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妖妖]的全部小说

一品贵妻 一品贵妻
作者:席妖妖
简介:
     仁和十七年,桃花村老唐家二房长女因被逼嫁给祖母娘家的病秧子侄孙冲喜,一头撞死在老唐家上房土墙上。 等这个女孩子再睁眼,坚毅的眼神被一抹宁静所取代。 看着眼前被祖母咒骂的抬不起头的父母,她深深的长叹一口气,吐出两个字:我嫁。 她是表面温婉宁静,内心坚毅果敢的现代白骨精。 他是表面羸弱无力,内心激情荡漾的古代重生男。 当穿越遇上重生,这样的一对夫妻…… 啧啧,佛曰,不好说,不好说。
妻色撩人之怦然星动 妻色撩人之怦然星动
作者:席妖妖
简介:
     当国民男神,盛世美颜的影帝周准结婚的消息被爆料,整个娱乐圈都炸开了锅。  影帝后援团:男神,你媳妇坐过三年牢你知道不?我们宁肯你和薛宁搞基,也不希望你被这样的女人搞。  狐狸眸子潋滟灼灼的周影帝轻抚着眼角下的泪痣暗忖:这媳妇我追的容易吗?就算是粉丝,也无权干涉我的婚姻。  无辜的薛大总裁:喂喂喂,我性取向没问题的。  小剧场:  感冒高烧的女神为了客户的婚纱可谓是费尽心思无暇休息。  然在第N次被男神按倒在床上后,女神发怒了:  “你到底安的什么心?”  男神沉默片刻,随即低头狠狠地亲了女神一口:  “我压根就没安好心!”  “……”  无数次的撩拨之后,女神咬牙:我被神经病盯上了怎么办?  男神淡定回应:盯字去掉!  “……”  三年牢狱之灾的世界顶尖婚纱设计师VS盛世美颜演啥像啥的国民男神  1,双C,宠文,女神高冷,男神暖心。  2,男女主双商在线,若是偶尔下线,那是老妖无能。  3,现代版架空,勿考究,时间线脱机。  4,女主肤白貌美大长腿,男主深情暖心套路深,甜文,甜文,甜文,重要的事情重复三遍。  5,不虐女主,男主……同样舍不得虐,各路渣渣路过后被虐哭的高甜文。  6,若出现逻辑问题,请温油的对待,谢绝人参公鸡。
娱乐头条:天后归来 娱乐头条:天后归来
作者:席妖妖
简介:
     重生后的她明白了一个道理:从国民作家到国民天后,你差的只是一个有没有存稿的问题。  ***  连夜赶存稿的苏妍,意外过劳死,重生到异世大陆东洲。  前身被准一线女星暗中搞死,而她却直接收到了公司的解约书。  苏妍勾唇一笑:就算你不解约,老娘也不会继续伺候你们。  ***  从十八线的边缘小明星,到怀揣着金光灿灿的金手指。  苏妍以实际行动告诉你,她将是如何在这个娱乐圈内征战杀伐。  言情天后,最美导演,金牌制作人……  她必然会成为这个世界最璀璨的那颗明星。  ***  她对他始于颜值,忠于人格!  初次见面就被那张脸诱惑的五迷三道。  于是她的私藏书里,这个男人就成了永恒的男主角,而她就是那个被各种攻陷的女主。  军爷:你这样意淫,不觉得空虚?  天后:天上地下,书里书外,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任何人都不能觊觎分毫。  军爷:媳妇太霸权,好幸福怎么办?  【你是我的长兴厮守,更是天长地久。】
七零,恶毒女配奋斗日常 七零,恶毒女配奋斗日常
作者:席妖妖
简介:
     《七零年代璀璨人生》里,有这么一个女主, 她清丽脱俗,她至善至美,她是男主的白月光,男配的朱砂痣,众多男N号心目中的不二女神, 她能将泼妇说的温婉贤良,能将流氓说的弃暗投明, 作为作者的亲闺女,一切的好运加诸在身,无限风光, 最后和男主恩恩爱爱名利双收,在男配和众多男N号真心祝福下,走向大结局。 而在长达近五百万字的撒狗粮过程中,总有众多的恶毒男配女配在其中成为两人的拦路狗绊脚石, 不巧的是—— 姜瑜就是文中那个大写加粗的恶毒女配,拦路狗,心机婊,而且还是从头到尾不断作死, 最后被女主的爱慕者男二号给打包卖到了一处穷乡僻壤,做了一对年过四十还未娶妻的智障兄弟的共妻。 女主得知这个消息,最后只淡淡的发表了一句感慨:姜瑜心术不正,这对她来说也未尝不是个好结局。 穿成姜瑜的陆颜裹紧自己的小被子瑟瑟发抖,女主光环太强,惹不起惹不起。 【妖艳软萌女主VS高岭之花男主】 1、双处,双处,双处,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2、架空,架空,架空,一切设定以本书为准则,勿代入现实,没原型。 3、在保证三观的基础上,疯狂的撒狗血,不虐主角,作者亲妈。 4、文中角色随便骂,作者不给骂。 5、会黑原文男女主,介意这点的别点。
九阙朝凰之第一女帝 九阙朝凰之第一女帝
作者:席妖妖
简介:
     【1V1,专注甜宠一百年】 【战力爆表杀伐果断职业女帝VS身娇体弱算无遗策职业小白脸(污)】 末世雷系异能顶尖强者,自爆而死,重生为大周朝女帝。 女帝九岁继位,在即将及笄亲政时,被垂帘听政的太后溺死。 当一魂一体完美融合,她势必要在这大陆覆雨翻云,凤唳九霄。 他是智计无双的隐世之人,自幼体弱多病,常年与汤药相伴,淡泊名利,如孤云谪仙。 一局三顾茅庐,他以这羸弱身姿,跨入女帝麾下。 自此,国家崛起有他,抵御外敌有他,国富民强有他,泱泱盛世有他。 而他,则有她。 那日清风微雨,桃花极艳,女帝与他坐于廊檐之下。 “朕后宫缺一相伴终老之人,你可愿娶我?” 他笑的如外面的清润风雨,“不愿,但我可嫁你。” 她为朝,亦为暮,更是他的朝朝暮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