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官场小说 一号红人 第1706章:追杀

第1706章:追杀

    江美娴做梦都想不到会发生这一幕,略微愣怔的当儿,手里钱b已经被他抓紧,眼看他就要抢夺,失声叫道:“啊……不是的,这是我的钱b,不能给你,你拿钱就好了啦。”

    那乞丐如若不闻,往回扯夺她的钱b。江美娴又急又怕,忙两手一起抓紧钱b,与他玩起了拉锯z。

    旁边李睿看到这一出,自然不会袖手旁观,从旁出手,抓住钱b正中,猛地往回一夺,一下就把钱b抢了回来,塞给江美娴,道:“快收起来吧。”江美娴松了口气,接过钱b,边往坤b里放,边尴尬而又惭愧的道:“不好意李先生,给你添……”

    她话没说完,那乞丐忽然“啊吧(四声,爸音)……”怪叫两声,如同聋哑人发出的声音一样,随后发狂一般的冲上来,两手一齐探出,去抢她手里的钱b。

    江美娴吓了好大一跳,惊叫出声,闪身躲到李睿身后,叫道:“啊……李先生,救救我,他……他非抢我钱b不可……”

    李睿早就气得火冒三丈,这个乞丐真是无耻而又,江美娴好心给他钱买吃的,他不念她的好心好意,反而还要抢她的钱b,这不就是一部现代版的东郭先生与吗?又难道他见江美娴是个女子,好欺负,所以就对她下手了?靠,当自己这个护花使者是摆设吗?就冲这个,也绝对饶不了他,想都不想,抬一脚就蹬向那乞丐腹之间。

    那乞丐不仅仅是个乞丐,还是个呆傻智障的聋哑人,要不然也不会不通人世故,他眼里只盯着江美娴手中的钱b,哪能留意到李睿的动作?被他一脚蹬中,瞬间后仰倒退,踉跄了好几步却也没有稳住身形,最后撞到垃圾桶上,一坐在地上。

    江美娴畏惧的躲在李睿身后,抱住他的右臂,紧贴在他身上,美眸小心的看向那个倒地的乞丐,显然已被吓得不轻。

    李睿拍拍她的小手,大喇喇的道:“放心吧,有我呢!”

    他刚说出这话,那乞丐起身向他冲来,两只手臂抡起,一通王八拳打向他的面门。李睿怎会惧怕这等毫无章法的进攻,冷笑一声,又是一脚踹出,仗着身高长,在被他击中之前,已经先踹到他上。

    那乞丐险些又被他踹倒在地,勉强稳住身子,却已经疼得呲牙咧嘴,恼羞成怒之下,回身在地上袋子里翻了几翻,不知道从哪掏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爬起身就朝李睿冲去。

    在这一刹那,李睿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若非做梦,怎么可能发生这么无稽的事:自己不过是踹了对方一脚,对方就拿出子来要跟自己玩命?但当他看到那乞丐羞恼成怒的表与怨毒的目光时,立时回过神来,这不是做梦,而是真实发生的事。

    他可不是傻小子,不会认为凭着自己这两手功夫可以打退这持乞丐的进攻,对方拿着的要是菜还差不多。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现在只能跑,如果不跑的话,马上就要伤在匕首之下,而一旦被匕首捅到身体里面,那十有八九捱不到救护车赶到。

    他心念电转,反身拉住已经花容失的江美娴手腕,叫道:“快跑。”大步向来跑去,心中却也纳闷,怎么这乞丐随身带有匕首?难道他当乞丐只是副业,主业是打劫?

    江美娴根本没反应过来,但还是听话的随他跑。

    这一幕发生的时间距李睿刚才放出那句漂亮话“放心吧,有我呢!”,还不过五秒钟。本来这是一个大大的笑场,但在这要命关头,唯一的见证人江美娴也没心取笑他。

    时而明亮时而昏黄的人行便道上,李睿拉着江美娴在前面狂奔,那乞丐手持匕首在后面死追。李睿固然跑得飞快,那乞丐却也咬得,那股子紧追不放的劲头,就如同在追杀杀父仇人一般。在这个时候不会有任何人怀疑,一旦李睿被他追上,肯定会被他捅上十七八。

    江美娴穿着高跟鞋跑得很慢,好几次差点崴脚,多亏李睿用力拉扯着她,否则她早就倒在地上了。不过她就算倒地不起,也不会有任何生命危险,因为那个乞丐现在的目标是李睿而非她。李睿也知道这一点,但又不敢冒险甩下她不管,只顾自己逃命,谁知道那个凶蛮而又一根筋的乞丐在追不上自己以后,会不会回来寻江美娴的晦气?保险点还是带她一起逃命吧。

    </>< ='-:r'><r>r_('r1');</r></><>

    那乞丐边追,嘴里还“啊吧……啊吧”的乱喊乱叫,叫声中充满愤怒之。李睿听得暗暗心惊,就冲他这怒火,自己真要是被他追上,可绝对有不了好果子吃,想到这忙又加快脚步,也不管江美娴能否跟得上。

    前面是个十字口,眼下正是红灯。李睿也不管不顾了,拉着江美娴就冲了过去。正巧没什么车辆通过,两人很快就冲到对面的人行便道上。可这时江美娴忽然惊叫了一声。李睿回头看去,原来她刚才跑过来得急,没有抬得足够高,结果高跟鞋的鞋跟卡在马牙子上,高跟鞋一下卡掉了。

    李睿抬眼见那乞丐追得正紧,也是不管红灯直接追过来,也没空回去拣鞋,转到江美娴身前蹲下叫道:“快趴上来,我背着你跑。”

    江美娴尽管不大愿,但况紧急,也没别的办法,只得一甩左脚把另一只鞋子也甩掉,前伏趴到他身上,双臂伸出抱紧他的脖子。李睿暗里一声喊,腰肢叫劲,脚借力,刷的站起身来,双手住她的膝弯,大步迈开,朝前狂奔。好在他身体素质不错,现在背着一个百斤出头的女人倒也不是很吃力。

    他边跑边往回看,只见那恶丐仍然在后面紧追不舍,距自己只有十来米远近,心下又好气又好笑,第一次意识到了“断人财,如杀人父母”的真谛,自己只不过是阻止他抢夺江美娴的钱b,难道他真要一心杀了自己不成?真是个疯子!

    跑着跑着,前面出现个丁字口,却没有前了,必须选择往左还是往右。李睿看到这个口头大不已,因为记忆中,刚才好像没从这里走过,但现在又必须做出选择,只能是闷头乱跑了。他眼看左边那条黑乎乎的,右边却是灯火通明,咬咬牙背着江美娴往左跑去。之所以选择左边,是因为左边那条光线不好,利用好了可以躲过那乞丐的追杀。

    左边这条,是条比弄堂稍宽的小巷子,面高低不平,曲里拐弯,而边又停满了小轿车,便越发显得狭窄。李睿背着一个体重过百的大活人跑在上面,要多辛苦有多辛苦,但那也没有办法,为了活命也顾不得许多了。

    寂静的小巷里,很快响起皮鞋踩地与大口呼吸的声音。

    “不行啊,总这么跑也不是办法啊。”

    江美娴忽然叫道,她已经回过神来,回头见那乞丐还在紧追不舍,觉得他今晚是吃定自己二人了,恐怕自己二人跑到天涯海角他也会追上来,既然这样,那总是跑就不能解决问题。

    “那……那你……你说怎么办?”

    李睿已经跑得气喘吁吁,满身是汗。如果可能,他真想把江美娴放下去,然后自己仰倒在地上喘口气。当然,现在是没有这种可能的,因为那乞丐还在后面不远依依呀呀的乱叫,他只要敢停下,下一刻就会挨。

    江美娴四望了望,小声道:“我们……最好找个地方藏下,躲起来。那乞丐如同疯狗一样,我估计就算追到明天天亮他也会追的。”李睿觉得很有道理,气吁吁的道:“我……我也想藏啊,可这……这里根本没有可以藏人的地方啊,怎么藏……藏哪里?”江美娴叹了口气,道:“再往前走走,说不定能找到躲藏的好地方。”

    李睿又跑一程,跑了差不多有一百多米,看到前方到头是个拐弯,忙问:“那乞丐还在追吗?”江美娴道:“对的,还在追,距我们二十来米。”李睿奇怪不已,问道:“怎么没听到他的脚步声?”江美娴愣住了,道:“是啊,是听不到,哦,对了,他没穿鞋,他是光着脚的。”李睿哭笑不得,这真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啊,骂道:“靠,他真想弄死我呀!有那么大的仇嘛?他脑子绝对有问题!”

    说话间,二人已经拐了弯,拐过来的这条同样是条小巷,深三四十米的地方有盏灯,其它地方依旧是昏黑暗淡。在小巷入口靠边停着一辆威武雄壮的福特猛皮卡越野车,虽然所在位置没有什么光线,但依然非常醒目。

    看到这辆体量巨大、还有车斗的越野车,李睿与江美娴都是眼睛一亮。

    “快躲到车斗里去。”江美娴小声叫道。

    “钻到车下面。”李睿几乎同时也喊出了这句。
支付宝搜索"529653877"每天领5-99元红包!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