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官场小说 一号红人 第754上:雪夜品火锅

第754上:雪夜品火锅

    到了晚上六点多,宋朝阳从办公室出来,道“小睿,今晚就不在食堂吃了,你找个特色饭馆,我们换换口味。”李睿猜到他可能是心情烦闷,存了趁吃饭出外散心的想法,便大着胆子说道“我笨嘴笨舌的,也不会说话,您跟我吃饭一定很闷。要不我找个人给您解解闷,顺便让她请客”宋朝阳今天心情烦躁得不行,只想着散散心放松放松,闻言很高兴,心说这小子有眼力价,善解人意啊,问道“哦,你打算让谁来请客”李睿道“市文物局的张鸣芳张局长。她可会说话了,也很能解闷逗乐,让她给您聊聊有关文物方面的轶闻趣事。”宋朝阳道“好,你看着安排一下,我回去准备准备。”

    等他走进屋里,李睿一个电话就拨给了张鸣芳,将自己的想法跟她说了一遍。

    张鸣芳又惊又喜,撒娇也似的叫道“哎哟我的好老弟,你怎么对我那么好啊,你现在在哪啊,我真想亲亲你,嘻嘻。”李睿对她没有半点邪恶念头,因此闻言没有跟她调笑下去,道“你看着安排安排吧,不用太铺张,但是有两个条件,一个是要有特色,另外一个就是要僻静。”张鸣芳道“这也冬天了,应该多吃点羊肉滋补滋补。关庙那条街上有个老北京涮羊肉,用的是木炭火锅,口味特别棒,要不咱就去那儿就是不知道宋书记喜欢不喜欢涮锅儿”李睿道“你等着,我马上进去问问,电话不要挂。”说着就往里间走去。

    宋朝阳听到李睿的问询后,脸上立时现了笑容,道“这个张局长的提议真是於我心有戚戚焉,想一想,坐在关帝庙的旁边,吃着老式的炭火锅,再喝二两小酒,一定很有味道。”

    李睿笑了笑,马上返回自己的办公室,拿起手机跟张鸣芳道“就这么定吧,我们马上赶过去。”张鸣芳嗔道“哎呀老弟,你可千万别急,给我两分钟,我化化妆。”李睿差点没笑喷,却也理解她的想法,道“淡雅一点就好,没必要化得太浓。”张鸣芳道“嗯嗯,那就过会儿见吧。”

    打完这个电话,李睿跑到秘书一处,借了辆车,拿着钥匙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宋朝阳已经准备好了,忙收拾一番,拎起公文包跟他下了楼去。

    上车后,李睿说道“老板,我家里有几瓶酒,虽然比不上茅台五粮液,也还不错,要不我先回家一趟拿上”宋朝阳道“不要麻烦了。我们就入乡随俗好了,那家涮肉店里有什么酒就喝什么酒。”李睿道“呵呵好,过会儿我陪您喝两杯。”说着话,已经把车驶出市委,往关庙驶去。

    张鸣芳家距离关庙很近,因此一刻钟后宋朝阳与李睿二人赶到的时候,她已经在涮肉馆门口等着了。说起来也怪,今天白天的时候还是艳阳高照,到了晚上,空中竟然零零散散的飘荡起了小雪糁。所谓雪糁,就是比雪花还要小一点的雪粒子,有句诗说的就是这种感觉,“白雪纷纷何所似,撒盐空中差可拟”。

    宋朝阳下车后,望望关帝庙内那殿阁楼宇在黑夜中耸立的轮廓,再看看这空中飘荡的雪糁,心中油然而生一种空旷清远的意境,情不自禁就笑了出来。

    穿着一身深蓝色长身羽绒服的张鸣芳迎过来,俏美的脸上带着盈盈的浅笑,敞着怀,露出了里面上身的白色毛衣与下身的黑色西裤,脚上则蹬着一双高跟赭石色尖头皮靴,笑着冲宋朝阳点头示意,道“谢谢书记今晚赏光。”宋朝阳之前已经见过她了,早就见识过她的美艳姿色,但是今天晚上,在这漫天飘舞的雪糁中,在那股子特有心境的影响下,忽然发现,她比之前那次更美了几分,身上也多了一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心情瞬间开朗起来,笑道“不要客气,今晚这里没有书记。我叫你鸣芳,你喊我朝阳就行了。”

    三人寒暄一番,在张鸣芳的带领之下走进那家涮肉老店,进了最里面一个僻静的包间。

    落座后,张鸣芳亲自起身给宋朝阳倒茶。李睿给她表现的机会,等她要给自己倒水的时候,忙从她手里抢过茶壶,道“张姐您坐吧,我来倒。”说着给她与自己分别倒上。

    张鸣芳笑着看他一眼,侧头给宋朝阳介绍道“这个老北京涮肉店,开了有一百多年历史了。”宋朝阳果然大为惊奇,瞪大眼睛道“哦”张鸣芳见他感兴趣,就继续说了下来“这家店的老板姓海,是正儿经的满族皇室后裔,据说是努尔哈赤的弟弟、爱新觉罗舒尔哈齐的后代,一百多年前,因为躲避战乱,也是家道中落,就从京城南逃定居到了咱们青阳。当年的海氏家主曾在御膳房当过差,精于涮食,所以来到青阳以后,就操起了涮肉生意,没想到生意一炮打响,从此成为了咱们青阳的名吃。这一百多年来,海家一直经营着这家涮肉店,他们结合老北京涮肉的特点,根据咱们青阳本地人的口味进行了改良,形成了更加符合咱们青阳人口味的特色涮吃。这家店最大的特色,就是全部原生态。你譬如羊肉,羊羔选的都是山区农户自家放养的原生态羊,彻底摒弃了那种吃饲料长大的羊群,而且所用配料也都是精挑细选自己加工的,什么麻酱、韭菜花、糖蒜,全是他们自己秘法调制或腌制的,口味纯正,回味悠长,我保证您吃一次就会来吃第二次。”

    宋朝阳呵呵笑了起来,赞道“想不到鸣芳你对这家涮肉店的来历如数家珍一般,看来是这里的老顾客了。”张鸣芳谦虚一笑,道“主要是这家店是咱们青阳的老字号,我出于职业习惯,每次来这儿吃饭的时候就会多打听一些。说起来,这家店的字号完全可以申请市级著名品牌商标了。”说完恍悟一般叫道“呀,怎么光顾聊天了,还是先点肉吧,呵呵,书记”宋朝阳笑道“还叫我书记”张鸣芳讪笑道“我不好意思叫您名字啊。”宋朝阳道“那就叫我一声宋大哥好了。”张鸣芳欣然叫道“好,宋大哥,那就点肉吧。”

    李睿起身走出包间,叫来服务员。服务员将菜单递给了宋朝阳,在旁边准备记录。

    张鸣芳将羽绒服脱下来叠好,放到旁边椅子上,走到宋朝阳身旁,指指点点的给他推荐这里的美味。宋朝阳跟她身子相贴,可以感受到她身体的温度,还能闻到自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女儿香,又看到她那纤长雪白的手指,心头一动,不由自主就抬头看了她一眼。张鸣芳对他嫣然一笑表示回应。

    李睿将二人这一幕看到眼里,心下松了口气,看来老板今晚上不会像午后那么郁闷发愁了。

    三个人,点了两盘肥羊、一盘肥牛、各色蔬菜一大拼盘,还有鱼丸蟹棒之类的小吃,又要了一碗糖蒜,又点了两瓶本地产的白干儿烧酒,这就算点齐了。

    服务员走后,很快有男服务员捧着冒着火苗子的铜火锅走进包间,放到桌上。铜火锅里面已经放了底料,认得出的有蒜瓣姜片枸杞等,认不出的也有一部分。男服务员又提来一大壶高汤,汩汩的浇到火锅里,再把铜盖子盖上,准备工作就算完事了,过会儿肉菜上来就可以涮了。

    此时,外面的雪明显大了,从窗户望出去,借着外面的路灯,可以看到雪花漫天飞舞,洋洋洒洒不知几千万。夜也更深了,外面也更寂静了。

    那边张鸣芳与宋朝阳聊得畅快,这边李睿接到了袁晶晶的电话,不方便当着二人接听,就走出包间到外面接听了。

    袁晶晶这个昔日凶狠刁蛮的女上司,今天却是温柔乖巧,一上来就娇滴滴的说道“你今晚来不来啊”李睿小声道“去,当然去,等我跟老板吃完饭,马上就赶过去陪你。”袁晶晶道“你们吃什么呢”李睿说“吃火锅呢,炭火锅,不过肉菜还都没上,暂时没涮。”袁晶晶道“让你说得我都想吃了。”李睿道“这还不好说,改天我陪你过来吃。”袁晶晶悻悻的说“好吧,那你快点,我等你。”

    挂掉电话,李睿没有立即回到包间里,而是故意给了张鸣芳一个与宋朝阳单独相处的机会,管他们会聊什么,只要他们彼此开心就行。

    这家涮肉店经营了一百多年,面积还是不小的,最里面有个天井,天井连着内跨院,俨然一个大户人家。李睿抱着寻幽览胜的心思,信步走进天井,欣赏起天井里面的景致。
支付宝搜索"529653877"每天领5-99元红包!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