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重生之宠后在上 > 第二十章 异曲同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众人嘀咕了一番,便都乖乖地坐在位置上,不敢高声言语,生怕冲撞了莲皇贵妃。

    终于等到面见莲皇贵妃,每一位小姐都卯足了劲儿,表现自己的家教礼仪。

    萧如在这人堆之中,没有半点出挑之处,让莲皇贵妃用目光搜寻了两边,方才看到了她。

    莲皇贵妃看着萧如的装扮与仪态,勾起一抹高深莫测的微笑,抬眼朝自己的女官递去一个眼神。

    女官立即大声说道:“请萧如小姐和傅冰瑶小姐到莲皇贵妃面前行礼面见。”

    萧如和傅冰瑶各自出列,小疾步走到莲皇贵妃跟前,规规矩矩的行了大礼拜见。

    莲皇贵妃点点头,笑容温婉柔美:“都抬起来让我瞧瞧。听闻萧如小姐在宰相府中患了急症,如今可大好了?”

    傅冰瑶脸颊有一瞬的发白,不知道莲皇贵妃是何意思。

    萧如微微一笑:“臣女偶感风寒,现已痊愈,得蒙莲皇贵妃关怀,实在惶恐。”

    莲皇贵妃满意地笑道:“痊愈了就好。女孩子家,身子骨金贵,少不得有些头疼脑热的。但莫要因此迁恼他人,勿要伤了朝中大臣的和气才是。”

    萧如低眉顺眼地答道:“皇贵妃教训得是,臣女记下了。”

    莲皇贵妃点点头。

    人都是视觉动物,虽说答应了大皇子要帮他,可是两个如花似玉的妙龄女子站在跟前,一个貌若幽兰,一个是庸脂俗粉,莲皇贵妃的眼神免不了多多打量傅冰瑶几眼,甚是满意。

    很快就进入了宴席。

    精心制作的佳肴美食,编排的歌舞,让各位小姐都忍不住乐哉其中。

    “难得有这么多好孩子陪着本宫,吾心甚慰。既然都是咱们女子间的聚会,各位闺秀们何不趁此机会,各自表演些拿手的节目,咱们大家一同取乐如何?”

    莲皇贵妃开了口,众人都行礼遵从。

    这一下,各位官家小姐们,没有了刚才的推诿和担忧,个个都拿出了真本事,表演起歌舞来。

    都是些年轻的女孩,身材样貌都已经是极好的,歌声轻灵,舞姿曼妙,莲皇贵妃脸上的笑意不断。

    忽然传来禀报,大皇子驾到。

    几位小姐不由得羞怯紧张起来。

    大皇子径直走到莲皇贵妃座前,躬身行礼,那矫捷有力的身姿,让在座的女孩们芳心大乱。

    萧如看到,一向冰冷高傲的傅冰瑶的脸上,也染上了红晕。

    以前的她是有多瞎,居然没有察觉傅冰瑶和赵云成在自己的眼皮子下面狼狈为奸。爱情果然令人麻痹,令人失去了理智。

    是她将自己推到了深渊。

    大皇子的眼神时不时飘落在萧如身上,因为她与傅冰瑶挨近着就座,傅冰瑶脸红着以为大皇子看的是她,难得显露出了女儿家的娇态。

    萧如却被那眼神看得发毛,恨不得戳瞎他那双滥情的桃花眼。

    傅冰瑶换上鲜艳的舞裙,在众人的目光中,迈着娇娆的步伐走到宴厅中央,翩翩起舞。

    今日的每一身衣衫,每一个配饰,每一个行为举止,都是她精心设计的。每一个样貌都展现出完全不一样傅冰瑶,她要用这最美的姿态,一举拿下赵云成的心。

    她柔软至极的身段,空灵飘逸的舞姿,令莲皇贵妃也不知不觉地为她鼓掌不已。

    一曲终了,再没有比她更胜一筹的表演了。

    带着满足的微笑,傅冰瑶带着期盼,羞怯地看向赵云成。果然如她所愿,看到赵云成也为她倾倒的眼神。

    傅冰瑶高兴极了,一颗心脏止不住地狂跳,她能感觉得到赵云成的眼中,有了她。

    轮到萧如了,莲皇贵妃问她要表演什么。

    “臣女原想为皇贵妃一舞助兴,奈何身子仍未好利索,又为傅大小姐的舞姿所折服,不欲自取其辱,污了莲皇贵妃的眼。”

    莲皇贵妃点点头,傅冰瑶确实令她越看越满意。

    “恩,萧小姐既然身子不爽,歌舞娱宾确实太勉强了。不如抚琴一曲如何?”

    莲皇贵妃开了口,萧如笑道:“是!臣女这就去准备。”

    “母妃!”

    一直坐在位置上的赵云成突然占了起来,走到母妃跟前,施施然说道:“难得今日母妃如此高兴,儿臣愿意与萧小姐一同合奏,为母妃助兴。”

    莲皇贵妃眼中闪过不解之意,却很快便露出了笑容:“我儿孝顺,那母妃就洗耳恭听了。”

    “你们打算演奏什么曲子?”

    “《凤求凰》!”

    “《高山流水》!”

    两人说的完全不一样,莲皇贵妃不由得“噗嗤”一笑:“你们还真是没有默契。”

    大皇子带着热切的眼神看向萧如,似乎眼中是数不尽的深情:“儿臣与萧大小姐所说的虽是不一样的曲子,不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吗?”

    萧如勉强地笑着虚应。

    若不是有着前世的记忆,她也要被大皇子这含情脉脉的甜言蜜语给俘获了。

    莲皇贵妃笑得合不拢嘴:“皇儿说的极是。”

    萧如心中懊恼不已,她说《高山流水》可不是把他当成知音,只是不想和他合奏带着情意的曲子,随便说了首曲风空灵的曲子罢了。

    此刻这对母子欲言又止的,仿佛她真有些什么私心似的。

    傅冰瑶隐忍地看着貌似调情的二人,眼中燃起熊熊烈火。

    俩人虽燃未曾合奏过,此刻却完全没有半点嫌隙,仿佛天作之合,让众人都如痴如醉,恍如跌进古朴的山林仙境。

    弹奏的时刻,萧如专注的神情也令她庸俗的妆容看起来有几分不可亲近的高傲姿态,与大皇子组合成了一幅唯美的景象。

    一曲罢了,众人都回不过神来。

    直到一个鼓掌声传来,众人才如梦初醒,发现不知道何时,皇帝和皇后都已经来到了宴厅之中。

    所有人都惶恐地跪了下去,行礼告罪。

    “起来吧。是朕难得听到如此美妙的演奏,不忍搅扰,才没有让人通报。”

    说罢,与皇后一同,走到主位之上 。

    皇帝龙心甚悦,对着莲皇贵妃笑道:“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啊,看着成儿与萧小姐的合奏,这才称得上用心之作。”

    莲皇贵妃笑得很是柔美恭顺:“是啊,看着小儿女们演奏古曲,臣妾不由得想起刚刚侍奉陛下的光景来,感触不已。”

    皇帝被她的话勾起回忆,不由得连目光也放柔了。

    皇帝和皇后扫视过一众闺秀,眼神划过一枝独秀的傅冰瑶身上,最后落在了看似平庸的萧如身上。

    即便她打扮的如此平庸,刚才弹奏之际依旧散发出了能媲美名士的才情与气场,让人见之忘俗。

    皇帝没有遮掩的欣赏之情,莲皇贵妃暗含深意的言语,令萧如的心脏漏跳了一拍,心道:不好!

    皇帝笑意盈盈的望着萧如:“你就是萧太傅的爱女?!”

    萧如连忙再次行礼:“臣女正是萧云山之女,萧如!臣女萧如拜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帝点点头笑道:“围猎之时便已知道你的声名,今日得见,果然与众不同,才情绝世。难怪向来自持的萧太傅如此疼爱于你。”

    萧如小心地说道:“家父忠于君上,晨昏定省,将忠于陛下视为第一要务,因而拘谨异常。父亲以此为萧家家训,教导我们,侍奉陛下,惟忠心耳。”

    皇帝的眉毛高挑,高声笑道:“萧太傅连在家里也是这般拘谨?”

    萧如微微一笑道:“家父自小承祖父训示,早已将此当成逾越于生命之上的信条。因而传下家训,世代相传。”

    皇帝点点头,这个马屁拍的到位,十分舒爽。

    “萧太傅一门忠烈,所生儿女也都养育得如此知书达理,能文能武,是为国之栋梁。忠君爱国是他最大的功绩。”

    萧如惶恐地说道:“谢陛下夸奖!臣女惶恐,萧家人以忠君护主为己任,实属本分,不敢以此为功劳。”

    皇帝笑眯了眼,宏声说道:“来人,赐萧如黄金百两,贡缎十匹,以尉太傅教养子女的辛劳。”

    萧如没想到会在此见到皇帝,顾不得此刻是不该露脸的时节,只想着趁着难得面圣的机会,为父亲,为萧家尽些努力。比起自己的婚事,在多疑皇帝的心中扭转萧家的印象才是第一要紧的事。

    眼下得到皇帝垂青,心知自己摆脱这困境更是难上加难了,心中惴惴不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