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官场小说 一号红人 第417章:矢口否认

第417章:矢口否认

    张文彪大骂一声“操,晦气”,气得把杆子扔在了桌台上。

    李睿想了想,笑着把黑球从袋子里拿出来,又拿出一个张文彪所打的全色球,两个球并排放在桌台中央。

    张文彪好奇的看着他做这一切,问道“老弟,你这是干吗”李睿说“按我们青阳的玩法,打进黑球不算输,只算罚球,罚一个球就得了。”张文彪大喜,拎起杆子,道“好好,就按你们青阳的玩法来。”

    两人戳了两盘,李睿一心要输,终于是成功输出了两千块。张文彪赢得轻松惬意,是越玩越开心,抓住他不放,想狠狠赢他一回,把他兜里的钱全部赢过来。

    正在此时,门被推开了,于晓红一个人走进屋来。

    张文彪笑问道“怎么不陪杨大秘了怕他脱你小裤看吗”于晓红妩媚的横他一眼,道“杨大秘才没你那么不正经呢,他打电话去了。”说完妙目一转,看到李睿身上,见他打台球的姿势虽然并不如何标准,却极富男人阳刚魅力,越看越是喜欢,道“带不带女人玩”张文彪嘿嘿笑道“带啊,当然带啊,不过你不怕被我一杆戳进洞吗”于晓红笑了笑,没接他的话茬,道“这一把,谁输了谁下,我玩一盘。”张文彪道“一盘一千块呢,你别闹。”于晓红笑道“领导怕我玩不起吗”

    这一盘自然又是李睿输了,数出十个数,放到了旁边的台子上。张文彪得意的摸着下巴笑起来,目光看向于晓红的妖娆身姿,道“美女快上来,让我一杆进洞。”

    于晓红也不废话,拿了根杆子就上,三下五除二,只用三连杆就将张文彪赶下了球台。

    张文彪惊叫道“我擦,原来你台球也玩得那么好。”于晓红笑眯眯地说“你看一下,从头到尾,有没有进我的洞”张文彪苦笑道“你不让进啊。”于晓红带笑看向李睿,道“李哥,咱俩打一盘。”

    张文彪撇嘴道“他他戳得比我还臭呢。”于晓红说“我觉得不是,他是在一直让着你。”

    张文彪这才醒过味来,侧头瞥了李睿一眼,见他脸上带着淡淡的笑,虽说有点傻里傻气,但换一种角度,也能说是高深莫测,心中一动,这小子既然会做人,刚才打扑克又为什么赢我那么多

    李睿上台与于晓红展开对局。

    李睿对于台球玩得一般,收拾下张文彪这样的半瓶子醋还行,对付于晓红这种类似半专业的高手就不行了。好在于晓红有心让着他,因此两人你戳一杆,我捅一下,轮番进球,倒也战了个胶着离迷、不分胜败。

    张文彪在一旁看得哈哈大笑,时不时叫道“哈哈,你可又让他进洞了滋味如何”

    过了一会儿,于晓红品评李睿其中一杆的水平,道“你这一杆有点柔了,再使点劲就好了。”张文彪接口道“是啊老弟,得使劲啊,使劲捅才能进洞哪。你看,你不进洞咱们美女都急了,嘿嘿,哈哈哈。”

    李睿被他弄了个啼笑皆非,也不好说什么,只是认真打球。

    这一盘正要分出胜负的时候,杨大秘推门走了进来,手里还捏着手机,一见三人在打台球,来了兴致,道“我也玩。”

    于晓红对李睿说“让杨大秘跟张主任打吧,咱俩出去跳舞。”

    张文彪正想跟杨大秘搞好关系,闻言自然点头答应,只是不舍的看了于晓红一眼,心说倒是便宜了这乡下小子。

    李睿跟着于晓红来到外面,涩笑道“晓红经理,我不大会跳啊。”于晓红回头笑道“我也不会,没事,瞎跳呗。”

    两人站到舞池正中,于晓红主动靠上身来,彼此勾肩搭背的摆好了姿势,就随着舞曲在舞池里跳起来。于晓红很快发现李睿确实不大会跳,就放慢了步调节拍,只是搂着他在舞池里乱转。

    她说“李哥是青阳人”李睿说“是啊。”于晓红又问“在哪工作”李睿说“市委办公厅。”于晓红笑道“原来李哥也是大人物。”李睿哂笑道“哪啊,来到你们这里,我才发现自己狗屁不是。”于晓红讶异的问“何必妄自菲薄”李睿笑道“级别太低,层次也低。”于晓红柔声道“级别层次只是一时之短长,何必计较我看李哥器宇轩昂,气质不凡,他日一定会是了不起的大人物。”

    李睿见她出言文绉绉的,心下有些惊讶,心说这座庄园果然是卧虎藏龙,一个招待宾客的经理也是这般,笑道“刚才你是不是故意输牌又故意在打球的时候让我”于晓红说“我倒要先问问你,你怎么得罪了张文彪他请我来赢光你的钱。”李睿奇道“得罪怎么用这个词”于晓红说“他找到我的时候,对你言语之间可是不大尊敬。要不是你得罪了他,他怎么会那么说”李睿仔细回忆,半响摇头“我从没得罪他呀,是不是他误会什么了”

    于晓红说“也许你是无意间得罪他的,你自己还不知道。”李睿恍然点头,问道“你为什么没帮他赢光我赢了以后又都输回给我了。”于晓红呵呵一笑,道“我为什么要真帮他他对我觊觎已久,又对我动手动脚,我再帮他赢钱,那我成什么人了而且,我觉得你这个人还不错,看到你有种见到老朋友的感觉,既然是朋友,怎能赢你的钱”李睿听了这话,心里热烘烘的,道“谢谢你手下留情,要不然我真要输得脱裤子抵押了。”于晓红吃吃笑道“你脱裤子干吗要学杨大秘穿我的小裤吗”

    李睿呵呵一笑,道“我可不敢。”于晓红点点头,道“三个秘书,就你最正派,不像他们俩,一个嘴上不饶我,一个手上不饶我。他们这样的人,就算级别再高,也有不了什么大出息。”李睿反驳道“你这话我不同意。很多色中饿狼也都混得挺好的”于晓红笑道“男人可以色,但要色得含蓄文雅一些,不要太露骨,太露骨只会令人反感。”李睿重重点了下头,琢磨着她这话里的深意。于晓红说“很多人把男人分类,都喜欢按照大众普世价值来划分,譬如,分为成熟与不成熟的男人,又譬如,成功与不成功的男人,还有,帅与不帅的男人但在我这里,由于工作的关系,一般按照慕色程度来划分。”

    李睿很觉得好笑,问道“愿闻其详。”于晓红说“在我眼里,男人只有两种,色得露骨的,色得含蓄的”李睿截口说“不对,你分得不够全面,对于那些三四岁的小孩子怎么说”于晓红说“我说的是男人,不是男孩。”李睿笑道“你继续。”于晓红保持跳舞的姿势有些累了,就很自然的用两手臂搂住他的腰肢,与他身子紧密相贴起来。李睿心中咯噔一响,虽没说什么,却有些脸热。

    于晓红说“色得露骨的,就是杨大秘与张文彪这类。严格意义上分,露骨也分很多个层次。杨大秘的层次还比较高,毕竟只是用言语占我便宜。张文彪的层次就极低了,对我动手动脚,这种男人我最看不上。这种男人的通常表现,就是没见过女人,不管什么女人,只要有甜头可占,就会凑上去。当然,这种人也都是混得比较失败的,因为他们没本事把喜欢的女人抱到席梦思上去,所以只能用露骨的表现来表示出内心的渴望与不甘。对他们来说,能占一点便宜就是一点的。”

    李睿连连点头,赞道“总结得很有道理。”

    于晓红笑了笑,道“另外一种,就是色得含蓄的。这种男人沉稳内敛,说闷骚也行,喜欢谁不会表现在脸上,就算心里极想把某个女人抱到席梦思上去,表面上也会不动声色。跟这种男人打交道,你可以看出他眼神中射出来的欲念,但如果你开口问他,他肯定会矢口否认。因为对他们来说,面子最重要李哥,你现在想把我抱到席梦思上去吗”

    李睿正听她说着大道理,哪知道她会有此一问,吃了一惊,忙道“不想啊。”于晓红呵呵笑道“我就说嘛,如果你开口问他,他多半会矢口否认。”李睿愣了下,才想起,自己无意间被她开了玩笑,失笑道“你呀,我是真的不想。”于晓红没理他的话茬,道“跟这种男人交往的过程,就是一个斗智斗勇的过程,你既要保证对他的吸引,又不能让他轻易得手,彼此勾心斗角,花招使尽,等到最后,如果真的上了席梦思,你会发现这是一段刺激诱或的感情之旅。此时,你再慢慢的享用他,享受那种征服的快活,一定很爽”说着对他抛了个媚眼。
支付宝搜索"529653877"每天领5-99元红包!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