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官场小说 一号红人 第2197章:翻脸

第2197章:翻脸

    !—— =””> /——>

    李睿听得目眦裂,叫道:“杜晓磊他想死吗?你现在怎么样,能坚持住吗?我这就赶过去!杜晓磊带人了吗?”

    唐素压低声音道:“没看到他的保镖……我还能坚持住,体刚开始不舒服,但我不能在洗手间里躲太久,不然他会怀疑的,但我又怕出去后就被他用……”

    李睿心念电转:“你把门反锁,然后用一切可用的东西当做武器,杜晓磊要敢破门而入的话,你什么都不用管,直接他,我马上赶过去,你一定要等到我赶到!”

    唐素哭腔儿说道:“洗手间里什么都没有……”

    李睿道:“怎么可能?最少有牙刷吧?牙刷折断就能当做匕首刺他。如果你折不断牙刷,那就先示弱给杜晓磊,等他中计的时候,你击中他要害,趁机逃跑!”

    唐素悻悻地道:“我试试吧。”

    李睿挂掉电话,跑到杨香边,叫道:“好妹子,快跟我去救人!”

    黄惟宁与江美娴闻言都看向他。

    李睿脸肃穆的对二道:“我朋友有难,必须马上去救她,你们先逛,逛完回酒店,不用等我们。”说完拽起杨香就往边跑。

    黄江二脸奇怪的目送二人跑远,却始终没有拦阻,等看不到二人影了,黄惟宁对那司机道:“回酒店吧。”

    那司机也不多问,说了声好,带二人去停车场取车。

    “师傅,龙凤会所!最快速度赶过去,我给你加钱!”

    李睿说完这话,掏出钱,抓出里面所有的百元大钞递给那司机。旁边杨香都看傻了,瞪眼看着他装土豪。

    那司机接钱到手,粗略一看,少说也得一两千,只看得眼睛放光,大喜过望,叫道:“好嘞,让你看看秋名山车神!”说完来了个地板油,出租车飞一般的窜了出去。

    李睿搞定司机后,低声对杨香道:“帮忙促成这次改编拍摄的是我在唐风影视司一个明星朋友,名叫唐素,你知道吧?”

    杨香点点头。

    李睿又道:“现在她老板给她下了药,想欺负她,你跟我过去救人,如果他有保镖的话,你帮我搞定,有问题吗?”

    杨香最是嫉恶如仇,又听同胞将被无男子欺辱,自然更加愤怒,恶狠狠的道:“我把他阉了有问题吗?”

    李睿已经预测到今晚会和杜晓磊决裂,也做好了和他决裂的心理准备,但并没想着报复他,真要是像杨香说的这样阉割了他,怕是要和他结下深仇,而且《风雨来》这部< r="://..r/" r="_b">电视剧</>也别想拍下去了,因此说道:“有问题,能不伤害他就不伤害他,他是唐风老板,伤害了他,咱们的< r="://..r/" r="_b">电视剧</>就别拍了。”

    杨香冷笑道:“天底下能拍电视的又不只有他一家司!”

    李睿想了想也是这个道理,自己走大导演方俊德的线儿,能很容易找到其它的影视司,但问题是< r="://..r/" r="_b">电视剧</>的拍摄进度就要拖延了,不过这倒也不叫事儿,真要是和杜晓磊到了死敌的地步,这些都不必顾忌,点头道;“过会儿看况再说吧。”

    上海的交通状况还是较为不错的,不像帝都那么拥堵,何况现在已经过了交通晚高峰,城区的道还是比较宽松的,那司机又受了李睿的大钞,能不遵守交通规则的时候,就不遵守了,见缝针,有就走,别的车辆不敢走的交专用线甚至是人行道,他全然无视,直接驶上去,甚至就算是红灯,只要没有摄像头的口他也敢闯。如此一来,行车速度自然是大大提高,所用时间也是明显缩短……

    龙凤会所的二零八间,杜晓磊正在敲洗手间的门,他刚才又接了一个电话,了很长时间,挂掉后才意识到唐素已经进洗手间十分钟还多了,很明显是在躲自己,想到她都到这时候了还在跟自己玩招,恼火不已,恨不得马上敲开门把她拖出来干了。

    “咚咚……咚咚咚!”敲门声有节奏的响着。

    其实杜晓磊是想直接推门而入的,但扭动门把手才发现,门被锁死了,这让他又惊又怒,恨不得一脚踹开门户,抓住唐素抽她一顿嘴巴,但又不想破坏自己的心,硬生生压制住怒气,柔声道:“不是吧素素,上个洗手间还要锁门?还是想要躲我对你的爱?呵呵,我对你的爱,可不是一把锁能挡得住的!”

    唐素之所以锁门,是因为她找不到武器可以用来对付杜晓磊,李睿虽然建议她可以折断牙刷,但她试了试,根本折不断,在没有其它办法的况下,她只能上锁,把杜晓磊挡在外面,哪怕只能挡他一时,也是可以接受的,但是现在,她听了杜晓磊这话,意识到这样做根本挡不住他,他很可能破门而入,到时可就是彻底翻脸了,他很可能直接对自己用,与其那时候吃亏,不如现在服软敷衍过去,然后按照李睿的另外一个手段,趁他不备的时候击他的要害,寻找机会逃生。

    她想到这,走向门口,讪讪的道:“不是,我就是下意识的上厕所锁门!”

    不动步不知道,这一动步,她发现自己双发软,子发烫,心里发飘,全上下酸痒别扭,某个地方更是有着淡淡的意传来,只想得到某种心灵与体上的藉,很像是以前和李睿亲吻的感觉,她明白这是酒里的药发作了,如果自己再不逃出这个间,那么不用杜晓磊用,自己都可能主动爬到他上去不知道多少老狗血的都市剧里用过这种桥段。

    开门,唐素眼见杜晓磊正眉目不善的看着自己,心念电转,直接扑到他怀里,忍着心的羞辱,呢喃道:“我……我好难受,快站不稳了。”

    杜晓磊可不知道她的算计,还以为药发作,她已经不能自控了,心下大乐,却也不急于享用她,问道:“想明白了吗,到底做不做我的人?”

    唐素嗯了一声:“做,现在就想做……”

    杜晓磊哈哈大笑,道:“以后你就会知道,做我的人不会吃亏!”说完搂着她回到沙发前,一屁股坐在上面,敞开双,抬手拍了拍链,对站在跟前的唐素道:“先伺候我一回,看看你的诚意。”

    唐素傻乎乎的问道:“你……你这是什么意?伺候你?”

    杜晓磊眼睛一瞪,道:“素素,都是圈儿里的人,你不会连这什么意都不懂吧?没做过也应该看过听过啊。”

    唐素委屈的道:“人家从来没做过。”

    杜晓磊笑道:“没做过可以学啊,快点,你先伺候我,今晚我一定让你玩嗨。”

    唐素犹犹豫豫的蹲了下去,抬手到他缝上方,却晃悠着不动。杜晓磊不耐烦了,抓起她手往上面按。

    唐素只得慢慢拉开他的链。杜晓磊非常意,仰靠在沙发上等着过会儿的享受。

    但唐素并未伸手进去掏,而是忽然握拳,往那里狠狠了一拳,可惜唐素并不知道,真正令男人产生剧痛的是击高丸,而非那东西,人防术的踢裆一脚,也是自下向上踢的,所以能踢中垂在下边的高丸,但唐素这一下是自上向下的,因此这一拳主要力量都在了那东西上,导致杜晓磊吃痛不重。

    可饶是如此,杜晓磊还是疼得“嗷”一嗓子叫起来,上半也迅速伏下,如同炸透了的大虾,弯曲在一起,双手捂住裆部痛呼不已。

    唐素见状起就跑。

    杜晓磊余光看到她的动作,怎会放她离开,忍住痛起追去,在门口那里一把薅住她长发,将她拉扯回来,对准她脸面就是啪啪两个耳光。

    唐素中了药毒,站立不稳,又被他大力殴,竟然被抽得倒在地上。

    杜晓磊抬就踢,一边踢一边骂:“你个贱货,敬酒不吃吃罚酒,你真他妈是脑子进水了。还敢暗算我?少爷我对你那么好,追求你那么久,你不领就算了,还暗算我,你真以为我好脾气吗?妈妈的,我今天就让人见识见识我脾气的另外一面……”

    唐素被他又踢又踹,连连痛呼,雪白的大上很快出现青红淤痕,但她并不服软,叫道:“杜晓磊,你今天就算死我,我也不会做你人的……”

    杜晓磊越发气愤,停下殴,一把将她拽起,搡到沙发上,边解腰带边道:“好啊,那我就给你瞧瞧,你是怎么成我人的。”

    杜晓磊很快解除了武装,欺刚要压到唐素上,屋门忽然响起连续急促的敲门声,咚咚咚的,如同一阵阵鼓声让人心不安。

    杜晓磊瞪着血红的眼睛看向门口,骂道:“谁敲呢?敲他妈什么敲?”

    门口响起一个年轻子的话语声:“服务员!”

    杜晓磊有些奇怪,道:“干什么?我没叫服务员啊!”

    那服务员说道:“有人让我送点东西来给杜少!”

    :更快更省量!
支付宝搜索"529653877"每天领5-99元红包!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