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女生小说 狂妃驾到:王爷,太奸诈! 第四百四十七章:为国尽忠的本质

第四百四十七章:为国尽忠的本质

    在包间里等着上菜,尚雅灵正在为到了嘴边的肘子飞了而抑郁难过,没有吭声。

    墨子轩跟温烨全程战战兢兢的,这会儿也不敢说话。

    至于齐翰漠,他一向话少,而且似乎意识到不到气氛的尴尬,就这么干坐着也不说话。

    尚雅灵眼看着包间里都能刮起冷风暴了,无语的偷瞄了一眼“我自岿然不动”的某人,暗叹,摊上这么一个夫君,日后接待客人什么的也指望不上了吧!

    “墨子轩,咚儿不在京城,没人看着你了,你这日子过得可真是潇洒啊,刚才那群富家公子哥儿没少带你去好地方吧?”尚雅灵似笑非笑的睨着他,“怎么样?可有看上的姑娘呀?回头我跟咚儿说一声,让她回来认个妹妹呀。”

    “王妃,我跟他们去那是因为……”墨子轩欲言又止,急急辩解,“我没有对不起咚儿,你不能乱说!”

    这有点着急,声音就有点高了。

    齐翰漠脸色不愉,手里的茶杯不轻不重的往桌面一放。

    墨子轩神色白花花的,尴尬的坐下,“总之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这么做都是有原因的。”

    “逗你玩呢。”尚雅灵伸脚踩了齐翰漠一下,就是开个玩而已,搞得这么严肃做什么?莫子轩还敢对她真的大吼大叫不成,又布额张哦腻歪了。

    “……”墨子轩哭笑不得,“王妃,你可别跟我开这种玩笑,我真的开不起。”

    尚雅灵无聊的摆摆手,“得,我知道是奇逸那家伙交代你干什么了是吧?不过让你混在那群玩世不恭废物二世祖里头,目的是什么啊?说来听听。”

    提及当朝皇帝,居然用这么随意的口气,这一切都震撼到了温烨的三观,他有点傻眼的呆在一旁,大气不不敢出一下。

    “其实就是皇上选了温家,让温老帮忙甄选一些富家子弟让他们入仕,温老担心选的人日后为祸朝廷,就让我跟温烨两人好好观察一下,选择其中可取的人。”墨子轩也丝毫不隐瞒,全盘托出。

    温烨震惊不已的望着墨子轩,好似在说——这是皇上交代下来的密旨,你怎么这么轻易就说出去了?!

    “不用这么紧张。”尚雅灵拖着下巴,乐呵呵的望着温烨,“这甄选人才的主意都是我给奇逸提的,跟我说说没关系,他不会怪到你头上的。”

    “你跟皇上提的?”温烨眼珠子都要瞪出眼眶了。

    老实讲,温家的家教还是比较守旧的,对于女子的偏见一直都存在,认为女子就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守在后院里相夫教子即可,可不是这般堂而皇之的去给皇帝提什么意见建议。

    既然已经把温烨带过来了,墨子轩就知道尚雅灵并没有意思要隐瞒什么。

    墨子轩笑得有一丝狡黠,“温兄,不是一直都问我,夫子如何嘛?而今,夫子就在眼前没,不如你直接问本人吧。”

    “夫子……”温烨呆呆的转头看了眼墨子轩,然后缓缓的转向笑意盈盈看着他的尚雅灵。

    尚雅灵遗憾的点了点头,“没错,我就是夫子。”

    “所以……”温烨继续痴呆中。

    所以夫子是个女人,还是王妃!?

    看到有人因为自己双重的身份吃惊成这样,尚雅灵乐不可支,只觉得温烨跟温老真的不太一样,太有意思了。

    一直到了胖财神亲自领着店小二来包间上菜,温烨这才回了点神。

    尚雅灵迫不及待的伸筷子冲向油亮亮的肘子,还没碰到目标。

    啪!

    齐翰漠的一双筷子就死死地夹住了她的筷子。

    “就一小口。”尚雅灵可怜巴巴的看着齐翰漠,垂死挣扎。

    “不行。”齐翰漠往外一挑。

    尚雅灵的筷子嗖的一下就插进了一旁的门柱上,深深的扎进去,尾巴还因为后劲晃了晃。

    见状,尚雅灵火速低头,拿起另外一双筷子,乖乖的将目标换成卖相精致的素菜。

    而温烨时不时就偷瞄尚雅灵,看她表情丰富的跟齐翰漠在那里“作对”,心下还是难以置信,这样一个活泼的女子,她会是传闻中那个足智多谋的夫子!

    这样的小举动,没能逃过齐翰漠的眼睛,他抬头阴冷的盯了温烨一眼。

    温烨浑身跟掉进了寒潭似得,冷的呀!

    自此往后,他再也不敢往尚雅灵的身上多看一眼。

    就紧挨着身边坐着,尚雅灵自然也察觉到了齐翰漠的举动,低头啃着白菜帮子,嘴角忍不住的裂开弧度。

    说什么过于吃醋什么的不好,这样人应该是单身狗吧!

    典型的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额,她现在不是挺享受的么?

    过了一会儿,尚雅灵还是不忍心看着两个小年轻,杵在那里尴尬的陪坐,抬头笑着招呼道,“点了这么多菜,不吃就浪费了,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啊?赶紧吃啊!”

    墨子轩倒也适应的比较快,拿起筷子夹着眼前的几碗菜吃起来。

    温烨就盯着眼前的一盘红烧排骨吃,其他的菜连筷子都没敢伸过去一下。

    看他们这样,尚雅灵也没有多说什么,反正不是饿就成了。

    不然难道还要她一个一个人夹菜给他们吃吗?

    齐翰漠都没这待遇,其他人……呵呵。

    吃饭到了一半,尚雅灵忽然嚼了两口,停下来了。

    齐翰漠转头看尚雅灵,“菜不合胃口?”

    看了眼桌子上吃了一半的菜,尚雅灵黑线往下直流,她又不是什么逆天的大胃王!

    尚雅灵干咳了两声,让墨子轩去把胖财神叫上来。

    没多久,胖财神就紧气喘吁吁的进了包间,恭恭敬敬的把手放在身前,“听说您有什么话要问我。”

    尚雅灵拿筷子敲了敲眼前的盘子,发出叮当的响声,“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就是想问问,做这些素菜的大厨可以让他过来见见我吗?”

    “这个……”胖财神面露难色。

    “怎么?这厨子还不见人了么?”尚雅灵眉头高高的挑起。

    “不是不是!”胖财神慌忙摆手,眼看着这个话题是揭不过了,犹豫了再三才道,“这个素菜是我做的,我很久没有下厨了,可能手艺有点生疏了,是不是菜的味道不合适?要不然我让后厨重做?”

    “是你做的?”尚雅灵大吃一惊,好笑扫过他挺出来的大肚子,“看你这样,满汉全席什么的是你做的我还信,你这样做素菜的,说出去估计是没什么人会信。”

    听这话,胖财神意识到尚雅灵不是来挑错的,方才松了口气,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解释道,“最初太白楼就是专门做素菜的,只不过这素菜要做得好,费时间费工夫,价格还高,吃得起的人少。”

    说着,他习惯性的搓着手,无奈笑了笑,“所以我就只能招了厨子,干起了普通的酒楼了。”

    “你这门手艺,除了望江楼的掌柜的之外,应该没什么人会了吧。”尚雅灵哦了一声,似是不经意的问了句。

    胖财神有些无奈地叹道,“也不是,我们兄弟两的师父有一个独生女,后来在一场饥荒下走失了,这些年我们也一直都在找她的下落,可惜至今都没有她的下落。”

    “我可能知道她在哪。”尚雅灵夹了一口珍宝鸡放进嘴里,嚼了嚼。

    这做素菜的大神太逆天了,居然真的能用土豆做出鸡肉的味儿。

    话音未落,菜还在嘴里没咽下!

    楼下便传来一阵闹哄哄的声响,没过多久就得噼里啪啦的传来砸东西的声音。

    尚雅灵无比自然地拿起了齐翰漠的袖子,擦了擦嘴,眼中闪着冷然的光芒,“还不让人吃一顿安稳饭了!”

    说完便往包间外走去!

    齐翰漠跟墨子轩几人则跟在她身后走出了包间。

    站在走廊上就见紫衣跟赤衣吊打那些手持武器年轻气盛的臭小子们!

    大厅里已经没一块好地方了,能砸的东西基本都已经砸干净了。

    尚雅灵眼中的寒意大盛,尤其是看着紫衣跟赤衣招招留情,而那些人不但不领情,反而刀刀要人命!

    盛怒之下,尚雅灵上前一步,冷声道,“紫衣!赤衣!别客气,既然他们这么不要命,那就让他们活命!”

    两人早就腻歪了,但想着这些人也算是前来想要替朝廷效力的年轻人,有点躁动很正常。

    但这对打下来,他们发现这些个人的做派,完全不像是一个习武之人该有的,沉不住气还能用年轻气盛来解释,那他们这种一拥而上,混混般的打法,就让人生厌了。

    听了尚雅灵的话后,两人厉声应道,“是!”

    而后招招不留情,能打死就不留有余地。

    紫衣跟赤衣都是上过战场,手上拿都是沾了人命的主,认真起来哪是这群臭小子能扛得住的?!

    两人一发火,人就不敢往前了,都往后退,推到了太白楼的门外。

    看这情形,尚雅灵嘲讽的勾了勾唇角,挑眉问了句,“你们都是来京城参加甄选的?”

    其中有个吊三角,满脸傲慢之气的半大小子上前一步,挺着胸膛自信道,“没错,我们都是来为国尽忠的!”

    “口号喊的还不错。”尚雅灵嗤笑了一声,转瞬面沉似水,厉声呵道,“为国尽忠,国是什么?国,民为本。换言之,你们为国尽忠,为的就是齐国的百姓,这还八字没一撇,还不知道有没有资格为国尽忠,就开始在这里滋扰百姓,这是哪门子的为国尽忠啊?!”

    越说越恼怒,她声音突然调高,“你倒是给我解释解释,你是怎么准备为国尽忠啊?连最基本的问题都没搞清楚,还在这里闹事情,真是可……”

    利箭噗嗤穿透窗户,直直的往尚雅灵射来!

    齐翰漠揽住尚雅灵的腰,转身一避,利箭从胖财神的耳边擦过,落在了地上!

    楼下紫衣跟赤衣见状,闪身追了出去。

    而尚雅灵看到插在地板上的利箭,脸色大变,“是在上官菲在宫门外传信的帮手!”

    齐翰漠转头看了眼利箭的模样,眸光徒然冷了下来。

    “温烨,你去看看箭上绑东西了没?”尚雅灵示意离箭最近的温烨去查看一下。

    温烨心有余悸的点了点头,自小到大都没遇上过这种事情的他,表示现在心跳有点失速。

    走近插在地上的箭,温烨看到在箭身上绑了一张纸条,“有一张纸条。”

    尚雅灵跟齐翰漠对视了一眼,皱眉道,“拿过来。”

    尚雅灵接过温烨递过来的纸条,展开还没看清内容,只见纸条的边角上画了一颗栩栩如生的蛇头,那双阴毒冰冷的眼神仿佛活过来一般,直勾勾地盯着尚雅灵!

    “夫子,几日不见,甚是想念。”

    落款,轩辕阴。 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