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医生小说 巫医觉醒 第247章 断剑、烛庸子

第247章 断剑、烛庸子

    “江寒,你小子装死的本事可不错,那天我一开始还真以为你死了,害我伤心了好久。”祝淼坐下之后开口。

    “什么叫装死,当时我都以为我自己是死定了。”江寒当然不会告诉他自己当时的想法。

    “算了算了,活着就好,活着就好。”祝淼摆摆手,实际上他来到这里还真不是冲着江寒来的,只是知道这次拍卖会上有好东西。

    相遇纯属巧合,两人聊了几句之后不再说话,江寒心中一叹,那天祝淼对他确实是有救命之恩的,如果有机会,这种恩情江寒是一定要报的,只是不想因此被胁迫。

    江寒发现他前排又来了两人,江寒一看顿时黑了脸,来人不是别人,正好就是腾空和画影,画影看到江寒微微低着头,还没看到江寒表情,自己也面色一沉,世间就有如此巧合之事。

    腾空到没有过多的情绪,他和江寒本来就不熟。

    画影瞥了江寒一眼,没有理会,这里不适合冲突,而且此次前来,她真有要拿下的东西。

    腾空也多看了江寒两眼,也在画影旁边坐下。

    江寒抬头正想说点什么的时候,他身后又有人来,走过来的三人都着装华丽,一看就不是便宜货。

    江寒早该想到能够在这前排就坐的,自然都是些身份地位很高的人。

    而江寒占了胖子的光就坐在他们之间,这看起来微妙的位置,天知道还有什么神奇的事情会发生。

    拍卖会开始的时间越来越近,江寒发现一个让他想骂人的冲动,他身边除了认识的几个人之外,另外来到的人也都是相当不得了的。

    那些大腹便便,穿着甚至可以说是怪异的人,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他身边可算得上——全是大佬。

    全场看去,所有座位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有了人,就连楼上的雅间都全部亮起了灯光,说明人基本已经是到齐了,入口开始关闭,时间已经到了,没有进场之人,中途不得进入拍卖会,离开倒是没有限制。

    入口关闭之后,原本灯火辉煌的大厅突然暗了下来,地上有不少柔和的地灯提供微弱的光亮,中央展示台则是聚焦光束,亮了起来。

    随着帷幕拉开,一个看上去二十出头的女子从天而降,落在了展示台之上,这个身影,经常光顾这种拍卖会的人都非常熟悉,因为每次的拍卖会,几乎都是由她来主持,而她却并不是多有名的人。

    “不管是老朋友,还是新知己,规矩照旧,风露就不赘述了,如果有不清楚的,可以看座椅旁边的平板,如果有再不清楚的,可以问我。”那女子声音犹如天籁。

    女子话音刚落没有多久,在后排位置,一个声音传来,“小妹妹,我还是没看明白。”

    这人一开口,就引起了很多人的反感,大家都是明眼人,平板里规矩写的很清楚,不可能看不懂,刻意开口发言,目的无非就是引起风露的注意,这种明显的小丑之举,怨不得别人不高看。

    “那就请这位先生,滚出去看清楚了下辈子再来吧。”风露看上去温文尔雅,但开口却毫不客气,这一开口,一方面下了对那修士的逐客令,一方面更是剥夺了他这一辈子参加这种拍卖会的资格。

    “哼,这件事情不公平,是你先说不懂可以发问的,然而现在出尔反尔的同样是你,莫非这拍卖会全是你做了主不成。”那人冷哼一声,直接站起身来,很多人都看清了这人是谁。

    实际上即便他不站起身来,大家自然也能知道是谁人所说,那人站起来之后,冷眼看和展示台上的女子,显然他是第一次来这种拍卖会,难怪会不认识这位风露仙子,更是无知到如此发问。

    “若再多一句废话,你便留下来为奴一世。”女子同样以凌厉的目光看向站起来的那修士,话音刚落,旁边走出了两个黑衣人,不由分说提着那人直接扔了出去。

    强行驱逐竞拍者,这件事情看起来没有道理,但只要是认识风露之人,他们都清楚,这人要不是第一次来这拍卖会,连被驱逐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强行当奴隶,一生一世不得离开。

    看似清新脱俗的一名妙龄仙子,实际上却是半点没有情分,不过说来也怪不得她,只能怪多事者图口舌之快,更是妄想借此出类拔萃,夺得美人注视,落得这个下场也算是自取其辱。

    “在座朋友还有疑问,大可提出,小妹一一解答。”风露在展示台上,露出了笑容,看着在场的所有竞拍者。

    她知道这次拍卖会来了不少大人物,但是她不在意,因为这些大人物都犯不着拆她的台,而除了有限几人,旁人她更是不放在眼里。

    经过刚才一事之后,在场的竞拍者那还有敢不识趣的,接下来风露介绍了一番本次拍卖会的流程,就宣告本次拍卖会正式开始。

    大幕闭下,大概五分钟之后,重现缓缓打开,此刻台上已经多出来了一个巨大的白玉桌台,上面摆着什么东西被红布遮住。

    “第一件展品,这是一瓶玉芝丹,虽然寻常,但是价值也不低,对于年事稍高的老人来说,是难得增强记忆力和免疫力好东西,底价三万,有想要的尽量开价就好。”风露声音动听,大概的介绍了一下第一件拍卖的东西。

    什么增强记忆力和免疫力的药,到底效果怎么样还不是全凭她一张嘴说,要真的没用也不能退货,这东西就算有些价值,也只能只能算是寻常。

    这玉芝丹能够拿出来拍卖,只是因为有传言,长期服用这种东西,可能会让人有过目不忘的本事,这也是远超药物本身的价值。

    三万大洋,看似不贵,但这只是底价,在这拍卖会上,绝对不可能以底价卖出东西,事实上也是如此,一瓶玉芝丹最后被谁开价到了八万大洋买走。

    这已经是有些贵了,不过能够省去寻找货源的功夫,买走这药的人,生意不亏不赚。

    江寒一连看了七八件东西,没有一件是自己能用的,被各需的竞拍者带走,交易成功也没有多少波澜,如此氛围可不适合拍卖会。

    此刻气氛不火,大家都能够察觉到,别说本就是主持拍卖会的风露,不过她并没有刻意去做什么,因为本次拍卖会的展品她事先看过,有些东西一出,必然引起气氛狂潮,比如,接下来的一件。

    “这是一件古代兵器,来历嘛,大家一看就知道了。”风露说完之后,掀开了遮盖展品的红缎子,一个玉盘之中放着一柄小剑。

    小剑是灰色,看上去浑身黯淡,并没有多少光泽,更主要的,小剑断了一截,剑尖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

    在场的人看到这小剑的时候都侧目看去,但他们看到的,和此剑表现的差不多一样,平淡无奇,很多人都失去了兴趣。

    很多人听到有古代兵器时候都激动了起来,来到这里的古玩狂热分子还是很多的,但是看到小剑之后却又熄灭了好不容易燃起一些的热情。

    “相信大家已经看清楚了,这小剑上面有刻字,而这刻字只代表了一个人的身份,那么这小剑的底价九十万,每次加价不得少于十万。”风露似乎早就料到这样的情况,却没有直接明说此剑特殊之处,而是在报价的时候暗示了一番。

    一件古代兵器的价值不好估计,只是一般有个底价,但此这小剑底价就是九十万元,这绝对是很高的底价了,加上风露不动声色的一提剑上有刻字,很多人都重新审视着此剑。

    十几秒之后,场中不约而同的起伏着倒吸凉气的声音,虽然这场拍卖会不容许喊价,而是直接匿名出价,但是大家的气氛已经明显被调动了起来,光是看着中央展台上方光幕上不断变高的价格就知道。

    往往一个价格刚被开出,瞬间就有另外更高的价格刷新,有时候甚至快到还不容人看清楚上一个出价多少,下一个立马就把价值盖过。

    竞争第一次如此激烈,原本在拍卖时还有絮絮碎碎的交谈之声,但现在整个会场却一片寂静,似乎大家都在抢着拍下这件宝物。

    很多看出了这宝物,并且极为想要的人,这个时候都早已只能看着中央光幕,因为上面那三百多万的价格,他们承受不起,只能看着眼馋。

    江寒自然也刻意的留意了这件东西,也发现了所谓的断口之处的蹊跷,但是他还是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东西,能够引的大家如此竞争。

    “大哥,你看到了没?”胖子看着江寒一幅无所谓的样子,心中猜测到了个大概,江寒不可能看不到断口处的刻字,但是表现如此,那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他根本不知道那代表什么。

    “看到了,那是什么意思?”江寒没有回答,反而是吴语真开口说道。

    “烛庸子,这是什么意思?”不出所料,江寒看到了小剑断口处的刻字,他也不觉得有什么,直接这么直白的就开口询问了。

    “烛庸子是齐国薛邑人,善于相剑,传说他只要见到剑的皮毛就能知道此剑的利钝,几乎就是看一眼就知道这剑到底好不好。

    如果他看到觉得好的剑就会在上面做上一些标记,比如他看到的剑锋利,一般就会刻上一个利,如果觉得坚不可摧就会刻上一个固。

    如果他见到了一柄绝世好剑,他就会刻上自己的名字,这小剑之上既然刻有烛庸子三个字,就说明它在当年是一柄绝世好剑,只不过受损了,才只卖这个价格。”胖子慢慢给江寒讲解了这个断剑的奥秘。

    “还有个传言,烛庸子刻上过名字的剑,其中很多都是仙人用的仙剑,因为他自己也可能就是个仙人,被他刻上了名字的剑,有可能有他成仙的秘密,当然,这些都是传说了。”胖子接着说道。 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