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医生小说 巫医觉醒 第175章规则

第175章规则

    “你们不懂,玄门不懂,术士更不懂,死后想要变成厉鬼,是一件多么黑暗的事情,如果不是执念深到了一定的地步,没有人会愿意。

    没有人会愿意为了一个心愿万劫不复,没有一个人会甘愿成为厉鬼。

    但是——

    事无绝对,如果亲眼看着自己亲人一个接着一个在自己面前逝去,如果有人明明能够救他们却选择了袖手旁观,如果……如果谁也经历了跟我一样的经历。

    那她一定会心甘情愿让自己万劫不复。

    我带着深重的执念死去,死后灵魂不入轮回,不得往生,执念和怨气折磨得我不成样子。

    但这是成为厉鬼之前必须要经历的一步,没人告诉过我怎么才能变成一只厉鬼,但那个时候我很清楚,必须这么做,心愿才有机会完成,必须这么做我才能获得力量。

    忍受着痛苦,我躯体如同千刀万剐,而实际上,我早已没有了身躯,我灵魂仿佛不断被绞肉机碾碎。

    终于再不久之后,我身上多了一件红色长衫,我感觉全身都是力量,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丢了些东西。

    只是那已经无所谓了,一个死人,又还有什么是可以继续失去的呢?

    当我重见天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个镇长已经离开了东江镇,天下之大,根本无迹可寻。

    幸运的是那个东江镇建设的承包商还在,当我来到他家的时候,又发现他不在那里,而是因为生病转院到了城市。

    费尽心思,我终于来到了那个医院,找到了那个病室,然而却得知,他已经因病在医院中去世。

    这原本就该结束了,我的仇人已经不在了,导致我亲人逝去的罪魁祸首已经死了,那我的存在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然而事实却不是这样,我发现自己怨气越来越重,心中的怨恨越来越深,但我不知道要杀谁,不知道该去哪,不知道到底该怎么样。

    一直滞留在这个病室,这是那个承包商生前最后停留的地方。

    一直到现在你的出现,一直到被你法术所困,一直到符纸吸走了大部分怨气,我终于有一丝明悟的感觉。

    原来我真正的心愿,并不是为了杀死镇长和那承包商,真正让我变成厉鬼的执念,并不是杀人,而是想要搞清楚,我一家究竟为何而死。

    只是比起杀人,这个难度太大了,我现在已经沦为区区鬼物,即便成功变成厉鬼,但要对这个世界造成影响,需要付出的代价同样不小。

    我已经不知道怎么才能完成心愿,等待我的下场无非只有两个,被术士寻到,灰飞烟灭,一直留在这里,等到一个契机。

    你身为修士却敢杀我,身为修士却不在天玑门规则之下,这就是我的契机,所以我决定无论如何也要被你杀死。

    这些信息没人告诉我,我也没有刻意打听,但我就是知道,就像我死后知道怎么会变成厉鬼一样。

    没有在天玑门规则之下的修士,自然也就不在冥界规则之下,如果由你杀了我,那我的心愿,便会寄托在你的因果里,你杀我,只能由你来替我完成心愿。

    这对于我来说,是最好的归宿,所以我必须要死在你的手下,至于你问我的那些,不是我不说,而是我也不知道。

    我知道天玑门有规则,也知道天玑门和冥界有约定,知道如果你敢杀我,就真不在天玑门规则之下,在这里,小女给尊上郑重赔礼道歉。

    我名,朱黎。

    最后一位亲人死前已经瞎眼,他告诉我,他在旧址看到了七彩霞光,那是他人生中看到最后的景象,看得尤其清楚。

    霞光中似乎有一株植物,根是椭圆,一条主根又分出了无数细根,跟我发现大哥时候看到的景象一样。

    叶片是同样是椭圆形,边缘还呈锯齿状,七彩花开得密集。

    可惜这已经是我最后的灵能,把这段消息传达给尊上,我便彻底消散在天地之间,真正魂飞魄散,万劫不复。”

    脑中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彻底安静了下来,这段信息是朱黎最后留下的东西,现在江寒接收到了,自然也就不见了。

    不留一点痕迹,朱黎身为厉鬼,早就连轮回的机会都已经放弃了。

    “七彩……七彩,吸人生命力,需要有人守护,难道!”江寒突然瞪大了眼睛。

    站在一旁的祝焱被江寒吓了一跳,之前他一副很痛苦的样子捂着头,不管祝焱在一旁说什么他都像是没听见一般。

    过了好长时间之后江寒才慢慢静了下来,现在又突然睁眼瞪大,密切注视着江寒的祝焱自然是被吓了一大跳。

    “江寒,你没事吧?”祝焱看着江寒,眼中罕见有几分关切。

    “没事了,祝焱,我跟你说个事,你听听知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江寒道。

    “嗯,你先说说看。”祝焱看江寒神色恢复如常,看起来也不像有什么问题。

    接着江寒把之前经历告诉了祝焱,包括厉鬼在他脑中留话的事情。

    江寒说完之后,祝焱还在发呆,完全是一副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样子。

    “江寒,你说的都是真的?没做梦吧?”祝焱难以置信地看着江寒,他说的这些太梦幻了。

    “我骗你干嘛,你不知道为什么?”江寒一摊手,他说的自然都是真的。

    祝焱低着头,眼睛滴溜溜转着,江寒说的这些,真的就像是在开玩笑一样,她根本就没有听说过。

    现在沉思是想要努力回想一下,是不是在以前师父们讲述的时候,她没记清楚。

    只是冥思苦想之后,她终于还是选择了放弃,肯定是没有这种情况被师父们讲过。

    不然就算记不大清楚她也不可能完全一丁点也不记得。

    “那应该是只对修士才会出现的情况,我就不知道了。”祝焱最后放弃,这种事情,她是没什么办法了。

    “嗯,好吧。”祝焱说不知道的话,江寒也不能继续再问了。

    “那你打算怎么做?”祝焱开口,“你不会真打算替这厉鬼去完成心愿吧?”

    江寒只是告诉了祝焱,那厉鬼把她的心愿传达给了自己,没有具体说她的心愿是什么。

    “唉,这其中有很多东西我也不是很明白,但有一点,她说这涉及到了因果,而因果之说对于修士,非常严重,我不能无视。”江寒无奈开口。

    “那她让你杀人放火你也去啊?”祝焱是第一次遇到厉鬼,对于厉鬼的认知自然还停留在理论阶段。

    在他们术士眼中,只要是厉鬼,那就是一定是十恶不赦的,只要遇到了就该尽力收服。

    所在在现在祝焱看来,那厉鬼要江寒替她完成的自然也不会是什么好事。

    “那当然不行,因果的计较太复杂,我自己也不是很懂,跟你说你就更不懂了,总之她要我伤天害理的话,我还是会考虑考虑要不要做的。”

    “喂,都伤天害理了,还要考虑啊,你怎么这样?”

    “要我说我们还是赶紧走吧,一会被人发现问题就大了。”

    “喂,江寒,你给我站住,你还没告诉我那厉鬼要你做什么呢。”

    只是江寒并没有停下,自顾走到了电梯口,祝焱一跺脚,走过去捡起了已经变小的褐色小剑,走向了江寒。

    这个房间之中就只多了一些符纸燃烧的灰烬,原本停留在里面的厉鬼,已经彻底消散,这里再没什么超自然的东西。

    江寒和祝焱都没有按照计划行事,甚至可以说,这个计划倒是成立摆设,精心准备的阵法没有派上用场,那些抓鬼的东西也同样没有消耗。

    只是江寒强力出手,结果简单轻松的就收拾了一只厉鬼,果然修士太强大了。

    夜空下,山中有一座古典八角楼阁,这楼阁高出了旁边树木太多,孤零零立在了夜里。

    而这高楼最高处,里面摆着一张低矮的茶机,两侧分别放着蒲团,一个蒲团空着,另一个蒲团上则是坐着一人。

    这人一只手掐算六十四卦,一只手则是抬着一个茶杯,轻轻把香茗送入口中。

    “算漏了,奇怪,竟然还有人在天玑规则之外,看来终于要发生点有意思的事了。”说话的是一个老头,顶上无发,面上无须,只是看样子就知道年纪已经很大。

    “天玑门和冥界的规则,竟然被人打破了,这可是件大事,天下五洲已经沉寂太久,也是时候了。”空中蓝光一闪,高楼最高处凭空走出了一人。

    说着他坐在了老头对面的蒲团上。

    看到来人,这老头恭敬地拱了拱手,“师兄,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来人摆摆手,示意老头不必多礼,这人看上去不过才是而立之年,不知道那老头为什么会叫他师兄,“师弟啊,你都算不到的事,为兄又如何猜得到。”

    老头给来人倒上了一杯茶,“师兄,让他们出山吧。”

    来人闻言手上一颤,差点把杯中茶水洒了出来,“师弟,事情已经严重到这个地步了吗?”

    老头只是喝茶,面带微笑却不再开口说话。

    来人把一盏茶饮尽,茶杯轻轻放在了桌上,之后他点点头,站起身消失在一片浅色蓝光之中。

    高楼上,微风吹过,最高处一壶茶慢慢凉了,老头盘腿入定,如同一尊雕像,一动不动。

    海底世界。

    有一座豪华的水底宫殿,这里号称水晶宫。

    今天水晶宫主人竟然难得出现在了大殿之上,他满脸笑意,手中拿着一个碎了龟壳。

    “派出所有龙子,目标东胜大洲。”

    水晶宫主人发话,如同圣旨下发,没有人敢不从。 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