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医生小说 巫医觉醒 第280章 杀人

第280章 杀人

    就像从开始到现在,死在他手上的人已经超过了十个,但能怎么样,虽然生命是平等的,但不代表江寒就要平等看待。

    生命有来有往,有始有终,有尽头,才让存在有了价值,这些人的行为却是在不断剥夺别人的价值,他们躲在山里制造毒品,祸国殃民。

    既然如此,那江寒也不介意当一个杀人的医生,也剥夺了他们或者的价值。

    迷雾掠过窗外,一名身着长袍的汉子眉头深锁:“没有狙击报告,这倒有点奇怪了,那些人难道不知道明天就会是他们的死期?居然不向西边突围?”

    “他们战斗经验丰富,正规军的素质还是不一样。”旁边一个中年人躬身道:“从白天地战斗来看,就能看出他们的经验,如果激动与忙乱之下,一气乱打,战斗早就结束了。

    但他们不是这样,而是实施精度打击,让我方损失惨重。”

    “经验再丰富又有什么用?”中年人冷笑:“传令下去,明天天一亮,再进行一轮攻击,二十人齐上,我相信他们手中绝对没有那么多的子弹。”

    “是的。他们本就只有两条选择。”旁边另一个女子接口:“要么在狙击枪下死,要么成为将军地俘虏,将军,你没想过留下活口?”

    这个穿长袍的将军声音变得阴森:“这世上有两种人是绝对不能留下活口的,一种是女人,一留下活口就会坏事。”

    这个女人脸色变了:“那么另一种呢。”

    “另一种就是军人特别是那些顽固不化的军人。”

    突然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将军,你漏了一种人,有一种人也是不能留下活口的。”

    “谁?”

    嗵地一声,房门突然整个地飞起,直飞向房间正中,一条高大的人影徒然出现在房门口,手中的匕首寒光闪烁,直指将军,冰冷地声音一个个字吐出:“象你们这种祸国殃民、无恶不作的歹徒绝对不能留下活口。”

    唰地一声,室内三条影子同时翻身,一翻身的瞬间。

    空中同时出枪,翻身翻得突兀之极,在空中的出枪却是精准无双,人没落地,三把枪同时指向江寒的面门、小腹和前胸,枪口也同时喷出火花,这是要命的枪,同时也是示警的枪。

    但三枪射出,江寒手中突然射出三道寒光,在寒光射出之时,他的人突然一闪,顿时化作虚影,虚影凝实,在那个将军后面重新凝实。

    嗵嗵连声,三个偷袭者几乎同时仰面而倒,撞在墙角,他们眉心都出现了一个小洞,这是江寒使用灵力在攻击。

    而他们射出来的子弹,全被一层透明的灵力屏障挡在了外面,这就是江寒现在的实力,寻常的雾气,已经不可能伤害得到他了。

    将军霍然转身,手中不知何时也握着一把匕首,但他一转身之际,本来应该站在他后面地高个子陡然退出了三丈,无声无息地退出三丈,两只眼睛里的冰冷依然澈骨。

    “你是谁?”将军震惊无比的表情居然在刹那间冷静下来,这很难得。

    “自然是杀手。”江寒淡淡地说。

    将军的脸色终于变了,这个基地总共了才不到三百人,其中两百人正好在睡觉,而在鸣枪示警之后,营房中缺乏应有的反应,这一切都指向一个让他心跳的现实。

    虽然心已惊,但他地眼睛中也有一点点希望悄悄浮现,这个高个子年轻人一进来就一直关注着他,而没有关注房间里的另外一个女人。

    也许高手都会有一个毛病,对女人不屑一顾,而将军的心活了,他知道任何人轻视这个女人都会倒大霉。

    这个女人是帕奇身边的女人,连他自己都对她无法完全放心,原因很简单,这个女人是一条蛇,看起来是美女,在床上是美女,但她就是一条蛇。

    这条蛇在悄悄后退,而且她的手紧贴在她的大腿上,

    这大腿跟部有什么?除了最诱人的东西之外,她还有另一样利器。

    手探出,利器已在手中,枪口对准了这个人地后背。

    刚刚对准,这个人突然笑了:“你也许说得对,有一种人是不能留的,就是女人。”

    将军脸色变了,这个人虽然没有回头,但他手中地匕首突然不见了,他后面有轻微地响声,那个女人缓缓倒地,咽喉处赫然是一把匕首。

    “飞刀,你是?”将军的脸色这时候才真正改变。

    “别乱猜,我谁也不是,路过而已。”说前面地几个字。

    江寒没有动,但说得最后一个字,他突然出现在将军身边,几丈远的距离仿佛根本不是距离,他的手一落,将军身子一震,慢慢软倒。

    营房外面已有动静。

    是人跑动的声音。还有枪机地声音,包围这间房子,包围圈还没有形成,黑暗中突然窜出几条人影,手中刀一划而过,三人倒地。

    三条人影同时窜出,扑入黑暗中,黑暗中立刻传来惨叫,一条高大的黑影从房间里飞射而出,微微一怔:“老于,是你们?”

    “张虎。你还好吗?”

    “还好。”江寒手一扬而过,直射老于,老于只能感觉到一道闪电照亮了眼睛,根本来不及反应。

    哧地一声,劲风吹面生寒,从他耳边掠过,哧地一声,老于一个大翻身卧倒,他看到了后方,后方一个黑衣人额头插着一把飞刀,直没至柄。老于愣住了。

    又是一把飞刀掠过,耳边有一个声音传来:“你分心了。”

    声音一过,黑影仿佛比声音还快,几乎是从老于身上直接飞过去,十几米外,张虎的身子仿佛化成虚影,手一挥而过,三条影子同时倒地。

    他手中一把雪亮地匕首尖鲜血缓缓滴落,人不再动。

    “全部清除完毕。”江寒抬头了:“我留下了一个活口,这些人叫他将军”

    四个人从四面围过来,脸上全是不敢置信。

    射向江寒的目光中带上了某种狂热。

    “兄弟,兄弟,你是?”老于的声音都颤抖了,这位铁血军人很少有声音发颤的时候。

    “不用明说了。”江寒复杂的目光滑过他的脸:“这是七号基地,听说还有一个十三号。”

    “十三号基地不难打。”老于拳头狠狠地砸在右手上:“我们这说去将他们一网打尽。”

    五个人胆敢对一个基地起如此野心、甚至说下如此狂言,这实在是太狂妄了,但今天,他们不觉得太狂妄,只觉得振奋,信心更是同一时间高度膨胀。

    他们进入帐篷,看来就是要处理将军了,不过这个时候江寒却不支了,他扶着大树不断呕吐,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莫名的恶心。

    将军捆上,也终于醒了,一块破布塞住他的嘴巴也许是多余地,他现在根本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的眼睛也完全丧失了生机。

    五个人,真正起作用的也许就只有一个人,这一个人将他的基地全盘端了,三百多人的基地就这样完了,完得让人充满疑惑,也让人完全失去了信心。

    十三号基地也许真的不值一提,因为这个基地不是以人为主,而是以毒品生产为主。

    前方的警卫部队全都干掉了,后面的生产部队又能有什么作用?

    干掉门口的两名警卫,四个人化成四路直接抬枪闯入生产区,枪支喷出怒火,从车间中惊慌逃出地工人----所谓工人一瞬间伤亡无数。

    另一道黑影则几乎完全没有人能看清,他隐藏在六人周围,偶尔救援一下需要帮助的人,总是在最关键、最危急的时刻解决掉最大的危机。

    江寒没有在继续杀人,就算他心里很清楚,但是事情在做和在想是不一样的,他还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

    轰地一声巨响,生产车间融入烈火之中,烈火中继续有猛烈的炮火炸响,三长排厂房瞬间灰飞烟灭,大火眼亮了四双眼睛,这是四双激动的眼睛,他们完成了一次匪夷所思地任务。

    作为侦察情报的军人,在遭遇危机之时,能够逃脱就是最大的胜利,他们不仅仅是逃脱,而是反败为胜,不仅仅是反败为胜,而是将敌人全歼。

    不仅仅是全歼,而是将所有的任务全部完成,两个基地全部清除,生产毒品的基地化成飞灰,他们还带回去一个人,一个在缉毒中绝对难以抓获的高级头目,有了这个帕奇的高级头目,反毒的艰难工作将向前推进一大步。

    这样的事情如果在军中来说,简直是无聊地军事行动中最无聊地玩笑,但今天没有开玩笑,有了这个神奇的人物在,这一切居然全部都是现实。

    他们投向江寒地目光中带上了极端的狂热与崇拜。

    能够得到这些军人的崇拜,是艰难的,所有人都知道,军人的崇拜会深深地刻入他们的骨子里,一直带入整个军营。

    他们是狂热得几乎难以置信的,江寒是平静的,在他看来,这仿佛就是理所当然,而那位将军,眼睛已经闭上了,嘴唇却是一直在哆嗦。

    清晨的山洞前,溪水静静地流过,虽然旁边坐着一个女孩,但一样没有任何声音,虽然旁边两个军人站得笔直,依然没有声音。

    安慰在这个时候很苍白,很无力,而且很没有说服力,更何况,两个军人可以安慰这个随时都在担心她“男友”的女孩。

    谁又能安慰这两个随时都有可能失去四个战友的军人?----或许这四个战友已经失去,在这块边缍之地、在这山高林密、毒虫横行,而人比所有的东西都毒的大森林,人命轻如草,他们已经失去了太多的战友。

    在昨天白天刚刚失去他们的队长,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军人没留下只言片语就永远地离开,甚至连他的遗体都不能完整地留下。

    “天亮了。”左边的军人开口了。

    “我们可以返回了。”右边的军人沉重地应答,这是作为军人的天职。

    “再等等。”小白已经好久没有开口了,这时候的声音是如此的干涩,她心里在顾虑和期待的也不知道是什么。 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