到最后,哪怕过了那一关,又历经了千辛万苦,最强四境却是你身边的朋友范

    二,而不是你小子,这是不是很有意思?

    话说回来,一座浩然天下,武道之上行走的天之骄子万万千,一个天资并不出奇的

    范二都敌不过,陈平安根本不用争什么最强四境。

    就在这个时候,范二憋了半天,还是忍不住说道:“先生,按照你的说法,陈平安

    已经是第四境了,我如果偷偷摸摸当了这个第四境,会不会有天跟他撞在一起啊?

    先生,其实我当初习武,只是没有练气士的天赋,所以就想要到达很高很高的那个

    第八境,能够像练气士那样御风远游就行了,什么最强四境,我信心不大,而且也

    不那么想要啊……”

    说到最后,少年低下头,不敢正视郑大风。

    郑大风满腔热血和雄心壮志,就这么给当头一盆凉水浇头。

    好在郑大风心智坚韧远超常人,否则也不会有今日境界,只当是自己的临时起意,

    又是一件无聊事而已。

    郑大风笑了笑,“先别急着否定,等你跻身第四境再说,到时候你改变主意的话,

    可以告诉我。”

    范二笑道:“好的。”

    郑大风挥挥手,“赶紧滚蛋,一点志气也没有,看着就烦。”

    少年起身将板凳放回原位,走到竹帘门口的时候,转头嘿嘿笑道:“还不是随先

    生,喜欢享福。”

    郑大风翻了个白眼。

    少年路过前边生意冷清的药铺,那些妇人少女的道别,少年一一打招呼回应过去。

    跨出灰尘药铺后,范二抬头看了眼天色,不知道姐姐什么时候回家,万一这趟去往

    北方大骊,她不小心给他找了个不喜欢的姐夫,自己可要头疼了。姐姐好,爹娘

    好,老祖宗们好,客卿供奉们好,郑先生好,刚刚认识的朋友陈平安也好,唯独姐

    夫不好?得多别扭。

    少年甩了甩脑袋,独自走在小巷之中,趁着四下无人,打了一通他觉得最威风霸气

    的王八拳。

    只可惜陈平安不在场,不然他一定要甘拜下风。

    下一次见面,跟陈平安一定要学那江湖豪杰,斩鸡头烧黄纸,称兄道弟!

    范二越想越开心,出拳越来越像王八拳,还不忘给自己轻轻呼喝助威,停下后,啧

    啧道:“这一套拳法,真是打得荡气回肠!”

    少年并不知道身后小巷,灰尘药铺门口,站着一位身穿绿袍的年轻女子,满脸倦

    容,好似远游归来,她正喝着酒,瞧着少年的背影,嘀咕道:“范二这名字,爹娘

    真没取错,二到不行了。”

    ————

    泛海远游的桂花岛上,陈平安在夜色中在圭脉小院,一遍遍练习六步走桩。

    到达剑气长城之前,当真有望出拳一百万!

    在走桩之后,陈平安开始练习剑炉立桩。

    到了后半夜,陈平安这才回到自己屋子,盛夏时分,少年躺在那张清凉如水的名贵

    竹席上,习惯性将木匣放在床里边,一伸手就能拿到。

    闭上眼睛,缓缓入睡。

    少年脸上有些笑意。

    他就要去那座剑气长城,去那座城头练习拳桩了。

    ↓认准以下网址其他均为仿冒↓

    (.. = < r='://..'>妙书斋小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