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女生小说 狂妃驾到:王爷,太奸诈! 第四百五十一章:三具尸体

第四百五十一章:三具尸体

    焦老将军是个急性子,从齐翰漠这力得到了发自之后就匆匆离开去等待时机跟上官熙元谈话去了。

    这会儿温烨跟墨子轩还待在大理寺,傻站着有点无所适从的样子。

    尚雅灵本来也不过是一时兴起把两人召来,经过刚才的那一茬,她现在也没什么闲情逸致了,让两人先行离开了。

    倒是齐翰漠跟两人说了几句话,方才放人离开。

    尚雅灵心情低落,但是又好奇齐翰漠跟他们说了什么,凑了过去闷声闷气的问道,“你刚才跟他们说什么了?”

    此刻的她就像个吃了一口鱼结果发现鱼是坏的的猫!

    正闹着别扭。

    齐翰漠伸手拉她在自己的身边坐下,眉头微挑,“不开心?”

    “也不是。”尚雅灵仔细的想了一下,她其实道理都明白,可就是心里头有那么一点点的不是滋味,摇头老实说道,“就是心里头有点不太舒坦。”

    “毕竟是朝堂的事情,你又从未涉足,有些困惑也属正常。”齐翰漠倒了杯茶递到尚雅灵的手里。

    尚雅灵喝了口水,润了润喉咙,低声道,“我就是不太明白,齐国现在都这样了,他们还能为了那么些个人得失,在那里斤斤计较。”

    “文武不合,并不只是在齐国才出现。”齐翰漠淡淡笑道,“反倒是灵儿,你这种想法才少有,这朝堂之中当官绝不会认为文武能和谐共处,不会生出这种想法,接受和调和才是他们最可能会选的方式。”

    从古至今,尚雅灵仔细想了想,的确是文武向来不对付。

    文官享用银子改善民生,而武官则认为用银子增加军队的装备才是最重要的,二者虽然都是为同一个国家做事,但方式方法却是天差地别。

    尚雅灵颓然的垂下头,幽幽地叹了口气,“好吧,我承认你说的都有道理。”

    顿了顿,她抬头看着齐翰漠,“可是齐国的军队不该加强一点吗?之后必定会要打战啊。”

    而且还不知道会打多久,连个准备都没有,到时候齐国不是任人鱼肉吗?!

    齐翰漠颇有几分无奈的看她,“灵儿,其实你无须想这么多。”

    “我怎么能不想啊。”尚雅灵扁扁嘴,“这些可都是人命。”

    这话说的理所当然,毫不犹豫,反而让齐翰漠眼中翻涌起一股莫名的忧色。

    显然齐翰漠并不认为尚雅灵忧天下人之忧是对的!

    齐翰漠在战场上呆久了。

    见过很多正直的将军,有勇有谋,但最后都是惨死在阴谋诡计之下,反而是那些耍阴谋诡计的人活得好好的。

    这个世上善心可以有,但不能泛滥。

    你的能力到哪里,你的善良就那里,不要过线,不要用牺牲自己的方式去给予别人善良,不然最终你只会成为人家眼中的傻子,一个快要死的傻子。

    尚雅灵见齐翰漠半晌都没说话,正纳闷他想什么呢!

    外头赤衣匆匆跑进来回禀。

    “……属下在大理寺旁边的一处深巷里发现了三具尸体……”

    尚雅灵一行人急忙赶到尸体发现的深巷里,当三具爬满了小黑蛇的尸体出现在尚雅灵的面前的时候,她的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

    心里那种不安越扩越大,轩辕阴果然不是无缘无故的派人送信,这三具尸体只是一个开始,他是在警告尚雅灵,更大的“惊喜”还在后头。

    发现尸体的第一时间,紫衣就回了一趟王府。

    将窝在停尸房里研究上官菲尸体的半桶水仵作提溜过来了。

    在前几次小黑蛇杀人后,鬼医已经把解药的配方交给了半桶水仵作,让他发了一些香囊给王府上下所有的人。

    半桶水仵作被紫衣提着衣领在空中上下蹦跳,赶到的时候,他身上的衣服乱七八糟,帽子也歪了。

    站在地上还晃悠了两下才站稳,半桶水仵作蹲在尸体的身边提溜了一条蛇,拿在手里反复的观察了一番,脸色渐渐变得凝重,“轩辕阴又回来了。”

    “……”尚雅灵心一下被就进了,一把紧紧的抓住齐翰漠的胳膊。

    她很不安,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在她心里高高悬着,怎么都放不下。

    在场的众人都知道轩辕阴盯上的人是尚雅灵。

    目前所做的一切也都是冲着她来的!

    老五看尚雅灵的神色不对,忙拿胳膊肘撞了半桶水仵作一下,皱着眉摇了摇头,“别说了。”

    经过提醒,半桶水仵作这才发现尚雅灵的脸色不对,忙补救道,“其实,这个也不能轻易看出来,还是把尸体搬回停尸房,我仔细察验之后才能看出是不是……”

    尚雅灵淡淡的扫了半桶水仵作一眼,强笑道,“不必了,这么变态的杀人手法,除了轩辕阴,我也想不出还有别人。”

    继而转头看向赤衣,“你派人在周围查一查,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不等赤衣回答,尚雅便摇头,“算了,我估计也找不出什么线索来。”

    “……”赤衣看她这么没干劲,担忧的看了眼齐翰漠。

    齐翰漠伸手揽住尚雅灵的肩膀,镇定的安排后续,“老五,你查一下三名死者身份,生前跟什么人联系过,赤衣,你去查一下,最近京城之中从江南过来的人有哪些?”

    查三名死者的身份,这个能理解。

    但是为什么还要查从江南来的人呢?

    尚雅灵抬头狐疑的望着齐翰漠,“难道你怀疑这不是轩辕阴干的?是不达做的?”

    “丝绒花之毒。”齐翰漠点点头,分析道,“不达能在军中放丝绒花之毒,那他杀这三人也正常,目的是激起我们对轩辕阴的仇恨,好利用我们跟轩辕阴对抗,事后他坐收渔翁之利。”

    真的是这样吗?

    尚雅灵总觉的有地方不对,再看那三具尸体以及爬在尸体身上的小黑蛇,她明白过来是哪里不对劲了。

    是邪恶。

    这三具尸体给人一种很邪恶的感觉。

    而这样的感觉,尚雅灵只在轩辕阴的身上见过。

    尚雅灵拧着眉头,“不是不达,就是轩辕阴!”

    话音刚落,狭窄的深巷里,忽然从天而降蛇雨!

    这些小黑蛇从两边的墙壁里飞出,密密麻麻的落下。

    所有人都惊慌中匆匆往后退!

    有一两个没有佩戴驱蛇香囊的侍卫,脖子被小黑蛇咬住,当场毙命。

    赤衣一边抵挡着蛇雨,一边往后退,渐渐的蛇少了。

    往后一看,就见站在齐翰漠身后的一名侍卫,手中的刀挥舞的姿势转了向,劈向了齐翰漠,忙叫道,“王爷,当心!”

    尚雅灵被齐翰漠护在怀中,听道赤衣的喊声下意识的往后看,就见那举刀的侍卫眼神阴狠的盯了她一眼,手中的刀毫不留情的很劈了下来!

    这张脸……

    她还见过好几次,他经常出现在齐翰漠的周围,跟紫衣跟赤衣的关系也很不错,怎么会突然一下变成这样?

    来不及多想,尚雅灵就想推开齐翰漠。

    但齐翰漠大力的压着她的肩,头都没回,只觉一道戾气从他身上震出!

    那名心怀不轨的侍卫像一袋沙包,飞出老远狠狠砸在地上!

    紫衣跟赤衣迅速的换到了齐翰漠的身边,警惕打量着周围的所有人。

    在这时,就算再熟悉的脸也变得不能相信了。

    齐翰漠低头看了眼怀中的尚雅灵,眸光中是划过一丝担忧,“无碍?”

    “没事。”尚雅灵点点头。

    她偷偷的收回抓着齐翰漠衣服的手,捏了捏冒着冷汗的掌心,故作镇定。

    就在这时……

    慢一步在队伍末端的半桶水仵作,突然惊呼出声,“你们看!”

    闻声看去,就见落在深巷地面上还活着的小黑蛇,扭动着朝着同一个地方聚集,渐渐地组成一个图案!

    小黑蛇聚集在一起,勾勒出一套新娘喜服的模样。

    几乎跟尚雅灵在婚礼上穿的那套一模一样,只不过一套是红色,一套是……

    尚雅灵倒抽了一口凉气,惊恐的往后退。

    重重的撞进了齐翰漠的怀里,冰凉的双手被他用粗燥温热的手包裹住,“别怕,有我在。”

    尚雅灵浅浅的吐了口气,逼迫自己快一点冷静下来。

    可那些组成喜服的小黑蛇的一双双眼睛,都好像在紧盯着尚雅灵,就仿佛成百上千的轩辕阴就在那盯着尚雅灵。

    告诉她——逃不了!

    尚雅灵生理上最先有反应,胃里一阵翻腾,她转头埋进齐翰漠的怀里,拒绝再看着诡异的喜服。

    而她也没看到小黑蛇接下去还换了队形,在地上的写出一句话。

    终于一日,你将为我妻!

    齐翰漠眸光一沉,扬手一挥!

    将深巷中的小黑蛇碎尸万段。

    波澜不惊之中,带着的煞气叫人心惊。

    在场所见的人心中不由发冷——轩辕阴完了!居然敢跟王爷抢女人!

    尚雅灵对此全然不知,从脚底到头顶都是凉飕飕的,害怕轩辕阴会对她身边的人下手,这种担忧紧紧地缠着她的心脏,让她几乎要就要窒息!

    那名容貌不变却生了杀心的侍卫的尸体被带回了王府,至于事先发现的三具尸体以及死在蛇毒之下的侍卫,都被拖到郊外焚烧掩埋,避免蛇毒四散。

    半桶水仵作不放心留下叮嘱了老五几句,这才跟随尚雅灵和齐翰漠一道回了王府。

    刚进门,诸葛云靳青着一只眼睛跑了出来,脸上还沾了些白乎乎的面粉,看着有些滑稽。

    “小灵灵,我做了糕点,还你……”

    诸葛云靳看尚雅灵脸色不对,闷头就给了的齐翰漠一个爆栗子,斥道,“你这小子,刚娶了小灵灵,就开始欺负人家了!?”

    齐翰漠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也不辩解。

    “臭小子!为师跟你说话,哑巴了……”诸葛云靳巴啦啦的对着齐翰漠一通数落,完全么有停下来的意思。

    “够了。”尚雅灵烦恼的瞪了他一眼,甩开齐翰漠的手,“我自己心情不好不行啊?多管闲事!”

    说着,自己就闷头跑进了王府,不搭理两人了。 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