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女生小说 狂妃驾到:王爷,太奸诈! 第四百二十六章:糙汉子和幸福的关系

第四百二十六章:糙汉子和幸福的关系

    齐翰漠回了王府,下意识地往他跟尚雅灵住的院子方向走去,半道上才反应过来,转移了方向前往书房。

    隔了这么多天都没有见到齐翰漠,尚雅灵心里头还真有点受不了。

    从镇国公府回来之后,她就随便寻了一个理由,跑到齐翰漠的书房门口去堵人。

    尚雅灵在书房的门口登齐翰漠,消息自然就穿到了齐翰漠的耳里,他便躲在了门后没有进去,转而让赤衣过去跟尚雅灵说一声,他今晚就在军营里,不回府了。

    “……”赤衣看了眼在书房门口来来回回打转的尚雅灵,然后看了眼分明很想跟尚雅灵见面还可以忍住的自家王爷。

    心里头莫名的觉得感情这玩意儿还挺累人的。

    竟然可以把自家王爷折腾成一个如此懂规矩的人。

    赤衣领命进了院子。

    看到跟在齐翰漠身边的赤衣出现了,尚雅灵眼睛腾的一下就亮了,疾步走向赤衣,视线不由得往他身后探去,“齐翰漠呢?你家王爷回来了没有?”

    赤衣干咳一声,摇头道,“因为营中事物太多,王爷今晚就不回府了,夫子有什么事情要跟王爷交代的,可以跟我说。”

    不能回来?!

    第一反应有点小失落,第二反应就有点气闷了。

    尚雅灵狠狠地咬牙,“没话可说!”

    面对生气的尚雅灵,赤衣很无辜,愣愣的嗯了一声,就准备离开了。

    刚转身,身后便又传来尚雅灵的声音!

    “你去告诉你家王爷,让他干脆别回来了,这么喜欢跟一群糙汉子待在一起,我祝他幸福!”尚雅灵咬牙切齿的声音清晰可见。

    虽然没有听懂跟一群糙汉子在一起跟幸福有什么直接的联系,但是赤衣还是很听话的表示,一定会将尚雅灵的话带到。

    瞪着眼目送赤衣匆匆离开,尚雅灵站在空地里呆了好一会儿,不爽的小声嘟囔,“搞什么鬼啊?这些天都不出现,也不怕我寂寞难耐……”

    话是这么随便说说,但在暗处听了一清二楚的王爷,脸色顿时就冷了。

    齐翰漠紧抿着唇,看了眼赤衣。

    赤衣心领神会连忙道,“属下会重新安排保护夫子的人,保证不会让任何居心叵测的人靠近夫子。”

    轻嗯了一声,齐翰漠微微侧头看了眼还在院子里踹树撒气的尚雅灵,眸光柔光闪动……

    没过几分钟,熬好了中药的吴嬷嬷过来找尚雅灵回去。

    一进院子就看见尚雅灵冲着一个颗树撒气,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夫子,你心里有气冲老奴撒,怎么还冲着一个树发起脾气了?它是个死物,又不能帮你排忧解难。”

    闻言,尚雅灵也觉得自己踹树的举动太孩子气了。

    但一想到连日不见的齐翰漠,她心里头的怒火就如滔滔江水难以扼住,越发愤怒的往树根上踹了最后一脚。

    大概是情绪太过于激动了,一下子没有踹中位置!

    从树的边缘擦了过去,把自己的脚给崴了。

    尚雅灵疼的脸都扭曲了,忙抓住吴嬷嬷的胳膊才堪堪站稳,嘴里嘶嘶的倒抽着冷气。

    “夫子,你没事吧?”吴嬷嬷又好气又担心的看向尚雅灵。

    尚雅灵赌气道,“我能有什么事啊?独守空闺都没事,我还能有什么事啊?”

    一听这没遮没栏的气话,吴嬷嬷脸色囧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复了过来,无奈提醒,“夫子,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这样说话可不行啊。”

    听着是规劝的话,不过很明显现在的吴嬷嬷已经处于半放弃的状态了。

    因为她已经习惯了尚雅灵时不时的冒出来的惊人之语。

    尚雅灵恨声道,“我说的有错么?齐翰漠那家伙已经有多久没有回王府了?哦!不对,他也会回王府,只不过是不跟我见面而已,吴嬷嬷,你说说看,我长得就有这么难看吗?他连见我一面都不乐意了?”

    说着,她脸色越来越难看,“当初不知道是谁,死皮赖脸的非要凑上来,这才多久啊?就开始嫌弃我了!老娘还不伺候了,麻蛋!”

    “……”吴嬷嬷无语沉默。

    其实也着实为难尚雅灵了,她之前虽然言语中有过抱怨齐翰漠避而不见,不过也从来没有发过这么大的火。

    这还不是在镇国公府的时候,被尚文博跟唐新玉这对夫妻的狗粮给喂撑了。

    浑身都是力气,现在就想撒气!

    她明明不是单身狗,现在却还要过着单身狗一样的日子,这老天爷也太能开玩笑了吧。

    本来想着发泄了之后,气就消了。

    吴嬷嬷是这么想的……

    但这个美好的念头还没从脑海里散去的时候,就听尚雅灵幽幽地问她,“吴嬷嬷,你不是会摄魂术吗?等哪天你把齐翰漠那混蛋给我摄了!让他当我一辈子的小弟,一天二十四小时都跟在我屁股后头打转怎么样?”

    “夫子……”吴嬷嬷很无奈很无奈地看着尚雅灵,用眼神告诉她结果。

    尚雅灵仰头望着夜空,长长的出了口气,“不要理我,我就是偶尔发发神经,说出来的话基本可以无视。”

    不等吴嬷嬷出声安慰。

    尚雅灵又可怜着满怀期望的望着她,“吴嬷嬷,看在我这么伤心难过的份上,今日的药能省了么?”

    “不行。”吴嬷嬷绷着脸,一脸严肃。

    不怪吴嬷嬷这么严肃,实在是因为之前有好几次一不留神就被尚雅灵给糊弄过去了。

    这会儿她只要有这个苗头,吴嬷嬷的神经就会下意识的紧绷,调整成警惕的状态。

    似乎早就料想到了会是这样的结果,尚雅灵失望的叹了口气,“我看大伯母现在的情况也稳定下来,明日我们就不去大伯母哪里去了,省的大伯对我的怨念又加重。”

    而在一旁的吴嬷嬷心里头却默默的想着,你还知道啊?老爷这些天看她的眼神连带的都幽怨了。

    尚雅灵笑嘻嘻一拍手,“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明日还是去大夫人那儿吧,跟着她一块诵经念佛,静静心也好,不然的话,我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说话间还带着笑意,吴嬷嬷却能从中听到冰凉凉的煞气。

    看样子王爷这么避而不见的态度,已经激怒了夫子了。

    两人说着话,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而在暗处把两人的对话从头到尾都听了个全乎的齐翰漠,只能不可奈何了。

    虽然他不太在意世俗的眼光,但他依然希望能给尚雅灵一个众人都羡慕的婚礼,让她风风光光的嫁进王府。

    所以,这些他瞧不上的规矩,还是要遵守一下的。

    让人看着,王爷进了书房开始矜矜业业的工作。

    而此时的京城,早已被奇逸甄选人才搞得这一出神神秘秘的把戏,搅*弄得暗潮涌动。

    柳钰离开京城之后,墨子轩入住尚书府。

    本来这个时候,尚书府早就闭门谢客了,但这会儿门前却是一顶接着一顶的轿子,络绎不绝,穿着官衣戴着官帽的大人们争先恐后的往里走。

    因为他们都怀疑在事前曾经被奇逸叫进皇宫的墨子轩,就是奇逸派下来宣人才的其中一个负责人。

    而且加上他岳丈是柳钰,柳钰跟奇逸的关系也是有目共睹的。

    奇逸将这么重要的事情托付给他也在情理当中的事情……

    “老爷。”

    柳钰离开前已经明确的跟尚书府里的老人说了,他离开之后,墨子轩就是尚书府的主人。

    所以,管家唤墨子轩老爷。

    墨子轩为了让自己显得更成熟一点,续上了胡须,拧着眉头看向管家。

    没等他开口说话,墨子轩便无奈的苦笑,“我知道了,你去跟诸位大人说一声,我换一身衣服就过去。”

    管家看墨子轩眼底大片的乌青,心里头不由得怨上了奇逸这个当皇帝的,没事搞这一出做什么?害得他们家老爷接连着好几日都没能好好休息了。

    心里虽是这么想的,但他还是很高兴,这说明自家老爷受皇帝的器重。

    这对于老爷是天大的好事……

    管家收敛了心思,打起精神到了大厅,看到满厅已经自觉按照官职大小坐好的诸位大臣,脸上端起笑容,快走了几步到了大厅,“诸位大人稍等片刻,我家老爷换好衣服马上就来……”

    与此同时,将军府也是久违的热闹了起来。

    来访的都是跟焦老将军有过交情的武将,想要过来探探的底,看看他是不是奇逸安排甄选人才的人。

    齐国虽然有像焦老将军这样彪悍的老将,也有齐翰漠这样的年轻将领,但实际上这些年上官熙元只是管着齐国不亡国就已经很不错了。

    为了让齐国的经济能够发展起来,他也使用了一些非正常的手段,导致文官大肆的收受贿赂,集中权势……

    若非有齐翰漠这么个杀人挡着,现在齐国恐怕连一只拿得出手的军队都没有。

    所以,当奇逸说要为齐国甄选人才的时候,憋了一口气到今日的老将们都忍不住了。

    将军府外,零零落落的停了几辆马车,还是脚上有伤不变出行的老将家人备的。

    旁的都是骑马过来,身体挺拔,足见年轻时候驰骋沙场的霸气!

    焦老将军见到诸多老友纷纷到府上找他,其中有不少人都是家贫的很,这么多年就在京城附近也从来没有找过焦老将军。

    而今,因为同样一个件事情,纷纷上门。

    当他们看到将军府入门的院子里,那一整片的沙地以及训练用的兵器,还有那些半大的毛头小子整齐划一的分列两旁,冲他们高喊“将军好”的那一刻,情绪难言激动,纷纷红了眼眶。

    进了大厅,焦老将军看到过去并肩作战的战友,而今都跟他一样两鬓斑白,老了老了。

    焦老将军心头也是一阵难过,忽然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腾地一下站起身,声如洪钟,“老子知道你们来这里是干什么!你们猜得不错,皇帝的确让老子来甄选打战的人才!你们家里有小子的统统送过来,不过有言在先,咱不打感情牌,一切看实力!”

    “将军这么说,可就小看了老哥几个了。”其中一个老者站了出来,豪气万丈道,“不说旁的,我家那几个孙子早就能独当一面,就是缺一个机会!等着吧,看这些年那些玩笔杆子的把齐国都糟践成什么样了,总算轮到咱们出头了!” 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