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医生小说 巫医觉醒 第464章 雕像

第464章 雕像

    江寒走到门口,不顾门上灰尘,抬手推开了大门,走进洞府之后,江寒感觉到的仍然是一股腐朽的气息,没有任何生命迹象,整个山洞内,空间不是很大,正对着大门的方向,立着一个雕像,上面蒙了厚厚一层灰尘,江寒走到雕像前,抬手一拂袖,用仅能动用的一丝修为之力,吹开了雕像上的灰尘。

    没有了灰尘遮掩,雕像的样子清晰的映在了江寒眼中,这是一个上好了颜的雕像,所雕刻的是一个绝美的女子,一身紫衣,长发披在身后,眼中有一抹谁都能看出来的幽伤,使得整个雕像,如活物一般。

    更为神奇的,这女子没有脚,而是一条巨大的蛇尾。

    江寒顺着雕像看下来,发现他脚下玉台上,刻着几个小字,他把头凑过去一看,发现这里小字写的是:祝融。

    江寒轻声一叹,移步在山洞中四处打量起来,但他再没有发现这山洞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只得转身向洞外走去。

    直至江寒走到门口,这洞府之中也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本能用肉眼看到的洞外苍凉之景,在江寒一步踏出之际,渐渐扭曲,不足一息之间,江寒走出了洞府,但外面景象也是大变。

    此刻江寒站在一处水泽前,不同于先前的死气沉沉,此地芳草茵茵,红花艳艳,更有清溪潺潺,远处则是碧水青山,一轮艳阳高挂在天空。

    此时正是正午十分,阳光在湖面上洒下了一片碎金,整个大泽波光粼粼,整个景象柔和而且极富生机。

    江寒知道自己是进入了幻境之内,突然出现这种景象也不觉得惊讶,他现在驻足看着湖面,而后又向四周看去。

    不一会他发现,虽然此地不像先前那般荒芜,但依旧没有生命的迹象,水里无鱼,空中无鸟,这,也是一样的死地。

    江寒转过身看去,看到的竟然是一片虚无,自己只要后退一步,便会掉入其中,自己身后是一片大泽,而脚下却齐齐被黑深渊阻断,没有水流下去,也看不到任何东西,如同一幅画到了纸的边缘,突然没了。

    江寒摇了摇头,转过身,再次面对着这片水泽,他发现,刚才不能调动半分的修为,此刻已经恢复如常,他没有别的办法,只得御剑向着大泽中间飞去。

    从空中看下去,江寒发现这大泽中水极其清冽,若不是太深,恐怕用肉眼都能直接看到湖底。

    江寒认准了一个方向,一路极速飞行,天空太阳总是高挂,从未移动过,他不知道飞了多久,回头已经看不到漆黑的深渊。

    这时,江寒看到了干干净净的湖面上,多出来了几片莲叶,这莲叶皆是方圆几丈大散乱的漂浮在湖面上,江寒停下遁光,落在其中一片上。

    落到莲叶上的一瞬间,他心头再次出现了如同方才幻境看到山峰时一样的感觉,江寒没有多想,掐诀一头扎进水中,向着水底潜去。

    没多久,江寒就已经到了水底,他看到了一座水府,大门已经被淤泥覆盖了小半,上面依旧没有任何字样,他抬手一挥,大门迅速打开,落下了一些淤泥,让透明的水中,起了些许浑浊,大门打开时,出现了一层如泡沫一样的东西封住了门口,没有一滴水进入水府。

    江寒毫不费力的进入了府中,这显然也是一处修士的洞府,也是荒废了很久,虽然深处水底,但府中没有一滴水,下潜之时,江寒从外面已经看到,这座水府规模也不是很大。

    进来后更证明了这点,简单的一座大厅,之外便再无任何东西,突然,江寒眼神一紧,目光停留在了大厅靠后的一座雕像上,大概是处于水底的缘故,这座雕像上没有蒙上灰尘。

    江寒走近后清晰看到这也是一个彩雕像,所雕刻的也是一名身着紫衣的绝美女子,但和之前的一比较,明显能看出不是一个人。

    江寒心中疑惑,目光从上移到了雕像脚下。

    他看到玉台的时候,心头一震,眼中尽显震惊和思索,只因为这玉台上刻着和之前一模一样的两个小字,只是写的内容已经不一样了,共工。

    世间绝不会有如此巧合之事,可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一时间,江寒脑中闪过无数念头,但却没有一个可以解释此事。

    江寒清楚的知道,自己身处血海之中,本来该是获得惊世造化之地,可让自己看到两个不同却有相同字体刻字的雕像,是何意?

    祝融和共工都是祖巫之名,如果所料不错的话,应该就是需要他寻找的标志,那接下来该怎么做呢,难道是看到了就算是完成了?

    他能确信,这雕像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无奈此地也同上一个洞府一般,不但没有任何出奇之处,更无半点痕迹可探寻,带着疑惑,江寒就要离开水府,他已经做好一出门,就去到另一个世界的准备。

    江寒没有停留,直接驱动遁光穿过门口光幕,但却没有像上次一样,一出门就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出了门后,水府大门自动慢慢合上,而江寒则是出现在了水底。

    看来,这样的一处场景,就是让我看到这样的雕像,或者说,看到雕像下所刻的字,既然如此,那这一个地方,多半只要看到这雕像,就算是达到了某种离开的条件,可为什么,这次出了门依然没有离开呢?江寒想着,往水面疾行而去?

    “噗。”

    遁光包裹着飞剑,冲破了水面,带着江寒飞出,就在江寒身体完全离开水面之后,整个大泽连同上方空间扭曲了起来,片刻之间,江寒便被无尽的黑暗严严实实的裹住,他看不到任何东西,也听不懂任何声音。 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