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女生小说 狂妃驾到:王爷,太奸诈! 第四百七十九章:黎州见故人

第四百七十九章:黎州见故人

    /&;

    尚雅灵留下一封信跟瘟疫的解药,跟轩辕阴消失了。/&;

    紫衣跟不达两人跟没头苍蝇一样找了小半个月,依然是消息全无。/&;

    半个月的时间,瘟疫得到了有效地抑制。/&;

    鬼医把解药放进水中,很快就把疫情完美的解决了。/&;

    而后,鬼医带走了欧阳洋,不知所踪。/&;

    尚雅灵趴在窗口,望着随后飞后退的风景,转头看轩辕阴,“你带着我走了这么多地方,到底想干什么?”/&;

    “不想干什么。”轩辕阴抿嘴笑了笑,眸底漾着柔波,“夫子,不觉得这样很好吗?没有烦恼,想要去什么地方就能去什么地方。”/&;

    “……”尚雅灵跟轩辕阴待了这么长时间,越看不懂这个男人。/&;

    说他变态吧,可他那双眼睛却干净的出奇。/&;

    说他是个好人吧,可他杀人的时候从来都不犹豫,完全凭着自己的喜怒害人性命。/&;

    尚雅灵叹气,盘坐着撑着下巴睨着他,“瘟疫已经解决了,我跟你约定的时间也快到了,你打算什么时候放我走啊?”/&;

    “夫子,我对你不够好吗?”轩辕阴眼底划过一丝悲凉。/&;

    突然变得这么悲情,好似尚雅灵是个抛弃他的负心人一般。/&;

    尚雅灵无语的扯了扯嘴角,“你觉得呢?”/&;

    虽然这一路上,轩辕阴的确是把所有的一切都准备的很好,没让尚雅灵在衣食住行上有所短缺。/&;

    但这些好都是建立在宁口县和吴嬷嬷,以及那些死在他手上的人之上的。/&;

    不论轩辕阴对她再好,她心里还是膈应。/&;

    轩辕阴遗憾的垂下头,“夫子,如果我用整个南唐国来换,你会不会喜欢我?”/&;

    “不会。”尚雅灵断然摇头,继而哼笑道,“你要是把南唐国都灭了,我可以给你一个真诚的微笑,谁让你们干那么多坏事。”/&;

    “夫子,这世上没有天生的坏人。”轩辕阴懒懒的躺在尚雅灵的腿上,手指绕着她垂落的一缕绕啊绕,“我们之所以变成这样,这也是被人逼的。”/&;

    尚雅灵不相信,冷笑,“这话听着我怎么就不信呢。”/&;

    “不信就不信吧。”轩辕阴闭上眼睛,呢喃般的低语,“我们去黎州吧,黎州有很多夫子的故人,夫子去见见他们如何?”/&;

    “随便。”尚雅灵知道就算自己拒绝,也没什么卵用。/&;

    索性就随着轩辕阴去了,反正她也逃不出他的五指山。/&;

    尚雅灵得知瘟疫解决了之后,就曾经试图从轩辕阴身边逃离,然而并没有成功过。/&;

    马车晃晃悠悠的驶入黎州。/&;

    街上很热闹,叫卖的小贩,来往穿梭的行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尚雅灵也不由得被感染,脸上也浮现了几分笑容。/&;

    “夫子,你最好关上窗,我不太喜欢这种幸福安乐的场景,这让我很想摧毁它。”轩辕阴阴森森的声音不紧不慢在她身后响起。/&;

    回头,尚雅灵看轩辕阴眼底的嗜血,忙关上窗户,低声警告,“轩辕阴,你不要乱来,不然我不会放过你!”/&;

    轩辕嗜血的眸光渐渐消散,淡淡勾唇,“夫子不用担心,这里有你的朋友,我不会动手。”/&;

    “……”尚雅灵听这话心里头很别扭,翻白眼,“得了吧!你在对宁口县下毒手的时候,怎么没有想过那里的人对我也很重要啊?”/&;

    “夫子,过去不同于现在。”轩辕阴淡淡的来了这么一句。/&;

    过去不同于现在?/&;

    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尚雅灵刚想追问,但轩辕阴显然并不太想继续这个话题,“夫子,我给你五日时间,五天之后,日落之前,必须回到我身边。”/&;

    “那我要是不呢?”尚雅灵略带挑衅的盯着轩辕阴。/&;

    五天的时间,多么好的逃跑机会,她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放弃。/&;

    “夫子,这黎州的人很多,你赌不起。”轩辕阴撑着下巴,淡淡的跟尚雅灵对视。/&;

    两人沉默的对视了两秒。/&;

    尚雅灵暗暗磨牙,“行了,我知道了。”/&;

    就算不能真的从轩辕阴身边逃走,至少她有机会可以把自己的消息传递给齐翰漠。/&;

    这么长时间的音讯全无,他肯定快要急疯了。/&;

    没等到落脚的地方,尚雅灵就从马车上蹦下去了。/&;

    等她的人影消失在拥挤的人潮的时候,马车里忽然多了一个人。/&;

    一个跟诸葛云靳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一场瘟疫死了这么多人,我付出的代价够重了。”诸葛云靳眉心皱起,“这丫头跟你在一起的时间也差不多了,你答应我的东西也该给我了吧?”/&;

    轩辕阴看着眼前这个曾经用计把自己关起来的男人,有些摸不透他在想什么,“诸葛云靳,你当初把我关起来,等的就是今日?”/&;

    “神树只有今年才会重新活过来。”诸葛云靳眸底暗潮涌动,“轩辕阴,你该感谢我,若不是我把你关了这么多年,你的命早就死在那群心存反叛之心的手下了。”/&;

    “现在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轩辕阴语气很淡漠,好似并不在意自己的马上就要死的事实。/&;

    诸葛云靳却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你这命,老天爷早就要收走了,是我强行留了你的命,现在老天爷要收回去,也很正常。”/&;

    说着,他忽然笑了,“至少你遇上了那个丫头,你该满足了。”/&;

    微愣了一下,轩辕阴跟着笑了起来,“你说的不错,我是该满足了,那你呢?你千方百计的想要得到神树,难道也相当它的傀儡?以此来获得它的力量?”/&;

    诸葛云靳不屑的压了压嘴角,“谁说我要得到神树?你怎么就知道我不是会彻底的毁了它?”/&;

    “你要毁了神树,不可能。”轩辕阴摇头,“没有人能毁掉神树。”/&;

    “我能。”诸葛云靳笑得一脸高深莫测。/&;

    另外一边,尚雅灵在街头闲晃,吃吃走走,走走停停。/&;

    半道上遇上几个小姑娘,站在街头跟一群书生起了口角。/&;

    而引起矛盾的原因是黎州的一位女夫子。/&;

    女夫子强调男女平等,要让所有的女子都能享受跟男子同样的待遇。/&;

    而这些观点,强烈地冲击了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观念。/&;

    然后,在黎州街头经常会出现这样的画面,几个小姑娘跟几个书生在街头唇枪舌剑,谁都不让谁。/&;

    尚雅灵津津有味的围观了一会儿,好奇地问旁边的人,“这个女夫子这么厉害,叫什么名字啊?”/&;

    “柳灵咚,是咱黎州知府柳钰的掌上明珠……”/&;

    提及柳钰父女两人,那人显得有些激动,说了不少好话,俨然把他们父女两当成了活菩萨。/&;

    黎州经历了匪患,原本没有了活下来希望,因为柳钰的到来他们才有了生的希望。/&;

    这才多久,柳灵咚就能在这里做的这样。/&;

    这小吃货看不出来嘛,居然这么厉害!/&;

    尚雅灵屁颠颠的跑去柳灵咚弄得女子学堂,大门上写着“紫微书院”四个大字,一看这字就知道是出自柳钰之手了。/&;

    不然还能有谁能写出这么好看的字?!/&;

    正站在大门外感慨的时候,身后传来的哒哒的马蹄声。/&;

    尚雅灵下意识的回头看,就见焦雪儿一身黑色劲装策马而来,束气的尾随风飞扬,英姿飒爽!/&;

    “灵儿!”焦雪儿没想到在这里还能遇上尚雅灵,翻身下马,扑过去狠狠地抱住她。/&;

    脚下一个踉跄,尚雅灵差点被撞到,往后退了好几步才稍稍站稳,笑骂道,“这么久不见,怎么还是这么莽莽撞撞的。”/&;

    焦雪儿有点尴尬的笑了笑,松开手,担忧又无奈的上下打量尚雅灵,“这么久不见,灵儿你的身子骨还是这么弱,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啊?”/&;

    “……”尚雅灵翻了白眼,看了眼她身后呼哧呼哧喘着粗气的马,挑眉问道,“你不是跟齐凤嫣游历江湖去了么?游到黎州了?”/&;

    “不是。”焦雪儿想到齐凤嫣就郁闷,瘪嘴道,“本来我是跟师父一起离开的京城,就后来师父找到了她的老相好,误会解除了,两人就去做他们的神仙眷侣,把我给甩了。”/&;

    尚雅灵回想了一下齐凤嫣那副霸气女王范,有点难以想象能驾驭她这样的男人,该是个什么形象。/&;

    “你见过你师父的相好了,他长得什么样子?是不是特的高大威猛?”尚雅灵展开想象力,热情的八卦道。/&;

    “并不是。”焦雪儿不太开心的皱起眉头,“是个书生,就是跟咚儿他爹差不多,但是没他爹心眼多,长得也还行,就是不会武功。”/&;

    显然在外游历了一段时间,焦雪儿的心里还是对不会武功的人心存“偏见”,强烈认为那个人配不上齐凤嫣。/&;

    尚雅灵沉默了良久。/&;

    她其实很想说,就齐凤嫣那样的,能有个男人要她就已经很不错了。/&;

    但介于焦雪儿跟齐凤嫣的关系,她还是把话吞了回去,笑眯眯的打趣道,“皇后娘娘,你还不打算回宫吗?皇帝可是从你们大婚开始就一个人待着,可怜的哟,让我都看不下去。”/&;

    焦雪儿脸红了一大片,娇羞的一掌拍在尚雅灵的肩膀上,“我才不要被困在那么个小地方!”/&;

    这一下打得,尚雅灵疼的直抽气。/&;

    揉着自己的肩膀,没好气的瞪眼,“得了吧你,我就不信,奇逸知道你没跟着齐凤嫣,还能让你一个人在外头待着!”/&;

    这么个缺心眼的皇后娘娘,哪天被拐跑了都难说。/&;

    /&;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